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陈维健文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习近平视“朋友圈”如虎与人民为敌
·习近平判高瑜也判 了自己的政治死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
·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
·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纪念“六四”后继有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
·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
·我心中的尊者达赖喇嘛---祝尊者八十大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纽西兰的小国大气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
·2017年世界大势反共为势
·2017年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邱垂亮教授是台湾民主发展中的一个重要人物,也是一位多年来支持中国民主事业的政治人物,他移居海外后一直在昆士兰大学研究教学,这次到布里斯本参加“人权圣火”活动,台湾朋友有心让我们见见面,但都因时间安排上的出入而没能如愿,直到行将离开布里班的最后一天,才约好晚上见面吃饭,邱教授说这些天你们“人权圣火”跑累了,要慰劳一下。 那天是我们参加人昆士兰人权圣火的最后一天,我们从布里斯班出发,在“阳光海岸”连续跑了四个海岸城市,人确实有些累了,当我们驱车赶回布里斯班时,天色已晚,还没进入布里斯班,邱教授就来电说已在餐厅恭候,我们加快了车速向已是华灯初上的市中心开去。邱教授设宴招待我们的皇朝餐厅,在风光旖旎的南岸公园内,在一张靠近河畔的餐桌上,与邱教授作陪的是“新唐人”电视台的二位记者琳达夫妇,也是布里斯班的台湾大法弟子。我们握手表示了一下迟到的歉意随后落座,面对群星般闪烁的商业楼宇和布里斯班河美丽的倒影,银棱般飞绕在河岸上的立体高架桥有美不胜收的感觉。
   
   纽西兰民运人士潘晴和邱教授早在十多年前就认识,澳洲资深民运人士高见和邱教授则熟悉已久,我与邱教授可以说是初次见面。邱教授盛赞“人权圣火”这项活动,他说你们将中国民众的呼声纳入人权圣火的活动中,是很有意义的结合,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创举,自从雅典点燃人权圣火以来,我一直在关注着这项活动。这次人权圣火到达布里斯本,他们请我出来讲话我很高兴,人权圣火的意义非凡。我是不赞成中共所说举办奥运是显示民族精神的,中国连最起码的民主和自由都没有,何来的民族精神。这几年中国的经济虽然增长得很快,在国际舞台上大洒金钱,但是老百姓连书都读不起,病都看不起,北京城有那么多的上访冤民在呼天喊地,怎样来显示民族精神。中国在申请奥运举办权时,说要改善中国的人权关系,但是我看是一点都没有改善,法轮功学员依然遭受着迫害。而法轮功学员是我接触中最好的中国人。我们很多台湾人接触了大法成为大法学员。就象琳达这对夫妇,也成为了大法的弟子,他们是我的朋友,他们夫妇俩是很好的人。这二天他们给我来过好几个电话,说家里住了二位中国民运人士,是来澳洲参加人权圣火活动的,希望我能安排一个时间来和你们谈谈。我们说这二天住在琳达家,也深深地感到了他们的善心善意,他们为大法工作的精神也为我们所感动。这几天人权圣火的活动,琳达的丈夫扛着沉重的摄像机跑前奔后的拍摄,活动完了,我们都回家休息了,他们还接着将片子赶制出来。琳达丈夫年岁也不小了,但干起活来却象年轻人似的。邱教授说这几年台湾的法轮功发展非常地迅速已有十万人。当然每次活动出来的人没有那么多,不过也有好几万,这可以说是一个奇迹。法轮功在台湾已经非常地深入人心,连台湾监狱都拿法轮功来改造犯人,让他们弃恶从善。但是这样好的一个大法,中共却对他进行残酷的镇压。琳达说邱教授这些年来,在国际上不断地呼吁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一直都在支持着我们大法,我们大法弟子都对他心存感激。
   

   在推杯换盏之间,潘晴请教邱教授为我们分析两岸问题。邱教授说台湾目前处在中国和美国两个大国的交易之间,确实处境相当的困难,最近台湾入联公投遭到美国的反对,美国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龙头老大,却反对国际社会惯用的公投主要是利益使然,因为美国在反恐上需要中国的帮助,经济贸易上需要中国的市场,台湾只能作出牺牲,但是台湾仍然在努力地走自己的路,这就是国家的认同。台湾作为一个民主的社会至今不被国际社会所认同,不能参加国际组织,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伤了二千多万台湾人的心,虽然大家都知道不公平,但政治就是这样的无情。他对着潘晴说,那天你在人权圣火传递仪式上的讲话说得很好,感动了很多台湾移民,我也被感动了。你说中共八百枚导弹对着台湾人民,让台湾人民如何支持中国奥运。你们看到了这一点,但是台湾许多政治人物却没有看到这一点,象连战,宋楚瑜这些选举失败的人跑到中国去,大谈国共两党合作,还祝福北京奥运举办成功。但是台湾民进党民选政府执政都二届了,他们至今还不承认,却承认专制的中共政权,实在荒唐得很。潘晴说,连战,宋楚瑜跑到中国去媚共,中国民众是非常反感的。中国民众曾经对国民党寄于非常大的厚望,因历史的原因,当国民党退守台湾以后,中国政权易帜,国民党留在大陆的人员和他们的家属遭受到九死一生的灾难,但是连战访问中国时,对此连一句歉意的话都没说。他到底是怕中共呢?还是他根本没有这样的负疚感。再说这二年,中国出了一个“泛蓝联盟”的组织,这个组织根椐国民党党章,他的成员成为国民党的精神党员,但是这样一个以宣传“三民主义”为理念的组织,受到中共镇压时,国民党连一句话都不敢说,还偷偷地将党纲中精神党员一款取消掉。邱教授说,这件事我知道,最后还是“陆委会”发表了一个关注性的讲话。
   
   高见先生就台商跑到中国去投资的风险问题请教邱教授。邱教授表示我对台商在中国的投资历来是有看法的,我的看法到不在于投资的风险有多高,而是在于台商在中国的投资,帮助了中共这个专制腐败的政权,延续了它的生命,对不起盼望民主政治来临的中国民众,另一方面台湾中国投资的产品,大多数是劳动密集型和污染严重的产品,台湾经济已经成功地转型了,转到IT等高科技产品上来,却将淘汰的产品送到中国去做,使中国的污染更加严重,这也是对不起中国民众的。
   
   在谈到明年台湾的大选时,邱教授对民进党的胜选似乎是胸有成竹。他说虽然现在民调马英九要比谢长廷高出好几个百分点,但是问题在于台湾媒体的民调历来是不正确的。马英九最近为了改变国民党的统派角色,提出取消国民党执政时期与中共签订的“九二共识”和取消国民党的“国统纲领”,但立刻遭受党内的反对,他就缩回去了。马英九是一个明星式的人物,但不具有强硬的领导能力。他任台北市长时,也没有做出多少实质性的工作,完全是靠阿扁当政时的余荫维持的。因此,象他这样的人如果当选总统后,国家碰到大事,他就难以有果敢的决断能力。
   
   高见说民进党作为一个民主政党,从在野党而成为执政党,对于中国的民主运动应该天生有着同情和支持,但是民进党执政这些年来对中国的民运支持可以说少之又少。这是不是民进党去中国化使然。邱教授表示,民进党从道义上来说,一直是在支持着中国的民主运动,在实际上确实对中国民运支持得很少,说白了不是民进党不支持中国的民运,而是他们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打选战上去了。因为对他们来说保持政权是最重要的。
   
   邱教授最后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你们二位都是我认识已久的民运朋友,你们在海外为中国的民主运动奋斗都快二十年了,在海外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坚持奋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是过来的人,我告诉你们坚持就是胜利。台湾的民主运动如果从“美丽岛事件”算起到开放党禁,大选,民进党执政也走过了二十个年头。2000年民进党在大选中获胜时,很多民进党人都不敢相信他们赢了,政权落在了他们的身上,而他们还完全没有做好执政的准备。台湾的民主经验对你们是一个参考也应该是一个鼓励。
   
   潘晴,高见对邱教授的鼓励表示,我们一定为中国的民主奋斗到实现的那一天。在我们与邱教授话说两岸之际,布里斯班河两岸的夜景在晚风中也越显得迷人,那点缀着彩灯的交通船闪烁着从远处缓缓而来,这是今晚最后一班航班了。邱教授是座船而来,也乘船而去,当我们送邱教授到码头时,邱教授指着码头旁的一方大理石纪念碑说,你们看这个纪念碑是我建议下竖立的。我们随手望去,在夜光中只见澳大利亚的地图和台湾的地图相连着从高雄到布里斯班的一根线,上面写着“高雄地标”。邱教授说立这块碑时,遭受到中共领事馆的阻挠但没有成功。这块石碑让我们感到邱教授这些已在布里斯班生活了近二十年的移民,他们的心依然系在台湾那块生养他们的宝岛上。船靠岸的汽笛声划破了河面的宁静,我们送邱教授登上船,望着他扶栏的身影渐渐地远去。
   
   2007年11月9日于纽西兰

此文于2007年11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