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陈维健文集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博讯2007年1月17日)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这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概念,如何放在一起呢?新年伊始,中共教育有关部门公布了一项调查报告,报告指出在过去的十八年时间里,大学学费上涨了二十五倍,在中国居民的消费指数中排行第一位,大学已成为向学生敛财的地方。在这份报告的后面,是无数间东倒西歪的土坯教室,和无数个失学的儿童,以及含辛茹苦地读完了中小学考上大学又无钱进入大学的学生,和无数个为此发生悲剧的家庭。在中国经济连续高速增长,沿海城市以及内地县城都高楼大厦林立的今天,中国高等教育和乡村普通教育境况却是江河日下,越办越糟,以至到了民众读不起书的地步,实在是匪夷所思。
    改革开放以来,中共为了挽救由于其无视教育所产生的恶果,推出了“希望工程”,而所谓希望工程就是本应由政府担负起的教育责任,让国内民众企业和海外华侨来担负。作为一个国家和民族希望之所在的主体工程教育,采取“希望工程”这样的方式,不但是一种极不负责的决策,也是一个政府的耻辱。这种依靠民间捐款的教育工程不可能达到振兴教育的目的,在“希望工程”失败以后,又推出了教育产业化的政策,而教育产业化同样也不可能达到振兴教育的结果。教育永远只能是一项投资事业,把教育当产业,只能是杀鸡取卵。大学学费十八年增加二十五倍,那已不是搞教育了,而是将哺人育才振兴民族的教育成为杀人越货的掠夺经济。使一个个希望培养孩子成材的家庭陷入破产的困境,把无数个本可入读高校的学生拦在大学门外。日前看了一篇文章,讲到当年国民党时期四川军阀省主席刘文辉当时针对四川教育说过一句落地有声的话:“如果县政府的房子比学校好,县长就地正法!”这个刘文辉就是当年家喻户晓的大地主刘文彩的弟弟。为此当时四川省所有的县政府的房子,都是破破烂烂的,有的甚至要靠木桩来抵住墙。而当时的学校即使乡村山庄学校,也都是有模有样的,有的还相当富有气派,学生都有漂亮的校服可穿。相比当今中共统治之下的中国,由于少有教育投资,乡村学校大都是危房险屋,有的甚至在牛棚里,在山洞里,在大树下教学,学生没有课桌椅,老师没有黑板粉笔,其景其情,惨不忍睹,一个以耕读传家的千年文明古国,到了二十一世纪共产党手里,乡村教育竟然到了如此地步。在乡村教育穷困潦倒的同时,中国的各个县政府建筑之堂皇,形同五星级宾馆,即使贫困县的县政府也不例外,连美国这样富裕发达的国家比之也为之瞠目结舌。最近网上流传甚广的一组中美地县市政府办公大楼对比的照片,再参照中国乡村学校的照片,实在惊心动魄。如果以刘文辉的标准,这些县的县长应该统统就地正法,一个都逃不过。但是这些县长在共产党手里却可以面对乡校的断墙残垣,逍遥地坐在宫殿般的办公楼里,大楼墙上还脸不红心不跳地挂着人民政府的招牌。
    刘文辉一介武夫,又处在兵荒马乱的年代,尚能如此重视教育,说明当年中华民族之文化脉络还依然存在,知道教育乃是一国之本,教育办不好,国家也办不好,政府房子破一点没关系,最多也是一个面子问题,但学校不能破,学生不能受罪,因为他们将来是中国的栋梁。教育是一个国家之命脉,这个道理当年的军阀能懂,当今执一省之长,大都有学士、硕士甚至博士学历的的中共官员不会不明白,所以才有了“希望工程”“教育产业政策”。但拿“希望工程”“教育产业政策”和“就地正法”比之,我们来看民国时期的教育和中共管制下的教育,我们只能说共产党连军阀都不如。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