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陈西文集
·“89、64”——中华民族一次驯兽的失败史
·人权捍卫者手册(驯兽师手册)
·驯化公权力:到公安派出所维权
·美国之声:贵州民主党批评官方参政党为花瓶
思想与政论话语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
·一个狱中民运分子的自白
·为了人的尊严,我们继续抗争!
·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尊严的生命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11字提案”:官员谈稳定者以国贼论罪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我有两个家
·最值得人人欢庆的节日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到国外去过的国人有这样一条认识,说:外国人喜欢建教堂和学校,到各地去看,教堂和学校是当地最好最引人自豪的建筑物,看重教堂和学校设施的构筑已经成为外国人的历史传统。而中国人的历史传统则与外国人相反,中国人感兴趣于修建办公大楼和坟墓,历朝历代的中国人一直在忙碌着建皇宫、衙门、官府办公楼和陵墓。皇宫是皇帝的起居处,也是全国的行政办公大楼,同时也是当地城建的轴心。翻开北京市地图就可以得到印证。从秦始皇开始,皇帝热衷于掌控权力就修办公楼,热衷于关注自己的死尸胜过活人就构筑墓穴,此风在中国上下盛行了两千多年而不衰。
   
   最近,大陆中国不断再报道:墓地涨价了,修一处墓地要花几十、百万元以上。办公大楼修成“星级宾馆”,豪华行政楼群的政绩工程遍地开花。
   
   在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法院,法院院长的办公室拥有100多平方米以上,会客室、活动室、卧室、卫生间一应俱全。与法院办公楼比阔的是对面河南省国土资源厅的新办公大楼。这座20多层的办公楼外表用大面积玻璃板装饰。12层的“厅领导办公室”,由几名物业管理人员负责打扫卫生和服务。该间办公室呈扇面,客厅面积最少四五十平方米。客厅背后是卫生间和卧室,大红木地板、华丽的顶灯、洁净高档的卫生间、大方舒坦的卧室,好似一座星级宾馆的高等套房。与这间办公室相连的还有两间“厅领导阅览室”。一位为领导服务的保洁员说:她们每天要更换房间里的床单。
   
   在远离京城的贵州省贵阳市,“有权或管钱”的部门都修起了“超豪华”、“超等级”的办公楼。贵阳市公安局的办公大楼众目睽睽于新添大道上,数公里长的新添大道上,没有一栋大楼敢与它媲美比阔。就连与大楼比邻的环境,因为要与大楼相般配,也醒目的得到了美化。新建的贵阳市行政中心,由“贵阳国际会议”大厦、“金阳大酒店”、“中共贵阳市委”大楼、“贵阳市人民代表委员会”大楼、“贵阳市政府”大楼、“贵阳市政治协商委员会”大楼组成,中间一个可自动化控制喷水的花岗岩大理石广场,行政大楼呈马蹄形围绕着广场展开。人入其景,好像进入了一个错落有致的宫殿般仙境之地。走近各处宫殿,有仙兵神将把守,威武异常。
   
   作为一名基督徒,我不禁然联想到贵阳市基督教堂。
   
   圣诞节到教堂已经成为部分贵阳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听圣乐团唱“平安夜”、“圣诞钟声”、“圣哉天父”、“哈利路亚”;看圣诞灯火、圣诞树、圣诞老人;体会教堂的慈爱、热情洋溢和“十字架”的荣光,寻求一种心灵的安慰和企盼。
   
   但是,贵阳市基督教堂并不能够满足所有有心进入教堂的贵阳市市民。她只好被动地把市民拒绝于教堂大门口以外。就连已经在教会洗礼登记过的信徒,教堂也无法满足她(他)们进来一坐的要求。
   
   令我感到震惊的是,偌大一个贵州省的省会城市——贵阳市,一个4百多万人口的城市竟只有一座仅能容纳六七百人的基督教堂。这座教堂本身在册的信徒就有1万5千人以上,每个礼拜的“主日”活动都不能提供给信众一个坐位,信徒只能或站立或坐在过道上,像圣诞节等这样的宗教庆典节日更不能满足走向教堂的市民的需求。于是,从教堂所在地的黔灵西路向中华路、合群路、延安路、瑞金路延伸,众多的贵阳市民把街头当作了圣诞节的正规场所,大街小巷挤得水泄不通。与国外的圣诞节形成了另一种风格,一种中国国情的风格。国外的圣诞节,人们先是在家里过,然后是在教堂过;中国人过圣诞节是在大街上过。
   
   共产党统治大陆的57年,贵阳市的基督教堂不见成长壮大不说,反而被打压缩水了。
   
   据牧师讲:在共产党未成为贵阳的主宰前,贵阳市只有二三十万人口,就有了黔灵西路这座教堂,占地规模比现在大得多,并且还有一些堂会、学校、幼儿园。完全能够满足贵阳市市民的需要。至上世纪50年代初起,当共产党武力占领贵阳后,先是冻结教会资金,驱逐外国传教士(黔灵西路教堂由外国传教士花费资金,在一片坟地荒草坡上建成。);然后,强迫中国信众加入“三自爱国教会”,有些信徒在当地报纸上发表声明,拒绝“三自教会”,这些人却遭到专制政府的镇压,如当地德高望重的巫牧师就为此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坐牢共21年;之后,共产党干脆强制封杀了教堂,禁止宗教活动。教堂被贵州省人事厅和街道橡胶厂霸占。如今,省人事厅围绕着教堂,在原教堂的地址上建了一幢17层楼高的“贵州省人才市场”和一座十层楼的“君安宾馆”。橡胶厂在教堂里生产了十几年已经撤出,但是,已挤占教堂边上的房屋无法撤出,现在变成了一家酒楼。大名鼎鼎的“贵阳市基督教堂”,集省市区三处基督教会的管理中心,就这样被消瘦在楼隅之中。
   
   教会的另一处堂会,先是被前贵州省省长的儿子占有,后经多次倒卖,已经成为大陆知名的“十大商业街”,市西路商业街“儿童大世界”。1950年8月19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天主教、基督教问题的指示,说教会是帝国主义长期用来对中国进行文化侵略扩张的工具。同时,中共政府发布《学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教会不能办学,私立学校一律重新立案,政府教育部门有权重组校董事会,更换校长。由教会办的学校和幼儿园都收归共产党政府所有。教会失去了可能发展的空间。
   
   重视建教堂、学校,还是重视建办公楼、坟墓?这是两种不同文化或世风的区别。
   
   官本位的文化当然注重修衙门,和有一块风水宝地筑坟茔;开发人权的基督教文化当然是要建教堂和学校。现代教育的发端者正是起源于基督教(请参看吴梓明主编的《基督教教育与中国社会丛书》)。
   
   进教堂意味着认罪,意味着承认自己有过犯、自己的无知和有限性。因而,他(她)在主的面前祈求拯救,他(她)谦卑自己,空虚自己,否定自己,把自己交给主,由主来引导自己。进办公楼则是承认权威,崇拜权力,实现个人的权力欲望。因而,他(她)要夸大自己,狗眼看人低的膨胀自己,认为自己一贯正确,能力过人,有威望(正确地说:是要树立个人的威望)。可以这么说,进教堂能抑制人的罪性,进办公楼会怂恿人的罪性。
   
   进教堂是要寻回自己那一颗纯洁的心,得到心灵的平安。因此,他(她)需要向主祈求和祷告,把心中的焦虑、烦恼、困苦、疑惑、伤痛、担心、重载都告诉主,请求主来帮助我,赐予我平安。进办公楼是因为心中想法很多,需求也很多,他(她)要赶紧去实现,如果不抓紧的话机会就没了。因此,他很着急,他非常担心,同时,他又不得不小心翼翼,满狐疑心,神经高度紧张,不得平安。
   
   进教堂让人得着上帝的恩典,这恩典是“爱”,是“正义”的力量和“真切”的拥抱。人得以活得温暖,有生活的意义,有活着的价值和希望。进办公楼让人得着的是权势的狐假虎威,虚荣的心,或者是结党营私,看风使舵,追风的奴才心。进教堂可以让人心得作宁静,进办公楼则激起了人心的贪婪。
   
   进教堂是一种喜乐,一种回家的感觉,一种吸吮神的乳汁,聚集神的力量,然后在回到生活中的过程。进办公楼则有一种得与失的焦虑感,或者一种不踏实、不安全、随时会走人的诚惶诚恐感。因而,进办公楼就如同抓住一根稻草的游戏一样,让人失落的时候多。
   
   教堂是这样的充满了神奇,对基督教文化的国家是这么的重要。T•S•艾略特说过:“如果基督教不存在,我们的整个文化也将消失。接着你便不得不痛苦地从头开始,并且你也不可能提得出一套现成的新文化来。”
   
   有基督教文化的国家一直在缓慢地向前走,不回头,千年以上历史的大教堂仍然到处可闻,吸引着民众的眼球。而官本位文化的国家不断地再走回头路,从零开始,衙门、办公楼或因改朝换代被摧毁,或因喜新厌旧而推倒重建,能上百年历史的办公楼难觅一处。
   
   建教堂是为神而建,是为思考永生的人而建,教堂意味着永恒,当然,她会长久留在人间。建“星级宾馆”的办公楼是为人而建,具体来说,是为喜好功名利禄的人而建,豪华型办公楼里面有着争权夺利的肮脏,有着不正当的挥霍纳税人钱财的案例,当然它总是被当着赃物处理。
   
   教堂与办公楼都是应当建的。二者之间如何获得一个全新的认识呢?
   
   是建与永恒相连的建筑物更好?还是建与“面子”相连的“形象工程”好?
   
   
   
   绿色文化者:陈西
   
   2007、1、12 于贵阳大西门市西河边
   
   首发<北京之春>2007年3月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