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陈维健文集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习近平视“朋友圈”如虎与人民为敌
·习近平判高瑜也判 了自己的政治死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
·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
·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纪念“六四”后继有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
·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
·我心中的尊者达赖喇嘛---祝尊者八十大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博讯2007年3月04日)
    一九八八年正当中国“八九民主:风云在酝酿之时,一个思想者正在酝酿构思着一本,震惊世界被称作中国第一部政治寓言小说“黄祸”。这一部以保密笔名发表的小说,全方位地描绘中国陷于政治、经济、人口危机,终于导致整个民族崩溃的总暴发,并危及世界和人类的存在。同时预言了在这以后的十几年中国所发生的事件。从气功团体“法轮功”遭受迫害,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发生,“海外民运的内斗”。而中共政权无力解决社会矛盾而导致的垮台,以及引发的社会崩溃和难民潮也正在形成之中,在一年八万多起的群体抗争事件中,我们甚至已经能够听到它由远而近震动心魂的脚步声。这本书所构勒出的中国社会在崩溃中所产生的惨烈场面,给每一位关注中国命运的人士,特别是经历了“八九民运”的人士,不但带来巨大的心灵震动,而且在思想上引发了对中国问题的深沉思考。这本书的作者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孤身一人,从九折黄河源头飘流而下的黄漂勇士王力雄。但是他的名字迟至十年后才为人所知。
    作为“黄祸”的作者王力雄,他写出这本书的同时,作为一个思想者他在思想上完成了一次超越,他不但超越了自己,也超越了他同时代的人。当人们还沉浸在天安广场壮阔的运动场面的激情中,面对“广场式的民主”他长久地伫立和思考着,如果有了“逐级递选制”那么这场可以说期盼已久的民主运动,就会有序和有效得多。天安门大屠杀以后,当人们沉浸在悲情与失望中,当人们在为新的权威主义叫好时,他正在静悄悄地考虑着中国社会更为深重的,更为触目惊心的还未到来的历史画面中。一个超越时代的思想者,一个写出中国社会巨大灾变的作者,必然是一个对国家对民族的命运有着巨大的关怀和深度思考的人,他的内心可以说比任何一个人都为他自己所构勒和推理出来的巨大的民族悲剧和惨烈场面,更感到惊心扼腕。更难能可贵的是,王力雄没有停留在他的痛苦与悲情之中,在面对生存还是毁灭,他思索如何去避免阻止那个因政治、经济、社会矛盾积累到总爆发而带来的崩溃。在近二十年炼狱般的思想之中,又完成了另一次的超越。这一次超越是通过两本书来完成的,一本是2004年出版的(递进民主——中国的第三条道路)和2006年发表的(超越者联盟)。“递进民主――中国第三条道路”一书是对98年出版的“溶解权力――逐层递选制”一书更进一步的完善。在此书中他对中国未来有可能到来的民主制,针对中国的民族、社会、思想、文化的特点,精细详尽地设计出一套选举制度。在“黄祸”以后“逐级递选制”就成了他全力以赴的研究课题。他甚至把解决西藏民族问题.也溶入在递选制度中。这一套选举制度几近耗费了王力雄三十年的精力,以三十年的时间来写一本书,这在中国当代作家中可能是绝无仅有的。“超越者联盟”可以说是为实施递进民主制而设计出的一个组合力量,这个组合力量是“思想超越者、资本超越者、政权超越者的联盟。王力雄希望以这个联盟来代替已无法挽回中国危机的中共利益集团,从而在实施递进民主中,阻止中国社会的崩溃。
    “八九、六四”以后,中共以经济开放,物质诱导而逃过因屠杀造成的政权危机,除海外民运以外,在国内思想界出现了二大流派,‘新权威主义“和自由派”。新权威主义的理论是:它不是在剥夺个 人自由的基础上建立专制的权威,而是用权威来粉碎个人自由发展中的障碍,以保障个人自由。它的权威体现了中央权力的集中,通过政府的强制手段克制社会腐败、物价飞涨等局面,为经济发展创造必要的稳定环境。这种为中共政权专制合法性的注解的理论,在中共政权全面腐败和社会道德整体土崩瓦解,社会贫富差别直线拉大,中共利益集团和民众利益矛盾日益尖锐的今天,已尸骨难存了。代之而起的“自由主义”,它是 以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平等权等基本人权为核心的的一种主义。这个主义虽然是人类的一种普世价值,但这个主义的倡导群体,由于太拘泥于理论的说教而流于空谈和空洞,既不触及当前中国面临的实际问题,更不能为解决实际问题提供一个方案。海外民运作为一个反对派的,作为一个以实现中国民主制为宗旨的组织,这些年来虽然提出不少理论和实施民主的方案,但是大多是阵旧而又空洞。而王力雄的“递进民主”和“超越者联盟”则深入地对中国当前的社会进行分析, 细致地进行设计,具体地提出方案,无论这些设计和方案的可行性如何,但他总归把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放到了人们的面前,使所有的有志于改革当前中国社会的人士有了一个很好的参照蓝图。因此,在“黄祸”以后,王力雄又一次地超越了他的同时代人。

   
    作为一个思想超越者,当他在远距离的时候,我们通过他书写的文字感受到他的巨大的思想魅力,感受到他既是一个满怀悲情的忧国忧民者,又是一个思想不止者的力行者。作为一个思想超越者,当我们近距离接触他时,在他平实质朴,不温不火的言谈中,感到一颗滚烫的心在你的面前涌动。同时他那颗因思想变得稍大的头颅时常会腼腆的低下来, 眼晴在眯笑中显得十分地谦卑,他常常会有说话前的一瞬间的静谧,然后把声音放得很轻很轻,但吐词却十分地清晰:“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什么?我们要做的是佛的事,佛的事就是普渡众生”。听着他的这一句话我忽然对他从“黄祸”到“超越者联盟”的思想超越中有了一种觉悟,也许王力雄在走遍青藏雪域的佛天慈地时,在握着达赖喇嘛温暖而饱满的手掌,头碰着头的瞬间,佛已在润入他的心怀,他是怀出世之心,做入世之局,在中国的大劫大难中,去普渡众生,拯救我们的民族。
   
    写于王力雄访问纽西兰之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