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公开信要求为“右派”平反赔偿]
陈泱潮文集
·论陈泱潮和徐水良激烈论争的性质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本质上是反对民主革命的论点
·这的确是末世现象,的确是末世已临的证明
●疯狂诋毁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凸现和坐实了徐水良的伪民运真叛徒战略特务真相
·王希哲“专题:徐水良先生确是有疑问的”
·奉劝那些妖魔化刘晓波的御用文人
·ZT准圣徒-劝告徐水娘
·ZT中共战略特务徐水良,工作已经泡沫,你应该收场了
·郭国汀论【特务】
·战略特务徐水良疯狂诋毁刘晓波获奖的谣言可以休矣
·ZT《向良心说谎的民族》----刘晓波作品介绍
·弥勒如是说。信不信由你
·ZT昂山素姬,人类最后的尊严(2图)
●当代庞涓嫉妒狂叛徒徐水良大耍政治流氓手段反复造谣损友铁证如山
·就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反复造谣和挑拨离间事致社民党邮组
·感谢社民党邮组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无耻造谣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刘因全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联络部部长曾大军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社会民主党邮组创建人沉舟先生证明“我没听说过您老‘被社民党邮组除名’”
·给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一记响亮的耳光
·与网友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与网友再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质问政治流氓徐骗子:陈泱潮骗了谁的钱?骗了哪个女?
·“中共线人布局和政治流氓”如何对社民党进行捣乱
·五毛党造谣帖只能证明你徐水良就是最邪恶的五毛造谣党
·评徐水良反复张贴《揭穿陈尔晋真面目》的邪恶和肮脏
·从“反对特权”的由来看政治流氓徐水良欺骗天下的卑鄙骗术
·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为何如此疯狂忌恨和迫害陈泱潮?
·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中国民主革命还必须是一场政治道德大革命!
·陳泱潮和徐水良先生的兩點比較(3圖)
●叛徒战略特务徐水良的“丹麦朋友”真相
·一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二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四评【平头牌民运醋坛歪风】
·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六评【小平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邪恶手段和事实】
·七评【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目的的自我暴露】
·八评【小平头卑鄙的小人行径,歹毒的蛇蝎心肠】
·来信照发:小平头!你是一个无耻的国安特务!
·陈泱潮的丁亥元宵节声明
·请看中共暴政雇佣和使用的低级线人和无赖丧心病狂对我的诽谤和诬蔑
·盗用我名、披着陈圆圆马甲的卑鄙东西,原来就是你——【存案备查】ZT:陈泱潮来回答我的提问/张国亭!
·热烈祝贺布魯塞爾大會的胜利召开!
·郭国汀:小平头是中共流氓特务!
●徐水良作惡到頭終必報
·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徐水良瘋狂攻擊和貶低《特權論》及其作者的原因
·《聖經·馬太福音》是對今日人子(彌勒)遭遇的預表!(組圖)
●叛徒內姦南京國保特別僱傭的政治流氓徐水良
●長期瘋狂抹煞《特權論》瘋狂迫害《特權論》作者
·质问政治流氓當代龐涓嫉妒狂徐水良
·神蹟是這樣顯現的:徐水良不打自招,自認是魔鬼
·對政治流氓魔鬼徐水良阻擋上帝信仰讕言的批判
·苟利人類避劫難,個人毀譽任由之!
·電子書《大變革與新文明》猛抽了真特務徐水良的耳光!
·徐水良瘋狂攻擊和貶低《特權論》及其作者的原因
·真特務徐水良奉命長期瘋狂抹煞《特權論》迫害《特權論》作者
·真特務徐水良拼命抹煞《特權論》寫作成書時間(1t圖)
·《特權論》是否對毛澤
·真特務徐水良瘋狂抹煞《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重大影響2
·《特权论》作者一系列政治学宗教学成果与诺贝尔社会科学奖
·《特权论》既是马克思主义的最高阶段也是宣判共产主义乃是空想的力作
·《特权论》堪稱是國際共運暨中共國第一篇經典的《人權宣言》】
·《特權論》是國際共運暨中共國民主革命的綱領性文獻
·《特權論》是國際共運暨中共國民主革命的綱領性文獻(組圖)
·真特务徐水良充当主要打手瘋狂迫害《特权论》作者的罪恶(1图)
·疯狂抹煞《特權論》的徐水良是政治道德沦丧的典型(1图)
·徐特務瘋狂抹煞《特權論》必須回答的兩個問題(外一則)
·ZT徐水良是中国公安机关破坏海外民运的“战略特务”
·徐特務不知悔改作恶到头終必遭到严惩恶报(推文4則)
·追究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谁是你举家移居美国的担保人?
·2015年7月23日教訓叛徒政治流氓特務徐水良
·严正警告疯狂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首恶特务打手徐水良及其同伙陈卫珍!
·足以令政治流氓叛徒徐特務抓狂的徼文(2图)
●《反擊叛徒、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專集》點睛之筆
·质问政治流氓當代龐涓嫉妒狂特務打手徐水良
·再质问徐特務:你有什么资格說你是正确的正义的?
·政治流氓徐特务极其卑鄙可恥的叛徒嘴脸(组图)
·关于中国社会民主党问题的说明
·大多数所谓“民运人士”的致命伤
●再教訓疯狂诋毁上帝信仰的魔鬼徐撒但水良
·耶穌必授權與假基督和魔鬼爭戰的得勝者(推文三則)
·徐水良长期疯狂攻擊和詆毀民主憲政及道德基石,何其毒也!
·不容反上帝反基督的魔鬼進一步公然诬蔑佛教是无神论宗教(组图)
·质问鲍戈造魔鬼撒但徐水良
·近日斥徐撒但二帖
·你特务打手徐水良还有一丝一毫人性吗?你还是人吗?
·特务打手徐水良是名副其实的凶恶党棍!
·叛徒徐水良伪装革命派,疯狂破坏中国民运的邪恶手段
·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徐水良过街,人人喊打(摘录1)
·有深度的批判: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撒但魔鬼徐水良长期造谣诽谤中文原创圣经续篇执笔者
·起诉徐水良犯有多起【诽谤罪】的授权委托书
·徐賊不打自招:长期造谣诽谤陈泱潮的就是徐水良自己!
●《反擊叛徒、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專集》小結
·嫉妒狂病患徐水良疯砍中国民运理论旗
·围绕《特權論》抹煞與反抹煞斗争的性质和意义(组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开信要求为“右派”平反赔偿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7/03/04/youpaipingfan/

   
   2007.03.04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今年是中共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一批当年被打成右派的知识分子,最近联署一份致中国当局的公开信,要求彻底改正反右运动,给予赔偿,并要求当局反思历史,开放言论禁区。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请听报道录音
   下载声音文件

这批曾经作过右派的总共有六十人,包括一些中国知名的知识分子。香港明报星期天报道说,其中包括了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前局长钟沛璋,新华社退休高级记者戴煌,中共中央党校理论室前副主任杜光,和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等人。

   
   签名者全部来自北京市,年龄最大者八十九岁,最小六十九岁。报道引述这次公开信活动的召集人任众的话说,人生无多,历史应该还一个公道。
   
   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对五十年前反右运动的右派彻底平反,对右派作出经济赔偿,以及彻底反思历史,开放言论禁区。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表示,许多当年的右派人士目前并非生活困难,要求赔偿是要让中国社会引起重视,对反右运动对中国造成的损害进行纠正。
   
   “不简单地只为他自己,而是为了这个社会的进步。对这种运动进行批判,为后人造福。”
   
   不久前,山东大学教授史若平也曾发起同类活动,并获得一千三百多人签名。孙教授表示,反右运动山东大学受到很大冲击,很多人被定为右派。
   
   “我们班有两个被打成右派,老师就更多了。我们的物理系五,六十个老师。大概有十个被打成右派。但是他们的言论都是一些很正常的公民的一些批评,没什么错,作为一个民主国家,这是很正常的。”
   
   1957年中共进行反右运动,把五十多万中国知识分子定为右派,大部分被送往农村劳动。1981年胡耀邦组织为右派平反,总共有五十四万人获得改正。孙教授表示,中国共产党平反右派,只是认为当事人被错划右派,而没有彻底否定反右运动。
   
   这次北京六十名原右派的公开信表示,反右运动给中国带来了严重灾难,五十多万知识分子和干部划为敌对分子,导致人民不敢谈论国事,造成虚伪和相互戒备的恶劣风气,损害中华民族仁爱信义,知荣知耻的优良传统,破坏了社会和谐。

文化大革命中以“特权论”一文闻名,现旅居丹麦的政治学者陈泱潮表示,这些右派要求平反,并非为了获得赔偿,更重要的是着眼于中国的未来。


“整个民族遭到反右运动的摧残,这种严重后果,为国家民族负责任,要求中共政权做出赔偿,以使当政者吸取教训。不再发生这种迫害知识分子,摧残中国人精神的邪恶的东西,同时在当前迟迟不起动政治体制改革的情况下,也可以为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北京的这封公开信发出日期为北京两会期间,时机颇为敏感。但活动的发起人任众对香港明报表示并不担心,他表示反右运动摧残了中国人独立的人格和思想自由,而在1989年之后,有关部门严令不得反思以求稳定。他认为,二十一世纪,中国不应该继续实行类似的愚民政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普通话主页
   
   --------------------------------------------------------------------------------
   
   © 2007 Radio Free Asi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