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陈维健文集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博讯2005年12月08日)
   
    专制独裁的共产主义政权总是会产生一批流亡者,他们生性厌恶共产政权,向往自由和民主,共产政权无论给予他们多高的地位和利益,或给予监狱和劳改,但都不能动摇他们自由的理念,追求民主的决心。他们是一批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战士。前苏共政权产生过车尔索尼琴和捷克米兰.昆德拉这样的著名的流亡者,中共这个政权也同样产生了象王若望、刘宾雁这样的流亡者,但是中国的这两位流亡者却没有像苏联和捷克那二位流亡者那样的幸运,在他们有生之年看到共产政权轰然倒塌,回到自己念兹在兹的祖国。王若望走了,今天刘宾雁又走了,他们带着遗憾,带着惆怅走了!
   

    刘宾雁从他被打成右派之作《在桥梁工地上》到右派平反后以写出《人妖之间》,为中国开创了一个以报告文学的形式,来承担社会的道义和民众苦难,同时他本人也成为道义和苦难的承担者。他在二十多年的跨度中,从《中国青年报》到劳改农场,再回到《人民日报》,并成为中国作协副主席,无论遭受多大的磨难,无论给予多高的地位,但他那追求自由为民请命的精神却没有变,虽然他的年龄在老去,他的精神却依然年轻丰满,充满了理想主义。八十年代后期他批判专制直指腐败的报告文学,成为家喻户晓的社会读物,让受中共专制之苦久矣的民众心灵得到发泄,正义得到张扬,从而再度触怒了专制政权,在“清污运动”时被打成“自由化”的代表,被开除了党籍。在这以后他离开了祖国到海外讲学,“八九、六四”他在海外愤怒地谴斥中共的暴行,从此,他被迫流亡海外。刘宾雁在海外的这些年,虽然生活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他自由的信念依然如故,对祖国的热爱更为深切,对那片土地上饱受专制奴役的民众更是牵肠挂肚,他为此写了大量的抨击专制的文章,几乎直到他生命终结的时候。
   
    刘宾雁是一个充满热土情怀的人,他一辈子都没有向中共政权低过头,但是在病重期间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时,他以一个八十岁老人的临终之声,曾写信给胡、温,希望能够回到祖国叶落归根。他的这种情怀,是可令岩石都会流下泪来,令海涛都为之失声的,但是却不能丝毫感动那个声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的胡温政权。他们冷酷地不予任何回音,以他们无声的回音,来折磨这位病中的老人,这样的折磨给这位老人带来的痛苦,要远远大于癌症的折磨,他们要让这位老人死于悲戚与绝望。刘宾雁虽然对共产党的批评十分地尖锐,但是他作为一个曾经追求共产主义事业的共产党人,他的批评都是善意的,他对共产主义始终抱着圣徒般的情怀和赤子之心,他希望共产党有一天能够悔过自新,弃恶从善,回到当年创导民主自由精神上来,当胡、温上台后,他还一度对他们抱有期望。刘宾雁担负道义与良心,但基本上还是一个党内的自由派知识份子,但是共产党并不因此就区别于那些要推翻共产政权的民主党人,对他手下留情。胡、温对刘宾雁无情,让世人看清了这个政权的绝情,冷酷、铁血和罪恶。
   
    刘宾雁虽然没能回到自己的祖国,但他的灵魂和良心却回到了他所念念不忘的祖国,他的自由主义精神是不死的,他是一个不死的流亡者,他的流亡是中国良心的流亡。等中共垮台的那一天,流亡的良心将会回到自己的土地,祖国的土地将会竖起他的墓碑,他的墓志铭是他弥留之际所说的:“他曾做了他应该做的事,说了他自己应该说的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