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陈维健文集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博讯2007年1月05日)
    2006年的最后一天,中共最重要的宣传候舌“北京日报”发出了一篇题为“民主是个好东西”的文章,该文章发表后又有中共的多家媒体进行转载。此文为中央翻译局的副局长俞可平所作,俞是一位中年学者,为北大政治学博士,又有海外几所大学的教学履历,为胡锦涛智囊团成员。从作者的背景可见此文并非一篇个人对民主的看法,一篇文章选在岁末推出又如此热烈,以中国的国情来说,此文一定有着出台的政治背景
    这篇文章文风清新,说理简单扼要,不似中共八股学者套用一些模糊不清,不得要领的理论辞章过弄玄虚,晦涩的让人看了莫名其妙。他一口气用了六个民主是个好东西起头来阐述民主问题。他开门见山在第一个民主是个好东西里说道“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对个别的人而言的,也不是对一些官员而言的;它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而言的,是对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的。坦率地说,对于那些以自 我利益为重的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个坏东西。”这一段话可以说俞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民主的特质。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是对官却不是一个好东西,世界上可以说没有一个官是喜欢民主的,因为民主就是使官不可随心所欲,民主就是使官处在全方位的监督之中,使他们处处捉肘见襟。民主就是使想当官当大官的人,不是抱一个人的粗腿,而是要面对千千万个选民,即使选上了,也可以拉下来。民主这种制度,就是民主国家的官员也一样的不喜欢,如果有选择,大多数西方民主国家的官员都不会喜欢民主制。而民主制就是那些政治先贤们在洞察封建专制种种罪恶和弊病而设计出来制抑每一个官员的制度。民主制从来都不相信官员的人品,只相信制度监督。
    在第二个民主是个好东西里,俞讲到民主不是十全十美的。这一点好象有一点无的放矢,因为从来也没有一个民主政治家和民主实践者说过民主是十全十美的,无论是中国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的民主推动者都没有说过民主是十全实美的,反而到是每每在宣传民主时,都再三强调民主不是十全十美的,只是在人类有史以来,特别是在和专制制度比较之下民主制才胜过专制,许多在专制政体下解决不了的问题在民主制度下方能解决。民主不要说是一种政治制度不能十全十美,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俞在说这个道理的同时,其实暗藏了一个对民主的“杀机”。
   

    在第三个民主是个好东西里,俞就讲到民主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甚至常常连起码的衣食住行问 题都无法解决。”但是此话却是毫无根椐。纵观当代民主国家的历史来看,没有一个民主国家没有解决本国民众的衣食问题的。就是较为例外的印度,虽然它还没有解决民众的衣食问题,但是它也基本解决民众的医疗和普及教育,也不会发生象中共专制管制下这样大规模地饿死人的问题。所以俞在这里是对民众的一个误导,好象反而是专制能够解决民众的衣食问题。中共这些年总是强调解决了十几亿中国人的温饱问题,其实中国至少还有一亿多人根本没有得到温饱。中国每年几万起的群体事件,大都是没有温饱引起的。
    在第四个民主是个好东西里,俞不仅仅对民主进行误导,而且严重地歪曲民主作为一种人类自由文化的价值是建立在法制基础上的。他说“民主可能破坏法制,导致社会政治秩序的一时失控,在一定的时期内甚至会阻碍社会经济的增长;民主也 可能破坏国家的和平,造成国内的政治分裂;民主的程序也可能把少数专制独裁者送上政治舞台”。我们知道历史上的民主制从它开始建立起,都是和法制共同存在的,民主制的三权分立其中一条就是独立的司法制度,法制是民主的一个不可缺少的内涵,是同一金币的二面,是一对孪生姐妹。最近刚去世的美国前总统福特,他有一句对美国民主制精典性的名言,他说“我们伟大的合众国是法治、而不是人治的政府。在这个国度里,人民是治理国家的主人”。所以说民主可能破坏法制之说是完全不能成立的。之于俞又说到民主程序也可能把一个独裁者送上政治舞台。俞在这里毫无疑问是指希特勒,因为这是中共历来攻击民主制的一张牌。不错民主是有可能将一个独裁者送上政治舞台,但民主也同样可以将独裁者送下政治舞台。把希特勒送上政治舞台不是民主制的错,让希特勒祸害世界的也不是民主制,而是德国日尔曼民族的疯狂的民族主义精神。并不能因为在民主程序中推出了一个希特勒,就栽脏民主制。
    在第五个民主是个好东西里俞开头就说:“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是无条件的。实现民主需要具备相应的经济、文化和政治条件,不顾条件而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性的结果。”实现民主制是有条件的和实现任何东西都需要条件一样。但是中国从辛亥革命开始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经历了百年争取民主道路,难道还没有实现民主制的条件吗?我们纵观那些早在十八世纪就开始实行民主制的法、英、美等国,无论是政治和经济文化的条件还远远没有当今的中国来得要好。再说中国实现民主制已有了同文同种的台湾的经验,虽然台湾的民主制还远远没有成熟,但是光凭它的制度,能因一个小小的国务机要费问题把现任总统送上法庭就十分地了不起,不能和当今大陆的反贪可以同日而语。之于说到不顾条件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民主带来灾难性的结果,那就是赤裸裸的恐吓了。那一个国家因实行民主制而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过,世界上所有的人为灾难都是由专制造成的,即使在中国因条件不成熟实行民主制会给国家带来灾难,那也仅仅是一种假设。而已给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灾难的中共专制度到是还有苟延残喘的必要,这样的理论难道不是太荒唐了吗?至于俞说到推进民主政治,需要精心的制度设计和高超的政治技 术,那完全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可笑推托。民主制从理论到实践都已非常完整今天,根本就不存在再作精心的设计必要,民主制是拿来以中国民族地方的特性稍作修葺即可的东西,并在实践中逐步完善。而且民主本身也是分几步走的,完全可以先从新闻自由和结社自由开始。不能说实行民主制是等完全精心设计好后,某一天早晨由中央电视台来宣布开始实行民主制。实行民主制是一个过程,也是一个由民众来参于的过程,否让实行民主制是一个过程实际是取消实行民主制。现在的中共,对所有要求民主的人都说,民主是个好东西,但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制度我们还没设计好,等时机成熟制度设计精确后,我们自然会执行的。
    最后一个民主是个好东西俞又回到民主的实质上来,他说“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就可以强制人民做什么。民主最实质性的意义,就是人民的统治,人民的选择。”不错民主的实质,就是人民当家作主,人民当家作主,就是人民用选票说话。但是中共的所谓人民当家作主,用一条精典性的标语来说,就是“人民当家,党作主”。
    说民主是个好东西,中共从和国民党斗争的二三十年代就开始了。翻开当年共产党宣传的小册子和共产党办的“新华日报”,几乎是篇篇都在谈民主是个好东西。共产党之所以能够打败国民党凭的就是民主这个好东西,以站在时代的高度获得人民的支持。但它说民主是个好东西,却不使用民主这个好东西,而是依靠暴力革命来夺得政权,而一当掌握了政权,只个好东西他连口头上都不要了。因为这个好东西,只是对老百姓来说是好东西,或者对反对派来说是个好东西,对官来说永远是个坏东西。中国有个家喻户晓的成语“叶公好龙”。 春秋的时候,楚国有个叶公。叶公非常喜欢有关龙的东西, 不管是装饰品、梁柱、门窗、碗盘、衣服,上面都有龙的图案,连他家里的墙壁上也画着一条好大好大的龙。有一天,真龙飞来叶公的家,把头伸进窗户中大喊说:“叶公在家吗?”叶公一看到真正的龙,吓得大叫:“哇!怪物呀!”真龙觉得很奇怪,说:“你怎么 说我是怪物呢?我是你最喜欢的龙呀!”叶公害怕的直发抖,说:“我喜欢的是像龙的假龙,不是真的龙呀,救命呀。”叶公话没说完,就连忙往外逃走了! 共产党对之于民主就是叶公好龙。当真的民主来到时,他一定象这位叶公一样大喊救命了。因为民主与当今的中共利益集团水火不相容,民主多一份,中共利益就少一份。民主是个好东西,中共只有把国家民族利益和民众的利益放在自己的利益之上时,民主才是一个好东西。
    俞可平先生的“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有许多闪光点也有许多是而非的和误导的东西,这些东西对于俞这样一位有过西方大学履历的学者不会不清楚,但是他在中共这个体制内,他又怎么能把民主问题完全道明白呢。胡温政权之所以让他出来说民主是个好东西,是因为在社会矛盾日趋尖锐的今天,中共政权已到了难以维续的地步,他想以民主是个好东西来蛊惑人心,而并非真的想实施民主这个好东西。但是俞可平先生的这篇文章不管如何,总是能够在思想舆论管制十分严峻的今天,拓宽了一些宣传讨论民主的空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