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陈维健文集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
·专制政权与美结盟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评埃及革命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收买军队不如“收买民众”
·日本大地震引发中国人的人心大地震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六四」已過去了十八年,「六四」之際出生的娃娃已到了成人之年,新的一代人開始了他們的生活。但是他們對於他們所出生的那個年代,曾經震驚世界的那場民主運動卻是陌生的。因為在這十八年的時間裡,中共封殺了任何有關這場運動的史實,力圖通過沉默來掩蓋「六四」血案,既不對「六四」傷害者家屬有一個交待,也對民間要求平反「六四」聲音視而不見。一切與「六四」相關的事皆淡化處置。
   今年「六四」前夕,香港親共政黨「民建聯」主席馬力跳出來聲稱,「六四」不可能發生坦克把人壓成肉餅這樣的事,不信可以拿一頭豬放到坦克下碾一碾,看能不能壓成豬餅。此言一出,即成了眾矢之的,香港各民主政黨團體紛紛出來指其喪心病狂,毫無人性,香港媒體則對他窮追不放,大陸天安門母親團體,和異見人士也紛紛譴責其為拍中共馬屁而不顧事實,顛倒黑白。並要求馬力與死難者親屬對質。對此馬力不得不逃到內地避風,並表示其話說得不當,但觀點是對的。馬力雖貴為香港政黨主席,但畢竟不懂主子老共沉默之心,挑起「六四」話端,弄得中共十分地尷尬,真是那壺不開提那壺。拍共產黨馬屁幫共產黨忙,馬屁沒拍上還幫了倒忙。

   在馬力否定「六四」屠殺之際,一位親歷「六四」大屠殺,在追捕中游水逃亡海外的年輕教師,在「六四」十八年到來之際,寫出了一本「1989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作者吳仁華在書的序言中寫道:「本人作為一個六四血腥鎮壓事件的親身經歷者,尤其是作為一名在北京大學古典文獻專業接受過七年專業訓練的歷史文獻學者,有義務和責任為該事件留下一份可靠的歷史記錄。為此,在一九九零年三月初一個寒冷的深夜,我冒死游過海灣,穿過密佈中共軍警的小島,爬過齊腰深的漫長海塗,遍體鱗傷地來到自由的彼岸。儘管自由是血淋淋的,但我依然由衷地感到慶幸,因為我終於獲得了自由發言的權力和機會,以履行自己作為歷史見證人和歷史文獻學者的神聖職責。長期以來,本人念茲在茲,始終沒有放棄努力。直至今日,本人終於完成了本書的定稿工作,了卻了多年來的一樁心願。」此書以詳實的資料性,闡明了天安門廣場殺人,坦克碾人,毀屍滅跡的罪行,以及交待了開槍鎮壓的軍隊番號和屠城指揮人員的姓名。他的書撥開了那段歷史中的一些迷霧,從史學的角度奠定了中共動用國防野戰軍,在「六四」中所犯下的屠殺民眾罪。追究這樣的罪責,中國民眾一定會像歐洲民眾追究納粹罪犯一樣,緊追不捨,一個也不放過,那怕到了天荒地老那一天,罪犯死了,也要把這屠殺之罪押上審判台。中共想依靠封殺沉默偷渡歷史的罪責,實是癡心夢想。
   紀念「六四」血案十八週年,親共黨主席馬力,上演了一出最為卑鄙無恥的醜劇。而「六四」親歷者,民運人士吳仁華,卻以自己的生命以十八年的時間,嘔心瀝血寫了「六四」中共屠殺學生和市民的歷史。今年,我們紀念「六四」可以比往年任何一年,都更理直氣壯地,直追那段血腥的歷史,要求中共當局交出「六四」屠城的責任人,追撫所有「六四」受難者家屬。並向中國民眾下跪謝罪。當今中共領導人,如不想沾染「六四」血跡,與「六四」撇清關係,必須勇敢站出來為「六四」平反。否則「六四」的罪責也同樣是他們的罪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