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天使云来满江红]
陈维健文集
· 西藏政治犯团体“九十三”推荐刘晓波获诺奖
·维基泄密陆克文的讲话看西方政府对中国的人前背后
·维基泄密(二)胡锦涛的内政外交的专项独裁
·诺奖颁奖前中共的丑行和闹剧
·中国腐败文化让一位新西兰华裔部长黯然下台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菩提伽耶的佛缘
·说不完道不尽的瓦拉纳西
·2011年文章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
·专制政权与美结盟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评埃及革命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收买军队不如“收买民众”
·日本大地震引发中国人的人心大地震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使云来满江红

   结束了人权圣火点燃活动,在雅典机场的候机室的长椅上,我们正准备着下一步的计划,一位女士在我们前面坐下,向我们点头舒眉一笑,我们回笑了一下,并没有认出她来。也许有片刻的尴尬,她迟疑了一下,站起来向我们伸出了手:你是潘晴吧!他对坐在我边上的潘晴作了自我介绍,我是陈满江“希望之声”的,这次一起来参加活动,听了你在圣火仪式上的演讲很受感动,特别是你介绍的那位英雄杨春林,我真的不能想像,他是这样在冰天雪地一个村一个村,一个家一个家地将几千人的签名拿下来的,这几乎是一个神迹。潘晴说:这是中国底层老百姓的声音第一次出现在海外,我们现在我们正在思考如何将他们的声音介绍给欧洲的主流媒体,让全世界都听到他们的声音,但因着语言上的限制,我们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一个好的翻译。她在我们身边的空椅上坐下来,“如果你们到法国来,我来帮助你们找,我想这应该不是一个问题,你们做的事会有人帮助你们的”。看着她那一脸的诚恳,我们随即改变了先到日内瓦去的计划,从法来克福转道法国。虽然我们与她是同一个航班,但座位相隔甚远,当飞机在法兰克福机场降落,我们走出通道时,她已先于我们在通道口等着我们了。我们为她的热情所感动,由于我们没有去巴黎的机票,相约第二天坐火车去巴黎见面。
   
   
   巴黎作为世界的文化之都,这是我第二次到达那里,一下火车民运朋友张建已在车站等候我们了。晚上老魏的弟弟小涛在一家中餐馆为我们俩洗尘,长叙短述民运多事之秋,直到酒酣饭饱。到了巴黎我们即和陈女士联系。她说已经为我们联系好一家媒体了,确定第二天上午十二时半,在共和广场附近的法国“解放报”社接受采访。
   第二天我们坐地铁到达共和广场等候陈女士的到来。共和广场是纪念1870年法兰西第三共和的广场,广场中央巨型纪念碑,是法兰西民族英雄圣女贞德手举橄榄枝的雕像。法兰西的圣女贞德如同中国人民心中的花木兰。在此约会使我意外地有了机会赞仰这位法兰西的民族女神。陈女士如约而至,在女神雕像下我们为在巴黎见面而欢心。

   
   “解放报”是法国一家赫赫有名的报纸。报社在卢浮宫后面,我们上了电梯来到他们的会议室,会议室巨大圆型窗门正对着艾菲尔铁塔,一览巴黎无限的城市风光。采访记者是年轻的玛丽娜小姐,陈女士自动地做了翻译。玛丽娜小姐明艳照人,陈女士优雅瑞庄,在一来二去的翻译中,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陈女士的法语竟然是如此之好,把潘晴的情绪慷慨激昂,语言的感染穿透都传神地表达出来。采访结束后,我们说陈女士,没想到你的翻译竟然那么地好。陈女士笑出了声,声音少女般的清脆爽朗。她说虽然我的语言没有问题,但我的翻译却很情绪化。那天在机场我说帮助你们找翻译,其实我心里已经想好了,找不到翻译我老太婆顶。
   
   接着“解放报”采访的是法国著名的“讽剌与幽默”报,陈女士带着我们,坐上她的手波车,在交通无序的法国的狭窄的街巷里,左一弯,右一转,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的车技真让我们叹为观止。她说她很爱巴黎的街巷,这里的每一条街都有一个故事,我想有一天,我休息了,什么也不干了,不是开着车而是用脚来漫步度量这些街巷,来感受它的历史文化的底蕴。“讽刺与幽默”这是一份广受法国民众欢迎,以揭露政坛丑闻为名的报纸。陈女士带着我们信步地推开了编辑部那扇厚重的大门。这一天的采访结束后,隔天在陈女士的推荐下,竟有四家主流媒体要求采访我们。
   
   紧接着的是一个有着七千万听从的CANAID ENSHANE电台。那天陈女士与我们相约在塞纳河畔巴黎圣母院旁的一座桥上,因为记者相约我们在桥旁的咖啡馆见面。当我们循着地图来到这座桥上时,陈女士已先于我们来到了,她穿着一身浅淡色的亚麻布衣裳,从桥上向我们走来,河风吹着动着她的衣襟,发也长了一分,她背影着圣母院的金辉,有着一种如诗如画的感觉。满江女士是台湾人,她的风韵让我们感到,原来一个没有受过中共文化浸淫,没有受过中共暴政迫害的知识女性,可以有这样的兰心,这样的惠质,这样的闺秀让人如沐天风。她在法兰西生活了近五十年,倘佯在赛纳河畔的桨声灯影中更多了一份浪漫,沐浴在罗浮宫的艺术金辉里更多了一份优雅。她一头银色的卷发,口红薄施,清瘦的身骨,走在细碎石块铺就的街道上,发出咯咯咯的清脆声响。陈满江女士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但老了竟然还有这样的美,这样的美,真是让年轻的女子都希望自己也快快地老去。
   
   咖啡馆就在桥角边,过了早茶时间的咖啡馆人并不多,我们选了偏偶一方的桌子坐下,陈满江向我们介绍说,在法国记者们到咖啡馆与采访人见面是一种特有的风情,他们喜欢喝着咖啡,聊着天,在轻松之中得到他们所要的新闻。我们刚坐下记者就赶到了。记者是一位带上一点络腮胡的三十多岁的男人。坐下后不久,待者托盘而来,落杯无声,咖啡很浓郁,杯子很精细,每一个瓷盘上都放着一块巧克力。几句寒暄后,他拿出话筒采访就开始了。这一次满江女士几乎作的是同声翻译,同声翻译是翻译中难度最高的翻译,既需要很高的技巧,更需要高度集中的精力,我们不知道没有学过翻译的满江老人竟然是如此得口应心。
   
   采访结束,虽然下午还有三个采访,但我们还有一点时间可以散步。陈女士说你们去过圣母院的后花园没有,我带你们去看看,那里有许多奇花异草美得很,是一巴黎的一个好去处。当我们漫步在花园的小径上,在风吹花香白鸽纷飞之中,她向我们说了一段她与大法的奇缘。她说我从少女时代就从台湾来到法国读书,在法国我成了天主教徒。但是在信教的几十年里,我虽然很虔诚,但总是找不到皈依的感觉。有一天,我巧遇了大法,瞬间感受中我意识到法轮大法,这就是我几十年来,冥冥之中一直等待的东西,这一瞬间也使我明白了,这些年来我虽然入了天主教门,但终是没有皈依感的原因,大法是我人生的一条归真之路。在我得法以后,我不但精神面貌产生了飞跃如同换了一个新人,一种新的生命源泉在我身上奔腾。我的身体状况也完全发生了变化。在得法以前,我的关节炎非常的严重,有些关节都变了形,到了影响我生活的地步。但是修炼以后竟然奇迹般地好了,身上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大法使我懂得了生命的意义,懂得我们修炼人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
   
   那天下午的采访是从法国RTL RADIO蒙地卡罗广播电台开始的。采访我们的是一位年轻的法国女郎,她曾经到过中国的河南调查爱滋村的情况。由于采访安排过于紧密,在接受RTL的采访后,我们不得不加快我们的步伐,上车下车,我们几乎都是一溜小跑似的。陈女士以七十多的高令。二脚生风竟然走在我们的前面。她的脚步有一种飘移感,如风吹云动,白鹤飞翔。
   
   “RFI是法国最大的国际广播台,巨大的环型的广播大楼须通过保安严密的安全检查。在采访部主任会见我们以后,记者立即带我们到演播室进行采访。节目长达半个多小时,潘晴与记者的答问,陈女士的翻译得如行云流水。在法广采访后,我们又转到处在同一大楼的另一个区的“FRANCE CULTURE法国文化台”的直播大厅。采访我们的是一位资深女记者,作的是黄金时段的现场直播节目。只有七八分钟的时间,这七八分钟的时间,是争分夺妙的时间,陈满江的同步翻译,如同天人合一,从中文到法文,从男声到女声,潘晴的声音与她的声音,像是一组男女声的二重唱,一高一低,双双地飞翔在法兰西自由的天空上。他们唱出了中国底层民众的苦难,唱出了他们心头的呼声。采访在精彩中呃然而止。主持人放下耳机激动地说,今天这个节目非常地精彩。她握着潘晴,握着陈满江的手久久不能放下,“谢谢你们,多年来我已没做过这么好的节目了,这个节目会使我难以忘怀。因为这是几亿人的声音。”
   
   短短的三天内的二天的时间中,竟有六家主流媒体采访我们,在法兰西共和国的上空第一次回荡着中国底层百姓苦难的声音。我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陈满江女士的感谢。陈满江女士说,不用感谢那是缘,在机场与你们相遇的瞬间,我感到了我的使命,大法让我来帮助你们,帮助由你们担负起的中国民众的苦难。在雅典圣火点燃仪式上,那天大家拿起国旗将它张开,我无意中拿起的就是你们纽西兰那面蓝底米字四星的国旗。她这么一说,我猛然回想到,那一晚让我无数感动场面中,有连续三四个小时始终不渝地拿着国旗的那些大法学员,其中有一位白发,白衣,白裤的老人拿着纽西兰国旗的,原来就是她老人家。我说:我们还一起拍过照呢。她说这就是缘,佛说有缘共渡百年船。我从巴黎来,你们从纽西兰去,皆是为点人权圣火,可谓同船之人。天之涯,人之茫能在机场不期而遇,乃是天注机缘,缘是要不来,推不去的。
   
   那天,与满江女士握手相别,目送她飘逸远去的背影,笙鹤缥渺,瑞气盘恒,天使云来满江红。
   
   陈维健于纽西兰07年8月明月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