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陈破空文集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76、如何看待中共的“政改”?

   中共搞“经济改革”,是为了挽救其政权;中共拒绝“政治改革”,则是为了死守其政权。经济搞活,政治搞死,是“文革”后中共执政的基本思路。然而谁都知道,经济改革不可能回避政治改革,因为经济体制的弊端来自政治体制的弊端。于是中共也不得不假装摆出一副搞“政改”的样子。

   中共的做法首先是玩弄文字游戏,偷换“政治改革”的概念。比如把任何政策调整或人事重组,都冒充为“政改”,企图予人印象:中共一直在搞“政改”。其次,组织御用文人,时不时来一篇文章或者炮制一部电视剧,制造“政改即将开始”的假像,激人想像,吊人胃口,祇说不练,雷声大,雨点小。空谈之间,中共政权稳定地暗渡陈仓又一年。再次,当内外压力越来越大,中共实在推不过去时,就玩起了“迈牛步”的招术。说它没有改,也似乎今年改一条,明年改一条,或签署一个国际公约,或废止一条党国恶法;说它在改,却又换汤不换药;或者有承诺没动作;或如“老牛拉破车”,出奇的慢,更散播“慢慢来”的催眠曲,让人们沉沦在对中共“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乃至“第N代”领导“核心”的循环奢望和失望中渐渐麻木,失去对年轮的知觉。兵不厌诈,崇尚厚黑学的中共,深谙此道。实际上,根据中共中央党校的调查,绝大部分中共官员对“政改”不感兴趣。这是因为在邓小平理论下,中共官僚集团早已“崛起”为“先富起来的少数人”,为了保守丰厚的既得利益,他们顽固抵御政治改革,而且,他们也积蓄了足够的财富,有能力抵御政治改革。

   说到“迈牛步”,中共照搬的不过是满清的套路。晚清时代,清廷曾高唱“君主立宪”,却反反复复,百般拖延。今年酝酿立宪,明年预备立宪;今年派员出洋考察,后年又说推迟立宪。今日中共效法清廷。邯郸学步,学的是“牛步”,用以对付当今“政改”呼声。中共自以为得计,却不知清廷故意迈牛步,竟为革命洪流所席卷。中共故意迈牛步,似乎要坐等另一场革命。毕竟“形势比人强”。

   中共谈“民主”,更多的是争夺对民主这个词汇的话语权。其用意是与其让你们去谈民主,不如让我们来谈民主;说是“普世价值”,到了我中共这里都可以叫做“中国特色”。中共所谓政改,就是人事安排、派系重组、利益分赃;中共所谓民主,自称党内民主,就是一党专利,而无关民众痛痒。如果中共当真启动政改,其极限就可能祇是新加坡模式:以民主之名,行专制之实。

   77、是自信心,还是自卑感?

   每逢中共领导人出访,中共驻外使领馆都奉命组织当地华人前往迎接,制造“热烈欢迎”的场面。为了达到动员目的和效果,中共使领馆甚至当街发放酬庸,奖赏那些前往者。据称,这种场面,“充分展示”了中国人的“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

   制造“华侨欢迎”的场面,在中共方面,其一出于对国内宣传的需要,意指其政权受到海外华侨“拥护”,国内民众则更没有理由“反对”;其二抵消海外华人抗议的声音。这种抗议,如影随形,令中共高官尴尬而惊惧,如果没有“欢迎”,他们岂能安枕?其三,最主要的,要通过“热烈欢迎”的人造场面,来撑起中共头目的“自信心”,藉以掩饰其深重的自卑感。

   在欢迎群众方面,除了因功利心驱使而被动前往的,还有部分出于天真的“爱国心”,而主动前往的。前者贪图蝇头小利,自不待言;后者以此举“让外国人看得起咱们中国人”,以为表现了“民族自信心”,实际上,却泄露了根深蒂固的“民族自卑感”:竟然要以外国人的眼光,来证明自己民族的存在。

   反观文明国家,这样的“欢迎场面”根本不存在。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出访,不仅不会组织其侨民前往迎接(通常也不会有侨民前往迎接),还可能因某种国内政策原因,受到其侨民的零星抗议。在那里,体现了两方面的自信心:政府经选举上台,获得民众授权,无需担心自己的“合法性”;侨民具有独立人格,无需阿谀当权者;国家富有,人民自由,整体形象光明,无需通过自己人“欢迎”自己人的方式,来显示其民族的存在。

   至于台湾侨民欢迎其领导人出访,则有独特情由:台湾备受中共打压,外交空间紧缩,在国际上处于艰难境地。面对不公平的现实,台湾民众唯有发出更大声音,唤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78、“不干涉内政”成立吗?

   中共践踏人权,残害同胞,每每受到国际社会的批评与谴责。对此中共一律斥之为“干涉内政”。中共疾言厉色,似乎“理直气壮”。比方说两户人家,互为邻里。其中一户人家闹内讧,设若仅仅是拌嘴吵架,隔壁人家自不必干涉,顶多劝谕两句;但设若这户人家中,丈夫持凶器威胁或伤害妻子,隔壁人家理当挺身而出,予以谴责、制止、乃至于将逞凶者送交法办。因为,事态发展至此,已经不是一个家庭问题,而是人的问题。不仅仅是家庭“内政”,而事关社会公理。家庭暴力,就是社会暴力。

   同理,当一个国家发生内部纷争,如果仅仅是口舌笔墨之争,其他国家自不必多事;但如果该国内部,自相残杀,尤其政府迫害异己,屠杀民众,其他国家理当拍案而起,予以谴责、制止、乃至于将暴君送交国际法庭。因为,人类共处于一个蓝色星球,人性相通,如姐妹兄弟,岂能因国界相隔而纵容暴力与犯罪?

   曾经因为干涉不力,国际社会坐视红色高棉(柬共)屠杀民众170万,卢旺达种族屠杀50万,苏丹政府屠杀民众30万。如今,这类大屠杀的主谋及其追随者,都正在或即将受到正义的审判。基于这类惨痛教训,国际干涉的决心和力度日益增强。

   中共所说的中国“内政”,不仅国际社会不得干涉,就连中国人民自己,也不得干涉。中国民众中,有议论者或干涉者,轻则受到警告,重则投入监狱,甚至被杀人灭口。所谓中国“内政”,实为中共“家政”。是中共的暴政,而非中国人民的“内政”。正因如此,中共视仗义执言的国际友人、国际社会、和文明国家为大敌。每遇批评和谴责,就暴跳如雷,恶言咒骂。

   中共自称“不干涉他国内政”,实际也处处干涉他国内政。区别祇是,中共的干涉,都是负面的和反动的,每每为恶势力撑腰,符合其独裁本性。发生在柬埔寨、苏丹和缅甸等国的大屠杀,都因中共在背后怂恿或张目,屠杀中的武器,也大都来自中共。作为负面干涉的典型,中共的历史责,无可推卸。

   79、主权高于人权,还是人权高于主权?

   中共践踏人权,却拒绝国际社会的批评。并美其名曰“事关主权,决不让步。”以主权为幌子,在国际上行骗,已经难以为继,但在国内,该骗术还有一定市场。中共的算盘正在于此:高唱主权,贬低人权;以主权模糊人权,以主权代替人权;混淆视听,继续愚弄国人。其实,国际社会批评中共恶劣的人权纪录,仅仅是就事论事,与主权问题毫无关系。绝非因为中国人权有问题,就要损害中国的主权。是中共故意东拉西扯,顾左右而言他,鱼目混珠,模糊焦点。诚然,人权与主权,并非在任何时候,都毫不相关。当国家遭受异族入侵和蹂躏时,该国主权与人权可能俱失(如二战时,中国沦陷于日军入侵)。除了这种极端情形,主权与人权可能一致(如主权独立的民主国家),也可能悖离(如主权独立的专制国家)。当今中国,属于后者:主权与人权相悖离。有人困惑:究竟是主权高于人权,还是人权高于主权?答案并不复杂。任何国家,都首先是由人民组成的,没有人民,如何成其为国家?换言之,主权在民。推理下去,如果人民没有权利,主权又在哪里?

   至于当今中国所谓“主权”,不过是中共把玩于手的招牌罢了,深受奴役而无力左右国家朝政与命运的中国人民,与此又有何干?显见,没有人权,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主权。正所谓:奴隶没有祖国。循此逻辑,不言而喻:人权高于主权。

   80、美国害怕“中国崛起”吗?

   中共压迫国民,遭到美国批评。为了摆脱尴尬和困境,中共故意将美国为中国民众打抱不平的言行,扭曲为“干涉中国内政”,甚至抹黑为“美国害怕‘中国崛起’”。让一些人误以为,中美之间的对立,仅仅是“国家利益”之争。

   中共偷梁换柱的宣传手法其实并不新鲜。早在二战前,日本军国主义和德国纳粹分子,就曾经高唱同一种调子。当时的日本军国主义头目宣传说:美国不愿看见日本在西太平洋崛起,因而围堵日本。德国纳粹统治者则说:美英等国惧怕德国强大,必欲除之而后快。

   事实上,当时美英等文明国家惧怕的,与其说是德日两国的崛起和强大,不如说是它们赤裸裸的专制和侵略本性。果然,德日两国先后在欧洲和亚洲挑起世界大战,早有防备的美英等国,奋起还击,经浴血鏖战,击败德日帝国,并推翻其政权,迫使其转入民主体制。德日两国,经民主转型后,和平崛起,分别成长为世界第三和第二号经济强国,在这一过程中,美国非但没有“害怕”,还热心扶持、慷慨援助,成为德日两国和平崛起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外因。

   历史证明,谁与世界潮流背道而驰,谁就注定为世界潮流所淹没所扬弃。撇开中共不提,一旦中国有机会转型为民主国度,中美两国势必成为最紧密的盟邦,最强的技术与最多的人口,将实现最大程度的互补。那时,中国的崛起和强大会更快,更稳,更经久。在民主化的前提下中美携手之后,世界和平也将获得更有力和更长远的保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