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陈维健文集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菩提伽耶的佛缘
·说不完道不尽的瓦拉纳西
·2011年文章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
·专制政权与美结盟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评埃及革命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收买军队不如“收买民众”
·日本大地震引发中国人的人心大地震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太湖美,美在太湖水」。八O年代,歌唱家程桂蘭以甜美清潤的吳儂軟語唱出了這首歌,而紅遍大江南北而後成為無錫市歌。一九七九年,當時南京前線歌舞團的創作員任紅舉到太湖慰問部隊,當他泛舟太湖時,對著清澈蕩漾的水,雪濤般的浪花,那旖旎迷人的風光讓他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太湖美,美在太湖水」這樣的的佳句,即興創作出了《太湖美》這首歌曲。太湖這個集江南風情吳越文化為一體的湖泊,也養育了它周邊的百姓。清末知縣廖綸曾在吐波吞濤的黿頭渚摩崖刻有「包孕吳越」四個大字,來概括太湖之水於江蘇浙江兩地的關係。但是這個曾經養育太湖四方百姓的太湖之水,現在卻變成臭氣熏天危害民眾的毒水。
   最近一段時間來,由於降雨量稀少,已經百毒浸淫的太湖水質開始嚴重的惡化,湖區有毒藍藻大面積衍生,致使魚死蝦亡,花落蓮枯,濁浪拍岸,湖邊的城市無錫臭氣熏天,水廠無法淨化去毒,自來水臭不可聞,市民靠買罐裝水過活,或四散出城避難,一個千百年來享盡太湖之美的無錫竟無水可喝。那麼造成這種恐怖狀況的原因,究竟是自然降雨減少呢,還是一場人為的災難?無錫市長毛小平在給市民的回信中是這樣說的:「水質問題並不是生產或其他人為因素造成的。」但有目共睹的事實是,長期以來為了創造經濟增長的GDP而毀壞環境的結果。
   自從中共「六四」鎮壓以後,鄧小平提出首先發展經濟的方向,無錫作為江南重鎮,是發展最快的城市,市內高樓林立,昔日傳統江南城鎮之美已無蹤影。太湖地區把化工業作為支柱產業,使得大大小小的化學工廠,圍著太湖建立起來,這些企業為了最大的產出,污水就直接排放進入太湖。太湖成了這些企業的排污湖。致使太湖的生態完全改變。太湖地區千百年來房前屋後生長的竹林,也因水質的變化而銷聲匿跡,河道中的水體時而變黑、變紅、變黃,各種化學成份苯、砷、汞、鎘一應俱全,河中到處漂浮著死魚死蝦。水稻秧苗不能成活,果樹結成畸形怪果,家家有人病,村村有人死,癌症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一。這樣觸目驚心的事實,但是仍然不能使那些鬼迷心竅,一心為了發財,發快財的官員和企業經營者良心稍有發現,他們上下構結,互為其利,使本來就不健全的環保條例成為一紙空文。當然中共官員中也不是沒有人痛心太湖之水被污染的。早在一九九六年,時任國務委員的宋健在太湖環保會議上就說:「『太湖美,美在太湖水』,這首讚歌已經變了味,現在已經很難唱了。再唱這首歌就不是在歌頌,而是使人感到其聲嗚嗚,如怨如慕,如泣如訴。」但是他的感動,在中共腐敗體制下卻不能成為保護太湖的行動,十年過去了,太湖水污染不斷加劇直至今日的惡化。那些祖祖輩輩靠太湖為生的漁民農民,在太湖遭污染而生活無以為繼的情況下,不得不起來維護自己的權益,但結果都以破壞穩定被鎮壓下去。吳立紅這個曾有「太湖衛士」稱號的太湖農民,拿了他拍的污染的太湖照片,拿了太湖污染的水樣,拿了他收集的各類污染數據,從地方上訪到京城,但得到的結果是被政府官員和企業經營者視為眼中釘,污蔑其敲詐勒索,裡通外國,先後對其進行威脅、毆打、拘留,最終在「世界環境日」的當天被逮捕。胡立紅的遭遇使中共的一切環保條例,文件和行為都成了一種欺騙。
   從太湖水質的惡化來看中國的經濟增長,這樣的經濟增長是一種毀家滅園的增長,是一種斷子絕孫的增長。是為了極少數的幾個權貴窮奢極欲的生活,而毀滅中國人的生存權的一種殘暴。這是一種前無古人,也不可能後有來者的罪惡。「太湖美,美在太湖水」已經成為一首淒厲的空谷絕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