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怀念战友 ——纪念王炳章入狱三周年]
陈维健文集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习近平视“朋友圈”如虎与人民为敌
·习近平判高瑜也判 了自己的政治死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
·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
·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纪念“六四”后继有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
·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
·我心中的尊者达赖喇嘛---祝尊者八十大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战友 ——纪念王炳章入狱三周年

文/陈维健
    炳章被中共绑架入狱、判了无期,转眼就是三年。这三年来的牢狱生活炳章是如何渡过的,我不敢设想。从中共把他关押在广东的地方监狱来看,中共是想致炳章于死地了。因为象炳章这样在海外颇知名的民运人士,何况又是要犯,一般都应关在北京,以防地方的狱头不慎把他当作普通犯人给打死了,免得上面需要做政治交易时而拿不出人来。可见中共对炳章是铁了心,把他当作心头之大患。因此,他在狱中的磨难更为深重。每想到此,心中的痛就油然而起。
    我知道炳章的大名是在认识他的十多年前。那时我还在国内,是从“美国之音”中听到他的名字的。他在加拿大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后,放弃了回国等待着他的大好前程,毅然在美举起了反对中共专制的民运大旗。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和国内一帮有志于中国民主事业的朋友,精神为此一振。经过这么多年在黑暗中与中共的抗争,终于有了民主运动的举旗人。不过当年在国门还没有完全打开的中国,美国传来的声音,对我们这些普通的青年人来说还是那么的遥远。
    一九九一年“六四”大屠杀之后不久,我来到了地处海角天涯的纽西兰,虽然纽西兰在地理位置上与美国依然很遥远,但纽西兰是和美国同样的民主社会,由于资讯的开放,纽西兰和美国又是十分地接近,我可以时常地追踪到炳章在海外的活动。到纽西兰后不久,我和我的兄弟办起了一份报纸《新报》,宣传自由民主理念,批评中共的一党专政。虽然当时我们和海外的民运组织没有直接联系,但是我们的精神依托却是中国的海外民运。对于王炳章在海外的活动比之于其他人有着更多的关心。当我得知在美国的民运圈出现倒王风波,炳章不仅被排除出当时民运的领导层,还离开了他所创办的“中国之春”杂志时,我为之扼腕痛惜。但由于当时我和海外民运没有多的联系,所以对事情发生的由来并不清楚。在这以后他似乎沉寂了一段时间,但还是时有他的消息传来。

    一九九九年“亚太高峰会议”在纽西兰的奥克兰召开,美国总统克林顿和中共主席江泽民都要来此参加峰会,而且还要举行“克江会谈”。当时有一位资深的民运人士潘晴已来到纽西兰,我们在一起酝酿组织对应的抗议活动。他和炳章是风雨同舟多年的老战友。他告诉我炳章要到纽西兰来,参加抗议江泽民的到访,想让我们《新报》接待一下,住到我家。当时我刚刚买了房子,炳章要到纽西兰来我当然是由衷的高兴。
    在“亚太高峰会”召开的前几天炳章到了奥克兰。我们将他到达的消息告诉了当时已云集在奥克兰采访亚太峰会的一些媒体。台湾“东森电视台”的两名记表示愿意和我们一起到机场去接机。虽然炳章到达的时间已是凌晨二点,但这两位记者的敬业精神却让人尊敬,十二点就到报社来作准备工作并和我们一起出发。那位女记者只有二十多岁,扛摄影机的记者也只是三十零一点的小伙子。他们在采访炳章前,先从我们这里了解了许多他的背景情况。那天我们在机场候机良久,迟迟不见炳章出来,我们怕出事情了,会不会纽西兰政府在中共压力下不让炳章入境?为此,我们与东森记者说好,如果一但确定纽西兰政府不让王入境,我们马上就在机场召开新闻发布会。在我们正焦虑之时,炳章从里面出来了。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他穿了一身运动装,精神很好没有一点长途旅行的疲倦。我们上前与他握手,他脸上的笑容在随意中显得十分地亲切。虽初次见面,却象多年的老友。我们握手问好后,他用手梳理了一下头发,整理了一下衣着立即接受了采访。后来炳章说不知道这么早会有记者前来采访,要不然他在飞机上就换上西服了。炳章是很讲究礼仪的人。他说坐飞机怕弄皱了西服,所以都是穿运动服的,这样在机上可以随意放松、好好休息,这是他这些年来在世界各地奔波得出的经验。
    炳章到纽后,开始了从演讲到接受世界各大媒休采访等一系列的活动。当时奥克兰聚集了世界各大媒体采访亚太会议的记者,由着他的到来,使这次亚太高峰会议以外,媒体上又多了一个有关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闻焦点。他在三十几个国家NGO组织反对亚太峰会的“自由论坛”上,面对各国代表、纽西兰的民众和蜂拥的记者,发表了有关中国民主运动的演讲,他纯熟的英文水平和演讲的激情迎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大会主持人由此让他演讲延长了十分钟的时间。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他演讲的风彩。在亚太峰会新闻中心,我们《新报》申请到了三张会议采访的记者证。炳章得知后非常的高兴,他说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记者的身份,直接兵临城下,来一次与江泽民的面对面的抗议,面对国际社会,当面向江发难,提出中国的民主和人权问题。原计划曾考虑在江举行记者会时进行,但后来还是决定在江到达奥克兰机场时给他一个下马威,拉开横幅、撒出传单、制造事件。以此吸引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人权、民主状况的关注。
    1999年9月11日这一天,对于中国民运,对于《新报》来说都是不平常的一天。这一天奥克兰蓝天白云、阳光灿烂、金风送暖,市区的所有大酒店都是彩旗飘扬,车来人往,市区的主要街道比平时也热闹了许多,一队队有着不同政治、经济、文化、人权、环境等诉求的队伍开始在市中心集结,并在大街上扯起了横幅、举起了标语,民主和自由的气氛流动活跃在整个奥克兰。 上午十时左右,江泽民乘专机即将到达奥克兰,而江泽民的行程是下午二时,在纽西兰总督府与克林顿举行中美高峰会谈。在他还没到达之前,我们《新报》和亚太峰会新闻中心的记者们已乘新闻采访车,从新闻中心出发集体到达了奥克兰机场。这一天的采访保安非常严密,所有到机场的记者,在出发前都换发了特殊的采访证(可以进入禁区)。并经过两道安全检查门。作为《新报》记者进入机场的除了新报社长陈维明,还有为了执行这次行动而变成了“特约记者”的潘晴与另一位摄影师王小选(现在他是纽西兰ACT的国会议员)。潘晴这一天身穿黑色的风衣,拿着盛放传单和标语的黑色手提包,担负第一线的行动,准备在江泽民下飞机时拉出横幅撒出传单。而炳章与我在家中指挥。炳章坐在沙发上拿着电话,一边观看电视播出的欢迎江到访的实况新闻转播,一边与在机场行动的人员联系,大有运筹于帷幢之中、决战于千里之外的将帅风度。我们对江泽民下机那一刻所要出现的那一幕感到兴奋。就在我们激动地等待着那一刻出现时,电视实况转播突然中断、跳出了广告。我们立即觉得情况不对,再打电话过去时手机出现了录音。我们知道机场那边一定出事了,但当时还不知道是因我们拉开了横幅撒了传单才停止转播的,还是出了其它什么事情。事后才知道,当时潘晴已成功地进入了停机坪迎宾红地毯专区(就在纽西兰总理谢普莉丝和香港特首董建华的边上)。在江的专机即将降落前的一刻,他被现场负责保卫江泽民的中共特工发现,由于他并非是《新报》的记者,而是一位资深的、对中共有着很强威胁性的民运人士,而且又发现他手持黑皮包。由于时间紧迫、问题严重,中共特工们立即拉开扇型架势,几个“大内高手”寸步不离地围住了潘晴,并不得不通知江的专机暂时不要降落,现场气氛一度非常紧张。在中共的强烈要求下,由纽西兰的警察将潘晴请出机场停机坪。而纽西兰的警方要请一位记者离开采访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是请示了最高当局后才执行的任务。潘晴是被纽西兰顶级警卫“蓝衣队”请出场的。当警方在机场警卫处要求潘晴打开黑皮包,显出传单和横幅时,纽西兰的警官们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对潘晴说:“先生,你的这几张纸片可让我们大大的紧张了一阵,呵呵!我们还以会是炸弹呢!”。不过在一旁的中共特工却是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明白如果在江下机时,这些传单和横幅出现在江的面前,当这些画面通过众多国际媒体的实况转播传到全世界时,后果是如何的不堪设想,它起到的政治作用可不比炸弹威力小。当潘晴等人被扣留后,江的飞机才徐徐降落,时间为此比原定的晚了半个多小时,克江会谈也为此推迟了。
    事后警方没收了他们的记者证,虽然新闻中心的记者部主任一再声明:没收他们的记者证,是非法的。但是警方在中共的压力下还是没收了。不过纽西兰政府为此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总理谢普莉丝被指为了讨好中共,指使警方干涉新闻自由。最后由国会通过议案让警察部长向公众作公开道歉,不过这已经是一年后的事了。这次机场抗议江泽民的行动虽然没有成功,但也给了中共一场不小的惊吓(电视中,老江下飞机时脸色铁青,欢迎仪式都从简了。害的一帮亲共马屁侨领白等了几个小时,江与随从理也不理这帮人便匆匆离去。)事后听与中共内部有关系的知情人称:中共大内安全头目由贵喜说:没想到我们差一点儿在纽西兰这个小地方翻了船。而在这以前民运的抗议活动都只能远远地站在被警察所设的安全线外,没想到纽西兰的民运因为有了报纸这个媒体平台,竟堂而皇之地挂着记者证钻到最前沿来了。想来这次事件也是炳章成为中共心头之恨的一个重要原因。炳章事后也很后悔,他检讨自己说,他心急了一点,如果把这次抗议活动按排在为江泽民专门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可能就成功了,效果也会更好。从机场抗议事件中,让我感到炳章是一个有胆识、能抓住时机的人,一但出现问题时,也是一个敢于检讨自己的人。
    在炳章访问奥克兰期间,纽西兰一份亲共报纸,刊登了一篇攻击炳章的文章,该文说,王炳章在到纽以前访问过台湾,他所参与的“中国民主党”经费来源是台湾政府给钱的,王炳章已是台湾政府豢养的一条走狗。不错,王炳章先生确实在到纽西兰前访问过台湾,但他到台湾没有拿一分钱。王炳章告诉我说,他这几年来是靠他在加拿大的弟弟来养他从事民运的。我打趣地说,当年孙中山靠他的哥哥卖牛支持搞革命,你靠弟弟卖什么搞民运呢?你们两人搞革命正是如出一辙,难怪你要走孙中山的路线了。在民运中王炳章是走孙中山路线的代表人物,他著有“重建中华民国”一文。王炳章这次来纽经济上非常的拮据,他来纽的飞机票钱也是我们在纽的几个朋友凑的,我们也没按排旅馆,而是住在我家里,虽然他生活上是一个很讲究的人,但是为了民运他却能东宿西住在朋友家中。而民运朋友的家中往往都不宽裕。王炳章住在我家时,我家的一个房客和我老婆都很喜欢他,他平易近人,又会讲故事,还会逗孩子玩,当时我的第二个孩子只有二岁,他每天总要抱抱他亲亲他的小脸。他很注重自己的外表和身体,他早上不喝牛奶,喝一杯果汁,洗完澡要喷上香水,西服总是熨得毕挺,我老婆还嬉称他是“腐败民运”——真不知道已穷到这份上的民运还能拿什么来腐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