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来信照发:小平头!你是一个无耻的国安特务! ]
陈泱潮文集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庞涓要想方设法谋害孙膑了!
·中文网上重现孙膑与庞涓的故事
·陈泱潮和徐水良先生具有结论性意义的交流和对话
·徐水良又再造谣了--陈泱潮与伍凡之争是为了争当所谓的大总统吗?
·如果你能够驳倒其中之一,我就接受你的指责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和无耻
·太不雅观了!"大理论家"徐水良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表演应当引起人们的深思:
·你徐水良自己好好看看当代嫉妒狂的醋酸劲!
·请看徐水良打着“反共”旗号掩盖事实真相和要害问题的现行欺骗术
●看徐水良的同类项
·极其狡诈的战略网特五毛党最重要的标志
·对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紧密搭档三妹的批判1
·警报:警惕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搭档的恐怖主义板斧!
·坚决反对战略特务驱民送死的“暴力论”
·警告政治流氓特务打手徐水良的唱和者!
●2010-9月再批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
·嫉妒狂徐水良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祸害
·质问争名夺利狂徐无耻:《特权论》恢复原名是“骗子漫天骗人”吗?
·向争名夺利狂徐无耻水良要证据
·你徐水良又暴露出你嫉妒狂真骗子的丑恶嘴脸!
·关于米奇尼克问题的一点感想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陈泱潮就徐水良问题与严家祺先生通话纪录
·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部分确凿证据
·争名夺利狂徐水良在共舞台大耍泼皮又逃之夭夭的丑恶表演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刘刚“有谁没被徐水良骂过?”
●对极端邪恶的争名夺利嫉妒狂泼皮徐水良的盖棺论定
·评乱世宵小徐水良的投机和剽窃“理论”
·再次恳请徐水良先生正面回答我所提出的五个问题
·徐水良是真正的叛徒特务线人打手的铁证
·真正“最没有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
·嫉妒狂徐水良是一个十足的伪民运分子!
·ZT曾节明先生对徐水良邪恶行径的质问
·丑奴儿:徐水良大耍流氓无赖泼皮手段太邪恶
·战略特务徐水良不打自招疯狂的自我暴露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伪革命派乱世宵小抓“特务”恶棍徐水良的死穴
·谁对中国民主革命的破坏作用超过任何网特?
·ZT徐水良,真想不到你这么厚颜无耻!/王希哲
·对冒牌革命家“军队国有化”胡诌的驳斥
●徐水良疯狂诋毁和攻击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
·徐水良为什么要如此疯狂攻击刘晓波获奖?
·徐水良疯狂打击破坏分裂民运队伍,不只是中国人劣根性问题
·对徐水良否定获得国保9.8万$安家费的几点质疑
·徐水良的所谓“丹麦、缅甸果敢朋友”是地地道道的中共抵挡特务线人
●就刘晓波与诺奖事答网友问
·2.关于发起致信诺奖评委会反对刘晓波的幕后黑影和目的
·3.关于中共是否要故意把刘晓波推上诺贝尔和平奖领奖台的问题
·4.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
●喊着“民主”口号实际在干疯狂践踏民主原则的反动行为
·曾节明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今天,我被“反共邮组”除名了
·曾节明:强烈抗议对陈泱潮先生的除名行为!
·曾節明論斷戰略特務徐水良最近罪惡表演
●徐水良一伙对陈泱潮再度发出恐怖主义死亡威胁
·ZT诛杀令:当迅速秘密处决陈殃潮等中共逆贼!
·徐水良一伙已经赤裸裸开始搞恐怖主义活动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关于陈泱潮等再次遭到共特兰剑(007)暗杀威胁的声明之一
·徐水良与诱捕清水君凶手密切配合进行赤裸裸恐怖主义活动的铁证
·徐水良欲盖弥彰
●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就我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给丹麦政府警察部门的报告
·陈泱潮就人身安全问题第3次交丹麦警察局的报告
·草根……盟友所谓“茶马古道”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哈哈!包管令您捧腹——看良心人士如此安慰陈泱潮(4图)
●陈泱潮不得不反击叛徒徐水良的原因
·论陈泱潮和徐水良激烈论争的性质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本质上是反对民主革命的论点
·这的确是末世现象,的确是末世已临的证明
●疯狂诋毁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凸现和坐实了徐水良的伪民运真叛徒战略特务真相
·王希哲“专题:徐水良先生确是有疑问的”
·奉劝那些妖魔化刘晓波的御用文人
·ZT准圣徒-劝告徐水娘
·ZT中共战略特务徐水良,工作已经泡沫,你应该收场了
·郭国汀论【特务】
·战略特务徐水良疯狂诋毁刘晓波获奖的谣言可以休矣
·ZT《向良心说谎的民族》----刘晓波作品介绍
·弥勒如是说。信不信由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信照发:小平头!你是一个无耻的国安特务!

   

——警惕国安特务对民主中国阵线的分化瓦解


   

按:

   


自从民主中国阵线在费良勇先生担任主席着手重整旗鼓以来, 民主中国阵线日益引起世人瞩目,也引起中共国安全特工部门的“注意”。


在民主中国阵线发起和主持召开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柏林大会成功闭会之际,立即跳出来一个叫做“小平头”的上演了一场“抓特务”的闹剧.并且在今年布鲁塞尔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召开前后和中共17大前夕, “小平头”又持续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系列针对民主中国阵线和相关人士,进行胡编乱造攻击丑化的所谓“文章”.力图把民主中国阵线和相关人士的名声搞臭,企图分化瓦解民主中国阵线,打击中国民主运动的中坚力量!用心极其恶毒,手法极其卑鄙!


这“小平头”到底是一个什么角色?此信开始揭露了他的真相.请读者联系“小平头”一系列表演和所谓“文章”,用心一读,以提高我们的分辩能力。尤其希望广大民阵朋友,要提高警惕,严防国安特务和别有用心的人对民主中国阵线的分化瓦解!

   
   
   From: [email protected]
   To: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Date: Wed, 7 Nov 2007 02:30:26 +0100
   
   送交者: xiaopingtou 于 November 06, 2007 01:48:12:
   
   良心犯
   
   小平头,我是你最近几年的一个所谓的朋友,我想你也大概知道我是谁。但是我今天还是忍不住要揭发你,你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国安特务。
   
   小平头,我为什么身为你的"朋友",却不说你的名字,是因为你的所谓的朋友们,都不知道你的真名实姓。我只知道你曾经用了"萧红"这个假名 字。但是我最近从丹麦人口登记处查到的资料,你根本不是叫这个名字。你连身边的朋友都不告诉真名,却又装成一幅豪爽、正直的假面目来欺骗朋友,套取情报, 可惜我这么晚才认清了你的真面目。
   
   曾几何时,你向我慷慨陈词你对民运的批评和建议,说得是那样中肯,那样妙语连珠。我们因此把你带入了民运圈,善意的民运人士也都把你当 成了一个热心民主事业的好人。如果你不是利用了我们,谁会邀请你这样一个从未露过面的混混儿参加柏林会议,谁会把一个突然从天而降的可疑人引为民运事业的 同道呢?
   
   小平头,你在柏林大会突然出手引起的轩然大波,当时还让我佩服了一阵子,于是,我对你越加没有防备了。可是,事情却越来越让我感到吃惊 了。因为,你开始还写怎么抓特务,虽然我听你口若悬河地讲了,但是,还是喜欢看,挺过瘾的。因为我们在海外喊抓特务喊了好久,但是没有抓到真的。现在才知 道,天啊,我多么天真啊。
   
   我开始真的以为,你是因为手稿失踪才引发的怒火;但是渐渐地,我开始怀疑你的用心。因为在柏林大会之后,你极端熟练地使用互联网,以惊 人的高速写出了所谓柏林大会的所谓"丑闻",这实在太令人生疑了。我知道你一直是用电脑写作的,也能极熟练地应用互联网。现在连八十岁的老太太都知道用优 盘来储存文件,为什么你要舍弃电子文本,而用手稿的形式呢?何况关于文革的文字资料,毫无保密性可言,谁会笨到去偷你的手稿呢?再说,那样的文字稿,可以 印无数份的,国安干么要冒险派人去偷呢。
   
   我现在知道,一切都是你预谋好的。你因为自己来历不明,生拍引起别人的怀疑,因此导演了一出贼喊捉贼的闹剧,哪怕是诬人不成,你也想通 过高喊捉贼,撇清自己是贼的嫌疑。但是我更没有想到的是,你的用心会如此恶毒,你到现在为止,每一个动作,每一篇文章,都是以诽谤、恶毒地猜测动机、张冠 李戴为手段,把民运这坛子水搅浑,让他们无法再做事。你的文章很多情节都是那样的具体细致,如果不是从事特定的工作去搜集,大家想,很难吧。
   
   可能有人说,仅仅是捣乱不足以证明你是无耻的国安特务。你最恶毒的一招,是利用别人,不仅利用了我的天真,更是利用我和民阵个别领导人之间的个人矛盾,从而专门从事搜集情报、分化民运组织、扰乱视线的特务勾当。
   
   我到现在也不否认,我和民阵的个别领导人,的确有个人恩怨,这大概也是我瞎了眼,听信了你当初假装对民运眼光独特的分析。你一直在连续不断 地利用我的个人恩怨,向我索取民阵内部的资料,邮件对话,领导人的个人轶事,表明上你装作大义凛然,要为朋友两肋插刀打抱不平的样子,实际上你拿去的资 料,只有很少一部分让你用来继续诽谤和攻击民运领导人,很多重要的内容,却没有披露。
   
   我现在才知道,你向我打听的时候,为什么特别关注民阵的具体计划和动向,原来你这些都是要拿去换取金钱和赏赐的。我也是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你能够有这么多的时间、精力和闲钱,去不遗余力地攻击本来和你无关的人。
   
   我曾经是个胆小,又有点天真的人,但是,天知道,我本质上是善良的,也不希望有互相争斗、你死我活的事情。而且,我还为了争民主蹲过共产党的大牢呀。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大风大浪都经过的人,居然在你小平头这条阴沟了翻了船。我成了你最佳的利用人选。
   
   小平头你听着既使我成了民运的泄密者,也使得我背上了沉重的良心包袱。你可能并不知道,当我看到你竭尽诽谤造谣之能事,非要整死这些民运人 士的时候,我就对你产生了怀疑。我虽然仍然还在向你提供民阵的内部邮件,但是我也用朋友教我的技术手段,验证了你是否是国安特务。但是,现在终于明确了, 你是最可耻的国安小特务,只不过是受南方一个副省级国安部门指挥的小爪牙。
   
   我要告诉你,我已经将证据交给了丹麦警察总局(Rigspolitiet),你即将面临丹麦政府的调查和起诉。但是我还是要揭露你,你是一个无耻国安特务,以免任何善良的人上你的狗当。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