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公开信要求为“右派”平反赔偿]
陈泱潮文集
●推文
·制度性贪腐只有制度性反贪肃腐才能根治
·中国经济暴起暴落颓势已现!出路何在?唯有政改!
·今日中共国体制下的军队只具有一触即溃的战斗力
· 中共激活日本武士道精神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的“妙招”
·我的祖國何時才能終結黨國體製得見光明?
·大时代需要实践的大思想何在?
◇◇◇◇◇
▲中共18大前疾呼卷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一
·1.今日伟大历史人物应有的大手笔
·2.历史证明【维稳路线】是必然覆亡的路线
·3.历史的辩证法:维稳必亡,民主永生
·4.其次才是人事安排问题
·5.“科学发展观”必须有体系化社会科学理论的支撑
·6.“摸着石头过河”的【盲人瞎马政治】应当休矣
·7.薄熙来事件充分证明了官僚特权阶级的真实存在
·8.薄熙来事件的要害:蓄谋军事政变
·9.只有确立【政改路线】才能够为中国和中共赢得尊严和荣光
·10.中共应当正视阿拉伯世界、缅甸和台湾的历史经验和教训
·11.唯有此时此举能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二
·1.《特权论》明确预言了一党专制独裁政体制度的周期性政治危机
·2.今日中国朝野不可忽视《特权论》作者的预见和论断
·3.一党专制政体制度难逃被其周期性政治危机彻底颠覆和埋葬的命运
·4.中共18大理应且必须确立【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
·5.支持胡锦涛-习近平牢固控制军权,实现军队国家化
·6、中国两党制的初始化,应由现实的执政党加以主导和形成
·7.执政党两党制初始化的两个办法或曰两条途径
·8、非常值得反对派深思的一系列问题
·9.胡温习李要注意规避的事项
·10.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时间表和可行性实际步骤
·11.执政党迫切需要克服“政改恐惧症”
·12.天赋使命与担当,胡温中共中央有接受本建议的可能吗?
·13.大陆民主化是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提条件
·14.开万世太平流芳万世,抗拒民主化政改遗臭万年
·15.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有关文章连接
·陈泱潮就《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一文的三点重申(1图)
·中国【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是不是玛雅人预言的“彩虹战士”的作为
●中共18大前夕的疾呼
·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欢迎胡锦涛: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18大前陈泱潮等海内外学人志士推中共党内民主制/王宁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三
·1.中国外交大势
·2.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政治发展的方向
·3.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文化发展方向
·4.中国内政大势
·5.中国避免【“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唯一良策
·6.在中国这样伟大的转变过程中……重申要点
·7.宗教问题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
·8.如何化解不利于国家统一稳定的宗教文化
·9.不当宗教文化是产生严重贪污腐败的原因之一
·10.有效改变中国“合久必分”宿命的根本和基石
·谁在支持分裂中国——与俄联盟无异于与狼共舞!
·11.和全球化与之俱来的政治宗教化和宗教政治化倾向
·13.中国弘扬【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伟大意义
·12.主导合一世界宗教,使宗教全球一体化的力量在中国
·14.中国再不确立正确的宗教信仰行吗?
·15.依据什么判断中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
·16.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是打破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7.正是中共领导一举打破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8.经改的成就表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难点已经解决
·陈泱潮回复凌黎网友跟帖五则
·19.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应运而来
·20.必须自觉克服“政改恐惧症”
·21.“政改恐惧症”的由来
·22.中国民主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23.当前中国局势是清末局势的重演:和平转型与破坏性暴力革命在赛跑
·24.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有利条件
·25.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不利条件
·26.《中国宪政民主和平转型维稳法案》要点
·27.既要积极又要稳妥地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
·28.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
·29.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国人世纪的关键
·后记
·附:《陈泱潮关于晤谈的答复》
◇◇◇◇◇
▲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粉碎網特五毛黨及叛徒有組織有指揮持續不斷對陳泱潮的大規模誣蔑圍剿
◎《反擊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开信要求为“右派”平反赔偿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7/03/04/youpaipingfan/

   
   2007.03.04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今年是中共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一批当年被打成右派的知识分子,最近联署一份致中国当局的公开信,要求彻底改正反右运动,给予赔偿,并要求当局反思历史,开放言论禁区。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请听报道录音
   下载声音文件

这批曾经作过右派的总共有六十人,包括一些中国知名的知识分子。香港明报星期天报道说,其中包括了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前局长钟沛璋,新华社退休高级记者戴煌,中共中央党校理论室前副主任杜光,和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等人。

   
   签名者全部来自北京市,年龄最大者八十九岁,最小六十九岁。报道引述这次公开信活动的召集人任众的话说,人生无多,历史应该还一个公道。
   
   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对五十年前反右运动的右派彻底平反,对右派作出经济赔偿,以及彻底反思历史,开放言论禁区。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表示,许多当年的右派人士目前并非生活困难,要求赔偿是要让中国社会引起重视,对反右运动对中国造成的损害进行纠正。
   
   “不简单地只为他自己,而是为了这个社会的进步。对这种运动进行批判,为后人造福。”
   
   不久前,山东大学教授史若平也曾发起同类活动,并获得一千三百多人签名。孙教授表示,反右运动山东大学受到很大冲击,很多人被定为右派。
   
   “我们班有两个被打成右派,老师就更多了。我们的物理系五,六十个老师。大概有十个被打成右派。但是他们的言论都是一些很正常的公民的一些批评,没什么错,作为一个民主国家,这是很正常的。”
   
   1957年中共进行反右运动,把五十多万中国知识分子定为右派,大部分被送往农村劳动。1981年胡耀邦组织为右派平反,总共有五十四万人获得改正。孙教授表示,中国共产党平反右派,只是认为当事人被错划右派,而没有彻底否定反右运动。
   
   这次北京六十名原右派的公开信表示,反右运动给中国带来了严重灾难,五十多万知识分子和干部划为敌对分子,导致人民不敢谈论国事,造成虚伪和相互戒备的恶劣风气,损害中华民族仁爱信义,知荣知耻的优良传统,破坏了社会和谐。

文化大革命中以“特权论”一文闻名,现旅居丹麦的政治学者陈泱潮表示,这些右派要求平反,并非为了获得赔偿,更重要的是着眼于中国的未来。


“整个民族遭到反右运动的摧残,这种严重后果,为国家民族负责任,要求中共政权做出赔偿,以使当政者吸取教训。不再发生这种迫害知识分子,摧残中国人精神的邪恶的东西,同时在当前迟迟不起动政治体制改革的情况下,也可以为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北京的这封公开信发出日期为北京两会期间,时机颇为敏感。但活动的发起人任众对香港明报表示并不担心,他表示反右运动摧残了中国人独立的人格和思想自由,而在1989年之后,有关部门严令不得反思以求稳定。他认为,二十一世纪,中国不应该继续实行类似的愚民政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普通话主页
   
   --------------------------------------------------------------------------------
   
   © 2007 Radio Free Asi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