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陈西文集
·最值得人人欢庆的节日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

   
   1989年“6.4”期间,鉴于陈西在贵阳社团活动中的影响,有些亲戚 朋友听到了一点风声,曾建议他出国去躲一躲。但是,他没走,依然 留在了贵阳。因为,他认为他所做的事都是光明磊落的,没有必要躲 躲藏藏。他说:“民主政治的建构只能在光明正大之中才能够出现。 只有这样的民主政治才可能是合格、而与法治的精神相一致的。而在 躲藏之中所建构成的政体,决不会是民主政体,只能是暴力革命的政 体。因此,搞地下斗争不属于法理的追求、而是权力的追求者。”随 后,陈西被捕入狱,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处以3年徒刑。 刑满释放后,有些朋友仍然希望他到国外去避一避,因为,他们认为 当权者不会心慈手软讲人道。但是他为了自己的信念,没有听从朋友 的劝告,毅然留在了无法割舍的祖国。 1995年,陈西呼吁:“贵州的民主运动要走在全国的前面,要敢为人 先,在贵州点燃第一把民主之火!”他并且强烈要求为“6.4”平 反!他以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的名义,写了《给专制独裁者的公开 信》、《寄言同胞书》等文章,被当局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 判刑10年。此一“集团”的其它成员,都已先后刑满出狱。他最后一 个。如今10年刑期将届满,他即将在本月26日出狱。 10年,多么难忘!95年5月25日下午5时,当8部警车呼啸着包围了我 家的时候,我心里想着的不是我家将要被抄家、双元将要被带走,而 是在为张姐暗暗地担着心。早在89年,陈西、双元在学潮中同时遭难 之后,相同的命运把我和陈西夫人张姐牢牢地拴在了一起。果不其 然,那些国安人员在我家抄了近5小时之后,晚上10点钟又到了陈西 家。尽管当时没有抓到陈西本人,国安也不放过他的家。他们抄走了 他所有的资料和笔记本,连一张小纸条都不放过。他们来势汹汹的样 子把他的女儿毛毛吓得大哭。国安的土匪们翻箱倒柜地折腾到深夜3 点多钟才悻悻然离去。 10年,多么恐怖!97年2月,我与张姐都无法见到陈西和双元。狱方 也不给我们解释原因。我们非常着急,就四处去打听、找人寻问,却 一直问不出所以然来。我们心想一定是出事了,最后只好到庙上去求 菩萨保佑他们。当我们两人长跪在菩萨面前时,我们早已是泪流满 面。我们心里不安,就随时到监狱去探视。一次我去,又不让见,只 好离开。这时我们正好遇见卢勇祥夫人黄秀芹女士,就随着她一道去 见卢勇祥。卢勇祥说,陈西和廖双元都被关进了独羁,所以我们才不 能得见。就是在这次独羁前,他们两人都被毒打。陈西几次被打得昏 死过去。但他以惊人的意志和不屈的精神傲然穿越了死亡。 10年,多么难熬!10年来为了避免别人的误会和不理解,我和张姐就 尽量不让自己工作的单位里的人知晓,自己的丈夫如何献身从事民主 运动,并为此饱受牢狱之灾。我们还互相故意对别人说,丈夫在外地 赚钱,有时还装着收到丈夫寄钱来的快活样子。我们互相安慰,相依 相伴。2001年当我患癌症住院时,是张姐亲自送我到医院去接受治 疗。如今,陈西就要回来了,我也该轻松了,因为有他陪伴着张姐, 张姐将不会再感受到寂寞和孤独了。 10年,多么压抑!10年的探监生涯,让我们饱尝了世间的人情冷暖和 屈辱……那些看守和狱警,那些被极权政府打造出来的工具,动不动 就找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来伤害我们。就在3月29日我去探视陈西的 时候,狱警居然以我不是他的直系亲属而把我轰了出来,气得我真想 与他们大吵一架。但是为了不想让对方节外生枝,只好忍气吞声。10 年了。这10年的酸、甜、苦、辣,艰难困苦,我们总算是熬过来了。 陈西也熬过来了。熬过来了就有希望!熬过来了就是胜利!! 我想,陈西由一个共产党员转变成为一个坚定的民主人士,他的经历 足以证明民主运动的潜力丰沛。他用他的行为语言写下了民运的希 望。他的归来,一定会让艰难的贵州民运更富生机,更有力量,更能 贡献!(2005年5月18日于贵阳)
   
   首发于<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