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贵阳见证“六 . 四”]
陈西文集
·民主社会的实质——揭短
·用选票改变中国——地方主义的兴起
·用选票之善驯化枪杆子之恶——陈西北京杭州行(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用选票取代中共的枪杆子
·“89、64”——中华民族一次驯兽的失败史
·人权捍卫者手册(驯兽师手册)
·驯化公权力:到公安派出所维权
·美国之声:贵州民主党批评官方参政党为花瓶
思想与政论话语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
·一个狱中民运分子的自白
·为了人的尊严,我们继续抗争!
·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尊严的生命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11字提案”:官员谈稳定者以国贼论罪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我有两个家
·最值得人人欢庆的节日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贵阳见证“六 . 四”

文章摘要: 贵阳地区的学生运动和市民运动就在这种有"自组织"能力、可控制、有组织、有纪律和温和有序的状态中进行。这就是中共政府所指的"暴民动乱",这些就是被中共政府所指的 "不法分子"。
   作者 : 陈西,
   發表時間:6/3/2007
   中共政府给"六、四"抹黑,说"六、四"是暴民动乱,甚至是"不法分子 " 、" 反革命暴徒"行为。直到"八九、六、四"过去了十八年 ,中共仍然对自己犯下的血腥罪行没有悔改之意,仍然继续隐瞒篡改历史。作为一个曾参与了贵阳地区"六、四"民主运动的人,被贵州省公安机关认定为贵州学潮动乱的"幕后黑手",那个"嘴上长胡子的人","贵州'六四'反革命暴乱罪的罪魁祸首"的我,有责任还原历史的真相,把我所经历的"六、四"见证出来,揭穿中共对"六、四"诬陷的不失之词。
   为什么贵州省的公安会这样"看得起我"?把我列为贵州六四的首犯?视为严惩不贷的对象?
   本人在这里得自我介绍一下" 89"学潮前我的历史背景。一、当时的我在贵阳市金筑大学(现在贵阳学院的前身)政保处工作,政保处的前身是政治处。主要负责学校的政工人事、学生处、团委、保卫和机要等工作。本人曾是中共党员,当过兵,学校初成立于 1984 年就调到此工作,当时接受的工作说是只负责保卫与机要工作。由于政治处人手少,自己在部队曾经还是一名文艺兵,在工作中,属于政治处的事都要去做,如,曾经组织或效力于学生艺术团。这就是说,作为一名学校的政工人员,在学生和教师职工队伍中,自己有一点讲话权。其二,在校外,本人由于喜好读书和思考问题,结识了廖双元、杜和平、黄燕明、曾宁等友人,同时,本人正在自学英文专业的课程,认识不少各学校的英文老师和英文爱好者。前者,我参加了"贵阳市浪潮读书会";后者,我加入了"英语沙龙"、"贵阳市英语角"的活动。贵阳市市民素来有贫穷不能移,有注重人文生活的好传统。乘"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的西风,贵阳人的思想越加活跃,各种类型的民间创意组织活动比较多,沙龙活动如火如荼,遍布各行各业,大专院校。到 1987 年时,我与朋友们一道把分散在贵阳各地各种类型的小沙龙社团组织召集起来,组织成立为一个更大的"贵阳市沙龙联谊会"。直到"六、四"被专制暴政当局在媒体上公开打压宣布"贵阳市沙龙联谊会"为"非法组织"止,沙龙联谊会已经发展成为一支较大的民间社团组织,登记在册的约有50 多个小沙龙社团。而本人曾经被民主选举为"贵阳市沙龙联谊会"的第一任会长。
   贵阳市沙龙联谊会(第一届)理事名单:
   
   沙龙名称
    负责联系人
    沙龙名称
    负责联系人
   
   金筑大学英语沙龙
    陈西(原名:陈友才)、高争丰、王久麟
    竹溪文学沙龙
    李小奎、胡有林、徐项宏、钟丽荣
   
   浪潮读书会
    杜和平、陈维理、蒲钟祥
    青年联谊会
    黄燕明、雷辉云、罗佳、王宁琛、蔡娅丽
   
   日语角
    李黔刚、郭吉、刘莅
    未名文学社
    旷忠发、曾学文
   
   市少年宫英语沙龙
    张云安、张万法、陈飞
    拓荒文学社
    蒋治镁、吴新明、牟国胜、钱跃进
   
   黔岭湖冬泳协会
    李谦、杜晓桃
    贵州师范大学'黔笛文学社'
    陈天、杨海涛
   
   金筑大学影友会
    王厅、孟军
    浪海艺社
    苟廷军
   
   贵阳师专文艺沙龙
    范黎明、王伟东、马巧凤
    青年求知会
    熊炬、肖东庆、胡静兰
   
   奔驶沙龙
    张玉萍
    哲学沙龙
    杜和平
   
   贵州大学'新大陆导报'
    肖勇、谢以佐、胡微明
    桥牌沙龙
    陆依林、王荣
   
   羽毛球协会
    孔伟、刘辉
   
   
   
   事项:
   
   1 、理事会每月15 日晚上八时在金筑大学内举行碰头会议
   
   2 、理事三次不到者(特殊情况除外)该沙龙热心者另行递补
   
   3 、常务理事由七人组成,名单如下:陈友才(会长)、李黔刚、李小奎(副会长)、黄燕明、杜和平、王厅、雷辉云
   
   
   
   有了这两个线索,讲述贵阳地区六四的活动就从这两条线索分头讲。
   89学潮运动发源于湖南、北京,然后燎原于全国各地。点起学生运动事件的是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因病逝世。 胡耀邦逝世的消息一公布,湖南学生和北京学生完全不顾文化大革命之后中国禁止"街头政治"的实现,勇敢地上了街。 学生们自发的悼念胡耀邦(中共文件显示,1987年,胡耀邦因对知识分子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的纵容而被中共元老们要求辞职),但很快学生的纪念活动就演变成为一场"反对官倒","反对腐败,争取民主、争取自由"的抗争活动。
   从4月16日开始,北京高校学生以及各界人士自发前往胡耀邦家庭灵堂和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圈。此后,天安门悼念活动规模逐渐扩大,开始有学生到广场游行,纪念胡耀邦。在以后的日子里,悼念胡耀邦的纪念活动逐渐的演变成大规模学生、民众的游行和示威运动。4月23日,"北京市高校学生临时高联"向北京和全国各高校倡议,举行无限期罢课活动。他们称,整个事件已经转变为全面争取自由民主的运动。这场大规模游行的焦点从"悼念胡耀邦"转变为"争取自由民主"。
   运动前期,贵州贵阳的学生和市民只是密切的关注和形成一些群体的议论。到波及贵阳的学生民众行动起来,参与到运动中去的事,还是在4月底,5月初。先是贵州大学的学生响应北京学生的爱国运动,开始罢课。此时此刻,贵阳地区各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基本上也已无心再上课,贵州师大、省财经学院、省教育学院、贵州工学院等高校逐渐加入到罢课的行列中来,同时,学生们都纷纷展开各种形式的讨论或举行座谈会。我们沙龙联谊会每半月一次(四月15日)的常规会议刚刚举行完新一届班子的换届选举。由省《交通报》的编辑李黔刚当选为第二任会长,原省煤校的老师郭忠明与某一机关的会计李小奎为副会长,共7名常务理事,其中还有廖双元、杜和平、刘香兰(女)与我。另外还有几十名理事。北京的动向自然引起了我们沙龙朋友们的注意,我们决定打破常规,改半月一次的聚会为随时碰头,随时关注事态的发展。
   此时的沙龙联谊会主要由新的一届领导班子负责,除了正付会长积极参与六四活动外,其他理事常参与者有:吴郁(原省电力局机关的秘书)、胡平(曾宁、原金筑大学的学生)、全林志(某学校英语老师)、曾实(重庆住贵阳记者站记者)、杨东宏(南明区劳动局的干部)、林江(贵阳中医学院的学生)、刘庭松(水电安装队负责人)、宋再明(同上)、陆军(贵阳酒厂某分厂厂长)、孙庭华、李传和、以及后来参加者张新佩(原某公司经理)、徐国庆(原某工艺装璜厂厂长)、王顺林(原省党校老师)、胡康伟(原省人大秘书处秘书)、省新华印刷厂的团委书记杨 хх和贵阳钢厂的某团委书记 等① 。
   学生从罢课开始,然后上街游行。我最先看到的游行示威队伍是贵州大学的学生。
   五月的贵阳,天气即使放晴,仍然凉爽。但是,看到贵大的学生走在街头上,一个个汗珠挂满了额头。这才提醒我,同学们可是从距离市区 17 公里的校园,徒步三个多小时才赶到贵阳市区的。同学们不怕路途遥远,烈日当空,一路举着"贵州大学"的大横幅校旗,后面紧跟着举起的是大横幅标语:"声援北京学生爱国运动"、"反腐败、反贪官、要民主"。游行的同学们手里拿着小型的标语或小旗,从次南门走来,经过大西门,一路高呼着口号:"打倒共产党!""反官倒!""要自由!""要民主!""学习北京学生的伟大爱国精神!"从同学们精神饱满,高昂整齐有力的口号声中,我根本看不到她(他)们一路旅途的疲惫,看不到他(她)们有饥渴感,而看到的是对国家政事的热情,对祖国寄予的希望,以及她(他)们洋溢着青春的笑颜和满腔热忱的为了正义事业的献身精神。
   在学生队伍的前头,我见到了贵大的同学季风。他是贵大"新大陆导报"的主编之一,曾经来参加过沙龙联谊会的活动,现在是"贵州高自联"的头。我们打了下招呼,我对同学们能积极行 动起来,关心国家大事的带头作用表示赞赏。我还问及这样的一件事,走在队伍两旁的同学们都手拉着手。我说:"同学们手拉着手走路,不嫌累吗?"季风答道:"进市区才这样的,手拉着手是为了防范其他人员混进学生队伍,警防别有用心的人钻空子"。
   贵大的学生进城游行,每经过一处有学校的地段,便向该学校的同学发出邀请。学生们齐声呼喊:"师范院校!""财经学院!""金筑大学!"喊声振奋人心,震荡着山城贵阳的天空和大地。随后,贵阳地区的大中专学校学生都纷纷行动起来,走上了街头。
   我们学校 1千多名学生走向街头示威游行是这样成行的。当看到其他学校的大学生都在井井有条、自觉自愿维护和平游行队伍的纪律时,我就在考虑我们学校的学生一旦上街游行该怎么办?游行不可避免,那么,有组织纪律的游行就是我的首选。
   看到其他学校的同学走上了街头,我们学校的学生也坐不住了。文法系新闻班的同学首先行动起来,有几十名同学在教学楼院子里,手里拿着旗帜,高喊着"参加游行的同学赶快下来,去声援北京学生"。接着,他(她)们就手拿着旗杆,向大街上走去。
   仅仅是部分学生上街游行,并且是无组织纪律的,这不是我要的。当我知道消息后,我急忙去路上叫回了已经上街的同学。我告诉他(她)们,我不是要阻止你们去游行,我是来告诉你们,要游行就应当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去和回,就应当是能去的同学都去,关心国家大事是大众的事,不是你们少数几位的事。
   我与他们回到学校,立即向学校领导作了汇报。学校领导问我的意见,我说:游行已经不可避免,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对学生负责,考虑的是安全问题,社会秩序井然的问题,以及随后的其它事项。
   同学们还在操场上等着我的回话,学校领导让我与市公安局联系,听取他们的意见。我抓取校长办公室的电话,立即拨通了市局的电话。与他们交谈后,他们提出了他们的建议,主要是要注意安全、社会治安等。同时,他们说,他们将派河滨派出所的民警为游行的学生队伍开路。
   与市公安局联系过后,学校几位主要负责人商议决定,学生游行示威活动由"学生会"负责组织。我随即从办公楼下来,去告知同学们 。以后,我们学校的学生运动,包括学生绝食活动,都在有序之中进行。
   "八九运动"正如武振荣先生把之分为五个阶段:(1)学生运动的自发阶段;(2)学生运动的持续阶段;(3)学生运动成型阶段;(4)市民运动阶段;(5)农民运动阶段。前期的学生运动,学生搞单边活动,拒绝一切非学生群体参加, 学生们一直有"精英主义"的思想,同时,害怕所谓的"社会闲杂人员"搞糟了事情。而早就关注着自己国家命运,希望自己的国家早日进入世界民主国家行列,心早已经投入到了民主运动中去的 各阶层人士和各市民功能群体,只能自己组织起来投身到运动中去。贵阳市的文化界、教育界、司法界、一些工矿企业、甚至佛教界人士等等都主动组织起来,上街游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