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一)陈泱潮谈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和毒害 ]
陈泱潮文集
·《中共16大后,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一》——陈泱潮2002-12-14日网络演讲提要
·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二)陈泱潮2003-1-4日网络演讲提要
·16大后,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二)---2003-1-4日网络演讲全文
●中共16大后促进民主化和平变革的再努力
·又见三月五
·无邦国修宪
·再谈无邦国修宪
·透视十届人大后的中国政局
·甲申春节谈台海战争
·甲申春节答友人谈江泽民及其它
·甲申元宵答友人再谈江泽民及其它
·甲申新春答友人三谈江泽民
·就实施一揽子解决方案纠正6.4大错、、、、、、致江泽民的公开信
·就今日中国实施〔新五权虚君共和民主宪政〕操作性问题复李国涛先生
●江胡换马是换汤不换药
·中共16届4中全会何处去?
·红皮黄页无字天书解读:江泽民面临最后的决定性选择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权力过分集中
·陈泱潮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换马的声明----兼回答并质问安魂曲
·《圣经·启示录》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换马的预言
●台海两岸
·以“一个民主的中国”打破台海两岸和谈僵局
·发起成立“世界民主促进会”倡议书(建议)
·江泽民挟回自重,有利于台湾重返国际社会
·两岸关系进入外松内紧阶段
·中共对民进党态度变化的原因
·中共“联俄抗美孤台保专制”外交战略的破灭
·台湾安全与中共十六大关系最为密切之点
·江泽民欲任内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苗头
·台湾民主外交的突破性胜利——评吴淑珍成功访美
·今度ABEC两岸和平双赢风景线
·中共16大政治报告与台湾之路
·5.20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图)
·面对陈云林访台的喜与忧
·ZT:永远的邓丽君
·為王郁琦在南京大學的演講鼓掌叫好!(圖1)
·曹长青:反服贸是反中共并吞
●对美国的呼吁
·发扬麦克阿瑟精神,推动中国民主化变革------陈泱潮给美国布什总统的信
·美国总统布什办公室给陈泱潮先生的回信
·布什总统在德州烧烤宴上送给江泽民的最好礼物
· 呼吁美国政府关注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的遭遇
·陈泱潮呼吁美国帮助中国民主化
·陈泱潮2006年3月2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白宫前发表演说全文
·对美国帮助中共加强网络封锁的抗议和声明
●有关中国民主运动
·致中国民主运动全体同仁
·敦促江泽民先生春节前释放民运人士书(2002-2-4)
·今日之战,胜不在兵,而在真理——热烈祝贺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第10次代表大会的召开
·陈泱潮与王雍罡先生通讯: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理论、信仰和领袖等问题
·致王力雄
·关于发起成立“反恐保民护法爱心律师团”的倡议书
·中国民主运动迫切需要实现革命的大联合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一)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二)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三)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四)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五)
·给刘荻—— 一个老战士的敬礼
·他演讲时挥起了仿佛是巨人之手,而且似乎能够借来金光(图)
·撒豆成兵 、各自为战
·“风波”与“大会”之后,民运必读
·薛伟《民運隊伍中的左派幼稚病》及天药网特别转载薛偉先生这篇文章的按语(外一首)
·关于支持王希哲先生《几点紧急意见》的声明和补充建议
·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维护民阵的团结和统一
·团结起来,认真思考,为中国美好的的明天竭尽努力!
●先礼后兵,排除干扰
·奸坛墓志铭
·痛斥“民主跳蚤”1.2.3.4.5
·痛斥“民主跳蚤”6
·痛斥“民主跳蚤”之7
·痛斥“民主跳蚤”8
·痛斥“民主跳蚤”9.10
·痛斥“民主跳蚤”11.12.13.14
·就《痛斥民主跳蚤》一文引起的风波致〔博讯〕主编
·痛斥“民主跳蚤”(全文)
●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支持郭国汀律师负责组建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着眼大局、维护正义,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第三届「亞洲民主人權獎」
●接受采访
·陈泱潮原声宣读:《“以独攻独”宣言》
· 请听百姓的喉舌——陈泱潮的声音
·希望之声首发:陈泱潮:2005年是动摇中共的一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道:欧洲华人悼念紫阳,呼吁平反六四
·希望之声5月28日讯:专访民运老兵陈泱潮
·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共加強外文報刊管理 鞏固思想控制
·讨论:中国政府高官任职大学新闻学院之影响
·希望之声采访陈泱潮
·就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
·希望之声特约记者李洛采访陈泱朝元宵节绝食——用绝食唤醒民众
·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讨论:2010年建成惩治腐败体系能否实现
·希望之声录音:中共暴政已经坐在了人民革命的火山口上(图)
·讨论:中共党员总数有所增加
·讨论:中国军方将对千名高级官员进行审计
·自由亚洲采访:中国一些干部培训中心成为腐败温床
·家人希望黄金秋能够获减刑/陈泱潮、徐沛促请中国政府尽快释放黄金秋
·经历过迫害的人理解耿和的声明
·中共高层权力斗争 武警部队作用引关注
·希望之声报道陳泱潮:賈甲起義是中共倒行逆施的結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一)陈泱潮谈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和毒害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31/56773-1.asp

   推荐给朋友
   2007年2月8日 星期四 节目长度:15分 下载mp3
   今年是中共发动《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五十年前,中共玩弄阴险、狡诈、毒辣的权谋,摧残了中国数以百万知识精英,更使其中许多人死于非命。《反右运动》所涉及的面之广,人之多、时间之长以及中共所表现出的邪毒都是骇人听闻的。对此,本台记者蔡红采访了各方面的专家、学者,其中包括历史学家、政治评论家、作家以及当年《反右运动》的见证人。通过翔实的史料,我们将共同回顾那泣血的岁月。
   1957年2月27日,毛泽东在中共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会议上,发表了题为《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毛泽东提出:“革命时期大规模疾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基本结束,但是阶级斗争还没有完全结束。”
   1957年4月10日,毛泽东指示《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继续放手,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决定在全党开展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号召党外人士“鸣放”,鼓励群众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见,也可以给共产党和政府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
   1957年6月8日的《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提示人们“少数的右派分子在‘帮助共产党整风’的名义之下,企图乘机把共产党和工人阶级打翻,把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打翻”,但是社论在最后还指出“共产党仍然要整风,仍然要倾听党外人士的一切善意批评”,为日后的引蛇出洞打下伏笔。同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
   1957年6月14日,《人民日报》又发表另一篇(据说是毛泽东亲笔写的)社论《文汇报一个时期的资产阶级方向》,点名批评《文汇报》和《光明日报》,提出“让大家鸣放,有人说是阴谋,我们说,这是阳谋……牛鬼蛇神只有让它们出笼,才好歼灭他们,毒草只有让它们出土,才便于锄掉。”《光明日报》社长章伯钧、总编辑储安平,《文汇报》的罗隆基、浦熙修都被批判。就这样铺天盖地的《反右运动》开始了。
   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使中国的知识精英失去了礼义廉耻、失去自尊、失去了道德、失去了信仰、沦落为在中共的暴虐下求生的蝼蚁。《反右》的刀尖直指的就是中国的传统道德,信仰,礼教最本质、最精华部分。
   那么,中共为什么要发动这样一场触目惊心的《反右运动》呢?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首先从当时国内外的环境分析说道,反右是发生在五七年,那么在五六年苏联共产党召开二十大,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揭露了部份苏共过去犯的严重错误和罪恶,这件事情在国际共产主义阵营中引起了一场大地震,随后就发生了匈牙利事件、波兰事件。
   那么中国的“整风反右”和这个有很大的关联的,毛泽东对于赫鲁晓夫反斯大林这件事,我想他最初的感觉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他喜的是过去共产主义阵营中苏联都是老大哥,斯大林毫无疑问是排第一的,毛泽东老感到有压力,他老想在国际共产主义当老大。
   斯大林死了,现在你们苏联也自己承认有这样那样的错误了,而且东欧一些国家也纷纷出现了各种各样群众的罢工、示威、反对,都在出问题了,而中共当时还没出这些问题,所以这个时候表明中共这时能在国际重当老大,这是他高兴的一方面。
   忧的一方面就是他也知道你批判斯大林,斯大林的罪恶不是斯大林一个人的罪恶,是和共产党制度连在一起的,他也担心这样引起本国人民对共产党统治的一种不满,我想他是基于这么个背景就号召整风后来转成反右,他态度上有所转变,他叫整风是给党提意见,那些人还不敢提,他还使劲动员唯恐人家不提。
   后来就变成反右,这件事的变化就和当年中共对匈牙利事件变化很类似,匈牙利受到苏共二十大的震撼,匈牙利人有很强烈的反弹,他们就把原来打下台的那吉请回来当总理,他一上台就要进行有点自由化色彩的改革。
   首先他就表示不愿意再服从苏联老大哥的指挥棒,那么苏联共产党很着急要压制,毛泽东就反对苏联压制的,因为他巴不得幸灾乐祸、巴不得你的小兵拆你台,他出自于这个心理,他拆你老大哥的台让你难堪。所以最初毛泽东、周恩来坚决反对苏联去压制匈牙利这个事件。
   很快匈牙利人民走上街头,那根本就是要推翻共产党统治了,这时候苏联还在犹豫是不是要镇压,那么中共毛泽东强力主张镇压,从匈牙利这个事件上的转变就看的出来是同样的东西,和中国反右有关系。
   受二十大的影响,五六年中共八大会议上也把“毛泽东思想”这几个字给去掉了,也提出反对个人崇拜这么些东西,那么那个时候毛泽东已经很不满,当时的反应只有两种解释,一种解释比较倾向于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引蛇出动,为了引诱民主党派和知识份子,藉口叫你们提意见再把你们一网打尽。
   不过我本人更倾向于认为事情一开始不是这个样子,李志绥在回忆录也写到这一点,以他现在后见之明来看,如果当时五七年整风的时候民主人士不是把批评的矛头指向毛泽东,指向共产党体制,那么恐怕文化革命就提前十年爆发。
   也就是说毛泽东最初发动整风的时候,他主要还是想藉这个机会整整党内的人,加强他的权力,因为头一年刚好通过八大决议已经把毛泽东思想去掉,他已经很不高兴了,当然他想藉助党外的力量,文化大革命中又藉助民众去打江青派,把江青派打倒后回头收拾群众。
   我的分析就是他一开始主要目地还是冲着党内,加强党内的权力,因为那个时候毕竟民主党派和知识份子力量是非常弱的,他并不在乎那个对他的威胁。
   但是他没想过一旦整风运动搞起来,那群众的意见、民主党派的意见对过去共产党八年执政统治批评相当严厉,这个时候他就引蛇出动了,顾不得那头了,反过来就压制把民主党派的民主人士、知识份子狠狠打下去,就成了后来的反右。
   著名的政治、经济评论员陈破空先生认为,毛泽东在五七年反右之后他自己就公开承认说:有人说我们是阴谋,我说是阳谋。这是他发明的一个词语,在中国词语中可以说没有这个词,是毛泽东发明的,他的意思就是说他是公开的。
   现在来看毛泽东自认为是公开的引诱,他说要引蛇出洞,但他说不是诱敌深入,是你自己自投罗网然后聚而歼之。他说毒草不长出地面怎么铲除它?所以这样一个国家领导人公开引诱老百姓提意见,然后从中把这些人一网打尽,这样一个欺骗性、卑鄙的做法在各国都没有见过。
   这个时候就跟刚才讲的一样,一九四二年延安整风事情他就是这么干的,开始也是叫大家要讲话,当时有人就非常得意总结说是阳谋,叫你来讲、叫你来说、叫你来吐口水,等你吐完了我就把你打倒,就来个下马威,以后就鸦雀无声。所以说在延安整风之后,毛泽东确立了在党内至高无上的地位,到了四九年没人敢对他说一个“不”字。
   到了所谓的解放后,有不同的情况出现,特别是刚才胡平也介绍到赫鲁晓夫做的秘密报告,批判斯大林的个人崇拜,这种批判对毛泽东来说是物伤其类,因为他最需要个人崇拜,因为在中共建政一周年的时候,毛泽东在国庆的口号中亲自把加进去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他加了一条毛主席万岁,他自己加的,这不得了了!
   八大已经去掉这些东西了,当时就觉得不应该再搞这些东西了,毛泽东这时看斯大林被批判了,中共党内一些人物开始蠢蠢欲动,包括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都表现出不服的一面,甚至不再提毛泽东思想等等这些,所以这一形势毛泽东就采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坏事干到底,把中国国内的这些人引诱出来聚而歼之、一举消灭。
   果然在反右以后总结一句,之后果然鸦雀无声,再没有人敢讲真话了,这个之后就是大跃进来了,大饥荒来了,文革来了,镇压六四、镇压法轮功,没人敢讲真话。

《特权论》的作者陈泱潮先生指出,五七年那个时候,一些知识分子还有勇气讲了真话,但它引蛇出洞这样一搞,知识分子不敢讲真话了,对国家元气伤害是非常大的。所以,紧接着五七反右以后,五八年那些高产卫星上天,放卫星,一亩地要收3万多斤谷子啊等等等等,“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些虚假的、荒唐到极点的东西充斥在报刊、电台之上,欺骗人民,肆无忌惮。那么直到今天,知识分子的创伤是非常深的,当年受迫害的右派不用说了,那么他们今天要求中共道歉、赔偿都是理所当然,都是应该的。这些是用物质赔偿是无法弥补的,它残害是用物质来衡量,是不能衡量的。那么现在知识分子呢,在过去中共那种打压之下、欺骗和打压之下,现在它又更加给你个新招,这个新招就是腐蚀,就是诱以官、禄、德,你只有听它的话,它就给你荣誉、给你地位、给你丰厚的收入。这一手也是很厉害的。中共的这两手啊,从毛泽东那种暴政欺骗打压,到现在邓小平以来的这种腐蚀、收买,同时也加以杀威棒,两手策略,对中国知识分子残害非常厉害。所以现在中国知识分子啊,人品、道德在危机当中。很少有人能够说,敢于跟中共暴政抗争、决一死战。很多人在中共的淫威、利诱之下已经扭曲了,这是我们今天要努力恢复,知识分子的正气、尊严和道德的重要任务。

   前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Johnny苏认为,知识分子是共产党最怕,也是最担心和最恨的。知识分子所拥有的是无形的财产。用对付农、工商的欺骗和抢劫的办法是抢不走的。因为毛泽东们深知知识分子是道义与公正的守护人。是文化、道德、知识的承传人。是正直、善良、有教养、懂礼仪,受到社会尊重的人。中共所恨的是知识分子们不仅仅是有知,而且有识。那就是因为知识分子有独立的人格,于是可以进行独立的思考。最让中共恨的是,知识分子的科学的、正确的思维方法和思维逻辑,加上知识分子们良知和道义感。这些都成为了中共奴役中国人民的障碍和威胁。所以必须把知识分子划做另类人并且搞臭、搞黑他们。因为毛泽东早就说,书读的越多越蠢,知识越多越反动。于是在从延安搞了一场整风运动后,建政后呢又搞了批胡适、反胡风、批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等等一连串的运动,就是为了五七年在这场反右运动中彻底搞垮知识分子。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中指出,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种精神,“士可杀不可辱”,而中共却能做到你不受辱我就不给你饭票,连家人都会受到株连。于是很多知识份子就真的屈服了,在这个过程中一些知识份子出于自保的目的而揭发他人,也伤透了很多人的心。而那些真不可辱的知识份子就被杀鸡儆猴,见了阎王。作为传统社会道德楷模的“士”阶层,就这样消失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