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
陈维健文集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水木清華鳥呼哀哉!
·作惡已盡,終極而衰----中共政權崩潰前夜的第一張多米若骨牌
·民间反日不得要领,首鼠两端的中共当局
·怀念战友 ——纪念王炳章入狱三周年
·慈悲为怀 ——写于达赖喇嘛七十大寿
·心智昏乱的一代“看客”——写在伦敦连环大爆炸之后
·和平崛起还是武力崛起
·民主自由社会的死角
·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绝望的等死者
·无知者面对抗战历史纪念日
·旷世之丑的中国高校
·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十月里的一首歌
·祭孔的闹剧
·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2006年文章
·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新年从爆炸开始
·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缺失人文的天堂
·台海无危机
·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博讯2005年8月07日)
   
    最近深圳“砍手党”凶案,震惊海内外,不过更让人感到震惊的是,这些作案手段如此残忍的凶犯,全部来自贫穷淳朴山村,一批年龄不足二十岁的青年。这个山村的人均收入只有三百多元,但乡村治安却是那个地区最好的。可见贫穷不是他们犯罪的主要原因。一位砍手党的编外人员,一位坚守多年不与同乡犯罪为伍,最后还是走上杀人抢劫道路的阿星道出了他们犯罪的心声。他说:“如果城里人稍微对我们好一点,我们也不会走上这一条路。”阿星因老板不肯付清他一天十二小时,一周七天,一月三百元工资,所欠二千元的薪金,而被逼杀死老板的。他在曾经采访过他的记者陪同下自首时说:“我知道我将被枪毙,我希望我的弟弟和我的同乡不要走我的路,但是我知道这很难很难,你是知道的,我曾经努力挣扎着去这样做过。”
   

    这位努力做好人,但最终还是走上杀人道路的打工仔阿星,使我想起了另一位与他同样来自贫穷乡村的青年,因杀同学而被枪毙的马加爵。他和砍手党阿星不同的是,他已凭着他的勤奋考上大学,来到了这个社会最文明的高等院校,他又凭着他的聪明,获得了奥林匹克物理二等奖,但是他和阿星一样,依然没有得到这个社会城里人的认同,依然受到他们的百般欺侮和凌辱,最终也没有能逃脱和阿星一样的命运,在忍无可忍之下,向长期侮辱他的同学一锤子下去。他在狱中诗《长恨歌》中写道:“是他们这样残忍地对待我/是他们不给我活路/他们这样淋漓尽致地侮辱我/我没有了退路/我决定玉石俱焚/我决定给那些歧视穷苦人/蔑视穷苦人一个教训。”他那长期受辱的心灵终于崩溃了,他没办法再活下去了。他在临刑前说了一句令刽子手都落泪的话。他说,我穿的这套囚衣,是我一生中最好的衣裳,如果可能请把它带给我的家人去穿。一个大学生在一个中共称为盛世的年代,一件囚衣成了他一生中最好的衣服,这是一个怎样的世道。
   
    阿星也好,马加爵也好,他们都不是天生的凶犯,他们从贫穷的乡村来到城里,来到校园,他们不想捣蛋,更不想杀人,他们只想做一个好人,想跟城里人,跟城里的同学做朋友,但是他们因为来自乡村,因为贫穷,城里人不把他们当人看待,百般欺侮他们,以此作乐。但是对于阿星马加爵这些来自乡间的穷苦孩子,城里人欺侮们,只要不太过份,他们也就忍了,城里人作践他们只要不是太损,他们亏也就亏了,谁让自己是穷人是乡下人呢?他们认命了。可是城里人欺人太甚,得寸进尺,他们实在忍不下去了,他们没有了退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们只有以死求活,以生求死。把乡下人逼到这个地步的是谁呢,是城里人吗?不!是共产党的制度,这个制度把中国人分成二类:城里人和乡下人。
   
    中共靠农民起家夺得了政权,又把农民打成了社会的贱民,他们所有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他们生而就和城里人不平等,使城里人有了天生的优越感,虽然城里人也分三六九等,城市贫民也受到权贵的欺凌,但是他在面对乡下农民时,就自觉高人一等,有了欺侮乡下人的权利,他们在欺侮乡下人时,满足了他们卑鄙低贱的虚荣性。
   
    乡下人也是人,他们被欺侮了也会感到屈辱,他们被打了也会感到痛。他们和城里人一样,都是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他们哪一个都不是娘的心头肉。凭什么中国的农民就该受这份罪,过这样不公平的贫穷生活,胡锦涛的所谓的“和谐社会”实是逼人杀人的社会,如果真的要做到社会和谐,那么就请从改变这个罪恶的社会制度开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