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陈泱潮(陈尔晋)家世根基及其与卓琳之亲戚关系渊源 ]
陈泱潮文集
·可惜当权者对宗教问题尚无清醒认识
·【习禁评】若继续以红卫兵思维主政,是中国的大灾难
·“709大抓捕”标志着习禁评政权进入全面反动反民主反法治时期
·习核心确立後,中国政局走向与上帝之选择(视频/图)
·ZT公平:习近平四年来大倒退加速亡党亡国的步伐
·不依靠真正的自由的民主竞选能够解决之类问题吗?
·中共欲恢复【恶毒攻击领袖罪】的试探性气球
·评习近平2017年访港及建议
●李洪林
· 哲人仙逝留希声,神洲铭刻良知名!
●红二代中的良心人士罗宇
·同是红二代,盼习近平不要沦为专制党的工具
·罗宇再劝习近平:一犹豫成千古恨(图)
●共军将领有识之士刘亚洲
·推荐刘亚洲《中国崛起与伊斯兰的衰落》(1图)
●红二代中的枭雄薄熙来
·警惕当代枭雄黑道
·有关薄熙来前途和出路的几则极其重要文字
·法广: 薄谷开来案曝光了红色家族们不为人知的逃亡计划
·應當旗幟鮮明地支持中共严肃处理薄熙来的決策
·鲍彤:我不关心判薄(图)
●雷祯孝
·雷祯孝:我的仙女老师
●民间达人张国良
·悼念张国良
●义人刘迪
·悼刘迪
·挽刘迪
●党棍邓力群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邓力群的卑鄙之处
●沉痛悼念林希翎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尔晋(陈泱潮)挽林希翎(图)
·一、痛失国宝
·二、噤若寒蝉时的雷音
·三、冲刺前的翱翔
·四、一鸣惊人
·五、烈火识真金
·六、右派中的佼佼者
·七、您也是民运队伍中的佼佼者
·八、无道者难逃因果报应
·九、林希翎中国自由天使精神永世长存
·中国自由天使颂——沉痛悼念林希翎(全文·图)
·致友人:《圣灵福音》失知音,何處再觅林希翎?(1图)
●林希翎追悼会
·一、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实况
·二、在林希翎灵柩旁,陈尔晋所致《悼词》全文
·三、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主要图片(11图)
·四、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歌词(1图)
·五、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余韵(3图)
·六、陈尔晋对林希翎《悼辞》的权威性
·七、陈泱潮对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的感言(1图)
·林希翎葬礼實況暨陳爾晉所致《悼辭》全文(16图)
·陈泱潮有关林希翎葬礼日记二则(5图)
●林希翎善后的善后
·陈泱潮为林希翎怒斥魏京生搭档
·应当如何看待中国使馆资助林希翎丧葬费?
·ZT钱理群 陈奉孝 滕彪等:林希翎祭
·非议和攻击林希翎的伪民运分子!你们讲得出这样刻骨铭心高水平的话来吗?(图)
·ZT:黄河清《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
·对林希翎身后事的一点交代和希望
·如何识别钻石真假?就看有没有瑕痴
●巴黎之行轶事
·巴黎人权广场咏叹调
·陈泱潮遭到“东土尔其斯坦”人士当场抗议的场景和感想
●钱学森
·关于钱学森先生与人体科学一件值得记念的往事
●郭國汀
·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2009年台湾民主人权奖书
·郭国汀: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對中共18大的警鐘
·郭国汀律师是中国人权律师的先锋和榜样!
●韦石
·非常感谢韦石先生十分及时地忠实于事实真相作出了实事求是的见证!
·博讯的正义立场必彪炳史册!(附:boxun《清水君的问题》原文)
·韦石 :红色贵族、既得利益集团力保薄熙来,要“大事化小”
·與韋石先生同悲——讀韋石祭母文有感(1圖)
·博讯在推行中国民主化变革中的伟大作用必永载史册!
·读《博闻重磅》有感
●魏京生
·推荐魏京生一篇好文章:从华国锋的政变说起
●刘晓波
·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允准刘晓波赴美医治!
·刘晓波之死充分证明:中共政权比希特勒政权更加邪恶!
●杨建利
·强烈呼吁释放杨建利——兼谈对话与和解是今日中国的伟大选择
·推荐杨建利:习主席不是毛主席
●清水君
·团结互助,共同改变中共独裁----陈泱潮与清水君的联合声明
·关于清水君被捕的严正声明
·关于营救清水君的重要通告
·陈泱潮6-9-04复草庵居士
·胞姐黄金美再次确认她已将其家帐户告诉周育田
·是到了周育田先生用行动证明自己清白的时候了!
·就清水君案及当今中国律师作用复某友人
·清水君带着手铐被拴着双脚上法庭
·清水君案13日复庭又休庭,并定于7月20号再复庭
·从起诉清水君和羁押蒋彦永看中共昏暴倾覆之兆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泱潮(陈尔晋)家世根基及其与卓琳之亲戚关系渊源

送交者: 陈泱潮 于 北京时间 08/30/2007 (117 reads) [累积32335分 给陈泱潮发悄悄话]本文版权由陈泱潮拥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主题:陈泱潮(陈尔晋)家世根基及其与卓琳之亲戚关系渊源
   [博讯论坛] 陈泱潮(陈尔晋)家世根基及其与卓琳之亲戚关系渊源

   陈泱潮,原名陈尔晋,曾用笔名马东伍,殉道者,男。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际,出生于中国云南省昆明市武成路关圣帝君庙与基督教堂前白土司公馆。
   陈家历代不置田产,而事商贸,以书商孝道传家。原籍江西省吉安府安福县。大约在清朝中晚期,因做生产瓷器所必须的一种矿物质——“碗花"(釉)生意,搬迁到宣威县定居。
   宣威地处云南东北部,与贵州接壤,是毛泽东所说"乌蒙磅礴走泥丸"之地。珠江发端于此不远,其上游北盘江(俗称"盘龙河")傍城而过。乌蒙山中段巍峨的盘龙山突起屹立城东,且有双龙戏珠之形。汉名"宛温",明朝称之为"乌撒卫"。清代改土归流(将少数民族土司世袭制改为由中央政府任命流动官员管理的政制),以“宣播天恩威德”之意,方称宣威。
   宣威土地基本是红壤,并不肥沃。正如卢梭所说,上帝是公正的,他使富绕地方的人精神贫乏,而令贫乏之地的人精神丰富。宣威人民风强悍,吃苦耐劳,勇于奋斗,崇尚读书。
   《宣威县志》对我的前辈数代贤达事迹多有记载。其《乡贤列传》把我的曾祖父陈燕宾(号子嘉),与卓琳(原名浦琼英,邓小平夫人)的祖父浦春澜二人同列一传。曾祖父是位"拔贡"——比秀才高而低于举人的学者。他的岳父朱光鼎,是宣威历史上很著名的一位文人、教育家。《宣威县志》记有他的传略和诸多诗文、逸事。而《宣威县志》唯一一篇《慈善录》则是专题记颂了朱光鼎的第四位女儿、陈燕宾夫人、即我的曾祖母以仁以义对待金钱乐善好施感人至深的嘉言懿行。
   根据县志记载,我的曾祖母娘家兄长去世后,曾祖母的嫂子继承着朱家富甲一方的产业,想把唯一的女儿许配给曾祖母的小儿子陈时夏(号季常)为妻。这对于一般人来讲,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但曾祖母却没有答应这桩有近亲通婚之弊的婚事,说:“不可!我的儿子若有才德,不怕将来没有财富;如果我的儿子没有才德,财产愈多,愈会增加他的罪过!……"不久,曾祖母的嫂子病危,临终把一笔巨款现金请曾祖母代为保管,嘱托将这笔钱作为其女儿将来的嫁资,给其女承继。但不幸的是,其女未及成年也早夭了。就一般人而言,这笔巨款现金自然会据为己有。但我的曾祖母却把朱家亲族招来,“按亲疏分润,仅留葬女之资"。其族姐妹亲友大为感动。民国己未(1919)年,宣威大旱。灾情严重,政府号召救灾。但“官绅罗掘俱穷,氏(我的曾祖母)独捐巨资,并令所开商号股友,从越(南)运米压市。县长孙嗣煌嘉之,特为此给陈家题赠了‘可以风世’的匾额"……
   县志所载曾祖母这种"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深明大义的高尚品德、写真油画上那明亮睿智的眼神,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的祖父陈时铨,号晓鳌。清末癸卯科(科举制度最后一科)举人,清廷授予援例内阁中书。其祖父、父亲、舅父、姨父、兄、表兄均被封赠为奉政大夫。
   祖父曾做过广东大约是潮州汕头一带的知县。在广东看到了西方的罐头,便想到开发故乡因独特气候条件而出产的味道特佳的火腿。便于清宣统元年(1909),率先引进德国科技设备,开办火腿罐头厂,发起成立宣威第一家股份制公司--宣和公司,把宣威火腿推向世界。后来孙中山曾为宣威火腿亲笔题字:"饮和食德"。宣和公司原交给祖父亲友铺钟杰(号在廷)即卓琳的父亲,任总经理经营。后因为有人利用罐头走私鸦片做毒品生意,被法国巡捕抓获,遭罚破产解体,原股东分开各自独立经营。陈家的公司叫中常公司,浦家的叫大有恒公司……有意思的是,当时宣威火腿罐头以猪头为商标,且按对开发宣威火腿贡献大小排定名次。陈家的火腿罐头商标是"单猪火腿"(单,第一之意);浦家是"双猪火腿"(双,即第二之意);李三先生家是"三猪火腿";我的姑父刘剑平家是"四猪火腿"。
   祖父可以说是宣威最早睁开眼睛看西方的读书人。他不仅在经济上是宣威最早引进资本主义经营方式科学技术设备的人,而且在政治上参加了辛亥革命,与云南重九(1911年农历9月9日)起义的领导人、曾做过一任国务总理的李根源是结拜兄弟,交情笃深。辛亥革命后祖父当选为国会议员,参加了中华民国的建国立法工作。在国会曾反对袁世凯称帝和曹锟贿选。面对曹锟欲买选票的白花花三万银元,祖父嗤之以鼻,拒绝接受,并题诗作答:
   千田连土土连千(注:即"重"字)
   乌纱头上有青天
   男儿若问平生志
   第一名节不要钱!
   在反对袁世凯称帝的斗争中,云南首举义旗,通电护国讨袁。祖父作为民国创建之初民选国会议员,后从北京南下广州,参加国会非常会议,支持孙中山任大元帅,成立军政府......
   在此期间,祖父从宣威带去了二位至亲追随者。一位是他的胞弟陈时夏(季常),任广东韶关厘金局(即税务局)局长;另一位就是卓琳的父亲浦钟杰(在廷),任广东烟草专卖局局长——陈、浦两家是世交姻亲,两家不仅是老街坊邻居,而且祖坟也在一支山上,上下相邻。
   浦家对祖父十分敬重。据传卓琳的一位胞兄浦绍基,其实按浦家字辈命名,“绍"字辈当在浦绍基之后数辈,就因为崇敬我祖父,便按我祖父之儿子辈起名。除老亲之外,又结新亲——卓琳的二姐浦玳英,即由父母包办,儿时就许配给我的叔叔陈绍曾(1936年去延安后改名为陈希)。卓琳的大姐嫁给刘润丰,我的大娘陈钟莲嫁给刘润丰之胞弟刘剑平(黄埔军校第三期学生),她们是为亲妯娌……
   据说,祖父幼年去费家冲上坟扫墓回来,经过老堡村,见一长者在门前洗脚,鞋子忘记拿到身边,左右张望,伸手不及。祖父见状,便主动跑去帮助这位长者把鞋子提到他的身边。此举深得长者赏识,便将他收为徒,悉心教授。原来这长者乃是宣威饱学名士缪浒臣。祖父中举后,深为感谢老师的教授之恩,便发起在老堡村老师进城涉水渡河处,修建了一座当时颇为壮观的"星聚桥"。祖父做国会议员期间,又偕宣威籍省县议员专程礼聘老师主修《宣威县志》……
   祖父一生乐善好施。曾从南京、北京、广州、昆明等地购买西药回乡,对贫苦民众送医赠药。对家乡在外学子多有提携鼓励。提倡教育,捐赠图书馆,出资作编修《宣威县志》之基金,使宣威许多珍贵史料得以保存至今……
   乡亲父老对祖父颇多美誉。记得我少年时,有位冯老太太给失学的我讲述我祖父写的一副中堂:“荆树有花兄弟乐,砚田无税子孙耕"。勉励我要继承先辈情操志节、书香传家之精神,努力自学读书。还记得有一老农对我讲述当年我祖父为乡亲主持奠祖(俗称:追悼会),事毕闲谈。这位老者当时还年轻,衣衫褴褛,不敢登大雅之堂,便偷偷去窥看这位大人物的风采。不料在张望之际,被祖父发现,立即招呼进来,亲切叙谈家常。多年后这位老人在回顾其亲身经历的这件事时,神情激动,令我难忘……
   祖父平等待人、平易近人、为人厚道、敬老尊贤、作风民主、为官清廉、一身正气、敢为民众鼓与呼等风范,对我民主理念的形成,影响很大。
   我的父亲陈绍康,是宣威有史以来第一位留学生,而且是东、西洋留学生。据说他通晓八国语文。父亲儿时,因祖父长期在外,便想到广东找祖父。当时不通汽车,更无火车,全靠步行。据说,年仅十三岁的父亲,挎着干粮袋出门,未及十里,便被曾祖母派去追赶的人找了回来。后来他心生一计,向一些小朋友募集了一点路费,雇了一乘滑竿让人抬着向省城进发。这回追赶的人根本没有想到他会坐在滑竿上,所以他得以安然抵达昆明。陈家在昆明有诸多商号,父亲径直到嘉波公司假传"圣旨"说,奉老太太之命前来昆明,要嘉波公司把他送去广州找他的父亲。在当时盗匪猖獗,兵荒马乱的年代,嘉波公司便派人派枪,一路把他安全送到广州。祖父见他小小年纪,有此胆识,当然很是高兴,就把他送到日本留学。1918年又勤工俭学,从日本前往法国留学,旅欧近20年。
   据说,父亲在巴黎也接受了社会主义思潮的影响,与中共一任领袖王明(原名陈绍禹)关系不错。父亲的留法同学徐小全、廖品卓(当到师长留法,后任云南省主席龙云的参谋长)回忆说,王明去莫斯科时,将其侄托付给我父亲照管。朱德旅欧,也是父亲和吴佩伟给他做翻译——朱德毕业于云南讲武堂,李根源时任讲武堂总办,祖父和李根源常相过从,朱当认识。朱德后来在云南做到警察厅长,吴佩伟曾是他手下的一位科长。据说,后来我的叔叔陈希到延安,朱德推举他做了陕甘宁边区财经学校教务长和边区参议员,或许与这段历史不无关系。
   父亲直到抗日战争爆发后才回国。从他一生的行迹看,他的政治思想是矛盾的,一方面也许确曾接受了社会主义思潮的影响;一方面确因旅欧多年,也接受了民主自由的思想。或许正因了这种矛盾,或许是他人生观价值取向使然,他一生在政治上有机遇有条件而没有作为。
   时任云南省省主席龙云的诸公子对父亲很敬佩,龙大龙二和他们的老师(也是宣威人)之女惠国璧(后嫁龙云的参谋长廖品卓)、惠国芳(后嫁龙云手下大将张冲,张冲解放后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等云南留法学生,均尊父亲为"老大哥"。父亲回国后,龙云曾请他出任昆明市长,父亲拒绝不任。蒋介石的机要室主任毛庆祥是父亲在日本及法国的同学好友,多次写信要父亲到国民政府中央工作,父亲均置之不理……
   父亲回国后,从事实业,做过银行行长、开办过宣威酒精厂等。父亲留给我的精神遗产,主要是对科学和艺术的崇尚。记得儿时常听父亲讲宇宙天体,太阳系九大行星等科学知识……也曾在法国留过学的徐悲鸿曾送父亲多幅画卷,如奔马图等,可惜这些画,在土地改革中都被抄收而不知下落。同时,父亲淡于名利的自由知识分子情怀,对我也不无影响。
   父亲早年抱独身主义,据说在回国的轮船上看到过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孩,才有成家之念头。据说当时在昆明的西南联大(北大、清华、南开避战迁移昆明)的一些女学生、父亲的法国女同学中颇有属意于父亲者,但父亲侍母至孝,择妻标准重在贤妻良母型。便由他的好友、法国同学,时任云南省高等法院院长的吴佩伟介绍,与母亲郭德秀结婚。父亲当时年近四十,母亲二十二岁。
   母亲出生于云南与四川相邻的昭通地区大关县。郭家在当地是旺族。母亲的伯父郭公甫,做过云南讲武学堂教官。因是朱德的老师,解放后做过政协委员。母亲的父亲郭仲儒,也参加过北伐。母亲的母亲姓孙,也是当地的旺族,大约是最小的女儿,人称孙满娘,为人贤惠,有过割股疗亲的故事,去世较早。外婆去世后,母亲幼弟全靠母亲照顾。后遭继母虐待,有时姐弟不得回家,竟在城门洞过夜。后来姨外公、姨外婆才把母亲接到昆明。姨外公是日本留学生,据说时任云南富滇银行经理,云南电影公司董事长。姨外婆也曾随姨外公到过日本,在上海开过餐厅,生意火爆,以致曾经遭到黑社会的绑票敲诈……母亲是在这种艰难的遭遇中过来,在亲戚家长大,少小便经历过磨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