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陈维健文集
·习近平二手都狠 二个都要
·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愿望与开启解决西藏问题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有容乃大 一场文明的独统公投
·重判伊力哈木绞杀和平 是国家恐怖主义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对藏族政策汉人有持无恐
·香港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处在关键时刻
·海外中文媒体代表五千万海外华人保卫香港何等可笑
·从华尔道夫酒店的买卖看中美两国爱国贼嘴脸
·六四屠杀后果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借鉴
·“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习近平视“朋友圈”如虎与人民为敌
·习近平判高瑜也判 了自己的政治死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
·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
·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纪念“六四”后继有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
·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
·我心中的尊者达赖喇嘛---祝尊者八十大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在写完“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一文后,我与跨洋越海到纽西兰访问的王力雄先生,在天涯海角的星空下谈了我的这一篇文章。王力雄先生作为中国最著名的中国问题学者的同时,也是国内到目前为止有关西藏问题的权威学者,他曾先后十多次进藏,对西藏从政治、文化到环境都作了全面的调查研究,他的“天葬――西藏的命运”已成为研究西藏问题的必读之书。王力雄先生因研究西藏问题而与西藏著名的作家唯色喜结良缘,在与妻子举案齐眉之间,对西藏问题的研究有了更深的细微未枝的感觉。当我的文章在这样一位学者的审视下,自然能将我的文章提高到一个较高的平台上来展开它的内容。
    王力雄先生对我的“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提出二点入木三分的意见。第一,如果从行政大西藏转为文化大西藏,那么将一半以上目前在西藏流亡政府中任职的干部和流亡藏人的家乡划出了西藏,对于他们来说感情上是难以接受的。第二、西藏行政区实行实质性的自治和文化大西藏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共也不会接受。因此、于其都不能为中共接受,那么有何必将行政大西藏退到文化大西藏呢?如果不从行政大西藏往后退,给今后的谈判就提供了许多的空间。对于力雄所提出的二点意见,我作了长时间的沉思。可以说力雄所提的二点是无可辩驳的现实,要实现西藏行政区的实际自治和文化大西藏首先要逾越这二点。
   要逾越力雄所提出的这二点,确实是非常的困难。要逾越第一点虽然困难但还是有可能,因为只要非西藏自治区出生的流亡政府官员和其流亡藏人能够畅开胸怀,对西藏的生死存亡有足够的认识,愿意牺牲地区的利益而获得西藏民族得以保存,以牺牲局部利益,保全整体利益就可以逾越。因为从目前形势来看,西藏的前途确实非常地渺茫,它的渺茫还不在于是否能够获得西藏的独立和实现大西藏自治区,而是整个西藏的文化环境以及作为一个民族是否能够保存的生死存亡的大问题。我们客观地来看,六百万人口的藏人和十三亿人口的汉人相比实在太不成比例了。特别是当客运航空变得十分普遍的今天,当公路铁路穿越青藏高原的今天,当贸易已经普遍化的今天,又在中共刻意推行汉化的今天,西藏作为一个民族的消亡已经可以倒数计字,指日可见了来形容了。关于西藏目前的汉化问题我在去年所写的“西藏的现状与未来”一文中已有专篇阐述,在这里不再赘述。最近拉萨的一位作家博扎瓦提出了“境内藏人解决西藏问题的建议”。在这个建议中涉及到目前西藏政治、经济、文化、环境、方面正在日趋汉化的问题。其严重的程度是触目惊心的。仅以当代传播文化主要的手段的电视为例,整个西藏地区的五十多个电视台中,只有二个藏语电视台,其中一个还是安多的方言。一个民族只要不用自己的语言和文字了,这个民族离消亡不会很远了。另一方面,一个民族的融化是潜移默化的,只有很少的民族思想家在先天下之忧而忧,大多数的民众则为芸芸众生,他们在不知不觉中顺潮随流地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当有一天,海外流亡的藏人回到自己的故乡,看到自己的同胞,看到自己的西藏时,他们会惊讶地说,这难道是我们念兹在兹的西藏,我们日夜思念的同胞吗?西藏在这样岌岌可危的民族前途之下,我相信任何一个西藏的有识之士都会把民族的保存放在第一位的。
   逾越的第二点是中共能够接受西藏自治区的实质自治和文化大西藏。从胡温政权对西藏的策略来看还难以实现。因为胡温对西藏的策略是以时间来解决西藏问题,说白了就是等待达赖喇嘛去世。在胡温看来,西藏的问题就是达赖喇嘛的问题,只要达赖喇嘛去世了,西藏问题所引起的国际问题也就解决了。在这样的思路之下,中藏的会谈自然不会有任何结果,会谈只是虚以应付国际社会的舆论罢了。但是这样的思路并不一定会一成不变,因为中国目前的现状正处在一个大变革的前夕,随着国内形势的发生变化,中共为了解救政权危机,争取国际的支持有可能改变其对西藏的思路,同意实行实质性的西藏自治和文化大西藏。因为西藏自治区的实质自治对中共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损失,国防外交依然在中国的手里,而且自治以后中共也可以丢掉西藏这个经济包裹,援藏不再是必需的。而文化大西藏对机会主义的中共来说,在远离马列主义的今天不会是一个问题,而且藏传佛教也将成为抚慰人心,消减对现世不满的一种宗教文化,对提倡和谐社会的中共来说有益无害的。当然,这必须是中共感到已无力控制西藏及其它少数民族地区,必须把力量集中在汉族中心地区,来保持社会的稳定,认识到西藏问题不解决,就会影响到他对整个中国的全局控制时,才有这样的可能。
   对于“文化大西藏”这一点我则看得更深远一些,我的文化大西藏还不仅仅局限于流亡政府所认定的传统意义上的藏族居住区,包括现时的青海、云南、四川、内蒙,而是整个中国。这一观点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的,既然达赖喇嘛再三地表示西藏留在中国境内,那么在西藏作为中国的一部分的同时,西藏的文化也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而文化的一部分不同于行政的一部分,他可以渗透到整体的各个部分。中国其它省份有那么多的人跑到西藏来搞经济和旅游,那么西藏人同样也可以到其它各省份去,当然藏人到其它省份去,不是去搞经济,去搞开发,而传播藏传佛教,开发心智。中共夺了藏人的地,藏人可以去夺汉人的心。在中共渐失人心的今天,这是藏传佛教一个难得的机会。藏传佛教在大慈大悲中有一个普世目的,这就是“普渡众生”,而中国则有着十三亿人在等待着普渡,无论穷人富人权贵和贫民都是一样地需要救渡。而这样庞大艰巨的任务只有佛才能完成。当然基督教和其它宗教也负有同样的使命
   几年前中国军队的一位作家,写了一本书叫“西藏之水救中国”。这本书提出要将发源于西藏的五江一河,即“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相当于四条黄河流量的西藏优质水源输送到中国京津等北方十干旱地区,解决中国缺水问题。据说胡锦涛看了此书以后拍案叫绝,从九十年代开始的中国”南水北调工程也为此应运而生。但是西藏之水救中国实际上是行不通的,他既不可能将水引到中国北方地区,而且必然给生态环境带来巨大的灾难,再说国际法也不允许,印度为此已多次向中国提出了抗议。
   中共统治中国半个多世纪的今天,中国缺的不仅仅是水,更缺的是世道人心。中共统治,破坏了一个民族赖以生态自然资源的同时,也破坏了一个民族赖以维系的道德传统。而自然资源和道德传统在遭受双重破坏时,这个民族就难以持续了。即使破坏这二者的中共因逆天理,违背人心而倒台,要恢复自然资源和道德传统都将有一个漫长的时期,如果在这样一个漫长的时期中没有一个, 执守着一份伦理,有着一份宗教情怀,有着一个共同的信仰体系,一个为大家所敬仰的人物这样一个群体,一个民族来影响我们的民族,我们的民族就很难渡过这段自然环境和道德人心都荒芜的时期。人们将在生存资源的争夺中互相格杀,从一个阶级和另一个阶级的残杀,到一个集团对另一个集团的残杀,最后甚至是一个家庭的内部残杀 ,直到出现人吃人天谴图象为止。
   藏传佛教是世界上诸多佛教中最具慈悲情怀和启迪人生的一门宗教。它自从由印度、尼泊尔传入西藏以后,就在这片广袤雪域高原扎下根来。在与其原始宗教“笨教”长期的斗争和融合之下形成了具有西藏特色的佛教即“藏传佛教”。藏传佛教全面地接受了佛陀的教义,大乘小乘并重,显教密教结合。他既有小乘佛教要求即生断除自己的烦恼,以追求个人的自我解脱为主,从了生死出发,以离贪爱为根本,以灭尽身智为究竟的出世之心外,又有大乘佛教佛法大慈大悲的普渡众生。它把成佛救世,建立佛国净土为目标。除了断自己一切烦恼外,更以救脱众生为目标。因此藏传佛教既是出世,又强调要适 应世间,开大方便门,以引渡众生。在显教密教结合之下,既懂了佛法又悟出了佛理终成正果。当今被物欲纵烧得失去理性的中国人最需要离欲,放下欲望,特别是那些贪欲无度的权贵者,只有佛才能让他们放下欲望,放下他们的酒色财气,放下他们对天地的傲慢,使他们生出一种平等和怜爱的救助之心。藏传佛教大乘派的普通行为准则是:对于任何生命都应慈悲、慷慨、遏制贪欲。因此,如果西藏的各大寺庙能在中国处在一个非常时机的今天,派出成千上万的云游高僧到中国各省去传西藏佛教的慈悲之情,遏欲之道,既挽于中华民族于不倒,又发扬光大了藏传佛教,这是既利西藏又利中国的大好事,这也是文化大西藏的核心价值。
   认可文化大西藏,需要藏人的宽阔的胸襟,不能象台湾当前的决策者一样,放弃广袤的中国大陆,放弃十几亿中国大陆民众的人心,而把自己压缩在台湾岛这样一个生存空间上。如果他们打他们已有的民主自由之牌,以民主自由压中共专制,争取中国民众之心,以台湾的民主经验助中国大陆实现民主,到那个时候即使台湾希望独立,希望保持海峡两岸“国有国的关系”,那么可能性一定会大得多。在以小博大中,在大中存小。于此同理,因此西藏要保持自己的民族和文化,更需要大眼光,大境界。
   确保西藏的文化,确保西藏不被全面性的汉化。是当前藏民族首要的问题,从现在的发展情况来看,不要五十年,西藏民族就完全汉化了。到了那个时候即使有条件独立了,对于西藏也毫无意义可言。西藏人都成了汉人,说同一种语言,穿同一的服装,住同一的房子,在容貌上又和汉人没有多大的区别的藏人,融于汪洋大海中的汉人中,一个民族就彻底的消失了。这样一种图象并非耸人听闻。我们可以看看当今的满族人,他们除出古老的历史记忆以外,已完完全全成为一个汉人。真的成为“满汉一家了”。在建立过满清皇朝,统治汉人达三百年之久的满族都 被消融为“满汉一家”,那么在中共刻意将藏族汉化的今天实现“藏汉一家”有什么可能呢。西藏所面对的现实是非常地严酷的,要保存西藏民族,需要藏民族的精英拿出他们的勇气和智慧来。因为留给他们时间确实不多了,藏民族的历史能否延续,历史性地落到了这一代藏人的身上。我们作为这一代藏人的同时代人,作为一同样深受中共专制迫害的汉人,也背负着同样的历史责任,我们愿意以一种负罪之心,来帮助藏民族阻止西藏文化的灭绝,阻止藏民族的汉化。让藏人过上一种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