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陈维健文集
·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2006年文章
·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新年从爆炸开始
·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缺失人文的天堂
·台海无危机
·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博讯2005年10月16日)
    十月三日的上午,十时四十分左右,我在报社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这个人在证明了我的身份后,即对我进行漫骂和恐吓:让我等着来收拾我。当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恐吓电话,还没来得及反击,电话即被挂断。我对嗡嗡作响的电话沉思良久,我知道这恶狠狠的声音是冲着我, 刚刚发到“博讯”网,还没来得及在报纸上发表的一篇评中共六十五周年国庆“十月里的一首歌”而来的。当然更是冲着我十年来,针贬中共暴政宣扬民主自由而来的。
    从七九年我在国内办民办刊物“沉钟”杂志起,到海外办纽西兰“新报”十年,我的“反共”历史已有二十余年,我的文章逾半千,文字逾几十万,针贬时政,评中共暴政,揭中共罪恶不可谓不烈,文字虽犀利,观点虽激奋,但均保持理性二字,一无脏字,二无偏彼。在国内“反共”的十年,屡遭共产党的“关怀”几次险进监狱,已是黑名单上打入另册的人。所幸出国较早,才没有和国内一帮民运朋友一样身陷囹圄。海外办报十年,虽在天涯海角,但对暴政下的同胞之苦难不敢稍有忘怀,一周一评之新报“新论”,评共产党民主谎言,评共产党监禁自由,评共产党践踏人权,揭共产党欺世盗名,揭共产党贪污腐败,揭共产党掠夺民财。 虽然这一切,在纽西兰这个民主社会,新闻自由的国家,视之平常,但仍遭中共海外人员和“爱国人士”的骚挠漫骂,他们均以见不得人的传真和电话方式进行。骚挠漫骂虽时无断日,但是这样赤裸裸的恐吓还是第一遭。共产党为什么要对我进行恐吓呢?一个世界最大的党,一个号称已创造了汉、唐以来最大的盛世的党,为什么连远在天涯的一支小小的批判之笔都容忍不了,而对我出如此下三滥的招数,想来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是共产党已感到了他的崩溃之日已为期不远了。一个政权在他没日来临之时,总是显得焦躁不安,无理性和疯狂。
    北洋政权倒台前,铁肩辣手,一支笔胜过十万军的邵漂萍被军阀所杀,他曾说过“主笔可杀,舆论之力不可蕲”另一名报人林白水在一百天后也以身殉报。还有面对蒋介石威胁:“我有一百万兵”,回答“我有一百万读者,你有枪我有报”的史量才,也死于特务的暗杀。文人论政,言论报国的张季鸾、王芸生等在办报论政生涯中都遭过恐吓和坐牢。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中共政权的招数和前政权没有什么两样,一样是恐吓和监禁。在国内他把不听话的编辑记者投身牢房,如“南方都市报”编辑程益中和湖南“当代商报”的记者师涛。在海外中共不能明目张胆的抓人,只能搞恐吓。不久前香港名嘴王毓民、郑经翰、李鹏飞都因点评中共时政而遭恐吓。不过恐吓和读者支持的力量比较起来,恐吓是那样的微不足道。十年办报写文,我有数不清的读者,更有那些时常来信来电关怀我、支持我、激励我的读者,他们海天一样的情怀,常常让我感动得热泪满面。

    “反共”时之今日,共产党对我的恐吓,我把它当作对我反共的最大奖偿。二十多年的反共,想来也该得到一点奖偿了。而且,它也使我有幸和历史上那些为我所追随,崇拜的报人前辈一样遭受恐吓,它使我感到莫大的荣幸和满足。他们恐吓要收拾我,怎样收拾?致残我?致死我?如果真有一天不幸被言中,我愿以一曲“广陵散”追先贤而去,我为自己所写下的墓碑是:“反共民主自由战士陈维健之墓”,墓碑也是我的墓志铭,因为民主和自由是我终生不渝的追求,我是一只不信民主自由唤不来,专制暴政打不倒的滴血啼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