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陈维健文集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博讯2006年3月24日)
    从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改革开放算起,那些名噪一时的大款亿万富翁们,大都已中箭落马,不是身陷囹圄,就是已成刀下之鬼。最近声震国全有着慈善家之称的北京建昊集团董事长亿万富翁,有商业奇才,北京的李嘉诚之称的袁宝璟以雇凶杀人罪被判死刑,同时被处的还有他的三位兄弟,袁宝琦、袁宝森、袁宝福死刑当即执行,其中袁宝福缓期二年执行,算是给袁家留下一个活口。袁案雇凶杀人,有许多疑点,就算案情确实,按中国司法惯例也是一命抵一命,何需添三条人命。可见当今中国的司法之草菅人命已到了何等样的程度。
   
    中国的富人,以为富不仁冠之不会离谱,中国时下的社会现状,让每一个富人所赚的钱,都不可能是干净的,因为只要赚钱,就得贿赂各路神仙,各路神仙就是政府的各个部门的干部,贿赂干部就是犯法,因此,就是贿赂一条,共产党就可以置于富人于死地,共产党收了富人的钱,还将富人的把柄捏在手里。使每一个富翁都难以逃脱,只要共产党想杀人了,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是可以杀的,而且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中国时下贫富差别日益加大,老百姓的仇情绪越益加深,胡锦涛提出和谐社会,当须杀几个贪官富豪。杀贪官危险性较大,杀多了,就没有为中共买命的人。当年朱容基为贪官准备的一百口棺材,用了一二口就算向人民交差了,贪官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为猖獗,国库都快被他们掏空了。但是尽管如此,今年“两会”连打贪官都闷声了,可见一斑。贪官开完会,大家举举手,拍拍手,你好我好,大家好,就回家重开贪局。中共贪官不能杀,总要来点安抚人心的东西,那么不杀贪官只能杀富家。袁宝璟一家四兄弟成了中共“两会”后的祭品。“两会”前袁案原本是刀下留人,“两会”后就杀无赦,而袁这个祭品到是在富翁中最慈善的一位,因着他昔日苦难的经历,发财以后总是拿出钱来支持贫家子弟。1996年袁宝璟所属的建昊集团捐资1000万元和团中央、全国学联共同发起设立了“中国大学生跨世纪发展基金.建昊奖学金”,连续8年对当年度涌现出的900多名优秀大学生进行评选表彰。袁宝璟的康慨举动,使他成为尊知爱才的儒商典范.但是袁的善举对中共并非一件好事,因为他在和共产党争民心,这样的人钱出了再多,共产党对其都是深怀戒心的。
   

    与袁案相关的命案人汪兴,与袁的关系本来就是一种钱权交易的关系,汪是辽阳市局刑侦支队当任刑侦支队专案队队长,被当地人誉为“辽阳亨特”。他在辽阳红黑两道都是很“罩得住”的大哥级人物。他辞职到袁这里工作,明着就是以自已的权势和社会关系在袁这里分一瓢羹,汪不但在袁这里贪得无厌,而且使他的企业蒙受很大的损失,至使袁汪结仇。汪虽已离职但总归是共产党自己人,杀汪就是杀共产党,所以杀汪一案就不是寻常的雇凶杀人了。不但案情没有搞清楚就杀,而且一刀杀四口于情于理都实在是太离谱了。因此杀袁我们只能以中共急需杀富慰贫以和谐社会来作解释。
   
    中共是打土豪分田地起家,继而是没收地主的土地,再将资本家的财产以公私合营为名进行霸占,直到全国所有的财产均以全民所有和集体所有为名控制在共产党手里。但是中共并不以此为满足,改革开放以后,以改革的名义,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为由,将全民所有集体所有的资产,以巧取豪夺的方式弄到自己个人的名下,所以共产党在本质上就是一个和他的名字相吻合的,一个共他人之产的党。他对穷人是剥削压榨,对富人是掠夺共产。因此,中国的富人对中共来说,都是一头头随时可以斩杀的壮牛肥羊。杀了袁家,袁家的财产不会进国库,必然被权贵私分,就是进了国库,也迟早会进权贵的口袋。所以共产党杀袁家,是一举二得,既抚慰了百姓的仇富情绪,又分了袁家的财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