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水木清華鳥呼哀哉!]
陈维健文集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水木清華鳥呼哀哉!

   (博讯2005年5月22日)
       宋楚瑜清華演講,對台灣的民主政治絕口不提,對大陸專制社會倒是盡吹捧之能事,完全無視大陸千千萬萬底層百姓的悲慘境地,親民黨成了親共黨。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由著他到清華的演講,意外地暴露了在中共的教育制度下,清華的人文荒蕪和校長教授的無知醜態。這些日子可以說全世界都在笑談清華白字校長,和隸篆不分的教授。
      清華乃是中華大學堂,當年有王國維、梁啟超、陳寅恪、趙元任、錢鍾書等一批國學大師,又有朱自清、聞一多、俞平伯、葉聖陶等一批文豪,奠定了清華的基礎,建立了清華的地位,形成了清華「中西交融,古今貫通」之傳統,開一代風氣之先,使二十世紀初中國文化都迴盪著他們的聲音,致使二十世紀的二三十年代,只要說到學術思想、文學風範就不能離開清華這些大師文豪。但是中共建政後不久,中共以蘇聯為榜樣,重理輕文,專家治國,要把清華建成工程師的搖籃,於是在五二年進行院系大調整,把文科全部趕出清華園,活活地把一所有著歷史文化傳承的綜合大學,改成為純粹的理工大學。清華改成理科大學後,由於得不得文化大師的思想滋潤熏陶和文、理的互相融匯貫通,幾十年來使清華未能培養出一批世界級的科學大師和泰斗,無一人問鼎諾貝爾科學獎。雖有錢學森這樣的科學家,但卻墮落為中共附庸權貴,為中共大躍進推波助瀾,違背科學良心去證實荒謬的畝產萬斤。梁啟超之子梁思成任清華建築系主任時,對於中共在北京拆城牆、毀古屋,雖痛心疾首,但已無其父那樣痛斥當局之勇氣,最後鬱鬱而死。梁氏父子在清華的不同經歷,可以見證清華的變故。清華時至今日,學術上連搬到台灣去的清華大學都不如,那裡還出了一個化學諾貝爾獎得主李遠哲。不過如宋楚瑜所讚譽的,它培養出一大批部長級人才和胡錦濤這樣的主席,一所堂堂的中華大學堂,變成了中共的高級黨校和中共的大清皇朝,這既是清華的驕傲,也是清華的悲哀。而它的悲哀來自中共對人文學科的無視和對蘇俄的崇拜及自我折騰。八十年代後期,中共也許意識到文理隔絕的弊病,於是又重新進行院系調整,於是清華又重建歷史學科,九十年代又將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併入清華,使清華逐漸回復為文理綜合大學。清華為了能夠培養出諾貝爾人才,在全國征高才生,成立諾貝爾班,又在清華大蓋諾貝爾別墅,邀請諾貝爾得主來校任教,以造世界一流大學。第一個住進清華諾貝爾別墅的卻是個老太臃腫攜年輕嬌妻而來的楊振寧博士,不過他到清華沒有給清華帶來嚴謹的治學之風,倒是帶來了老夫少妻的淫靡之風,一時清華校園之女生爭相傍導師做小妾,繼而竟然舉行戴避孕套比賽,也算是世界大學之一絕。
   
      時任大陸台灣兩地的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說過一句擊中清華時弊的話,「所謂大學者,非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中共將文理隔絕,大師趕出清華,雖建屋無數,但今日清華已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在中共的歷屆運動「鎮反、肅反」「反右」「文革」中,清華的學術大師權威和教師的精神已被摧殘的屍骨未剩,清華在中共手裡被中共折騰得七葷八素,從此,清華再也沒有出過大師,連像樣的人才也所出無幾。教育改革產業化後腐敗之氣浸淫校園,師不盡道,生不求學,師生共求為官發財之道,於是乎出了象顧秉林這樣的白字校長和劉江永這樣的把篆說成隸的教授。先賢已逝,大師已 杳,香火已斷,水木清華真是鳥呼哀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