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陈破空文集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从2006年12月开始,中国物价突然开始大幅上涨,之后,逐月攀升,有涨无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从不足2%,到2007年1月,达2.2%;8月,达6.5%;至11月,达6.9%,创下11年来的新高。

   物价高涨不下,至少表明,中国经济,已经告别“高增长、低通胀”的“黄金时代”。眼下,正进入“高增长、高通胀”的新阶段,根据多数国家经验,再接下来,就有可能是“低增长、高通胀”,依次还可能出现:“无增长、有通胀”,“负增长、高通胀”,等等情形。

   官方将目前的物价上涨,定义为“结构性上涨”,似乎要说,通过生产和消费的“结构性调整”,就能解决问题。官方学者则表示:物价上涨,起源于能源供应紧张。目前还处于通货膨胀早期,还有较大的政策操作空间;若不及时作结构调整,“价格压力将从生产资料传递到生活资料”,有可能形成“全面通货膨胀”。

   官方学者的这类说法,已经部分地与事实相悖。实际上,价格压力早就到达生活资料,并以生活资料为主。仅11月份:食品类价格就上涨达18.2%.其中,粮食价格上涨6.6%,蔬菜价格上涨28.6%,肉禽类价格上涨38.8%,猪肉价格上涨56%……所有这些,都是事关民众生计的“生活资料”。“全面通货膨胀”已经成型。

   面对物价暴涨,政府采取了有限措施。各地出台的措施,诸如,启动价调基金,对最低收入提供价格补贴;提高养老金水平;取消粮食出口退税、以增加粮食供应等。这类措施,额度有限,效果有限。

   比如,一些地区将养老金提高10%,但当地物价上涨却超过30%;又比如,成都市城镇低保人员,获一次性价格补贴80元,农村城镇低保人员,获一次性价格补贴40元。这样的杯水车薪,显然不足以应付各类物价的高涨如潮。而且,同期,各地农村物价上涨幅度都超过城市,但各地对农村的补贴,却都低于城市,除了说明这仍然是对农村的歧视性政策外,别无道理可言。

   鉴于中国社会的严重贫富分化,物价飞涨,对以官商为主的富人阶层,不会构成影响,但对升斗小民,却影响极大。每月多出20%的消费支出(目前最保守估计),就已经令普通大众叫苦连天,以至于要重新开始“节衣缩食”。

   据说,物价飞涨,已经引起中南海的紧张,各种内部讲话和文件,都着重提到这一点。联想到今年9月,缅甸爆发大规模僧侣示威,军政府血腥镇压,引发国际谴责和制裁,起因,就是缅甸物价飞涨,尤其油价暴涨。有外电报道,中国政府担心,中国物价飞涨,“可能引发类似1989年六四事件那样的大规模民变”,为此,中南海已经暗中做了“最坏打算”。

   实际上,在中国,如果富人们不是那般贪得无厌、予取予夺,或者,如果能把他们的财富分一些出来,物价的上涨,或许没有那么快;如果官员们不是那么腐败、整日里忙于中饱私囊,那么,更多财富可能流入寻常百姓家,或许不至于让他们在飙升的物价面前,一筹莫展;如果政府不是那么专制,而分权于民,社会的发展,势必更为公平与和谐,贫富分化得以抑制,物价的起伏,或许不至于埋藏重大社会危机。

   缅甸出事的一个关键原因,就是,缅甸民众的贫困生计与军政府权贵们的奢侈生活形成的悬殊对照。为富不仁,为官不仁,为政不仁,不仅是当今缅甸社会的特征,更是当今中国社会的显著特征。压制民主,单纯强调民生,民生迟早也会出问题。中国当权者应该记住一个简单道理:当你们要垄断全部权力的时候,你们也要承担全部社会责任与后果。中国社会演变,并没有因为“经济高速增长”而停止;演变的前景,仍是巨大的未知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