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陈维健文集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纽西兰的小国大气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
·2017年世界大势反共为势
·2017年文章
·新年的第一声枪响
·《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中产阶级已在围城之中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缺失普世价值之下的中美较量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达赖喇嘛演讲中国留学生抗议为何而来
·金正男被刺解决朝鲜问题迫在眉睫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从对萨德与核爆的态度看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何等的荒唐
·美国对朝应该到了斩首行动的时候了
·政治是共产党的专利吗?私营企业主不能插手
·当代牛人大力士习近平
·为伸张正义而进行的打击
·李明哲小小人权义工大大民主英雄
·习王真的打起来了吗?
·中共内斗失控习王到了政治终点
·美国之音到底怎么了?
·不同寻常的中共内斗
·中国首席扒粪者郭文贵
·形势变化再说习近平/陈维健
·14亿人只有上街革命才是唯一的出路
·不要让他成为沙漠里边的一个声音
·对与王岐山习近平必须有一个交待
·是郭文贵谎言装胆还是“环时”装腔作势
·谋杀!谋杀!刘晓波肝癌晚期是中共实施的慢性谋杀
·把《中英联合声明》当废纸最后会砸自己的脚
·郭文贵从扒粪者到革命的呼唤者
·谈谈文汇报《日本政客叫嚣支持反华势力》/陈维健
·拿下孙政才与台湾的危局/陈维健
·中共为何不敢与印度打仗/陈维健
·美朝战争打得起来吗?
·三学运领袖被判香港已是党天下
·从一个视频想到暴力革命与非暴力革命
·恶警摔妇事件与习近平被挖坑
·十九大王岐山是上还是下/陈维健
·中共明目张胆渗透西方政坛-谈纽西兰华裔议员杨健
·“十九大”前哨战步步惊心
·中共国庆台湾庆祝统一党横行台湾
·“十九大”后凛冬将至黑暗来临
·习近平的新思想毛泽东的老思想
·十九大常委出炉,一个胖子六个小矮人
·党管啥 啥遭殃
·川普到访中国将享受帝皇接待
·习伟人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正在走津巴布韦的路,习近平是下一个穆加贝
·清理低端人口北京成为权贵阶级的城邦
·为何这么大的三起公共事件没有引发抗议潮
·西藏与中共谈判重有启动?
·毛伟人以放屁入诗 习圣人以厕所革命
·2018 年
·2018年敢问路在何方!/陈维健
·西方开吹反共集结号
·打倒共产党!
·消灭私有制中共二次革命
·二教授文章针锋相对 党内斗争胜负未定
·骂美国是立场去美国是生活————谈华人移民的人格分裂
·习近平打黑除恶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修宪倒行习近平步袁世凯后尘将引发护国战争
·主席任期制已铁定取消红二代反不反
·美朝首脑会晤直接打脸中国
·白眼翻出海外中共大外宣假外媒
·川普对习近平三斧头震摄帝制
·习金会谈后中朝政治接轨
·川习;永远的朋友与永远的敌人
·内涵段子;娱乐至死将成为自由至死
·美对中兴的禁令打下了《厉害了!我的国》
·金正恩是立地成佛还是政治变脸
·从中美贸易谈判看习近平的猪队员
·大马变天阻击中共渗透获胜利
·刘鹤认怂签约官媒提不平等条约
·纪念六四 反思六四 展望未来
·卡车司机呼出习近平下台!打倒共产党!
·黑烟滚滚的航母
·中共到底在演哪拙戏?阳谋还是阴谋?
·中共到底在演哪拙戏?阳谋还是阴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九月四日因大批中国民运人士来澳参加各项活动,国际大赦澳洲分部为此举办了一场与中国民运人士的交流会。 交流会在大赦国际宽畅的大厅举行,主持这次交流会的是索菲娅SOPHIE PEER女士。参加这次交流会的中国民运人士大约有十几人,大赦国际的成员将近二十人左右。索菲娅女士在大家落坐后,首先欢迎各位民运人士的到来,希望来宾能够为他们的成员讲述一些有关中国的故事。 座谈交流会担任翻译的一个是秦晋另一个是大赦国际的华人成员。潘晴代表“全国维权抗暴”连线讲述了中国黑龙江富锦失地农民为了要回自己土地与政府进行长达十一年的故事。并特别介绍了他们的代表杨春林,为了将失地农民“不要奥运要人权”的呼声收集下来,在零下四十度的冰天雪地中,一个村一个村,一个家庭一个家庭,从一个一个农民手中签下名字的故事。这个故事深深地打动了于会的成员。来自德国的资深民运人士陈乃良为大家讲述了一个悲惨的故事。他在中国的一个邻居,因重感冒到医院去看病,但是医院要他交足看病的费用才给他看病,由于他交不出这毕钱,最后死在家里。而象他邻居因看不起病而死亡的悲惨故事,在中国每天都在发生。蒙古异见人士席海明讲述了内蒙古人遭受迫害的故事。他说现在蒙古人的名字,都必须要求用汉字,使蒙古人的名字无法卒读。中共不但不让蒙古人的名字用蒙文,而且还不让蒙古人过传统的放牧生活。中共说因放牧破坏了草原,蒙古人放牧了几千年,草原都是好好的,这么到了共产党手里放牧就破坏草原了呢。破坏草原最大的罪恶魁首应该是中共对草原的高度开发,破坏了自然生态造成的。席海明最后说:不让蒙古人放牧就象不让汉人种地一样。 来自香港的几位民运人士作了即席发言后,于会的国际大赦成员提出了他们所关心的中国问题。一位成员提到中共有没有可能转变为民主政党。潘晴在回答这个提问时说道,当今的中共是一个没有任何信仰的政党,是一个利益的集合体,它不但集中了中国所有的权力,也集中了中国所有的经济资源。如果它要转型为民主政党,就要被别的政党瓜分资源,因此是绝无可能的。一位大学生成员提问道:中共是如何控制大学生的。陈乃良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他在中国读过大学也在德国留过学。因此他对中西大学都非常了解。中国的大学每一个班级都有一个政治辅导员,作学生的思想工作,要让学生的思想和共产党保持一致。学生每隔一段时间还得写思想汇报,交待自己的思想。如果一个学生思想上没有和共产党保持一致,他就会被开除出校。这在西方国家的大学是不可思议的事,大学应该是思想最活跃的地方。 将尽二个时小的交流会,气氛非常地融洽。索菲娅在结束时终结说,今天的交流会相信对所有在场的人都是一次难得的机会,都有很大的收获。 纽西兰新报记者陈维健在悉尼报导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