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陈维健文集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纪念“六四”后继有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
·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
·我心中的尊者达赖喇嘛---祝尊者八十大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纽西兰的小国大气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
·2017年世界大势反共为势
·2017年文章
·新年的第一声枪响
·《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中产阶级已在围城之中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缺失普世价值之下的中美较量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达赖喇嘛演讲中国留学生抗议为何而来
·金正男被刺解决朝鲜问题迫在眉睫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从对萨德与核爆的态度看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何等的荒唐
·美国对朝应该到了斩首行动的时候了
·政治是共产党的专利吗?私营企业主不能插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博讯2005年10月16日)
    十月三日的上午,十时四十分左右,我在报社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这个人在证明了我的身份后,即对我进行漫骂和恐吓:让我等着来收拾我。当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恐吓电话,还没来得及反击,电话即被挂断。我对嗡嗡作响的电话沉思良久,我知道这恶狠狠的声音是冲着我, 刚刚发到“博讯”网,还没来得及在报纸上发表的一篇评中共六十五周年国庆“十月里的一首歌”而来的。当然更是冲着我十年来,针贬中共暴政宣扬民主自由而来的。
    从七九年我在国内办民办刊物“沉钟”杂志起,到海外办纽西兰“新报”十年,我的“反共”历史已有二十余年,我的文章逾半千,文字逾几十万,针贬时政,评中共暴政,揭中共罪恶不可谓不烈,文字虽犀利,观点虽激奋,但均保持理性二字,一无脏字,二无偏彼。在国内“反共”的十年,屡遭共产党的“关怀”几次险进监狱,已是黑名单上打入另册的人。所幸出国较早,才没有和国内一帮民运朋友一样身陷囹圄。海外办报十年,虽在天涯海角,但对暴政下的同胞之苦难不敢稍有忘怀,一周一评之新报“新论”,评共产党民主谎言,评共产党监禁自由,评共产党践踏人权,揭共产党欺世盗名,揭共产党贪污腐败,揭共产党掠夺民财。 虽然这一切,在纽西兰这个民主社会,新闻自由的国家,视之平常,但仍遭中共海外人员和“爱国人士”的骚挠漫骂,他们均以见不得人的传真和电话方式进行。骚挠漫骂虽时无断日,但是这样赤裸裸的恐吓还是第一遭。共产党为什么要对我进行恐吓呢?一个世界最大的党,一个号称已创造了汉、唐以来最大的盛世的党,为什么连远在天涯的一支小小的批判之笔都容忍不了,而对我出如此下三滥的招数,想来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是共产党已感到了他的崩溃之日已为期不远了。一个政权在他没日来临之时,总是显得焦躁不安,无理性和疯狂。
    北洋政权倒台前,铁肩辣手,一支笔胜过十万军的邵漂萍被军阀所杀,他曾说过“主笔可杀,舆论之力不可蕲”另一名报人林白水在一百天后也以身殉报。还有面对蒋介石威胁:“我有一百万兵”,回答“我有一百万读者,你有枪我有报”的史量才,也死于特务的暗杀。文人论政,言论报国的张季鸾、王芸生等在办报论政生涯中都遭过恐吓和坐牢。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中共政权的招数和前政权没有什么两样,一样是恐吓和监禁。在国内他把不听话的编辑记者投身牢房,如“南方都市报”编辑程益中和湖南“当代商报”的记者师涛。在海外中共不能明目张胆的抓人,只能搞恐吓。不久前香港名嘴王毓民、郑经翰、李鹏飞都因点评中共时政而遭恐吓。不过恐吓和读者支持的力量比较起来,恐吓是那样的微不足道。十年办报写文,我有数不清的读者,更有那些时常来信来电关怀我、支持我、激励我的读者,他们海天一样的情怀,常常让我感动得热泪满面。

    “反共”时之今日,共产党对我的恐吓,我把它当作对我反共的最大奖偿。二十多年的反共,想来也该得到一点奖偿了。而且,它也使我有幸和历史上那些为我所追随,崇拜的报人前辈一样遭受恐吓,它使我感到莫大的荣幸和满足。他们恐吓要收拾我,怎样收拾?致残我?致死我?如果真有一天不幸被言中,我愿以一曲“广陵散”追先贤而去,我为自己所写下的墓碑是:“反共民主自由战士陈维健之墓”,墓碑也是我的墓志铭,因为民主和自由是我终生不渝的追求,我是一只不信民主自由唤不来,专制暴政打不倒的滴血啼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