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陈维健文集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邱垂亮教授是台湾民主发展中的一个重要人物,也是一位多年来支持中国民主事业的政治人物,他移居海外后一直在昆士兰大学研究教学,这次到布里斯本参加“人权圣火”活动,台湾朋友有心让我们见见面,但都因时间安排上的出入而没能如愿,直到行将离开布里班的最后一天,才约好晚上见面吃饭,邱教授说这些天你们“人权圣火”跑累了,要慰劳一下。 那天是我们参加人昆士兰人权圣火的最后一天,我们从布里斯班出发,在“阳光海岸”连续跑了四个海岸城市,人确实有些累了,当我们驱车赶回布里斯班时,天色已晚,还没进入布里斯班,邱教授就来电说已在餐厅恭候,我们加快了车速向已是华灯初上的市中心开去。邱教授设宴招待我们的皇朝餐厅,在风光旖旎的南岸公园内,在一张靠近河畔的餐桌上,与邱教授作陪的是“新唐人”电视台的二位记者琳达夫妇,也是布里斯班的台湾大法弟子。我们握手表示了一下迟到的歉意随后落座,面对群星般闪烁的商业楼宇和布里斯班河美丽的倒影,银棱般飞绕在河岸上的立体高架桥有美不胜收的感觉。
   
   纽西兰民运人士潘晴和邱教授早在十多年前就认识,澳洲资深民运人士高见和邱教授则熟悉已久,我与邱教授可以说是初次见面。邱教授盛赞“人权圣火”这项活动,他说你们将中国民众的呼声纳入人权圣火的活动中,是很有意义的结合,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创举,自从雅典点燃人权圣火以来,我一直在关注着这项活动。这次人权圣火到达布里斯本,他们请我出来讲话我很高兴,人权圣火的意义非凡。我是不赞成中共所说举办奥运是显示民族精神的,中国连最起码的民主和自由都没有,何来的民族精神。这几年中国的经济虽然增长得很快,在国际舞台上大洒金钱,但是老百姓连书都读不起,病都看不起,北京城有那么多的上访冤民在呼天喊地,怎样来显示民族精神。中国在申请奥运举办权时,说要改善中国的人权关系,但是我看是一点都没有改善,法轮功学员依然遭受着迫害。而法轮功学员是我接触中最好的中国人。我们很多台湾人接触了大法成为大法学员。就象琳达这对夫妇,也成为了大法的弟子,他们是我的朋友,他们夫妇俩是很好的人。这二天他们给我来过好几个电话,说家里住了二位中国民运人士,是来澳洲参加人权圣火活动的,希望我能安排一个时间来和你们谈谈。我们说这二天住在琳达家,也深深地感到了他们的善心善意,他们为大法工作的精神也为我们所感动。这几天人权圣火的活动,琳达的丈夫扛着沉重的摄像机跑前奔后的拍摄,活动完了,我们都回家休息了,他们还接着将片子赶制出来。琳达丈夫年岁也不小了,但干起活来却象年轻人似的。邱教授说这几年台湾的法轮功发展非常地迅速已有十万人。当然每次活动出来的人没有那么多,不过也有好几万,这可以说是一个奇迹。法轮功在台湾已经非常地深入人心,连台湾监狱都拿法轮功来改造犯人,让他们弃恶从善。但是这样好的一个大法,中共却对他进行残酷的镇压。琳达说邱教授这些年来,在国际上不断地呼吁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一直都在支持着我们大法,我们大法弟子都对他心存感激。
   

   在推杯换盏之间,潘晴请教邱教授为我们分析两岸问题。邱教授说台湾目前处在中国和美国两个大国的交易之间,确实处境相当的困难,最近台湾入联公投遭到美国的反对,美国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龙头老大,却反对国际社会惯用的公投主要是利益使然,因为美国在反恐上需要中国的帮助,经济贸易上需要中国的市场,台湾只能作出牺牲,但是台湾仍然在努力地走自己的路,这就是国家的认同。台湾作为一个民主的社会至今不被国际社会所认同,不能参加国际组织,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伤了二千多万台湾人的心,虽然大家都知道不公平,但政治就是这样的无情。他对着潘晴说,那天你在人权圣火传递仪式上的讲话说得很好,感动了很多台湾移民,我也被感动了。你说中共八百枚导弹对着台湾人民,让台湾人民如何支持中国奥运。你们看到了这一点,但是台湾许多政治人物却没有看到这一点,象连战,宋楚瑜这些选举失败的人跑到中国去,大谈国共两党合作,还祝福北京奥运举办成功。但是台湾民进党民选政府执政都二届了,他们至今还不承认,却承认专制的中共政权,实在荒唐得很。潘晴说,连战,宋楚瑜跑到中国去媚共,中国民众是非常反感的。中国民众曾经对国民党寄于非常大的厚望,因历史的原因,当国民党退守台湾以后,中国政权易帜,国民党留在大陆的人员和他们的家属遭受到九死一生的灾难,但是连战访问中国时,对此连一句歉意的话都没说。他到底是怕中共呢?还是他根本没有这样的负疚感。再说这二年,中国出了一个“泛蓝联盟”的组织,这个组织根椐国民党党章,他的成员成为国民党的精神党员,但是这样一个以宣传“三民主义”为理念的组织,受到中共镇压时,国民党连一句话都不敢说,还偷偷地将党纲中精神党员一款取消掉。邱教授说,这件事我知道,最后还是“陆委会”发表了一个关注性的讲话。
   
   高见先生就台商跑到中国去投资的风险问题请教邱教授。邱教授表示我对台商在中国的投资历来是有看法的,我的看法到不在于投资的风险有多高,而是在于台商在中国的投资,帮助了中共这个专制腐败的政权,延续了它的生命,对不起盼望民主政治来临的中国民众,另一方面台湾中国投资的产品,大多数是劳动密集型和污染严重的产品,台湾经济已经成功地转型了,转到IT等高科技产品上来,却将淘汰的产品送到中国去做,使中国的污染更加严重,这也是对不起中国民众的。
   
   在谈到明年台湾的大选时,邱教授对民进党的胜选似乎是胸有成竹。他说虽然现在民调马英九要比谢长廷高出好几个百分点,但是问题在于台湾媒体的民调历来是不正确的。马英九最近为了改变国民党的统派角色,提出取消国民党执政时期与中共签订的“九二共识”和取消国民党的“国统纲领”,但立刻遭受党内的反对,他就缩回去了。马英九是一个明星式的人物,但不具有强硬的领导能力。他任台北市长时,也没有做出多少实质性的工作,完全是靠阿扁当政时的余荫维持的。因此,象他这样的人如果当选总统后,国家碰到大事,他就难以有果敢的决断能力。
   
   高见说民进党作为一个民主政党,从在野党而成为执政党,对于中国的民主运动应该天生有着同情和支持,但是民进党执政这些年来对中国的民运支持可以说少之又少。这是不是民进党去中国化使然。邱教授表示,民进党从道义上来说,一直是在支持着中国的民主运动,在实际上确实对中国民运支持得很少,说白了不是民进党不支持中国的民运,而是他们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打选战上去了。因为对他们来说保持政权是最重要的。
   
   邱教授最后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你们二位都是我认识已久的民运朋友,你们在海外为中国的民主运动奋斗都快二十年了,在海外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坚持奋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是过来的人,我告诉你们坚持就是胜利。台湾的民主运动如果从“美丽岛事件”算起到开放党禁,大选,民进党执政也走过了二十个年头。2000年民进党在大选中获胜时,很多民进党人都不敢相信他们赢了,政权落在了他们的身上,而他们还完全没有做好执政的准备。台湾的民主经验对你们是一个参考也应该是一个鼓励。
   
   潘晴,高见对邱教授的鼓励表示,我们一定为中国的民主奋斗到实现的那一天。在我们与邱教授话说两岸之际,布里斯班河两岸的夜景在晚风中也越显得迷人,那点缀着彩灯的交通船闪烁着从远处缓缓而来,这是今晚最后一班航班了。邱教授是座船而来,也乘船而去,当我们送邱教授到码头时,邱教授指着码头旁的一方大理石纪念碑说,你们看这个纪念碑是我建议下竖立的。我们随手望去,在夜光中只见澳大利亚的地图和台湾的地图相连着从高雄到布里斯班的一根线,上面写着“高雄地标”。邱教授说立这块碑时,遭受到中共领事馆的阻挠但没有成功。这块石碑让我们感到邱教授这些已在布里斯班生活了近二十年的移民,他们的心依然系在台湾那块生养他们的宝岛上。船靠岸的汽笛声划破了河面的宁静,我们送邱教授登上船,望着他扶栏的身影渐渐地远去。
   
   2007年11月9日于纽西兰

此文于2007年11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