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采访:中国民运人士访港的背后]
陈泱潮文集
·徐文立证明我确实没有看到过徐水良在民主墙上有文章
·问题焦点是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是不是在上演苦肉计?
·对中共提供给徐苦肉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1
·对中共提供给徐水良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2:量刑诡异
·请看文革思想史专家们如何戳穿苦肉计实施者徐巨骗欺世盗名的谎言
·【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的证词
·【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不是陈尔晋是谁?
·范似栋欲盖弥彰恰恰证明了徐水良根本不是民主墙运动的当事人!
·真特务、假民运、政治流氓、徐巨骗的极其邪恶与无耻
●质问实施苦肉计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同伙范似栋
·驳范似栋对中共苦肉计实施者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袒护
·质问战略特务破坏中国民主革命事业首恶徐水良的搭档范似栋
·再质问战略特务破坏中国民主革命事业首恶徐水良的搭档范似栋
·事实+逻辑雄辩地证明了:范似栋是徐水良的同类项
·再谈事实+逻辑雄辩地证明了:范似栋是徐水良的同类项
·问徐水良和所有中国人:中共国民主革命名副其实的先驱者和导师究竟是谁?
●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长期
●与【诱捕陈泱潮清水君-纠缠恶搞陈泱潮别动队】狼狈为奸
·透过现像看007、小溪、草根一伙的本质和背景
·陈泱潮追究007
·现在事实证明你小溪与诱捕清水君的兰剑(007……)的确是一伙!
·“007(兰剑)与小溪是一伙铁证如山!
·匪党【诱捕清水君~对付陈泱潮别动队】不是子虚乌有!
·兰剑(007、019……)诱捕清水君所使用的骗术、手段
·严防货真价实的特务犯罪分子兰剑(007)之流,继续作恶害人!
·所谓“007”、“019”是兰剑当时和清水君联络的代号
·关于清水君之所以被兰剑诱骗回国被捕重判的真实原因
·001追查令(6张图)
·陈泱潮与清水君四年回首——兼谈当前中国民主自由思想与专制独裁政治斗争的主要动向
·请兰剑不要披着马甲说黑话,像老夫一样堂堂正正报出真名实姓公开你的生平来路!!
·没有长眼睛的是你兰剑——兼谈博讯论坛已经营垒分明、网特几无隐身之地!
·质问诱捕我和清水君的凶手共特骗子兰剑!
·这绝对不是民运内部吵架!网特区别网民的一个重要特点是……
·【共特兼国际贩毒组织要犯恐怖分子】兰剑!你这不是十足的流氓无赖吗?
·诱捕清水君者,却借清水君之名制造事端,实行对陈泱潮的【毁名】策略
·满江红 ——阅可疑分子匿名马甲小溪谤文有感
·质问骗子小溪!
·警惕!一场以采取制造谣言为主要手段“打李批袁倒陈”的巨大阴谋已经浮出水面
·陈泱潮和官根一伙的斗争性质兼痛斥所谓007的造谣污蔑(三附件)(2张图)
·上帝岂用作恶人——答复中共卑鄙特务所谓007 (1张图)
·具有总结性意义的《江城子——忽忆牢中牢不对称之战》
●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与文人相轻劣根性沆瀣一气共同作祟
·评目前网上对袁红冰先生恶搞的性质(4张图)
·陈泱潮质问草根
·陈泱潮再斥草(官)根!(附一斥)
·敦促草(官)根引咎辞职书
·就个人而言,也希望大家不打不相识,成为朋友
·[我的祖國我建設郵組]通訊正邪交鋒錄
·正义与邪恶的极不对称之战
●揭批严重危害中文网络文化的病毒——【匿名马甲流氓无赖哲学】
·一剥草虾(草根)画皮——正告草根(同时披着草虾、乌鸦嘴、淡厚……马甲的)无赖(2张图)
·二剥草虾(草根)画皮——正告草根(同时披着草虾、乌鸦嘴、淡厚……马甲的)无赖
·三剥草虾(草根)画皮—— 整肃【匿名马甲流氓无赖哲学】对中文网络文化的毒害系列之三
·四剥草根(草虾)画皮—— 整肃【匿名马甲流氓无赖哲学】对中文网络文化的毒害系列之四
·五剥草虾(草根)画皮——整肃【匿名马甲流氓无赖哲学】对中文网络文化的毒害系列之五
·六剥草根(草虾)造谣画皮-——对中共特务兰剑编造草根强力栽诬的《陈泱潮的经济诈骗案》的驳斥
·七剥草根(草虾)画皮——用奉行【流氓无赖哲学】的草根,就是用奸臣、用丧门星
·八剥草虾(草根)画皮——习惯性欺骗读者,以恶报善,毫无诚信道义可言
·九剥草虾(草根)画皮——为虎作伥故意掩盖和歪曲重大历史事实,肆意欺骗和误导读者
·十剥草根(草虾)画皮——无所不用其极跳出来阻挡对中共17大最重要的评论和批判
·十一剥草虾(根)画皮----草虾(根)挖空心思,又做婊子又立牌坊的铁证
·天药网转载《清水君的问题》一文按语:
·这是造谣?你不是草虾,那就把你草根的真名实姓相关资料亮出来!
·博讯论坛特有景观:从标题就可一目了然网特与网民正邪之战
·草根!你还有脸继续赖在博讯论坛版主位置上吗?
·ZT贾阔:草虾,你为何“愤怒”?——我与陈泱潮老师去你家是一次赴约之行
·网上特务的疯狂,不惜如此自我暴露
·陈泱潮再质问窃居[博讯论坛]版主的蟊賊无耻的流氓无赖草根: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骗子?!
·"马甲流氓无赖哲学"正在这里发挥着造谣恶搞民主人士的极其恶劣的作用
·存放在历史档案里的蚍蜉撼树图
·非常感谢博讯论坛版主螺杆先生仗义执言!
·两类马甲正邪辨
●铁的事实彻底粉碎【草根五毛党网痞别动队】长期的造谣和诬蔑
·谢谢转福音先生的致意!
·【草根五毛党网痞别动队】此次对陈泱潮又发动造谣诬蔑威胁的原因
·草根五毛网痞别动队丑行录
·【草根五毛党网痞别动队】不打自招的警匪狰狞面目和腔调的大暴露
·ZT:中共开办五毛党培训班——真假难辨呀,这是控制舆论?还是造谣?
·事实胜于雄辩:陈泱潮何来什么“经济诈骗潜逃案”?(2图)
·陈泱潮正告【草根五毛党网痞别动队】
●再斥【匿名马甲流氓无赖】草根五毛党
·草根!你未免太无耻了吧!
·关于毛岸龙事你草根五毛党无耻到了极点!
·草根匪党骗子五毛别动队极端无耻嘴脸活脱脱的真实写照!
●反对和声讨中缅两国军政府专制独裁暴政
·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当前缅甸局势及相关问题的声明
·陈泱潮关于中共国政权性质是比缅甸军政府更为邪恶和狡猾的军政府的论断
●驳斥造谣污蔑澄清事实真像
·陈泱潮受邀担任民主中国阵线总部顾问难道是假的吗?(10图)
·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缘起(2张图)
●中共利用人性弱点名缰利索分化和瓦解民运队伍
·陈泱潮驳鲁凡对《特权论》的污蔑和攻击
·任畹町在对陈泱潮的围攻中抛出来射向王希哲和陈泱潮的冷箭
●正本清源
·奉告争名夺利者:历史是不容忘记和割裂的!
·共产中国民主运动启程碑到底是《特权论》还是《中国人权宣言》?
·二谈两个人权宣言的比较—— 此是无谓之争、个人之争吗?
●与【假“真善忍”旗号下的网特联合阵线】的首次交锋
·与【假“真善忍”者~网特联合阵线】的首次交锋目录
· 请问阁下的建议--“招回你的《特权论》”是出于真善忍?还是出于真善忍的对立面?
·答“曲突徙薪忘恩泽,焦头烂额为上客”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采访:中国民运人士访港的背后

   
   
   作者:林怡 《新纪元周刊》
   
   --------------------------------------------------------------------------

   
   【大纪元5月22日讯】本文发表在《新纪元周刊》第17期焦点新闻上,现转载如下。
   
   最近中共陆续批准著名人权活动家胡佳、民运人士陈子明和任畹町及部份维权律师等来港,或作学术交流或检查身体,个中讯息,颇不寻常。 (Getty images)
   
   在允许境外媒体采访民运及异议人士之后,中共当局自今年2月起,先后批准著名人权活动家胡佳、民运人士陈子明和任畹町来港,普遍认为,以中共过往的历史,这些所谓开放的举动,令人不难联想到——“另有目的”。
   
   首次获准来港的著名民运老将任畹町认为,内地最近不断让异见人士出境,是想为年底中共的“十七大”和明年的北京奥运创造气氛:“我相信主要原因是今、明两年外界关注中国,特别是2008北京奥运,当局要对外呈现一个更加开放、进步的面孔”。
   
   身为支联会成员的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指出,中共一向隔一段时间就会做出一些宽松的举动来,并不是真心的。他说:“如果它(中共)真的要将人权给予异见人士,第一,要释放所有的政治犯,第二,要停止对维权人士的压迫,第三:要允许在它(中共)黑名单内的异见人士放行回中国。”他相信在明年奥运前夕,中共一心刻意要营造和谐的气氛下,将会批准更多异见人士出访,以赢得国际间的支持。
   

定居丹麦的民运人士陈泱潮强调,这只是一个姿态并不是实质,而中共在什么情况下会讲民主呢?“一个就是在它们夺权需要的时候讲民主,毛泽东和蒋介石夺权的时候,讲民主比谁讲得都好,讲得动听;现在他们在讲民主、营造民主气氛的情况下,就是十七大、高层斗争的时候需要讲民主。”

   
   前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袁红冰则指出,欲了解中共的动态,必须从两个基本点去看:“第一,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共暴政、专政政制本质上是反对民主、自由、人权的,并与之为敌,没有一个专政政制会去维护人权,会真正给人民自由、给人民民主;第二,由于自由、民主、人权在全球事业胜利,现在少数几个专制国家它们为了保持自己的存在,必须做出一些开明的假象来欺骗国际社会,才能生存下去。”他表示有这两个基本的认识之后,再分析中共一系列的做法,就不会得出错误的结论。
   
   在这虚假的背后,当前中共对一些直接威胁到它的自由民主人士和民运组织进行严酷的打击,譬如对高智晟、严正学等人,都采用了国家恐怖主义、政治迫害的方式,最近又加大对泛蓝联盟迫害镇压的力度。“这都说明中共是反自由、反民主、反人权的同时,另一方面,为了欺骗国际社会,使国际社会对中共暴政的人权状况产生误解,它们就让一些人士到香港开会,做出一些开明的姿态,它的目的是为了欺骗世界,而最终是为了维护中共专制统治。”
   

异见人士 欲言又止

   
   一直遭中共严密监控的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和太太曾金燕获准到香港短暂访问,但3月底回北京后,因营救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再次遭软禁。(Getty Images)
   
   香港相对中国大陆而言,是更为开放自由的社会,但这些民运和异见人士抵港后,特意保持低调和自律,反而不如在中国大陆时那般“畅所欲言”。
   
   2月16日获得解除软禁的胡佳和妻子曾金燕结伴来港,此行受邀于香港的大学和关注中国社会的民间机构,胡佳在港没有任何的公开活动,期间媒体多次联系他,欲作访问,都以“不接受采访”拒绝。在极少的媒体访问中,他表示“挺意外的”获得当局批准7天自由行,但他认为,中国政法系统、国安、国保一定是做过严格评估,可能是觉得让他出国的“危害”小于在国内的危害。
   
   以往在内地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胡佳的敢言,令人印象深刻,到了境外反而身不由己。据知情人士透露,接待他的团体遭中共“打招呼”,言明不能接受海外媒体的访问,特别是与“法轮功”有关系的。胡佳唯有低调行事,很讽刺也很无奈。
   
   另外两位中国著名民运人士陈子明和任畹町分别在4月11日和16日首次来港。
   
   曾被中共两次囚禁长达15年的大陆民运人士陈子明和太太,日前获准来港交流,图为两人出席香港大学一个研讨会后留影。(中央社)
   
   55岁的陈子明70年代开始参与四五运动,1989年“六四”中被中共列为幕后黑手抓捕、判刑13年;1995年又因提出在大陆发展建设性反对派,再度被捕;1996年保外就医后一直被软禁在家,直到2006年10月结束。
   
   由于陈子明此行强调进行学术研究,因此拒绝媒体的采访,但是他分别在两间大学举办公开讲座。在香港大学发表“中国的改造与建设”演讲后,陈子明对记者表示,中共当局这次批准他来香港,相信与明年北京举办奥运会有关,当局是想藉此向国际社会传达已宽松对待民运人士的信息。
   
   陈子明说以他的经验估计,中共会在七一日之前释放资深新闻工作者程翔,作为送给香港回归10周年的大礼。
   
   另一场在中文大学的关于中共反右的座谈会上,陈子明对过去共产党的行为做出批评,他指出,毛泽东反右运动的成功巩固中共的统治,直接导致了其后大跃进中数千万人饿死的惨剧发生;而中共为了其统治一直在掩盖其罪恶历史。陈子明认为,中共一直掩盖的历史罪恶一定会真相大白于天下,而大陆当前的知识份子应该继承前人的意志,与中共抗争;“中国的知识份子从来也不缺乏那种抗争的人、骨头硬的人,我觉得我们就要继承他们,还要超越他们,这是我最大的感觉。”他认为,香港在争取民主上对大陆起了示范作用。
   
   大陆民运人士任畹町(中),获中共批准到港检查身体,期间与香港民主派人士会面。图为任畹町与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左)及前线召集人刘慧卿。(中央社)
   被称为民运老人的任畹町此行以来港就医为名,和妻子首次离开中国。现年63岁的任畹町1979年参与民主墙运动,组建人权联盟被判劳改4年;89年六四事件后,91年被判以宣传煽动罪入狱7年,其后一直被中共当局监视。任畹町表示,他和陈子明、胡佳等异见人士相继获准来港,相信是由中共主管政法的高层拍板,因为北京市和公安部都无权作此决定。
   
   任畹町除了参加多个公开活动,他强调在港言论不会有顾虑,认为老一代的民主人士最具道德影响力。他详细解析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和未来,指民主和维权是分不开的:“我们维权最主要的概念,就是我们承认现今宪法,我们要实现现今宪法对我们的承诺,扩大自由,所以很多年轻人他们以为他们为了怕坐牢,特意要和民运分开,他们取了个维权运动这样一个名字,现在他们也认识到这是分不开的。”任畹町并认为香港民主运动对中国具影响力:“香港的自由,有将近一半的立法委员是民选出来的,这点在大陆是不可相比的,包括不同政见可以在电视上辩论,这是大陆不可想像的,同时做为民主派还有力量去抵制某一个法律(23条立法)不通过,是大陆不可想像的,这点来讲对我们是一个好消息,很振奋的一个消息。”。
   
   曾和二位民运人士陈子明和任畹町会面的前线立法会议员刘慧卿表示,不便透露会面谈话的内容,但很肯定内地民运人士仍面临很大的压力,希望他们此行回去后,不会再受到残暴的对待,有机会可以再来香港。
   
   感同身受的袁红兵则表示理解这些民运人士的做法:“因为中共暴政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凶残、最血腥的专制统治,面对这样的暴政,有些朋友做出一些策略性的举动,我想我们应可以理解。”
   

中共阻挠5维权人士来港开会

   
   图为北京律师莫少平在研讨会上就中国律师所面对的问题发表演讲。(新纪元/吴琏宥摄)
   
   日前以立法会议员何俊仁为主席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和香港大学共同举办一场研讨会,当中邀请7位内地的维权人士,包括律师、学者出席,但是只有来自北京的维权律师莫少平和许治永博士能够出席,其余5位则无法来港,包括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滕彪博士、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田文昌、武汉大学法学院讲师张万洪博士、周立太律师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讲师范亚峰等人。
   
   成员之一的香港大学法学院院长陈文敏指出,他们并不是没有时间,而是受到当局的警告。陈文敏并在会上读出其中一位受邀者的来信:“很可笑!我没办法参加中国维权律师与法治研讨会。在两周前,我买好了赴港机票的当天,领导向我表示,不要参加这次会议,原因是主办者之一是反动组织,你参加会议就是对这个反动组织的支援,真是荒唐可笑!但目前我只能做出妥协。”。
   
   袁红冰说,因为大家都明白,中共暴政到了今天只能靠两种做法来维持统治,就是“暴力”和“谎言欺骗”。他表示现在国际社会上,很多有良知的人们都在认真思考二个重大问题:“一个是从上个世纪末到今天中国正在持续的发生一场严重的人权灾难,就是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政治大迫害,它的残酷程度远远超过当年希特勒对德国的统治,人类应该怎么来制止这场迫害?第二考虑的问题是,对犯下种种罪行反人类的中共暴政,在这样的政权下举行奥运会,到底符不符合奥运会的宗旨?”他强调在两个前提下,逼迫中共不得不做出一些虚假的姿态。
   

避开敏感话题“法轮功”、“高智晟”

   
   据笔者接触,有关“高智晟”、“法轮功”的问题,都是来港的民运人士和维权人士避谈的问题。
   

陈泱潮指出:“中共现在统战的手法已经非常的高明,掐住一个人的生死存亡。”“在关键的问题上,它施加了一些压力,背后做了很多、甚至大量的工作,使这些人不能够坦诚的表达自己的观点。”(http://www.dajiyuan.com)

   
   5/22/2007 11:30:16 P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