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陈维健文集
·两岸救灾看两岸媒体的不同声调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慈悲是慈悲者的通行证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阿扁被判重刑为台湾政治埋下隐患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世界新闻史上的黑色幽默
·纽西兰小童失踪案华族背负原罪
·中国阅兵竟被索马里海盗看出破绽
·钱学森与萨哈罗夫
·魂兮归来!中华民族的道德天良
·中国知识份子的道德底线
·奥巴马对中国人权说再见
·中国救世界 谁来救中国
·以死相争弱者最后的武器
·云游四方利乐众生灵光独耀的达赖喇嘛
·赤子仁人的“幸福终点”
·圣诞日的审判
2010年文章
·新年寒冷中的希望
·中共内斗进入信息化时代
·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
·“毛主席意外归来”
·2010年哭泣的访民春晚
·让人民有尊严地生活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
·达赖喇嘛终止转世与西藏的民主转型
·“港大”仁爱文化的绝代风貌
·温家宝来日无多的民主秀
·“三八妇女节”有感李省长辱骂女记者
·从“感谢国家”看党国的厚黑文化
·虎落盛世被党欺
·“谷歌”出走是党违法还是"谷歌"违法
·年年“百年不遇”/
·印度之子和马列子孙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玉树震灾能否给解决西藏问题带来机缘
·玉树震灾让人们看到了真实的喇嘛
·上海世博二十一世纪的“阿房宫”
·孩子“盛世”社会的牺牲品
·胡锦涛对金家王朝的苦心孤诣
·谁是校园血案的真正元凶?/
·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十连跳”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六四”雕塑测试香港“一国两制”
·面对工潮中共何去何从
·中共拳头打到了新西兰 /陈维健
·习近平访纽动粗 总理屈膝 民众愤怒 华人遭殃
·两岸签署ECFA经济协定台湾落入统战陷井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
·是谁让海外华人与当地社会对立
·网络世界一颗滚热的流沙
·中共语言文化的杀手
·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大爆炸
·新西兰议员受中共支助到西藏旅游回国政坛肇事身败名裂
·龙应台、刘亚洲,书生、将军齐唤大国文明
·美韩海上军演中共高调反击意欲何为
·温家宝说民主是中共抢夺“民主”的话语权
·“中国人是猪”引发的一场“爱国”活报剧
·新西兰一位华人老太太地震前的如是说
·中国民主运动的实质是还政于民与还产于民
·2010年“九一八”与1931年“九一八”
·“安元鼎”式的民办“执法”逃脱不了政府的罪责
·日本反华中国装聋作哑熊猫死亡赔偿成要闻
·历史又回到我们中间—写于刘晓波获奖的历史一刻/陈维健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死水扬不起涟漪 五中全会了无新意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上海一座为受难者奏乐的城市
·见证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选举:已经非常成熟
· 西藏政治犯团体“九十三”推荐刘晓波获诺奖
·维基泄密陆克文的讲话看西方政府对中国的人前背后
·维基泄密(二)胡锦涛的内政外交的专项独裁
·诺奖颁奖前中共的丑行和闹剧
·中国腐败文化让一位新西兰华裔部长黯然下台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菩提伽耶的佛缘
·说不完道不尽的瓦拉纳西
·2011年文章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
·专制政权与美结盟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评埃及革命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收买军队不如“收买民众”
·日本大地震引发中国人的人心大地震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博讯2006年7月10日)
    一、西藏的精神和政治中心达兰萨拉
    二、西藏自治区殖民主义的政府
    三、中藏会谈和达赖喇嘛的留在中国的大自治
    四、在慈悲中坚守独立自治

   
    “我们都同样是人类的子孙。我想要快乐,你也想要快乐。有此共识,我们就能建立起互敬和真正的互信,我们就能合作与和谐:有此共识我们就能阻止很多事情的发生。”
   
    达赖喇嘛(宗教价值与人类社会)
   
   (一)西藏的精神和政治中心达兰萨拉
   
    一九五零年中共入藏后,虽然中共统治了整个西藏,从政治、经济到宗教文化,但是在藏人心目中的政府,仍然不是西藏自治区政府和在北京的中共中央政府,而是处在印度北部的一个小山村的达兰萨拉的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在西藏几乎所有的寺院和家庭,都公开的和隐匿地供奉着那个流亡在外将近半个世纪的达赖喇嘛的像,达赖喇嘛是他们的永恒不变的天神活佛精神导师。
    达兰萨拉这个昔日不为人知的印度北部山村,由着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已经成为一个世界著名的和西藏不可分隔的圣地。自从一九五九年,达赖喇嘛因中共“平叛”和可能遭受的诱捕,带着政府成员和十万信众,翻越雪山来到印度。一九六零年印度政府将达兰萨拉拿出来作为西藏流亡政府的所在地。达兰萨拉是一个位于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脉延伸出来山坡上的小镇,这儿的山峰终年积雪,气候和地貌和西藏相似,又和西藏本土相连,无论从地缘还是气候来说,都是西藏流亡政府理想的建立点。
    西藏流亡政府,是西藏政府的自然延伸,当年达赖喇嘛出逃西藏时,带出了七十几名西藏政府成员(嘎厦)可以说是一个完整的政府,具有不可替代的法统,而且它的行政权力和管制权,直接连结着住在印度各藏人定居点,和世界各地大约十几万的藏人,以及每年成千上万穿越雪山长途跋涉来到达兰萨拉的藏人。这些莱自西藏的藏人,在达兰萨拉学习朝圣,听上师讲经念佛接受达赖喇嘛的灌顶,然后又回到西藏去,这一切也是至今为止中国政府无法忽视它的存在的原因。
    西藏流亡政府在确定达兰萨拉为所在地后,达赖喇嘛对流亡政府进行了民主改革,他成立一个由民众代表的委员会,要求民众从西藏三区各选出三名代表,四大教派各选出一名代表。1960年9月2日,十三名当选的代表集聚达兰萨拉成立了西藏历史上的第一个人民议会,时称“西藏人民代表委员会”。这一天,也就成为法定的“西藏民主节”。西藏民主政府经过几十年的民主实践,在二零零一年开始一人一票的直选政府总理,流亡政府称为内阁部长。桑东仁波切击败了包括达赖喇嘛的哥哥在内的四名候先人当选为第一届民选政府总理。桑东仁波切是一位高僧,他曾担任过瓦那纳斯高级佛学院的院长,也是《西藏流亡宪章》的起草人。桑东仁波切的当选,表明西藏流亡政府已经成为一个高级形式的民主政府。
    西藏流亡政府设有:
    七部、二署、一委员
   
    宗教与文化事务部
   
    内政部
    教育部
    财政部
    卫生部
    安全部
    外交与新闻部
    选举事务署
    审计署
    政府公职人员之选任委员会
   
    西藏政府在流亡到了印度后,已不再是中共所宣称的那个由贵族和僧侣组成的农奴制的政府,而是一个民主政府。如果说,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的话,那么西藏流亡政府是中国最早的地区民主政权。在达赖喇嘛的强力推动下,1961年10月10日西藏政府颁布了《西藏民主宪章》徵求意见稿,其中规定根据《宪章》和议会的决定,可以罢免达赖喇嘛的职权,而在这以前达赖喇嘛的职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虽然这个民主宪章,遭到对达赖喇嘛深怀敬意的民众的强烈反对,但在达赖喇嘛的一再坚持下还是颁布实施。1965年议会又通过决议,宣布收回旧西藏原有的所有封爵。同年并指定了议会的工作章程,由此,西藏人民议会开始走向正规化,使西藏流亡政府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现代意义上的民主化政府。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虽然流亡在外,但作为一个民主政府,它在法理上和西藏那个由中共指定人马,组织起来的“自治区”政府相比更具有合法性。所以尽管中共认为西藏和台湾不同,西藏在自己的手里,不用怕它跑掉,时间越长对他越有利,而台湾已不在自己的手上,时间长就会自然而然地他离出去。但是,事情并非是中共想象的那样。
    达兰萨拉和印度其它地方的藏人社区,是一个不断地获得来自西藏和世界各地藏人补充的一个社会,每年有数千来自西藏的藏人,不断地把西藏遭受中共摧残的信息带到达兰萨拉。比如西藏的自然生态环境遭到中共掠夺和污染,西藏的文化遭到中共肢解和变质,西藏的社会遭到中共世俗化的浸淫,对中共的反抗遭到残酷的镇压。由着这些人数众多的藏人的现身说法,使达兰萨拉对西藏的情况是感同身受了如指掌。而许多身为中共的藏人干部,也都是身在汉营心在藏,他们把中共对西藏的政策和计划,都通过不同的渠道报告给达兰萨拉政府。比如说强巴赤烈活佛,他已官至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可以说已是中共的达官贵人,但是他的心依然是在达兰萨拉的达赖喇嘛那里。中共让他去寻找班禅的转世灵童时,他将寻找的每一步情况不是向北京汇报,而是向达兰萨拉汇报,从而使达赖喇嘛抢先一步在中共之前宣布了班禅的转世灵童,虽然他为此付出牢狱之灾的代价,但是他毫不后悔。他说他必须服从达赖喇嘛的意志,而不是中共的意志。 在藏民和藏族官员把西藏的情况反映到达兰萨拉的同时,到达兰萨拉的藏人也把达兰萨拉的政策和指示带到西藏执行。比如最近达赖喇嘛在印度时轮金刚灌顶法会上,批评了时下在西藏风行的兽皮毛衣,他表示以前藏人在他们的服饰里用少量的兽皮兽毛作装饰还不构成大问题,而现在把皮毛做的衣服当作时髦是既庸俗又不合时宜,是违背当今保护野生动物的世界潮流的。达赖喇嘛说:“当今知识发展、经济发达的时代,藏人的思想和行为却一步步落后。很多西藏境内的藏人,虽然没有什么内在的修养和知识,但却喜欢腰带长刀,身上裹着用大量虎豹等珍稀动物的毛皮装饰的服装,手、脖子上和头上戴满沉重的各种饰品,进行炫耀,并且戴很大的戒指,手指不能活动,如何吃糌粑?这些是一种庸俗、缺乏文化的表现,是藏人的耻辱。在座的境内藏人,在返回西藏时一定要告诉所有藏人说,达赖喇嘛对在西藏买卖和使用动物毛皮的行为感到非常羞耻,藏人也因此背着坏名声,这是不好的,应该要制止。”达赖喇嘛讲话传到西藏后,据一些藏人网站报道,2006年2月7日,安多、黄南、热贡地区的农民举行公开焚烧藏装镶饰水獭、狐皮、豹皮等的系列活动,并向在场藏人宣传他们的发心及缘由。热贡本地的大学生联合会和热贡智源网,也掀起在热贡地区开展拒穿昂贵皮饰、拒戴昂贵项饰的宣传活动。在拉萨冲赛康,一位买卖动物皮毛来做藏装的康巴商人,把他的店铺中价值五十万的獭皮、狐皮等当众焚烧,并发表讲话:过去认为金钱是最重要的,如今知道钱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生命。人的生命是宝贵的,其他动物的生命也是珍贵的。很后悔自己过去做了不少不利于其他生命的事情,从此再也不做这类生意。
    达赖喇嘛的时轮金刚大法会虽然在印度召开,但根踞藏传佛教规定,境内的藏人在法会期间只要专心祈祷、遵守戒律,即使不在现场同样可以获得殊胜灌顶。因此在中国境内的所有藏区,无数不能当场聆听达赖喇嘛传法的藏人,在这个时候都是一心向着印度的达赖喇嘛,他们或以口传心,以心传口,也以现代技术,传送复印件、打电话、发手机短信和 Email的方式传达法会的经文、戒律等等。使法会期间整个藏区的藏人在中共的眼皮子底下,与远在印度的法会和达赖喇嘛心心相印。使远在印度的每一次法会都成了藏人的名符其实的“西藏人民代表大会”。由于是心灵的感召,心灵的呼应,使中共对此束手无策。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虽然达赖喇嘛住在达兰萨拉,但对西藏境内的藏人有着非常强烈的感召力,他们身在中共统治下,听从的却是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发出的指示和政令。由着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有着如此强大的感召力,如果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对于中共所持的不是和平的态度,不是对藏人所遭受的痛苦加以安抚宽慰,中共这些年控制西藏也绝不可能象现在这样平安了。这一点了解西藏实际情况的中共干部应该是非常清楚的,但是中共还是不断地指责达赖喇嘛是西藏的乱源,是分裂中国的罪恶魁首。
    不过西藏境内的藏人也好,西藏境外的藏人也好,对于中共长久无视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的和平路线,又届于西藏无论是在生态和宗教文化社会生活正在被中共改变的严峻现实,使他们产生一种时不我待的情绪,如果再这样无休无止地等待下去,西藏将被中共玩完了,就是共产党有一天跨台了,西藏也已面目全非,西藏也不再是昔日的西藏。于是,他们就会要求和逼迫达赖喇嘛放弃和平等待的路线,不但要求完全的独立,而且还会采取暴力行动来达到目的。而一个力量上完全不成对比的斗争,弱小的一边所能做的只有一条,就是恐怖行动。另一方面,流亡政府作为一个民主政府,他必须表达大部分人的愿望和要求,当大部分人觉得和平道路走不通时,流亡政府也只有顺应民意走暴力道路。就象最近巴勒斯坦在民主选举中,最为极端的“哈玛斯”获得民众的支持而大胜,组织巴勒斯坦政府一样。流亡政府也将由激进派来组成。再说目前流亡社区势力最强的组织,是西藏“青年会”。“青年会”的成员基本上是出逃藏人的第二代,他们在民主的环境中成大,又经过良好的教育,许多成员都是海外一流大学毕业的,有硕士和博士的学历,他们有强烈的西藏独立精神。这个“青年会”的纲领就是西藏独立。不过尽管如此,这个组织的纲领中还有一条,就是服从达赖喇嘛,因为在藏人中无论哪个组织和个人,不管他们的思想如何,都是把达赖喇嘛放在第一位的,是永远服从达赖喇嘛的。但是达赖喇嘛作为流亡政府和社区民主的创导者,他也必然会尊重民意,尊重流亡藏人的独立情绪。藏人的独立情绪也受到许多从其它国家独立出来成为一个国家的民族那样的事例所鼓舞。比如在西方政府中最支持西藏独立的挪威,它就是一个从瑞典独立出来的小国。由于相似的经历,使它成为西藏独立运动中最坚决支持的国家。在达兰萨拉有一个叫做“挪威自由西藏之声广播电台”,从这个有一点拗口的名称中我们就可以知道,它是一个由挪威支持的电台,这个电台主要向西藏地区广播。再则“青年会”的成员,他们在自由和民主精神的熏陶下,不象老一辈藏人和来自中国的藏人那样,对达赖喇嘛顶礼膜拜,虽然他们也非常尊敬达赖喇嘛, 但是他们能够把对达赖喇嘛的尊敬和自由的信仰区别开来。西藏独立于否,对他们来说不是达赖喇嘛的个人意志,而是全体藏人的意志。而“青年会”的成员在西藏流亡政府中的人数多达百分之九十,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将成为流亡政府各部位的领导,民间意识就会成为政府的行政行为。而达赖喇嘛早已将权力下放给民主政府,民主政府有权否定他的主张也写进了宪章中。那时候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将会是一个指挥发动对中共进攻的一个中心,西藏也不会象现在这样的太平,中共的干部也不可能在西藏日日歌舞升平,西藏也不会象中共现在所感到那样,是实实在在地撑握在他们的手里,他们将穷于应付每天都有可能出现的袭击,西藏将有可能成为第二个中东。这并不是一个骇人听闻的神话,而是在逐渐向西藏逼近的危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