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陈维健文集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博讯2005年10月26日)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七日十九时零六分巴金死了,他活到了一百零一岁,他的葬礼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参加了葬礼,可以说备极哀荣。
    巴金自一九九九年开始一直处在病榻之中,其身体状况实如植物人,几乎是一个不能思维不会说话不会写的人,他活着已不是为他自己而活着,一如他在偶而清醒时说:“我是他们要我活着的,活得长寿是一种惩罚”这个“他们”当然是指共产党。巴金作为一个作家的生命,其实早在中共执政的一九四九年就已结束了。在这以后他只是作为一个植物的生命体而存在。他的所有文学作品,“激流三部曲”“爱情三部曲”等,都是在中共执政以前完成的。中共执政以后他几乎停止了写作,不是巴金在中共执政后丧失了写作能力,而是中共的革命的文艺路线使他完全不能写作,因为一个真正的作家,是不能没有自由而应命写作的,自由可以说是作家的灵魂。在中共的革命文艺路线下,不但巴金不能写作,乃至整个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著名作家都从此放下了笔杆,如沈从文、茅盾、老舍、萧军、冰心、陈学昭、汪静之、叶圣陶、曹禺甚至像郭沫若这样成为中共伶臣的作家,不是辍笔,就是写一些身不由已的应酬之作,整个现代文学作家群,没有写出一部稍微像样的东西,和他们昔日的辉煌已不可同日而语。可以说,从中共执政那天起,作家自由创作的生命,已被中共扼杀了,他们的灵魂已被血腥的政治恐怖所层层包裹,特别是开展打击“胡风反党集团”以后,像胡风这样的党内革命作家,都被打成了中共的敌人,那些自由派作家就更是噤若寒蝉,于是他们集体地在文学上失踪,让自己处在一种休眠状态,如同植物人一般。但是尽管如此,到了文化革命运动,这些作为旧时代的文人,仍然首当其冲,他们没有一个逃脱得了被迫害的命运。他们在“牛棚”中饱受凌辱和殴打,在灵魂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他们连做一个不声不响的植物人都不能,不得不向自己和他人泼屎泼尿,作践自己以求存活。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人没能存活下来,像老舍这样投太平湖而死。通过文革这场大劫难后,中国现代文人又重新回复到植物时代,他们大都既不写也不说,像植物般地生活,只求平安终老。也有个别在偶有回光反照的时候,道出了他们的真心情,巴金就是其中的一位。
    巴金经历文革十年的炼狱,虽然已无法再从十年的炼狱生活中提炼出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但在灵魂和肉体的折靡中,他的灵魂却提炼升华到了一个比他三十年代文学创作更为伟大的一个高度。这就是灵魂的忏悔。文革结束以后,他以年老多病的身体,用哆嗦的手写下了他的灵魂之作《真话集》--《随想录》。他为自己在“牛棚”中不得已而作的检讨感到“恶心、羞耻”,他说印在白纸上的黑字是永远揩不掉的,我们的子孙将成为我们的审判官。当然,巴金所有的忏悔之中的最真诚的心灵诉求和闪光的思想是要建一座“文革博物馆”,他要为十年浩劫中被侮辱被迫害的灵魂请命。然而,在巴金的晚年,当他头顶无数桂冠,政治荣誉,被中共无以复加时,他的这一心灵的诉求,却被无情地销音了。在这以后他又进入植物人时期,中共无论如何利用他的名望,强加话语,他都不知不觉,不声不响,相信他的灵魂如有感觉的话,一定处比在“牛棚”中更痛苦,因为他真的已如一株植物一样,无法表达自己的喜怒和痛苦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