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八剥草虾(草根)画皮——习惯性欺骗读者,以恶报善,毫无诚信道义可言 ]
陈泱潮文集
·陈尔晋1972年形成《特权论》思想立志解冻诗
·陈尔晋1974年决心写出《特权论》言志诗
·陈尔晋1974年写作《特权论》动笔词《浪淘沙》
·毛泽东器重的新疆自治区首任政府主席赛福鼎
·毛泽东的“重臣”赛福鼎在重大历史时刻
·赛福鼎.艾则孜:毛主席永远活在各族人民心中
·中共国和平演变30年《特权论》作者陈尔晋祭
●陈泱潮与中国民主运动
·论时间刻度与历史的公正性
·【当代中共国民主运动】的起源与时段划分
·陈泱潮2009年简略自述(10图)
·陈泱潮、魏京生、哈达、刘晓波、郭泉和中共专制(上)/王宁(图)
·陈泱潮2009年对有神论信仰者简略自述(14图)
·长期以来中国民运两条路线矛盾冲突的反映
·中国体制:党官的罪孽,百姓的痛
·ZT:强烈提议陈泱潮,郭国汀,魏京生,胡平,袁红冰获诺贝尔和平奖
·拾遗:陈泱潮与中国民运队伍的关系
●视死如归,有备无患
·陈泱潮(陈尔晋)墓志铭
◇◇◇◇◇
▲文化卷
●概括与再播种
·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导语、背景、理念要点
·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导语、背景、理念要点
·征求意见、寻找合作者——中华救世救心大同盟(草创期)章程(草案)
●返璞归真谈妇道
·关于男女分工及相关问题的思考
●2007年迎春曲
·喜读烈雷先生重要文章《从良心救国到智慧救国》
·永遇乐——国际大有学会赋
·念奴娇——谁得势,在乎是否真命
·蝶恋花——1987年8月狱中赠陈圆圆
·陈圆圆,您来也未?
·青春的烦恼又一次降临
·临江仙——英雄爱美人
·浣溪沙——丁亥七夕贺宿友芳龄20华诞
·水调歌头——陈泱潮2007年中秋寄语国人
·复友人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鸣炮
·对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的期望
·谈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自觉性
·相兼并容、优势互补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功的保障
·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在新千年深刻影响世界和中国的切入点
●民主社会主义
·回应与献礼——关于民主社嶂饕迥J
·热烈的祝贺与殷切的期盼——陈泱潮致中国社会民主党第二次代表大会
●观《神韵》有感
·观《神韵》有感1
·2、贺新郎——主題当【尊神为大】
·3.贺新郎
·4.贺新郎——“羔羊婚宴的時候到了”
·5、贺新郎——唐太宗英明过人处
·《唐风提点》(四首)
·反共主力得罪造物主就是在延長中共專制暴政
·观神韵有感
·ZT神韵欧洲巡演圆满结束 各界观众赞美(图)
●人权与文化成就奖提名
·关于提名陈泱潮竞选[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文化成就奖]推荐函
·丁一一: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提名
·雨花:提名中国自由文化奖获奖名单
●奥巴马胜选日感言
·一、奥巴马和美国成功根源的表与里(1张图)
·二、中国应当学习美国成功的表与里
·三、必须创建中国新文化
·奥巴马发表第二次就职演说(全文)
●狱中笔迹
·陈尔晋(陈泱潮)狱中手迹拾遗(3图)
·解《易》学千古之秘
●与独立知识分子的交流
·就信仰问题回应格丘山网友二帖
·关于格丘山与任百棱争执兼及五毛典型特征之我见(2张图)
·希望在否极泰来之中
·《关于格丘山与任百棱争执兼及五毛典型特征之我见》和马上现身的五毛“007”威胁恐怖帖
·答中国留学生问
·有深邃思辨能力的志士仁人应当团结起来
●对枭雄黑道以暴易暴路线的再驳斥
·“中国革命复兴党”到底想要复兴什么?
·正本清源扫荡假冒伪劣所谓“民运领袖”系列文章作者陈泱潮(陈尔晋)简介
●【生命活水】
·中共恐惧[猪瘟]的玄机
·对未来中国的前瞻与后顾
●反思与觉醒
·一响发聋振聩的雷霆之音
·ZT:中共元老万里批中共 “一位老同志的谈话” (4张图)
·排斥中共元老和高级干部负责任的深刻的反思反省,是极端无知和愚蠢的表现!
·ZT张伟国详解“万里谈话” 中共已经无可救药(图)
·鮑彤高度评价万里讲话︰值得引起廣泛共鳴的最強音
·论效率与民主
·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多图)
·ZT: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1图)
·ZT:曾庆红不满胡温大搞文字狱
·ZT天不生自由,万古如长夜
·为中国的未来极度悲哀!中美顶尖高中生对比令人震撼
·是谁罪孽滔天毁坏了中国文物荟萃的帝都-北京(组图)
●玛雅文化与2012
·玛雅文明的预示(图)
·2012世界末日预言最完整版
·2012 宇宙新纪元(图)
·“2012预言”随笔(图)
·中国预言中的2012(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剥草虾(草根)画皮——习惯性欺骗读者,以恶报善,毫无诚信道义可言

送交者: 陈泱潮 于 北京时间 10/04/2007 (144 reads) [累积37705分 给陈泱潮发悄悄话]
   回答: 螺杆老兄有请:请勿强加一个领袖给民运 草虾 于 10/03/2007
   主题:八剥草虾(草根)画皮——习惯性欺骗读者,以恶报善,毫无诚信道义可言

   [博讯论坛]
   八剥草虾(草根)画皮
   ——习惯性欺骗读者,以恶报善,毫无诚信道义可言
   陈泱潮
   2007-10-3

这草虾(草根)曾经白纸落黑字,明确写道,说我陈泱潮对待他如同“慈父”,说我陈泱潮“是个很不错的老人,跟我很友好,我也看他是极有人格魅力的那种奇门散仙”……可是,他在这样说的时候,却毫无道义地对我陈泱潮极尽横加诽谤污蔑造谣攻击之能事!


就连我在贾阔和他电话约好去他家看看,然后一道去吃饭,因而我还鉴于首次去他家而买了礼品去,也居然被他造谣诬蔑成擅自“闯入”他的家!


而且,尤其可恶的是,他还居然捏造事实,写成长文,以《自由文化之间或者法轮功之间,是否有权擅自闯入别人的家?》或者以《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为题,在互联网上广为散发!这篇2007-09-18日发表的严重违背事实对我和贾阔先生的恶毒诽谤和攻击的文章,至今仍然高悬在他做独立评论版主的矛盾江湖的导读头条!


——而且是我上贴到独立评论的《一剥草虾(草根)画皮》的文章不仅被他一再删除,而且连我的笔名也被他封了之后!


他在这篇恶毒的文章中,不仅把我放手让他主持未来中国论坛[议会及议会制度筹备],当作我欠他的一笔人情,而且是欠了他草虾(草根)大人的“不一般的人情”!极其放肆地诬蔑和攻击我“陈先生号称民运之父,但对民运之路最为重要的议会制度,却是一窍不通……”!


天下皆知:我陈泱潮早在30多年前所写的《特权论》第十章,就专门谈了民主制度的方方面面,就专门不仅深刻批判了中共的人民代表大会制,而且就已经专门设计了、明确写出了关于三权分立的议会制度!


但是,草虾(草根)这厮居然以其文人相轻心态、尤其是其特别典型特别丑恶的武大狼心态,故意抹杀、故意糟蹋他的“慈父”!糟蹋他称之为“极有人格魅力的那种奇门散仙”!——这无耻的家伙以恶报善以至于斯!

   这也还罢了,这无耻的东西,还居然敢于欺骗广大读者!
   在他这篇无耻谤文中,竟还诬蔑我和贾阔是不懂规矩、不知礼仪的擅自闯入他的家的匪类!

这样一个无德无道的三寸钉,可不可以当作人的朋友?这样一个无德无道以恶报善的小人,这样一个毫无诚信道义可言的家伙,他的话能相信吗?


请读者诸君比较一下在这同样一件事情上,他草虾(草根)与贾阔先生的说法,到底谁的说法可信?到底谁是骗子?


1、 贾阔回复草虾草根文:《草虾,你为何“愤怒”?——我与陈泱潮老师去你家是一次赴约之行》

   我作为一个草虾笔下《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文章中的当事人,我对于此文中所提及的那次我与陈老师一同造访草虾住所和在四川火锅城共享晚餐的情形还是记忆犹新的。我认为有必要把那次造访草虾住所的经过做一个实事求是的如实的陈述和证明。
   草虾有一次在网上发贴抱怨说作为他的“老板”陈泱潮先生在新西兰期间也不和他联系不够意思。当陈先生看到这个贴子之后,觉得很委屈。因为,草虾从来没有给陈先生留过他的联系方式。相反陈先生所住酒店和房间号是新西兰一些民运和法轮功朋友都知道的,草虾却一次电话也没有打过,而在网上发帖埋怨陈先生。陈先生当时还为草虾对他有如此深厚的感情但却没有留过联系方式而遗憾。因此,陈先生特通过我向草虾约个时间大家出来坐坐聊聊。
   我在电话中询问了草虾的口味及喜好之后,我们很愉快的约定傍晚在奥克兰四川火锅城吃涮锅。但是草虾说其夫人和孩子都不赴宴,陈先生说难得来新西兰一次,他的家属不能来一起吃火锅,那我们就去看看吧。因此,我又第二次致电草虾,谈到希望能够到家中去拜访他及夫人,看看孩子。草虾听我说要到家里去拜访,起初有些犹豫,说老前辈陈先生来访他不敢当等客气话,但最后表示非常欢迎,在家恭候。
   因为初次登门,陈先生还特意为草虾及其小孩准备了一些礼物和水果。当驶近草虾住所的区域时,我又再次给草虾通话以确认他家的门牌号。
   之后,我们到达了草虾家。草虾及夫人面带祥和沏茶倒水,大家彼此相互问候表示好感,气氛其乐融融。草虾的儿子对陈老师和我都非常友好,除了开心的讲笑话以外,还把他和家人的照片拿来给我们分享。此时草虾正在忙碌着为家人做饭,翻锅炒菜之声不绝于耳。
   他也并没有邀请我们打开电脑上网浏览。我们也没有提出之类要求。草虾忙做饭,我们两个则和夫人与孩子谈话,看影集。
   天色渐暗,草虾为家人预备的饭菜已经做好。然后,陈泱潮、草虾和我一行三人两辆车驶向四川火锅城。在火锅城老板的招呼下,我们被安排进一个安静而宽敞的包间里,不仅享受了正宗的四川火锅,也聊了很多事…….
   那天我们相处很愉快,正如草虾所说,陈泱潮先生有如慈父般的对待我们年轻一辈,确实十分具有感人的人格魅力。整个过程言谈举止,没有丝毫失礼不当之处。更不存在不请自来擅自私闯草虾先生住宅之事。
   至于草虾先生提到的“别熄火,我换了衣服就走”,经过我的回忆,那次是我受一位阿姨的委托去草虾家提一辆修好的客车。当时草虾的确从门里探出头来说:“车在修理厂呢,你别熄火,我换了衣服就走”。
   草虾记忆力减退了,把事情记错了,反而还埋怨我们没有礼貌。你为何“愤怒”?——我与陈泱潮老师去你家是一次赴约之行
   注:
   那段时间由于我的父亲贾甲的境况不乐观,一直存在着被遣返危险。我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心情也很压抑。但是我很幸运能够与陈老师相识并能够亲耳聆听陈老师讲述中国民主运动的发展历史及他本人过去的传奇经历,关于中国民主革命的方方面面的思考,使我获益匪浅。陈泱潮先生为代表的民运前辈们,尽管经过极其坎坷的人生道路,可以说已经把整个一生献给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至今仍然孑然一身,没有家庭幸福可言,但是,依旧能够乐观积极的面对人生,坦然从容的面对困难。这种民运精神深深影响和感染了我。我因此很快从苦闷和伤感的生活中解脱出来。陈老师在新西兰的那段日子是我自我的父亲在台湾脱队后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在这里向陈老师表示衷心的感谢!

2、 草虾(草根)造谣诽谤文

   草虾 自由文化之间或者法轮功之间,是否有权擅自闯入别人的家? 2007-09-18 06:12:54 [点击:125]
   本文不是江湖是非,而是做人与修炼的常识。
   陈泱潮,草虾,贾阔,三个人在新海洲相处了两个月。大概都可以被广义的计入“民运人士”,都是自由文化运动的成员,都是法轮大法新学员。也许可能都被看作“伪民运”、“伪自由文化”、“冒充法轮功”?
   那么,民运之间,或者法轮功之间,是否可以闯入别人的家?
   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
   [博讯论坛] 讲点作客吃饭与付钱的道理给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
   这段话憋了很久,本来不想讲,看来不得不说了,请陈尔晋先生与贾阔先生二位见谅。
   关于陈尔晋先生请我全家吃饭,起初我坚决拒绝,因为没有那种交往。要请呢,也是我请一位老年人,作为新海洲地皮上的东道主,但我也没有那个兴趣,因我不喜欢陈先生的文风。陈先生虽是千万富翁出身,银子再多也未必让人稀罕。
   但有贾阔先生介入,就不一样了。我曾问过贾阔:如果你付帐,我同意。贾先生说:好,我买单也是一样。为何呢?因为贾公子是当地的退党服务中心介绍的朋友,其父贾甲老先生落难,草虾写了 《四个政府对贾甲的“不作为”》 [载于香港杂志《动向》2006.11],陈尔晋先生也发起了呼吁信在签名网。要算真正为贾氏动笔写在纸面媒体的作家,草虾是唯一的一个。所以,贾氏欠我一笔小小的人情,虽然我本来是出于人道主义为之呼吁。但面临吃饭买单的问题,只好拿出来当作说辞了。
   另外,陈尔晋先生也欠我一笔小小的人情,在未来中国网站的议会分坛,挂名斑竹是陈第一,虾第二,那些议会制度的资料和管理都是草虾做的。虽然陈先生从未发过一个帖子,但我对外抬举他为我的“老版”。[陈先生号称民运之父,但对民运之路最为重要的议会制度,却是一窍不通,或者根本没有一点兴趣,连在议会分坛刷个帖子都不肯;同时他又在网上连篇累牍,这难道不是一个谜吗?]
   所以草虾吃之无愧,等于是吃别人欠我的稿费,何况这二位都欠我的不一般的人情呢?[看官见谅,这些事情必须拿出来抖一抖了]但是,吃饭有吃饭的道理。我本人去吃是我自己的事情,怎么吃都不为过。全家去吃呢,这必须是家庭与家庭之间有所交往的才行。所以我的回答是:我自己去你们约好的四川火锅,我自己有车也认识路途。
   谁料那日下午,贾阔先生居然驾车载着陈先生登门,让我极为反感。在文明社会,登门作客是要预约的,特别是陌生人。外面再熟的朋友,未必有资格进入自己的家门;家人也未必喜欢见到外面混的朋友。贾阔与我有这交情,但与陈先生还是初识。虽然贾先生说陈老师要来看看你,但未经我许可怎可擅自领着生人闯入人家?佛教也好基督教也好,那个教门允许这样?我不喜欢让人看我穿着睡袍。
   他们进入我家院子,我立刻说别熄火,我换了衣服就走。贾先生说,时间还早呢,陈老师年纪大了,让他在你家坐坐吧!到了这个地步,我至少要给我的朋友贾阔先生一点面子。
   网虫朋友到了朋友家,都要问问可否使用电脑,赶紧看看自己常泡的网站,顺便答几个帖子。因此,我主动邀请陈尔晋先生浏览未来中国、新海船、博讯...几个网站,但遗憾的是,下午聊天的几个小时之内,陈先生面对我的电脑,碰都没碰。所以我判断陈泱潮先生是不会打字上网的,至少没有达到日产千节的速度。
   我在外出赴宴之前,给家人做好晚餐,这是一个男人应尽的义务。但陈先生笑话我,说明他不是一个懂得履行家庭责任的人。不为家庭履行责任,这样的人最终只配流落街头,尽管他可能坐拥千金。
   还有火锅的几个小时,聊来聊去,陈先生都没有聊到清水君,这太违背常理。因为如果一个人觉得某人是个英雄,特别是与他有着特殊关系的英雄,他会逢人便说这位英雄的事迹,抓住任何可能的机会。如果陈先生真的喜欢甚至热爱清水君,那么在草虾这样的善于写人的作家面前,一定要好好吹吹与他相处足月之后身陷大牢的清水君的故事,一定要老泪纵横的恳求草虾描绘清水君的感人形象。2003.01.01起,陈先生就与草虾成为原海纳百川的网友,正是清水君命运的重要阶段的起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