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陈西文集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贵州)陈西
   保和、付升、晓明、杨海、育忠、建雄等诸位兄长:你们好!
   一、
    感谢林牧前辈在肉体生命结束后,仍然继续为我们大家提供西安一聚的机会。是林牧先
   生为中国民主宪政事业奋斗终生的感召力让我们聚在一起的。我们彼此祇有宏扬林牧先生的
   自由民主精神,学习先生“反省自己,追求真相,宽容博爱,不惧怕迫害,不惧怕坐牢,不
   惧怕死亡威胁”的坦率态度,继承先生的精神遗产,担当起先生未尽的事业才对得起林牧先
   生的在天之灵.人的生命是可贵的。生命的价值重于一切(包括真理)。但是,当有一股邪
   恶的力量在蹂躏生命,企图贬损生命的含金量,让生命像牲畜一样苟延残喘的活着,这样活
   着的生命就没有多少价值和益处了!这样猪狗式的生存权就值不得感恩戴德的三呼万岁了!
   尊重生命的价值由得我,剥夺生命的权柄由不得我。保护肉体生命最佳的存在方式,让肉体
   生命长存人间的最佳活法就是增值自己生命的重量,让生命活在永恒的精神世界中。
    民主志士林牧前辈就活出了生命长久的式样。他有形的肉体生命虽然离我们去了,他无
   形的生命影响力依然永存在我们心中!
    维护自己生命的价值,捍卫自己人生的权利和作为人的资格,这是每一个人首要的维权。
   人生命的价值由他(她)们的言论、思想、行为自由的表达出来,因而言论自由、思想自由、
   结社自由等等便成为人天生的权利,人成其为人的资格便表现在《世界人权宣言》、《公民
   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早在古希腊时代,先哲亚里士多德就给人定义:人是政治生活的动
   物。而今,两千多年后的大陆中国却有一股“莫谈政治”的怪论。人类社会不讲政治讲什么?
   个体的人不争取自己的政治权利,不争取自己做人的资格还争取什么?难道说是要像牲畜一
   样去过争夺食物,争夺异性,争夺洞穴,恃强凌弱的生活吗!
    所以,对人来说,维护政治权利是首要的,讲政治就是最大的维权。
   二、
    政治与军事相对。讲政治就是说,关系到人类社会多数人共同关心的事务应当公开来运
   作,人与人之间是建立在政治关系中,不是建立在特别的军训关系中。当一个人用枪指着他
   同类的脑袋强迫他服从自己的意志时,当必须按军队的等级关系服从命令时,他与同类之间
   就不存在平等的政治关系了。政治排除来自武器因素的干涉。
    军警行为的特征是隐密,由一帮戴着面纱的朋党暗室操作,常常是做些不光彩,遭遇谴
   责的事。英国的国歌第二段中有这样一句不朽的词句:“破阴谋,灭奸党,把乱萌一扫
   光……”
    政治意味着光明正大的做事,公开讲政治则是它的特征。在这个基础上来理解所谓“民
   主政治”就一目了然。民主政治就是社会群体在观点或利益诸方面都很不一致的常态下,人
   们诉求决策的过程,这些决策被认为对这个群体具有约束力,并可当作规则加以实施。民主
   政治是人权政治,它追求的是过程,军警政制是权力政制,它追求的是结果;民主政治强调
   的是过程的公正、公开、公平,每个参与者都有一票,在此运行中的结果被认为是正当的,
   那怕结果并不尽善尽美,它依然拥有权威性。军警政制讲的是结果,为达到目的不计较手段,
   不在乎过程中流人的血。因此,在人类社会,政治与军事相比,政治是至高无上的,军警事
   务则被边缘化;政治家高于军事家、警务专家,政治活动是人类社会高尚的活动,军事活动
   是人们被逼迫得无奈的活动,警务活动则属于守夜人的活动。如果军警活动主导了社会活动,
   甚至压制了公开的民主政治活动,这可是人类社会的大不幸。因为,那意味着人们生活在血
   腥恐怖的强力社会中。
    公开的政治是阳光的政治,公开的政治才是健康向上的政治。中国人渴望公开的民主政
   治,中国人希望生活在健康向上的政治生活中。然而在此之前却没有多少真正的政治家引导
   中国人走公开的民主政治道路。这一历史的重担落在了我们民主党人的肩上。
    能够公开的政治必定要合符公开的要求。譬如土匪、强盗、贪官污吏、专制独裁者的事
   就不敢见阳光,共产党领导者权力更替的事就不敢公开.因为那里面有着太多的肮脏、卑鄙、
   非理性、违法乱纪的流血惨案发生,那里面有着许多不可告人的阴谋诡计和可耻交易发生。
   共产党领导中国人走的是一条不敢公开的、见不得阳光的黑暗道路,因此有“党禁、报禁”;
   我们民主党人走的是一条敢于公开、见得阳光的光明之路,我们要求“解除党禁、报禁”。
   能够公开的敢于公开的政治惟有是符合文明社会的理念、法规、行为举止和道德底线;反之,
   不敢公开的政治一定是违背人类文明社会的理念,破坏文明社会的法规,有损于人类道德底
   线的。因此,公开的政治与理性、与非暴力、与合法相联系,公开是首要的,“公开、理性、
   非暴力、合法”便成为民主党人的政治原则.除此之外,公开领引着民主党人的理念和行为
   规范。民主党人的理念不在于将来,而在于当下;不在于美好理想,而在于人的实际处遇;
   不在于游戏本身,而在于游戏规则的建立。因此,民主党人的理念是具体的,是实际的,是
   可操作的。即: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宪政理念。往下,公开引出了民主党人的行为规
   范,即:尊重、宽容、妥协、对话。
    民主党人走的是一条和平共处的宪政道路,不像革命党人那样,要排除异已,消灭对立
   面,压制反对派。民主党人要与自己的对立面、反对派以及各种各样的异已力量共建一个高
   出于各党派的宪政体制,所有的党派、族群、宗教团体、或个人都能在这个体制下享有平等
   的权利。因此,仅有理性还不够,尤其是那种现实的“功利理性”,“可计算的理性”,它
   们不可能领引我们民主党人走向公开的民主社会,它们不可能帮助我们持守住“非暴力、合
   法”的政治原则.我们还得要有由宗教信仰生发出来的那种情怀,那种“尊重”你不可能尊
   重的人,“宽容”你不可能宽容的言行,“妥协”你不可能妥协让步的事,“对话”你不可
   能与之沟通对话的对象。人文精神的人很难做到这一点,基督教信仰者较容易既做到这一点,
   又能够持守住民主党人的政治原则,同时,能够深刻理解民主党人自由、民主、人权、法治
   宪政的理念。
    因为,我们不可能彻底改变些什么,尤其是,我们不可能彻底改变人性的恶,人性中的
   私欲。我们惟有怀着宗教信徒那种承担无尽的苦难精神去做在常人看来不可能做成的事,在
   中国实现民主宪政。
   三、
    公开,在民主社会是一种原则,是一种公理;在专制社会,公开则成了问题,公开者则
   成了首当其冲的受迫害对象。公开对于一个信仰民主宪政的信仰者来说,很好理解,那就是
   信徒的“殉道”精神,然而,这就给我们其他非信仰的民主党人提出了一个疑难.由于我们
   生活在一个一党专制的中国,我们要在这个两千年强权统治的土地上建立“民有、民享、民
   治”的民主宪政制度。我们的公开诉求对于既得利益的强权集团来说,无庸讳言是“与虎谋
   皮”。祇要既得利益集团把自己看着是“老虎”,不是人,不是“主权在民”的执政党,它
   就会“吃人”。
    我们民主党人该怎么办?一方面,这个执政党像“老虎”一样在维护一个嗜血吃人的丛
   林社会中“王者”的地位,一个公开站出来教训它斥责它的人肯定首先会成为它的腹中之物;
   像张林、许万平、杨天水、李元龙、郭起真、李建平、陈树庆、力虹、高智晟、郭飞雄等已
   经被它们吞于腹中。另一方面,民主党人要领引民众走出丛林社会,进入人人平等的文明社
   会。并且,这种社会的建设祇能走公开变革的道路,不能走“地下斗争”的道路。
    我们民主党人还能公开吗?我们民主党人该怎么办?
    那就要看我们如何理解我们民主党人扮演的社会角色。
    第一、我们民主党人应当是一个信仰者。公开的政治原则要求我们这样做。民主党人的
   理念要求不但要以人文精神去理解它,还要用信仰者大不畏的勇气和意志去追求它。像吴玉
   龙先生②所说的:“我们不怕被打压,而且是以准备坐十年、二十年牢的决心来坚持该原则,
   当然也希望不要遭到打压”。民主党人的行为规范更要求我们具有宗教徒的品味,那怕在最
   恶劣的环境里,我们都要有尊重、宽容、妥协、主动对话的品质.第二、既然我们已经给自
   己定位为民主党人,我们就得依着民主党人的文化去亮相自己、公开自己。可以说:还不敢
   公开的民主党人还不是真正的民主党人,就像一个还不敢公开称谓自己是一名基督徒的人还
   不是基督徒一样。追求民主理念的人首先要敢于公开自己的符号,除非你没有这种追求。第
   三、要用自己信奉的理念公开行事,自己首先公开行,同时,也引导别人如此行,做一个阳
   光的使者。以公开的方式把自己的理念推销出去。民主党人的理念已经是全人类普世认同的
   理念,我们为什么不敢公开自己的观点?况且,共产党人已经不得不在最近把“人权、民主
   政治、法治、社会公正”等理念写进他们主持的宪法和他们党的章程中去。这些理念在中国
   传统文化中,在共产党已往的信念中是没有的,甚至是共产党曾经长期敌视的。我们民主党
   人没有必要再有什么忌讳.第四、民主党人是一个练习者,民主游戏的参与者。在中国大陆
   几千年的文明史里,民主社会的历史还没有写进,这一历史记载祇有由民主党人与中国大众
   一起来写。我们不能因称谓为“民主党人”就认为祇有我们才是合格的民主人士,并且错误
   的自以为祇有我们才够资格代表民主,够资格评判民主政治。在中国大陆,任何政党都没有
   资格自封自己为民主政治的权威。我们祇是民主政治游戏的公开参与者和练习者。
    这就要求我们民主党人要邀请各方的人士来参与民主政治游戏,不但要主动邀请有意参
   与民主政治的人们,还要主动邀请曾经反对过民主政治,现在口头上已经不反对,实际行动
   上还在反对的党派。尤其是要邀请自己的对手。这就要求我们民主党人主动公开承认自己的
   反对党的地位,首先认同自己的反对党,尊重对立面,宽容异已的一方,学会妥协,主动与
   反对派对话,在任何场所公开自己的立场、观点、政治诉求的情况下,寻求建设性的接触,
   推动良性互动双赢的民主政治③。
   四、
    现在我们民主党的反对党是共产党,共产党已经不再提“阶级斗争”,而在提“构建和
   谐社会”;已经不再提“公有制,计划经济”,而在提“物权法”,允许私有制存在下的
   “市场经济”;已经不再提建立党天下的“共产主义社会”,而在提建立一个“法治的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