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陈破空文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71、如何看待中共的权力斗争?

   从建党之日起,权力斗争就一直伴随着中共。这种权力斗争的激烈程度,在许多时候表现为彼此陷害和仇杀,如毛泽东屠杀10万红军(AB团)、灭绝西路军和坑害新四军,以及下毒王明、虐杀刘少奇等。残酷而惨烈的权力斗争,乃是由中共的独裁性和野蛮性所决定的。

   中共权力斗争以各种名目进行。早期以“路线斗争”为名,后期又以“改革”或“反腐”为名,在各种冠冕堂皇的旗号下,目的只有一个:最大程度地攫取权力和不顾一切地固守权力。

   中共权力斗争常常放大为巨大祸害,转嫁给无辜大众。比如,毛泽东为了打倒刘少奇等党内政敌,不惜发动全国范围的“文化大革命”,令整个民族卷入疯狂、整个国家陷入浩劫。又比如邓小平等元老为了死守权力,不惜逾越党章,超越宪法,先后强行罢黜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最后,不惜制造震惊世界的六四大屠杀。

   截至“文革”,中共官员和党员,死于“自家人”之手的人数,超过死于敌方之手(包括战争)的人数。仅此一点,足以证明中共的黑暗和残酷本质。要结束中共的权力斗争、以及由此带给国家和民族的灾难,出路只有一条: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将全部权力置于社会曝光和民众监督之下。

   72、如何解读“为人民服务”?

   凡事打着“人民”的招牌,是共产党的一大发明。 “人民”一词,从苏共开始,苏共领导人自称“人民委员”。到了中共那里,“人民”被发挥到极致。“人民共和国” 、“人民政府”、“人民公仆”、 “人民军队” 、“人民公社”、“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民银行”、“人民币”,等等招牌,应有尽有。

   在“人民”的招牌下,绝无人民。说“挂羊头卖狗肉”,还嫌太轻;名称与内容,完全相反,等于“反话正说”。比如,中共自定国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没有人民,没有共和,甚至于,连“中华”都没有(中共当政时期,中华文明、文化、文物遭到前所未有的毁灭;中共本身信奉马列洋教)。换言之,这一国名,本身就是由三个谎言组成的一个天大谎言。

   “为人民服务”,是毛泽东的发明,是中共的又一大谎言。毛泽东和中共的所作所为,明明是歧视人民,压榨人民,迫害人民,屠杀人民,哪里有“服务”可言?不论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期,从充军打仗,到民工支前;从私有变国有,到粮食换军备;从牺牲农业,到积累军工;从官商勾结,到贫富悬殊。人民见证的,不是中共为人民服务,而是人民为中共服务(甚至一度只为毛泽东一人服务)。

   无数天灾人祸也证明,这个自称“为人民服务”的政权,既没有“为人民服务”的机制,也没有“为人民服务”的能力,更没有“为人民服务”的态度。在每一场灾难发生的前、中、后各个阶段,中共都淋漓尽致地表现出其无视生命、怠慢生命、草菅人命的冷血本性。对中共而言,任何时候,保住权力,都是其压倒一切的最高利益。这一利益,与人民的利益截然对立。

   73、什么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中共宣称自己搞的是“社会主义”,却从不具备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诸如公有制、社会福利、工农大众当家作主,等等。国营企业,不过是中共官员洗劫国有资源的“合法”招牌;社会福利,仅仅是属于各级官员、公务员、和部队官兵的垄断利益;占人口多数的工农大众,没有地位,没有福利,陷入绝对贫困。如果说是“社会主义”,这是最坏的“社会主义”。

   官商勾结,权钱交易,中共贪官是市场经济的天敌和祸乱之源。物欲横流,唯利是图。无商不奸,假货泛滥。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社会道德彻底崩盘。这一切,都是在中共的刻意诱导和恶意教唆之下。如果说是“资本主义”,这是最坏的“资本主义”。

   思想上专制,精神上奴役,政治上独裁,肉体上灭绝,中共迷信的,不过是谎言、暴力和仇恨。这是彻头彻尾的封建主义,而且是最坏的封建主义。在中国漫长的封建专制历史上,有的是爱民如子的明君和精忠报国的贤臣。却没有一个朝代,比得上二十至二十一世纪的中共,随时高举的枪杆子,随处可见的文字狱,铺天盖地的谎言,无孔不入的特务。恶法酷刑,无所不用其极。

   最虚伪的社会主义,加最肮脏的资本主义,再加最血淋淋的封建主义,这一总和,就是中共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个不伦不类的名词。无非要掩耳盗铃,欺世盗名,招摇撞骗,挂羊头卖狗肉。

   74、是“现代化”?还是“伪现代化”?

   当代中国经济增长与民众物质生活改善,是相对于大饥荒和“文革”时期的历史最低点而言。说到一个国家的发展,必是全方位的。包括:经济增长、政治清明、社会进步、艺术丰富和文化多元。当今中国,只有经济改革,却没有政治改革与社会变迁。仅仅是增长,而不是发展。或者说,仅仅是恢复,而不是发展。

   说到一个国家的现代化,也必是全方位的。包括:经济的现代化和制度的现代化,物质的现代化和精神的现代化,硬件(环境)的现代化和软件(人文)的现代化。当今中国,物质过剩,却精神贫乏;经济膨胀,却制度腐朽;高楼林立,却贫富悬殊。社会风气败坏,官场腐败泛滥。物欲横流,人欲横流,肉欲横流。中国社会,非但没有进步,反而倒退到北宋西门庆时代,再现《金瓶梅》式的糜烂。这不是“现代化”,而是“伪现代化”。

   有人穿金戴银,整日山珍海味,言谈举止却粗陋不堪,俗不可耐;有人名列富豪榜,却从不捐款行善、扶困救危,而穷奢极欲、挥金如土;有人崇洋媚外,唯洋是尊,处处模仿西方,东施效颦、邯郸学步,鄙视人权价值,咒骂文明世界,扮演极端民族主义的“愤青”。

   互联网本是先进文明的标志,中共却利用同样是先进文明的高科技,全面过滤,全力堵塞;经济实力提升,本应用于张扬爱心、缔造和平,中共却用以支撑流氓国家,抗拒世界潮流,制造仇恨,散布战火。一句话,当今中国,展现的,处处都是“伪现代化”的特征。

   75、当今中国:“盛世”还是“末世”?

   中共以其手中掌握的大量宣传工具,大搞新闻封锁和“舆论导向”,隐瞒乱象,粉饰太平。江泽民等人甚至动辄吹嘘当今为“盛世”,号称“中华民族前所未有的事业”,愚弄百姓,瞒天过海。

   号称“盛世”,必须经得起纵向和横向的比较。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文景之治”(汉朝)、“贞观之治”(唐朝)、“康干之治”(清朝),都被公认为盛世。其依据是:从纵向(看历史)而言,属于国泰民安的最好时期,政治清明,经济发达,社会安定,民众安居乐业。从横向(看世界)比较,那些时期,中国经济产值位居世界第一,往往占世界总量一半以上;政治清明度也在世界上首屈一指,由于那时,世界上都还没有出现民主国家,以中国君主“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阔大胸怀,以及“谏议官”制度,就可以称得上当时的“开明之至”。

   而今日中国,号称“高速增长”,经济产值也不过世界总产值的4%或6%,人均产值更是敬陪末席。更何况,政治独裁黑暗,官场腐败透顶,社会冲突频仍。在同时期的地球上,民主国家已经多达三分之二,中共却昧着良心,死守独裁,与人类普世价值背道而驰。换言之,不论从世界横向,还是从历史纵向来对照,当今中国,都绝无领先可言,与所谓“盛世”,根本沾不上边。

   今日中国,民众摆脱官方教条,纷纷追求各自的精神信仰。基督教、天主教、法轮功、家庭教会、地下教会等等纷纷兴起,如雨后春笋势不可挡。这一现象与历代王朝没落时期具有惊人的相似。百教兴,王朝末。从这一角度洞察中共,它实际上处于末世,风雨飘摇,穷途末路,日子屈指可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