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天使云来满江红]
陈维健文集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使云来满江红

   结束了人权圣火点燃活动,在雅典机场的候机室的长椅上,我们正准备着下一步的计划,一位女士在我们前面坐下,向我们点头舒眉一笑,我们回笑了一下,并没有认出她来。也许有片刻的尴尬,她迟疑了一下,站起来向我们伸出了手:你是潘晴吧!他对坐在我边上的潘晴作了自我介绍,我是陈满江“希望之声”的,这次一起来参加活动,听了你在圣火仪式上的演讲很受感动,特别是你介绍的那位英雄杨春林,我真的不能想像,他是这样在冰天雪地一个村一个村,一个家一个家地将几千人的签名拿下来的,这几乎是一个神迹。潘晴说:这是中国底层老百姓的声音第一次出现在海外,我们现在我们正在思考如何将他们的声音介绍给欧洲的主流媒体,让全世界都听到他们的声音,但因着语言上的限制,我们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一个好的翻译。她在我们身边的空椅上坐下来,“如果你们到法国来,我来帮助你们找,我想这应该不是一个问题,你们做的事会有人帮助你们的”。看着她那一脸的诚恳,我们随即改变了先到日内瓦去的计划,从法来克福转道法国。虽然我们与她是同一个航班,但座位相隔甚远,当飞机在法兰克福机场降落,我们走出通道时,她已先于我们在通道口等着我们了。我们为她的热情所感动,由于我们没有去巴黎的机票,相约第二天坐火车去巴黎见面。
   
   
   巴黎作为世界的文化之都,这是我第二次到达那里,一下火车民运朋友张建已在车站等候我们了。晚上老魏的弟弟小涛在一家中餐馆为我们俩洗尘,长叙短述民运多事之秋,直到酒酣饭饱。到了巴黎我们即和陈女士联系。她说已经为我们联系好一家媒体了,确定第二天上午十二时半,在共和广场附近的法国“解放报”社接受采访。
   第二天我们坐地铁到达共和广场等候陈女士的到来。共和广场是纪念1870年法兰西第三共和的广场,广场中央巨型纪念碑,是法兰西民族英雄圣女贞德手举橄榄枝的雕像。法兰西的圣女贞德如同中国人民心中的花木兰。在此约会使我意外地有了机会赞仰这位法兰西的民族女神。陈女士如约而至,在女神雕像下我们为在巴黎见面而欢心。

   
   “解放报”是法国一家赫赫有名的报纸。报社在卢浮宫后面,我们上了电梯来到他们的会议室,会议室巨大圆型窗门正对着艾菲尔铁塔,一览巴黎无限的城市风光。采访记者是年轻的玛丽娜小姐,陈女士自动地做了翻译。玛丽娜小姐明艳照人,陈女士优雅瑞庄,在一来二去的翻译中,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陈女士的法语竟然是如此之好,把潘晴的情绪慷慨激昂,语言的感染穿透都传神地表达出来。采访结束后,我们说陈女士,没想到你的翻译竟然那么地好。陈女士笑出了声,声音少女般的清脆爽朗。她说虽然我的语言没有问题,但我的翻译却很情绪化。那天在机场我说帮助你们找翻译,其实我心里已经想好了,找不到翻译我老太婆顶。
   
   接着“解放报”采访的是法国著名的“讽剌与幽默”报,陈女士带着我们,坐上她的手波车,在交通无序的法国的狭窄的街巷里,左一弯,右一转,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的车技真让我们叹为观止。她说她很爱巴黎的街巷,这里的每一条街都有一个故事,我想有一天,我休息了,什么也不干了,不是开着车而是用脚来漫步度量这些街巷,来感受它的历史文化的底蕴。“讽刺与幽默”这是一份广受法国民众欢迎,以揭露政坛丑闻为名的报纸。陈女士带着我们信步地推开了编辑部那扇厚重的大门。这一天的采访结束后,隔天在陈女士的推荐下,竟有四家主流媒体要求采访我们。
   
   紧接着的是一个有着七千万听从的CANAID ENSHANE电台。那天陈女士与我们相约在塞纳河畔巴黎圣母院旁的一座桥上,因为记者相约我们在桥旁的咖啡馆见面。当我们循着地图来到这座桥上时,陈女士已先于我们来到了,她穿着一身浅淡色的亚麻布衣裳,从桥上向我们走来,河风吹着动着她的衣襟,发也长了一分,她背影着圣母院的金辉,有着一种如诗如画的感觉。满江女士是台湾人,她的风韵让我们感到,原来一个没有受过中共文化浸淫,没有受过中共暴政迫害的知识女性,可以有这样的兰心,这样的惠质,这样的闺秀让人如沐天风。她在法兰西生活了近五十年,倘佯在赛纳河畔的桨声灯影中更多了一份浪漫,沐浴在罗浮宫的艺术金辉里更多了一份优雅。她一头银色的卷发,口红薄施,清瘦的身骨,走在细碎石块铺就的街道上,发出咯咯咯的清脆声响。陈满江女士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但老了竟然还有这样的美,这样的美,真是让年轻的女子都希望自己也快快地老去。
   
   咖啡馆就在桥角边,过了早茶时间的咖啡馆人并不多,我们选了偏偶一方的桌子坐下,陈满江向我们介绍说,在法国记者们到咖啡馆与采访人见面是一种特有的风情,他们喜欢喝着咖啡,聊着天,在轻松之中得到他们所要的新闻。我们刚坐下记者就赶到了。记者是一位带上一点络腮胡的三十多岁的男人。坐下后不久,待者托盘而来,落杯无声,咖啡很浓郁,杯子很精细,每一个瓷盘上都放着一块巧克力。几句寒暄后,他拿出话筒采访就开始了。这一次满江女士几乎作的是同声翻译,同声翻译是翻译中难度最高的翻译,既需要很高的技巧,更需要高度集中的精力,我们不知道没有学过翻译的满江老人竟然是如此得口应心。
   
   采访结束,虽然下午还有三个采访,但我们还有一点时间可以散步。陈女士说你们去过圣母院的后花园没有,我带你们去看看,那里有许多奇花异草美得很,是一巴黎的一个好去处。当我们漫步在花园的小径上,在风吹花香白鸽纷飞之中,她向我们说了一段她与大法的奇缘。她说我从少女时代就从台湾来到法国读书,在法国我成了天主教徒。但是在信教的几十年里,我虽然很虔诚,但总是找不到皈依的感觉。有一天,我巧遇了大法,瞬间感受中我意识到法轮大法,这就是我几十年来,冥冥之中一直等待的东西,这一瞬间也使我明白了,这些年来我虽然入了天主教门,但终是没有皈依感的原因,大法是我人生的一条归真之路。在我得法以后,我不但精神面貌产生了飞跃如同换了一个新人,一种新的生命源泉在我身上奔腾。我的身体状况也完全发生了变化。在得法以前,我的关节炎非常的严重,有些关节都变了形,到了影响我生活的地步。但是修炼以后竟然奇迹般地好了,身上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大法使我懂得了生命的意义,懂得我们修炼人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
   
   那天下午的采访是从法国RTL RADIO蒙地卡罗广播电台开始的。采访我们的是一位年轻的法国女郎,她曾经到过中国的河南调查爱滋村的情况。由于采访安排过于紧密,在接受RTL的采访后,我们不得不加快我们的步伐,上车下车,我们几乎都是一溜小跑似的。陈女士以七十多的高令。二脚生风竟然走在我们的前面。她的脚步有一种飘移感,如风吹云动,白鹤飞翔。
   
   “RFI是法国最大的国际广播台,巨大的环型的广播大楼须通过保安严密的安全检查。在采访部主任会见我们以后,记者立即带我们到演播室进行采访。节目长达半个多小时,潘晴与记者的答问,陈女士的翻译得如行云流水。在法广采访后,我们又转到处在同一大楼的另一个区的“FRANCE CULTURE法国文化台”的直播大厅。采访我们的是一位资深女记者,作的是黄金时段的现场直播节目。只有七八分钟的时间,这七八分钟的时间,是争分夺妙的时间,陈满江的同步翻译,如同天人合一,从中文到法文,从男声到女声,潘晴的声音与她的声音,像是一组男女声的二重唱,一高一低,双双地飞翔在法兰西自由的天空上。他们唱出了中国底层民众的苦难,唱出了他们心头的呼声。采访在精彩中呃然而止。主持人放下耳机激动地说,今天这个节目非常地精彩。她握着潘晴,握着陈满江的手久久不能放下,“谢谢你们,多年来我已没做过这么好的节目了,这个节目会使我难以忘怀。因为这是几亿人的声音。”
   
   短短的三天内的二天的时间中,竟有六家主流媒体采访我们,在法兰西共和国的上空第一次回荡着中国底层百姓苦难的声音。我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陈满江女士的感谢。陈满江女士说,不用感谢那是缘,在机场与你们相遇的瞬间,我感到了我的使命,大法让我来帮助你们,帮助由你们担负起的中国民众的苦难。在雅典圣火点燃仪式上,那天大家拿起国旗将它张开,我无意中拿起的就是你们纽西兰那面蓝底米字四星的国旗。她这么一说,我猛然回想到,那一晚让我无数感动场面中,有连续三四个小时始终不渝地拿着国旗的那些大法学员,其中有一位白发,白衣,白裤的老人拿着纽西兰国旗的,原来就是她老人家。我说:我们还一起拍过照呢。她说这就是缘,佛说有缘共渡百年船。我从巴黎来,你们从纽西兰去,皆是为点人权圣火,可谓同船之人。天之涯,人之茫能在机场不期而遇,乃是天注机缘,缘是要不来,推不去的。
   
   那天,与满江女士握手相别,目送她飘逸远去的背影,笙鹤缥渺,瑞气盘恒,天使云来满江红。
   
   陈维健于纽西兰07年8月明月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