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陈维健文集
2005年文章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水木清華鳥呼哀哉!
·作惡已盡,終極而衰----中共政權崩潰前夜的第一張多米若骨牌
·民间反日不得要领,首鼠两端的中共当局
·怀念战友 ——纪念王炳章入狱三周年
·慈悲为怀 ——写于达赖喇嘛七十大寿
·心智昏乱的一代“看客”——写在伦敦连环大爆炸之后
·和平崛起还是武力崛起
·民主自由社会的死角
·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绝望的等死者
·无知者面对抗战历史纪念日
·旷世之丑的中国高校
·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十月里的一首歌
·祭孔的闹剧
·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2006年文章
·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新年从爆炸开始
·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缺失人文的天堂
·台海无危机
·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博讯2006年1月30日)
    胡锦涛在圣诞砍劈“新京报”,又在新春来临之际封杀了中国青年报的“冰点”杂志。这一报一刊,都是在中共新闻自由的严冬里,坚守一个新闻媒体最后的良知操守的报刊,在以谎言谄媚中共权贵,几乎集体沉沦的中国新闻界,他们尽自己的一切可能为我们的民族,为我们的历史,为我们的社会诉说出一些真实的东西。在一个谎言治国的社会,真实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他们依然义无反顾地担当起真实的重负。如“冰点”主编在“冰点”被杀后向读者告示的那样:“再见!冰点顽强存活了11年,终于凋谢。谢谢所有支持我们的同仁和读者!”
    “新京报”被砍“冰点”被杀,他们的主编和同仁们都展现了,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中国知识份子一种少有的勇气,主编杨斌也好,李大同也好,虽然被撤职整肃,但都没有屈服,不认罪也不写检查,而是据理力争,坚持自己的观点和立场。而他们的同仁,也没有为了自己明哲保身,划清界线或落井下石,而是以怠工、罢工、请愿等形式来支持他们的老编,向上级抗议。他们的行为都在向中共领导层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虽然我们还在专制政治下生活,虽然我们还在监管下工作,虽然我们的生杀大权还撑握在你们手里,但是时代变了,在世界民主和自由浩浩荡荡的时代,我们已不再是昔日那些唯唯诺诺,诚惶诚恐的奴才,我们要重新让“士可杀而不可辱”的中国文化精神回到我们身上。我们不会象“反右斗争中”的右派那样,一当被划为右派,就向党痛哭流涕承认错误请党愿谅。也不会象“文化革命”中被打成反党的“牛鬼蛇神”那样,虽被打得遍体粼伤,但是还向党献忠表心。也不会象“清精神污染”遭受整肃时那样,虽心怀不满但却默不作声。这次“冰点”被“杀”后,除主编和同仁们坚持自己的主义据理力争外,连作者也站出来引火烧身,重申自己的文章观点和立场。这次“冰点”被“杀”主要和二篇文章有关,一篇是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写的“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在这篇文章里,龙应台以台湾上演“红灯记”入题,介绍台湾民主经验。龙应台在得知“冰点” 被“杀”后,立即撰文写了“给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此文一反龙应台昔日对中共采取的绥靖政策,直批中共党魁。她说,「胡锦涛」三个字在二十一世纪的当下历史里,仍代表一种逆流:在追求民主的大浪潮中,它专制集权;在追求平等的大趋势里,它严重的贫富不均。”她又心怀痛楚地说:“ 我看见这个我怀有深切厚重情感的「血缘家国」,是一个践踏我所有「价值认同」的国度: 它,把真理当谎言,把谎言当真理,而且把这样的颠倒制度化。”毫无疑问,胡锦涛对媒体的封杀,已超出了龙应台这个始终把自己放在中国人的位置上的台湾文化人,对中共所能容忍的最低限度了。另一篇文章是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袁伟时所写的 “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 。 袁教授在“冰点”被批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局关闭冰点周刊是错误的决定。至于说文章严重违背历史事实”。袁伟时说他们对我文章批判的“这更加与事实相去甚远,因为他所有的论点都是建立在严格的历史研究、 大量的史料基础上,而且这些史料经得起核实。”当然在“冰点”被封杀后最先表态支持“冰点”的是它的读者。“冰点”被杀封后,在各大网站论坛上,读者几乎一致地指斥政府,支持“冰点”。这种从杂志主编到记者编辑,从杂志作者到读者,一致地公开站出来,反对中共对新闻思想自由的封杀,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次。这一方面体现了他们的道德勇气,另一方面也表明他们意识到,在中共掌管下,想以打“擦边球”,冀希于领导人的开明和恩典式的方式,以改良的方式来使中国获得民主和自由,这条路是行不通的。
    “新京报”“冰点”的封杀事件,可以说是中国知识份子公开“反共”的一个开始。他们终于站起来,面对面地向中共说“不”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