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陈破空文集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从2006年12月开始,中国物价突然开始大幅上涨,之后,逐月攀升,有涨无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从不足2%,到2007年1月,达2.2%;8月,达6.5%;至11月,达6.9%,创下11年来的新高。

   物价高涨不下,至少表明,中国经济,已经告别“高增长、低通胀”的“黄金时代”。眼下,正进入“高增长、高通胀”的新阶段,根据多数国家经验,再接下来,就有可能是“低增长、高通胀”,依次还可能出现:“无增长、有通胀”,“负增长、高通胀”,等等情形。

   官方将目前的物价上涨,定义为“结构性上涨”,似乎要说,通过生产和消费的“结构性调整”,就能解决问题。官方学者则表示:物价上涨,起源于能源供应紧张。目前还处于通货膨胀早期,还有较大的政策操作空间;若不及时作结构调整,“价格压力将从生产资料传递到生活资料”,有可能形成“全面通货膨胀”。

   官方学者的这类说法,已经部分地与事实相悖。实际上,价格压力早就到达生活资料,并以生活资料为主。仅11月份:食品类价格就上涨达18.2%.其中,粮食价格上涨6.6%,蔬菜价格上涨28.6%,肉禽类价格上涨38.8%,猪肉价格上涨56%……所有这些,都是事关民众生计的“生活资料”。“全面通货膨胀”已经成型。

   面对物价暴涨,政府采取了有限措施。各地出台的措施,诸如,启动价调基金,对最低收入提供价格补贴;提高养老金水平;取消粮食出口退税、以增加粮食供应等。这类措施,额度有限,效果有限。

   比如,一些地区将养老金提高10%,但当地物价上涨却超过30%;又比如,成都市城镇低保人员,获一次性价格补贴80元,农村城镇低保人员,获一次性价格补贴40元。这样的杯水车薪,显然不足以应付各类物价的高涨如潮。而且,同期,各地农村物价上涨幅度都超过城市,但各地对农村的补贴,却都低于城市,除了说明这仍然是对农村的歧视性政策外,别无道理可言。

   鉴于中国社会的严重贫富分化,物价飞涨,对以官商为主的富人阶层,不会构成影响,但对升斗小民,却影响极大。每月多出20%的消费支出(目前最保守估计),就已经令普通大众叫苦连天,以至于要重新开始“节衣缩食”。

   据说,物价飞涨,已经引起中南海的紧张,各种内部讲话和文件,都着重提到这一点。联想到今年9月,缅甸爆发大规模僧侣示威,军政府血腥镇压,引发国际谴责和制裁,起因,就是缅甸物价飞涨,尤其油价暴涨。有外电报道,中国政府担心,中国物价飞涨,“可能引发类似1989年六四事件那样的大规模民变”,为此,中南海已经暗中做了“最坏打算”。

   实际上,在中国,如果富人们不是那般贪得无厌、予取予夺,或者,如果能把他们的财富分一些出来,物价的上涨,或许没有那么快;如果官员们不是那么腐败、整日里忙于中饱私囊,那么,更多财富可能流入寻常百姓家,或许不至于让他们在飙升的物价面前,一筹莫展;如果政府不是那么专制,而分权于民,社会的发展,势必更为公平与和谐,贫富分化得以抑制,物价的起伏,或许不至于埋藏重大社会危机。

   缅甸出事的一个关键原因,就是,缅甸民众的贫困生计与军政府权贵们的奢侈生活形成的悬殊对照。为富不仁,为官不仁,为政不仁,不仅是当今缅甸社会的特征,更是当今中国社会的显著特征。压制民主,单纯强调民生,民生迟早也会出问题。中国当权者应该记住一个简单道理:当你们要垄断全部权力的时候,你们也要承担全部社会责任与后果。中国社会演变,并没有因为“经济高速增长”而停止;演变的前景,仍是巨大的未知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