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陈西文集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文章摘要: 法轮功是基于“真、善、忍”的人性一面来循序渐进的带动信众,是遵从中国历史传统道德的一门教派,属于宗教信仰者的范畴,并不属于政治范畴。政治信仰和宗教信仰是有区别的:政治信仰是对“人类社会正当秩序”构成的关怀,而宗教信仰则是对“人类个体精神”构成的关怀。
   唯物主义者的中共坚信,可以用暴虐、劳教所、监狱制服所有的异议者,可以用经济勒索、胁迫、殴打、强权统治等各种血腥手段随意裹挟胁持大陆中国人民。可是,唯物主义者的中共失败了,在法轮功八年的抗暴斗争中,有信仰的法轮功粉碎了中共枪杆子的围剿!法轮功“真、善、忍”的教义让中共暴政原形毕露,共产党血腥的极权政治在“真、善、忍”的信仰者面前失去了作用。
   其实,历史上有许多例子证明,那些不自量力的专制强权者最后都惨败在信仰者的脚下。英国著名学者塞缪尔•斯迈尔斯写的《信仰的力量》⑴一书,就详实的记录了法国胡格诺教徒⑵在百年的苦难迫害史中,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与专制君主路易十四斗争到底,直到最后获得胜利的史实。
   法国波旁王朝(Bourbon Family)的路易十四政府就像今日的中共政府一样,对国家实行专制极权统治,专制者的意志就是国家的意志,凡国中的老百姓都必须无条件的服从。路易十四不许他的国家有思想异议者和不同信仰者的存在,他的口头禅:“朕即国家”。他要他的人民同他“高度保持一致”。当他大权独揽后,1685年10月18日,他废除了南特敕令的法令,他开始残酷无情地迫害他治下国度里最诚实、最勤劳、最讲道德品质和最有进取心的臣民——胡格诺信徒。
   胡格诺信徒之所以遭到迫害,是因为他们对传统的文化观念做出了反叛,他们不相信国王、官府、和与官府勾结的天主教大主教手中握有真理,他们不相信普通平民百姓就不能够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们相信马丁•路德所说的:“因信称义”,每个人都能直通上帝,直接得到真理。马丁•路德⑶和加尔文⑷还肯定了这些普通劳动者现世的工作,从此,他们并不认为现世的工作是卑微的,烦重劳苦的,无意义的,而是认为,这是一种呼召,是为要荣耀神的存在。新的信仰带给他们新的生活方式,同时,也带来了旧传统势力对他们的迫害。
   胡格诺信徒以遭受迫害的高贵方式来坚持他们的信仰,在“消灭他们”的喧嚣声中,暴政的打手四处出击,大肆洗劫和摧毁新教徒的家园。他们用的《圣经》、福音书和其它辅助性书籍,都被强行收缴起来,并公开付之一炬。几乎各个村庄和城镇都有专职的惩办机构。新教徒不能名正言顺地做功、读经,和像其他人一样有正常的工作、生活。
   只要有胡格诺信徒被发现,他们就会遭受抓捕,然后是被剥夺财产、被判处监禁、送去服苦役。在被镇压30年后,路易十四宣称法国不存在任何类似的新教徒了;新教徒被他完全镇压下去了。
   但是,有信仰的胡格诺信徒并不象路易十四所说的那样被轻易消灭。据信,有超过100万的法国胡格诺信徒要么被迫逃离了路易十四专制的国家,要么被屠杀、监禁,要么就被送往他们想方设法从中逃跑的海船上再次去服苦役。另有上百万以上的新教徒,虽然在被镇压的情况下,他们仍想方设法地过着一种地下的生活。他们往往在夜晚,有时在白天,选择山洞、山谷、沼泽、森林、废旧采矿场、空旷的河床,或者他们凡能找到的被称为“荒漠”的地方聚会。
   路易十四的暴戾最终被证明是多么无效。他发现,制造殉道者比制造背叛变节者要容易得多;他发现,绞刑、监禁、流放、苦役、经济洗劫并不是可使人改变信仰的最成功的措施。更为严重的是他还没有发现,由于对异教徒的疯狂镇压,法国驱赶走了自己国家一大批最优秀、最诚实、最勤奋、最有创造性才能的国民,从此,法国的地位日薄西山,最终被英国取代,而路易十四则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架上,法国波旁王朝随之走进了覆灭的下场。
   二十一世纪大陆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今天,他们为了信仰,同样在经受法国胡格诺信徒所经历过的苦难。
   从1999年7月20日起,法轮功,大陆中国里最诚实、有品行、有文化素养、最勤劳而又平和的一个修炼团体,被中共扣上一顶“邪教”的帽子遭到野蛮的镇压。
   法轮功仅仅是面对中共几十年来的谎言政治、暴力政治、极权政治提出了自己的修功既要修心,提倡“真、善、忍”的心得来抗拒这个被中共糟蹋了的现世。中共长期以来鼓噪社会主义社会如何美好,资本主义制度如何腐朽没落,自己吹嘘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等等如何是战无不胜的真理,结果到了二十世纪末,就已经被证明是大谎言大骗局,中共的谎言已经完全破产。法轮功学员不愿意生活在谎言中,况且,在谎言中也不可能练好大法。提倡“真”相是一个练功者基本的常识。这就惹恼了一贯说假话的中共。中共降世的几十年的历史是宣传仇恨、制造敌人、鼓动恐怖主义、流他人血的阶级杀戮历史,法轮功学员厌恶这种四面敌情、暴力不断的历史,他们表达了大多数中国人亲“善”的人性需要,希望个人也好,我们的人类社会也好要立足于“善”。这当然又触动了中共嗜好革命杀戮的本性。法轮功学员知道自己生活在一个大魔头的手里,这个吸人血长大的大魔头戴着假面具,它有时会对你好一点,会对你说好听的话,但是,它真实的意图是要喝人的血。因此,在大魔头的天下,灾难、冤假错案、饥寒交迫的折磨、丧失亲人、甚至流血牺牲都会随时发生。面对这些常人不可能忍受的苦难,法轮功学员选择了“忍”,而不是反抗。
   好一个“忍”字,直刺共产党的心窝。因为共产党是最讲斗争性的,法轮功不是在与共产党唱对台戏吗!在面临着共产党理念破灭,党文化失效,政治信心不足的时刻,法轮功成功地推出了自己的信念,如同一面照妖镜,准确无误地照出了共产党邪恶的嘴脸。法轮功“真、善、忍”三个字,对共产党员效忠了八十年的党纲是重重的一击。信仰破灭了的中共最害怕一个真正的信仰者出现,于是,对法轮功由害怕及产生仇恨。开始了对法轮功长达八年的迫害。
   八年来,中共把上千万的法轮功修炼者强行关进劳教所、监狱、洗脑班里进行酷刑折磨(其中,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法轮功修炼者最起码的人身自由权、生命保障权受到严重侵害。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揭开了饱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所经受的苦难。
   其中,河北省石家庄市王博一家三人的遭遇令人难忘。从1999年至今的8年,她们一家三人只有半年多的团聚,长期在背井离乡和躲避中共的追捕中度过。王博,一名前中央音乐学院的优秀学生,因为全家坚持法轮功信仰,从19岁起就被监禁,2005年7月重获自由,因为自拍了《焦点访谈背后的残忍和欺骗》,勇于暴露真相,2006年7月27日全家人又一次被绑架。2007年2月1日竟然再次被石家庄市长安区法院非法判刑4至5年!
   王博的《给“执法者”的一封公开信》这样公开表述:
   “我是法轮功修炼者王博”!
   我坚信“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法轮功给我们一家人带来幸福”!
   “中共强迫我们放弃正信以图达到精神控制”!
   我“自拍录像片并交给国外媒体公布”是要“向被蒙蔽的民众讲清真相”。
   王博一家的惨剧感动了海内外千千万万有良知的中国人,其中也感动了北京六位勇敢的律师李和平、黎雄兵、张立辉、李顺章、滕彪、邬宏威。他们顶着中共的威胁和压力代理了王博案,2007年4月27日王博案二审开庭,律师义正辞严的做了无懈可击的无罪辩护,并再一次递交补充辩护词。法庭上,六位律师做了题为“宪法至上、信仰无罪”的联合辩护。首次在大陆中国从宪法和立法、司法程序、法律证据等各层面有系统有依据的为法轮功作了全面的辩护。六位律师面对中共的淫威,敢于伸张社会的正义,做出了史无前例的法庭辩护,其勇气震撼了中南海的中共党魁。
   法轮功的传人李洪志先生讲“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然而中共却不懂,中共在步路易十四的后尘。一个小小的弱女子竟然不畏惧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专制者,一个手无擒鸡之力的音乐学院的学生竟然能这样藐视凶恶,残暴,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不买大魔头的帐。
   这是什么力量的支撑?
   这是什么样的信仰使她们无比坚强宁死不屈?
   这是什么样的法轮功?
   法国学者安托尼。库尔说过:“能够激发一颗灵魂高贵、伟大,只有虔诚的信仰。在最危险的情形之下,是信仰和虔诚支撑着我们;在最严重的困难面前,也是信仰和虔诚帮助我们获得胜利”。正是法轮功这种复兴中华神传文化的精神,正是对法轮功“真、善、忍”信仰的坚守和自我良知的看护,才使得广大的法轮功学员和王博同学有信心和勇气继续捍卫生命的尊严和人信仰的自由,才使得广大的法轮功学员不致太悲观和太绝望,从而懂得人人都能够承担得起自己的责任,并且都有足够的理智面对现实。
   法轮功是一个宽松、厚道、平和待人和事的修炼团体,提倡参与者的自愿精神,“来者不拒、去者不留”。修炼的关键在于修心,只能出于心甘情愿。就是说,法轮功要讲内修,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质,中国人凡事都要求自省,比如孔子说“吾日三省吾身”,法轮功的“真、善、忍”深藏道家、佛家、儒家真传。法轮功的心法趋于要求修炼者在修炼过程中逐渐达到很高的思想境界。即:淡泊名利、不记个人得失、与世无争、遇到矛盾时宽容忍让、以直报怨……。这一切高尚的表现除非是发自内心的愿望,才能有神奇迹象,否则根本无法以一种平常的心境贯穿于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中。
   法轮功是基于“真、善、忍”的人性一面来循序渐进的带动信众,是遵从中国历史传统道德的一门教派,属于宗教信仰者的范畴,并不属于政治范畴。政治信仰和宗教信仰是有区别的:政治信仰是对“人类社会正当秩序”构成的关怀,而宗教信仰则是对“人类个体精神”构成的关怀。中共不但未能建构和维护好公正的社会秩序,却要干涉破坏法轮功的宗教信仰自由权,迫使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个人的信仰,反复的向法轮功修炼者灌输诋毁法轮功的文章、录像,企图洗去修炼者心中对大法的正信。目前,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政府会如此荒唐的干涉个人的私生活领域,强迫民众去追随政府钦定喜欢的东西,只有被自由世界剿灭了的阿富汗塔利班政府做过这样的坏事。看来,中共和阿富汗塔利班政府是一伙的。
   在中共极权统治的社会里,人权何在?
   记得,当年法轮功为抗议共产党的喉舌诋毁自己,他(她)们前去报社静坐,然后是去中南海静坐请愿,这种和平的维护自己权利的方式竟然与八九年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的爱国行为一样,竞成为中共对其残酷镇压的直接理由。
   我们看到,法轮功学员“静悄悄的维权运动”,并没有占据任何公共场所,甚至不敢对公共交通有所阻碍,只敢小心翼翼地在人行道上,三个一群、五个一组的分散静坐请愿,口号也不敢喊,大气也不敢出,离开的时候连垫坐的报纸也收拾得一干二净。这样得体温和文明的行为,与整个中华民族不爱守秩序,爱在公共场所乱扔纸屑赃物的行为相比,本应当得到政府的提倡和表扬的,谁知,让国人万分遗憾的是,法轮功学员这种“静悄悄的维权”竟让中共政权更为紧张,他们本本份份做人、规规矩矩做事的崇高品质并没有得到中共的宽容,而是招来了中共残暴的镇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