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陈维健文集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在意大利中部有一座群山环抱的城市,在十七世纪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在那一段时期,几乎所有的大师都汇聚到了它的身边,由此开创了欧洲历史上最辉煌的“文艺复兴”时期,世界也由此穿过了中世纪的黑暗开始了人性的复苏,它的人性光芒不但穿越了阿尔诺河谷流淌到罗马,它的光芒也照耀到整个欧洲及其世界。
    佛罗伦萨这个被中国诗人徐之摩称为“翡冷翠”的城市,在我生活在如同中世纪般黑暗的毛统治时代,它一直是我心中一盏摇曳人文光辉的烛台。由着母亲是音美教师的缘故,即使在“文化革命”的时候,达芬奇,米凯朗基罗,拉斐尔这些艺术巨匠和但丁,薄丘伽等文学大师及音乐家柴可夫斯基的故事与他们的作品仍然耳濡目染着我们。记得我家文革的劫后余生中,家里还珍藏着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的画和米凯朗罗基的“大卫”石膏头象。这些珍藏不可磨砺的影响着我们在那个人性被泯灭,文化被荒芜时代的生活和成长。佛罗伦萨“翡冷翠”在那个时代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但这个梦竟然有一天,梦想成真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2007年五月正是南欧春意融融的花季,我和已成为雕塑艺术家的兄弟,有机会从南半球的天涯海角的纽西兰来到佛罗伦萨。我们乘坐欧洲之星高速列车,从布鲁塞尔,巴黎一路南下,在穿越无数个长长的隧道后,终于来到了我们心想往之的佛罗伦萨。清晨的阳光正从山丘上升起,透过橄榄树叶,碎银般地洒在梦中初醒的城市。我们拉着行李走在悠长而古老的街道上,行李包下的小轮在细碎的石块路面上,发出咯答咯答的清脆声响。踏着脚下的石块,我们仿佛穿越了历史的时空,进入了时间的隧道来到了大师们生活的时光中。
    佛罗伦萨建于公元200年,在历史上就是一个贸易和艺术之都,在第一次十字军远征时,这里是罗马帝国通往东方的贸易之路。它也因贸易而成为当时欧洲最富有的城市。它所制造的佛罗伦萨金币成为欧洲最好的金币。然而富甲天下了佛罗伦萨,并不以此为满足,它要将它的财富化作艺术,将有价的财富化作无价的艺术瑰宝。十四世纪当欧洲大陆穿越了中世纪的黑暗,人性的光芒即将升起的时候,历史选择了佛罗伦萨这个没有海口的城市,去开创人类文明的黄金时代。
   
    十四世纪的佛罗伦萨是一个共和制的城邦国家,作为城邦的国家它由二个家族的联邦控制。其中一个家族梅迪奇家族,铸成了佛罗伦萨作为世界艺术之都的历史地位。梅迪奇家族是一个金融奇才的家族,它拥有遍布全欧洲的银行,成为富可敌国的家族。但是这个创造巨大财富的家族,却并不醉心于财富,这个家族对艺术的爱好胜过了金钱。梅迪奇家族的第二代及第四代继承人柯西莫(Cosimo de’ Medici,1434~1462)与罗伦佐(Lorenzo de’ Medici,1478~1492)。由着他们对艺术的醉心,在其巨大的财富的支持下,几乎网罗了世界上所有的杰出人才,将他们汇聚到佛罗伦萨。那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一个大师巨匠云集的时代,从文学到艺术,从建筑到科学,在这里创造了直到现在还没有那一个时代可以企及的高峰。梅迪奇家族在收罗人才的同时,还培养人才,他们设立艺术学院,分立绘画、雕刻、建筑等学科,从文学大师但丁,薄丘伽,到文艺复兴三巨头的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从政治理论家马奇亚维里,天文学家伽利略甚至音乐家柴可夫斯基,也从千里之遥的冰天雪地的俄罗斯来到了这里。因梅迪奇家族开艺术风气之先,爱美成了这个城市的风潮,爱才成为这个城市的时尚。整个佛伦萨城都沉浸在浓厚的艺术氛围中。豪门贵族争先聘请大师为自己设计宅园楼堂,竞相收集名家作品,均以诗家为友艺家为荣。艺术家诗人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成为城市的明星。佛罗伦萨的市民也大多成为了能工巧匠。他们的孩子被送到艺术学校学习,天才的老师教出了高才的学生,从而使佛罗伦萨在那个时代创造了这个世界无与伦比的艺术财富。而梅迪奇家族所有的倾国倾城的艺术宝藏,又都献给了这个城市。现在的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所阵例的作品几乎都是梅迪奇家族的收藏品。梅迪奇家族对佛罗伦萨的贡献,使他成为这个城市的缔造者,而这个城市所掀起的文艺复兴运动,也使梅迪奇家族被成为“文艺复兴的教父”。面对这样一个伟大的文艺复兴之城,我们的感情象是一个教徒走进了圣殿,几乎有了一种崇拜和敬畏的感觉。
    我们拖着行李在离中心火车站不远的一条狭窄的巷道内,找到了我们的住处。“背包旅行社”这个为青年人服务的国际旅行社,也对成年人开放。它不但价格便宜,更为吸引人的是它的开放性和生气勃勃的气氛。佛罗伦萨的背包旅行,与世界各地不同的是,不但它的大厅和楼道放满了大师们的雕塑复制品,它的墙上天花板上也都画满了壁画。这些作品都是曾经住宿在这里的青年旅行者留下的作品,也许他们受这个城市的艺术感染,住进这个旅社的青年,人人都成为了艺术的天才。我们住在这里仿佛置身于艺术学院的教学大楼。
    佛罗伦萨作为一个城市并不大,但作为一个博物馆它则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因为佛罗伦萨这个城市就是一座博物馆。这个城市有四十多座博物馆和美术馆六十多座宫殿,散遍这个城市大街小巷的大大小小的教堂。以及触目皆是的雕塑作品。这个四十万人口的城市,它的塑像远远地超过了这个城市的人口。面对这样一个巨大的博物馆,一个从地理和城市建筑,几乎完整地保留了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代的格局,以及保留着城邦时期的手工业作坊。这个城市如果仅仅作为一个游客,二三天三五天的观光是难以窥其一斑的。
    我们在佛罗伦萨仅仅只有二天的时间,为此,我们用了几天的时间来研究安排我们在这个城市的游程。在眼花瞭乱激情伴随的二天中,我们从被称为佛罗伦萨的阳台的米开朗琪罗广场的视野中开始推向整个城市,去感受这个城市的面貌。这个座落在佛罗伦萨山丘上的广场是迟至十九世纪的建筑,广场的中心矗立着被放大的米开朗基罗的“大卫”雕像,和雕像基座下的“昼”“夜”“晨”“暮“群雕。大卫雕像那巨大的身影几乎复盖了整个城市,也成为这个城市至高无上的精神象征。倚在广场玉砌雕栏上,座落在阿诺河两岸的佛罗伦萨就尽收眼底了。在古老的街区中,绿色橄榄树相拥着红色的建筑.“圣百花大教堂”巨大的圆顶和伟岸的乔托钟楼在初升的阳光下发出金色的光辉,阿尔诺河在城市的辉映下蜿蜒地向东流去,连结两岸的桥垂映在流波中。当我们把视线从远处收回到广场的左面的山林,青翠的松柏掩映着一段古城墙,墙内是幢幢城堡别墅,这些城堡别墅昔日的主人都是这个城市的骄傲,从天文学家伽利略到音乐家柴可夫斯基。随着徐徐而来的山风,那些历史上的名人可以说扑面而来。在它的山坳上,有一座青藤爬满的别墅,这儿曾经是梅克夫人为柴可夫斯基准备的,虽然柴可夫斯基应邀来到这里,但并未能与他倾心的女人梅克夫人谋面。这对终身相爱的情人,没有拉过一次手,更没有一次拥抱,只是在这幢别墅前二驾马车擦身而过,他们俩只有瞬间即逝的相遇,但就是这一瞬间,柴可夫斯基却为此写下了百世留芳的“第四交响乐”。时至今日,当我们在梅克夫人的别墅门前,依然能够听到马车的哒哒之声,依然感到梅克夫人的世纪留香,和柴可夫斯基永不息灭的心灵交响之音。
    佛罗伦萨的精华之处当然是他的博物馆了,全城四十多个博物馆,当以乌菲兹美术馆和艺术学院美术馆为之最。乌菲兹美术馆,这座十六世纪由梅迪奇家族为容纳市政所有部门而设计的办公大楼,现在成为意大利最大的美术馆。它藏有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作品,其中有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和“春”达芬奇的 “天使报喜”,米开朗基罗的“神圣家族”拉斐尔的”金丝的雀圣母”和提香的”花神”.几乎每一个到佛罗伦萨的人,没有不去这座艺术的殿堂朝圣的。我们去的那天,正好是免费开放日,长龙似的队伍,在美术馆的长廊一直排到阿尔诺河岸。沿着队伍的长廊上是雕塑挨着雕塑,长廊外是行为艺术家,摊头艺术家你傍着我我依着你。 踟蹰行走的队伍整个儿的沐浴在艺术的阳光中。二个多小时的队伍,当我们终于进入这艺术的殿堂,面对各位大师的作品时,在无法克制的激动中,我们的脸上充满了神圣的感觉,文艺复兴的大师们一尊尊,一张张的艺术作品在此复活了。要陈述这个有着四十六个陈列馆,多达十万件以上作品的艺术博物馆是困难的。当然更困难的是让我们在这些大师的作品前挪动我们的脚步。作为雕塑艺术家的兄弟,几乎每一件作品都让他如数家珍,流连往返。达芬奇的“天使报喜”是该美术馆的一张重要收藏,当我站在这张二米多长的作品前,有一种震撼,这张达芬奇年仅20岁的作品,能够多此生动地表现天使向处女玛丽亚报喜,告知她因圣灵使她怀孕生子的故事。玛丽亚那种听到报喜后的神态表情,一个20岁的青年竟能描绘得如此传神,只能用天才二字来形容。虽然达芬奇他的三幅最重要的作品没有收藏在佛罗伦萨,但最负盛名的“蒙娜里莎”却是在佛罗伦萨完成的。当我们站在”天使报喜”这幅画前,正好有一位老师带着他的学生们在讲解着这幅画,老师和学生的脸上都充满了艺术的神圣之光。达芬奇这位出生在佛罗伦萨郊外农民的孩子,是文艺复兴时代的天子骄子,他既是一位艺术家,又是一位文学家,同时也是工程师,科学家,发明家。正象那个时代将所有的天才都赋于了佛罗伦萨一样,上帝也几乎将所有的才能都赋于了达芬奇一个人。
    从乌菲兹博物馆出来,我们便来到学院美术馆。这里陈列着佛罗伦萨的镇城之宝,米开朗基罗的二米半高的“大卫”。大卫是圣经中一位战胜敌人的牧羊少年,按中国的说法只不过是一位农民。但是米开朗罗基却把这位农民通过艺术手法,将他雕塑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俊美的青年英雄。米开朗基罗创作大卫的年代正是教廷腐败,外族入侵时期,于是他借圣经题材去表现一个时代英雄的形象。这位英雄在米开朗罗基的创作下,既不拿剑也不穿战袍,而是全身赤裸着健美的身躯,在深思紧锁的眉宇间透出一股反叛的英武之气。这个形象可以说最完善地表现了文艺复兴的精神面貌。这尊雕塑在五百年间成了这个世界美和正义的象征。这座雕像也是米开朗基罗的巅峰之作。当米开朗基罗把大卫从圣经中赤裸裸地放到阳光下时,也把被黑暗所禁锢的的人性放到了阳光下。从此,解放人性,张扬人性,让人性成为生活之美,从而使爱情,亲情,友情,同情这些世俗的情感成为一种崇高的境界。当我们俳回在这尊雕塑之下,在摄服其艺术的魅力的同时,更为他的正义精神所鼓舞,在他赤裸裸的躯体面前,所有的腐败,肮脏,阴谋,邪恶都将自惭形秽,逃循无形。“大卫”的雕像虽然阵列在博物馆里,屹立在米开朗罗基广场,但他的精神力量却是无远佛届的,它一直远射到东方的中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