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陈维健文集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对藏族政策汉人有持无恐
·香港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处在关键时刻
·海外中文媒体代表五千万海外华人保卫香港何等可笑
·从华尔道夫酒店的买卖看中美两国爱国贼嘴脸
·六四屠杀后果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借鉴
·“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习近平视“朋友圈”如虎与人民为敌
·习近平判高瑜也判 了自己的政治死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
·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
·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纪念“六四”后继有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
·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
·我心中的尊者达赖喇嘛---祝尊者八十大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新報紀念反右運動五十週年座談會
   連續幾天的綿密的細雨,讓奧克蘭這個天涯海角的城市,蒙上了厚厚一層揮之不去的陰霾。六月三十日,也是五十年前的這一個月,中共展開了「陽謀」已久的「反右」運動,為此,五十五萬知識份子蒙冤落難。五十年後的今天,大多數右派已在那場劫難中含冤去世,至今為止還生活於世的右派大約十萬左右。其中有不少人士離開祖國在海外定居。在反右運動五十週年來到之際,「新報」作為一份緬懷祖國的華文媒體,舉辦了「紀念反右五十週年座談會」。
   座談會是六時半開始的,六時左右「新報」編輯部已經坐滿了來賓,他們大多已是發如雪鬢如霜的老人。編輯部的正面牆上貼著「新報紀念反右五十週年座談會」的標題,它的左角掛著一個厚重的鏡框,框內是右派林昭的一幅肖像。鏡框的左右是林昭的詩句「生命如佳樹,愛情若麗花,自由昭臨處,欣欣迎日華」。座談會是以放映這位反右運動中不屈的聖女,《尋找林昭》的紀錄片開始的。於會者通過胡傑的紀錄片《尋找林昭》回到那個恐怖荒唐的年代。當影片放映到林昭在息園的骨灰盒,從發黃的報紙中捧出幾咎花白的青絲時,多數於會者都已淚流滿面,甚至泣不成聲。悱惻的悲情窒息了編輯部。影片在淒婉的音樂聲中結束,新報社長陳維明先生面帶淚痕宣佈全體起立,為所有含冤去世的右派默哀。那一分鐘的默哀,無聲地向逝去的靈魂飄去。
   默哀完畢陳社長說,首先感謝大家能來參加這個座談會,因為還有許多右派,由於心中的恐懼不能前來參加。他們在給新報打來電話時,滿肚子的冤屈哽咽地放不下話筒,但卻沒有勇氣來參加這樣一個座談會。五十年過去了,右派帽子雖然被摘掉了,得到了改正,但是他們的內心依然充滿了恐懼,這是非常悲哀的。

     座談會首先發言的是林昭生前的北大校友孫文鑠先生,這位昔日與林昭同窗的班長,一個多月前才從中國來到紐西蘭探望他的女兒。作為右派,他和林昭一樣共同承擔著那個歲月的壓迫。他說五十年過去了,林昭的音容笑貌依然存在,林昭的文思才情、思想活力以及她的大愛大恨、率真敢為的性格依然為同學們所愛。去年他與幾位同學相約去林昭的墓地憑弔。林昭的墓地在蘇州靈巖山墓園,一九八零年林昭平反後,北京的老師和同學們為她建了一個衣冠塚,二零零四年林昭的骨灰被找到,這骨灰盒一直由林昭的弟弟保存著。他和另二位同學去墓園尋找林昭的墓碑時,就有人來問:你們是不是找林昭的墓,我可以帶你們去,但要收一點帶路費。可見來此尋訪林昭的人已經為數不少,帶路已成為一種職業。當他們到林昭的墓地時,墓地上已放滿了鮮花。孫先生在座談中還回答了影片最後的一個疑問,即「林昭到底是由誰命令槍斃的」。孫先生說命令槍斃林昭的不是別人,就是製造反右運動的罪惡魁首毛澤東。當時毛澤東在上海的幹將柯慶施主管林昭的案子,柯在向毛匯報工作時,談起林昭這個人,說這個林昭年輕漂亮又有才,但卻是個堅決不認錯的死硬份子。毛說「我倒要看看這個黃毛丫頭到底有多硬」。從此,林昭就成了「欽犯」。因此才有了張元勳去獄中看她的那一幕,十幾個全副武裝的軍人押解著她而來,而林昭卻對他「嫣然一笑」,頭上用手絹繫著,寫著一個「怨」字,而她的神情則變得「更加聖潔」,她在押解他的軍人面前吃蛋糕時,竟然大聲地命令他們「拿水來」而獄吏不敢違命的情節。孫先生說林昭應該知道她的命繫在毛的手裡,所以林昭在獄中的抗爭,實際上就是跟毛在抗爭。雖然毛掌握著全國十幾億人上到國家主席下到平頭百姓的性命,但是毛沒有能鬥過林昭這個「黃毛小丫頭」,毛能消滅她的肉體,卻無法消滅她那種堅持真理,寧死不屈的精神。孫先生說,我們作為林昭的同學,都為有這樣一個同學而感到自豪。孫先生還談到他對反右運動的一點看法。他說現在許多人都認為是鄧小平改正了我們右派,讓我們回到社會生活中來,其實這是錯誤的觀點。實際上反右運動雖然是毛髮起的,但是整個操盤是鄧小平,他是那場運動的總指揮,他即使不是罪魁禍首,也是「二首」,而且死不認錯,在右派改正中還要留下幾個不予改正,來證明那場運動沒有錯。以百分之零點零幾的正確,來否定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錯,也實在是太荒唐了。他說如果我們要感謝的話,是感謝胡耀邦而不是鄧小平,因為改正右派的是胡而不是鄧,但他又說,實際上我們誰都不需要感謝,因為我們的所謂「罪行」本來就是無中生有的。
     接著孫先生發言的是周素子女士,周女士最近幾年來,發表了上百篇有關右派份子的文章,她以生動的文筆描述了眾多右派的生與死,為那個時代作了記錄。最近她與同為右派的丈夫陳朗先生接受了BBC廣播電台的專訪。今天她的發言顯得略有激動,作為當年一個音樂系的學生,在懵懂中被打成右派後,她的生命幾乎是伴隨著右派過來的,她不但嫁給了右派,無數右派還成了她的師長學友。在她五十年的生活歷程中,無數個知名和不知名的右派,從她的生活中走過去,在她的記憶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她說在今天這個紀念日裡,太多的故事一下子把她堵住了,她不知從何說起。她說:我已經寫出了他們的全部故事,我的《右派情蹤》一書即將出版,請大家留下姓名,作為今天的紀念,我將分送給大家。程先生是新報的專欄作家,他說:我們現在大都將右派的數字定在五十五萬,實際上這是一個顯然縮小了的數字。一九五八年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宣傳偉大勝利的材料是:反右集團22071個,右傾集團17433個,反黨集團4127個,右派份子3178470人,列為中右的是1437562人,可見光右派就有三百多萬。而這三百多萬右派一半葬身在「北大荒」、「夾邊溝」、「峨邊沙坪勞改農場」 、「南瓜山勞改農場」 、「大渡河勞改農場」、「雷馬屏勞改農場」,還有千百萬人死在農村。於會者大多都作了發言,無論是右派,還是右派的家屬都發表了感言。有的說看了林昭的紀錄片,我們深感作為一個男人的恥辱,本應由男人去擔當的正義,卻由林昭這樣一個弱女子去擔當了。有的說當年我被劃為右派,完全沒有林昭這樣的思想,真的覺得自己犯了錯誤,對不起黨,對不起人民。有的說右派不應該僅僅是「改正」而應該是「平反」,應該補償我們的損失。有的說補償能補償得了嗎?我劃為右派的時候,正值人生最好的青春時期都給葬送了,這不是錢可以補償得了的。在於會者中有一對父子讓人矚目,那位父親說:我今天帶來了這裡最小的於會者我的兒子,他還在讀大學,我帶他來要讓他瞭解歷史,要不然我們的下一代就不會知道,我們的國家曾經發生過這樣一場以「陽謀」的方式來鎮壓知識份子的運動。
     座談會還邀請了紐西蘭的民主運動負責人潘晴先生。他說,在看完林昭的紀錄片後,他的心情十分地沉重,他在想著一個問題,反右運動過去了五十年,但是中共對自由的聲音的鎮壓依然沒有過去,許多為自由民主發出聲音的異見知識份子,仍然面對著牢獄之災。他說,我不知道這樣的黑暗還要維持多久,難道還要五十年?他說,我們必須糾正一個看法,為什麼黨可以這樣任意地剝奪人民的自由權利,為什麼人民就不可以剝奪黨的執政權利呢?他的發言得到了熱烈的掌聲。另外,新報的二位資深作家,丁強和達爾也發了言。丁強從法律的角度剖析反右運動剝奪人民應有的自由言論的權利,已經違反了他在憲法中對人民許下的諾言。達爾發表了對林昭記錄片的感言,他說自由和民主是要靠爭取的,林昭是爭取自由民主的榜樣。最後壓軸發言的是中國著名的政治學者王軍濤博士。他說反右運動已經過去了五十年,但是我們的社會和政治不但沒有進步,反而倒退了。在反右時,那些打右派的人,除毛鄧的極個別的人以外,大多數人確實認為右派份子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反人民的敵人。在文革時期也同樣,那些紅衛兵打老師,斗走資派,也真的認為他們是要搞資本主義復辟的壞人。而現在不同了,現在的人,打異見份子也好,打民運人士也好,他們心裡知道這些人是好人,他們所宣傳的所做的是為國家為人民著想。但是他們依然打你。過去人們跟黨走,認為這個黨是一個偉大光榮正確的黨。而現在跟黨走,則已經完全清楚,這個黨既不偉大,也不正確,而是一個壞人當道的有罪惡的黨,但是他們依然要跟黨走。他們完全不管共產黨好還是壞,只要跟黨走有好處就跟黨走。打好人只要有利,也照打不誤。而社會到了如此功利的地步,是反右運動把正直的知識份子打下去的結果。要改變目前這種社會狀況,只有改變形成它的制度。
     座談會一直持續到十一點多才結束。在反右五十週年裡,在整個中國大陸還不能召開這樣的紀念會時,新報能有這樣一個讓人的情感和思想都能得到自由抒發的座談會,這是對劫難後生者的一點慰籍和對死者的一個紀念。
   陳維健於紐西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