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陈维健文集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发展是硬道理之下的“绝代”巅峰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
·两岸救灾看两岸媒体的不同声调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慈悲是慈悲者的通行证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阿扁被判重刑为台湾政治埋下隐患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世界新闻史上的黑色幽默
·纽西兰小童失踪案华族背负原罪
·中国阅兵竟被索马里海盗看出破绽
·钱学森与萨哈罗夫
·魂兮归来!中华民族的道德天良
·中国知识份子的道德底线
·奥巴马对中国人权说再见
·中国救世界 谁来救中国
·以死相争弱者最后的武器
·云游四方利乐众生灵光独耀的达赖喇嘛
·赤子仁人的“幸福终点”
·圣诞日的审判
2010年文章
·新年寒冷中的希望
·中共内斗进入信息化时代
·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
·“毛主席意外归来”
·2010年哭泣的访民春晚
·让人民有尊严地生活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
·达赖喇嘛终止转世与西藏的民主转型
·“港大”仁爱文化的绝代风貌
·温家宝来日无多的民主秀
·“三八妇女节”有感李省长辱骂女记者
·从“感谢国家”看党国的厚黑文化
·虎落盛世被党欺
·“谷歌”出走是党违法还是"谷歌"违法
·年年“百年不遇”/
·印度之子和马列子孙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玉树震灾能否给解决西藏问题带来机缘
·玉树震灾让人们看到了真实的喇嘛
·上海世博二十一世纪的“阿房宫”
·孩子“盛世”社会的牺牲品
·胡锦涛对金家王朝的苦心孤诣
·谁是校园血案的真正元凶?/
·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十连跳”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六四”雕塑测试香港“一国两制”
·面对工潮中共何去何从
·中共拳头打到了新西兰 /陈维健
·习近平访纽动粗 总理屈膝 民众愤怒 华人遭殃
·两岸签署ECFA经济协定台湾落入统战陷井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
·是谁让海外华人与当地社会对立
·网络世界一颗滚热的流沙
·中共语言文化的杀手
·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大爆炸
·新西兰议员受中共支助到西藏旅游回国政坛肇事身败名裂
·龙应台、刘亚洲,书生、将军齐唤大国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博讯2005年12月08日)
   
    专制独裁的共产主义政权总是会产生一批流亡者,他们生性厌恶共产政权,向往自由和民主,共产政权无论给予他们多高的地位和利益,或给予监狱和劳改,但都不能动摇他们自由的理念,追求民主的决心。他们是一批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战士。前苏共政权产生过车尔索尼琴和捷克米兰.昆德拉这样的著名的流亡者,中共这个政权也同样产生了象王若望、刘宾雁这样的流亡者,但是中国的这两位流亡者却没有像苏联和捷克那二位流亡者那样的幸运,在他们有生之年看到共产政权轰然倒塌,回到自己念兹在兹的祖国。王若望走了,今天刘宾雁又走了,他们带着遗憾,带着惆怅走了!
   

    刘宾雁从他被打成右派之作《在桥梁工地上》到右派平反后以写出《人妖之间》,为中国开创了一个以报告文学的形式,来承担社会的道义和民众苦难,同时他本人也成为道义和苦难的承担者。他在二十多年的跨度中,从《中国青年报》到劳改农场,再回到《人民日报》,并成为中国作协副主席,无论遭受多大的磨难,无论给予多高的地位,但他那追求自由为民请命的精神却没有变,虽然他的年龄在老去,他的精神却依然年轻丰满,充满了理想主义。八十年代后期他批判专制直指腐败的报告文学,成为家喻户晓的社会读物,让受中共专制之苦久矣的民众心灵得到发泄,正义得到张扬,从而再度触怒了专制政权,在“清污运动”时被打成“自由化”的代表,被开除了党籍。在这以后他离开了祖国到海外讲学,“八九、六四”他在海外愤怒地谴斥中共的暴行,从此,他被迫流亡海外。刘宾雁在海外的这些年,虽然生活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他自由的信念依然如故,对祖国的热爱更为深切,对那片土地上饱受专制奴役的民众更是牵肠挂肚,他为此写了大量的抨击专制的文章,几乎直到他生命终结的时候。
   
    刘宾雁是一个充满热土情怀的人,他一辈子都没有向中共政权低过头,但是在病重期间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时,他以一个八十岁老人的临终之声,曾写信给胡、温,希望能够回到祖国叶落归根。他的这种情怀,是可令岩石都会流下泪来,令海涛都为之失声的,但是却不能丝毫感动那个声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的胡温政权。他们冷酷地不予任何回音,以他们无声的回音,来折磨这位病中的老人,这样的折磨给这位老人带来的痛苦,要远远大于癌症的折磨,他们要让这位老人死于悲戚与绝望。刘宾雁虽然对共产党的批评十分地尖锐,但是他作为一个曾经追求共产主义事业的共产党人,他的批评都是善意的,他对共产主义始终抱着圣徒般的情怀和赤子之心,他希望共产党有一天能够悔过自新,弃恶从善,回到当年创导民主自由精神上来,当胡、温上台后,他还一度对他们抱有期望。刘宾雁担负道义与良心,但基本上还是一个党内的自由派知识份子,但是共产党并不因此就区别于那些要推翻共产政权的民主党人,对他手下留情。胡、温对刘宾雁无情,让世人看清了这个政权的绝情,冷酷、铁血和罪恶。
   
    刘宾雁虽然没能回到自己的祖国,但他的灵魂和良心却回到了他所念念不忘的祖国,他的自由主义精神是不死的,他是一个不死的流亡者,他的流亡是中国良心的流亡。等中共垮台的那一天,流亡的良心将会回到自己的土地,祖国的土地将会竖起他的墓碑,他的墓志铭是他弥留之际所说的:“他曾做了他应该做的事,说了他自己应该说的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