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邓小平渐遭否定]
陈破空文集
·斯诺登何去何从?三难
·闹钱荒,中国经济显露败相
·斯诺登逃港,北京先获利后犯蠢
·埃及变局,世界不必困惑
·从藏人自焚,透视中南海智力缺陷
·北京统治秘术:左手肇事,右手维稳
·中國模式”再受挫:非洲對中國說不
·《人民日报》批宪政,警告党员官员
·共産党是网上弱势群体?
·薄熙来倒了,毛左旗并没有倒
·陈破空最新力作:《假如中美开战》隆重出版
·审薄大戏演砸了?习近平三不该
·除非中国民主化--写在《假如中美开战》出版之际
·薄桉趣味看点:江泽民别墅
·中国道德崩溃,何不就教于达赖喇嘛?
·薄熙来灭顶之灾,毛左派幡然醒悟?
·上海自贸区,李克强的赌博
·审薄大戏落幕,解读无期徒刑
·中外资金大卷逃,恐惧习近平?
·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
·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中国民衆将夹道欢迎美军
·自信台湾优势,从容面对大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小平渐遭否定

   邓小平渐遭否定
   
   陈破空
   
   今年2月,适逢“邓小平去世10周年”,或“邓小平‘南巡’”15周年”,按理,这两大标题中的任何一个,都足以构成中共当局“隆重纪念”的理由。毕竟,邓曾经被中共称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然而,中共方面,似乎并无多大动静,若干纪念活动,规格小,调子低。官方媒体发了一些不痛不痒的纪念文章。零零星星,如此而已。

   
   歌颂邓小平,折射奴性人格
   
   仍然为邓唱颂歌的一方,调子往往是:没有邓小平,就没有“改革开放”;没有邓小平,就没有经济繁荣;称之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还不够,还要称之为“改革之父”。这种“没有某某人,就没有国家的什么什么......”或者“没有某某人,就没有人民的什么什么……”的公式化造句,犹如当年的“两个凡是”。折射的,无非都是奴性人格。
   
   有些文盲个体户的说法,把这种奴性人格,表现得淋漓尽致:没有邓小平,咱哪开得上摩托?没有邓小平,咱哪建得起小楼?与一些愚昧小农的说法,如出一辙:没有邓小平,俺哪啃得上白馍?没有邓小平,俺哪娶得上媳妇?
   
   一个名叫黄四高的四川人,就生动而典型地体现了这种根深蒂固的奴性。因为在深圳搞运输发了财,在外国记者面前,黄说:“多亏了邓小平。毛泽东给了我们一个饭碗,而邓小平往里放进一大块肉。他改变了许许多多中国人的命运。”这个黄四高,不如干脆说:他是毛泽东或者邓小平生的,没有毛泽东或者邓小平,他连来到人世间的机会都没有。
   
   政治上,毛邓一脉相承
   
   有人说“邓小平改变了中国”。其实,邓小平改变的,只是毛泽东的党内路线。毛奉行“以阶级斗争为纲”,镇压民众,迫害异己,连邓本人,都一度沦为受害者。一当邓大权在握,改变毛的极端路线,就毫不令人感到意外。尤其平反被毛打倒的党内高干,为邓徒增党内声望,收揽党内人心,何乐而不为?
   
   这种手法,在历史上并不鲜见,前朝皇帝株杀大臣,后朝皇帝平反昭雪,一杀一抚,王室自然安稳。比如南宋时期,宋高宗枉杀岳飞,宋孝宗平反岳飞。宋孝宗为岳飞昭雪之日,宋高宗还在世,并且是“太上皇”,可见父子两人的默契。
   
   回到现代,毛邓二人,犹如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前者把坏事做绝,后者把好话说尽;一个制造极端,一个扭转极端,人心自然不难收拾。在政治上,邓小平与毛泽东,实则一脉相承。毛对邓赞赏有加,呼之“人才难得”。早在三十年代,毛在江西滥杀红军,邓就是毛路线的代理人,以至于,当毛受到来自上海的中共中央查处时,邓就成了替罪羊,首先遭到关押和审查。
   
   五十年代的“反右”运动,由毛泽东策划、邓小平主持,故当需要为“右派”“摘帽子”的时候,邓小平就只准“改正”,不准“平反”。声称当年“反右”是“必要的”,仅仅犯了“扩大化”的“错误”。并亲自裁定,将包括章伯钧、罗隆基等近百名人、以及各地知识分子一万多人,保留为“右派”,“不予改正”,留下尾巴。
   
   毛泽东之罪恶,远远超过斯大林。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为日后苏联民主巨变埋下伏笔;邓小平却包庇毛泽东,为更多的镇压和屠杀预留了空间。果然,邓小平主导的中国“六四”大屠杀,与戈尔巴乔夫引领的苏联民主演变,几乎发生在同一时期,形成倒退与进步、黑暗与光明的强烈对照。一出“六四”屠城,就足以抹煞邓小平的一生。邓临死,就只能吩咐,连骨灰都不留了,更莫提上八宝山。
   
   1979年2月,邓小平调遣二十万中共军队,对越南开战,一个月间,中国军人阵亡二万多人,伤者无数,惨败而还。而这场战争的起因是:由中共指使和纵容的柬共(红色高棉),屠杀了柬埔寨人口的四分之一,其中也包括中国和越南侨民。越共以保护其侨民为由,挥兵柬埔寨,推翻红色高棉,顺带将柬埔寨民众从地狱中拯救出来。中共出兵,意在报复越共,力挺柬共。迄今,红色高棉早已土崩瓦解,余党正等候候国际法庭的审判。证明,由邓小平挑起的中越战争,不仅在军事上一败涂地,而且在政治上输得精光。九十年代之后,中共与越共重归于好。无数年轻生命,白白充当了中共的炮灰。连“改革开放”后的花花世界都还没有见识,就长眠异域。
   
   经济建设,邓理论后患无穷
   
   至于经济建设,以轻视甚至破坏态度相对待的,古今中外统治者中,毕竟只有毛泽东一人。即便在中共党内,力主经济建设者,也早就大有人在,彭德怀、周恩来、林彪、刘少奇等,都属此列。其中,任何一个人,如能有机会在毛死后主政,都会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绝非邓小平一人而已。
   
   但在经济建设中,邓小平的人治陋习和独裁思维,却给中国社会留下无穷隐患。比如,邓自称“摸着石头过河”,就是“临时拍脑袋”的典型人治手法,导致“一哄而上”,让中国社会白白错过本应由制度改革做起的有序过渡。
   
   又比如,邓要求“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在没有解决权力监督的前提下,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富起来的,自然就是中共权贵及其亲属。迄今,中国亿万富豪中,90%以上为高干子弟,就是明证。贫富分化,贫富悬殊,贫富仇恨,都是邓小平一句话惹的祸。有的贪官入狱后,甚至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邓语录,对抗审讯,是滑稽还是讽刺?令人啼笑皆非。
   
   中国污染,成为世界之最,邓小平也难辞其咎。因为,他留给中南海的遗训是,“先富起来再说”。争指标,逐数字,由此产生的种种问题和后遗症,按邓的口头禅,都“留给后人”。一句“搁置争端,留给后人,”就把一个钓鱼岛,也交由日本方面“实际占领”和“有效控制”了。一遇到疑难问题,都“留给后人”,作为当权者,也未免太省心。历史责任何在?
   
   邓小平挽救的,不是中国
   
   人治与独裁为伴。这一点,连外国人都看明白了。一位在中国居住了二十多年的美国官员,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那么大约500个特权家庭的问题。他们垄断权力,形成利益集团,竭力维护现状,并制造了“一旦民主,就会天下大乱”的谎言。十几亿中国人民,都成了这个小集团的人质。
   
   说穿了,邓小平挽救的,不是中国,而是中共。甚至连中共都不是,而是中共机体顶端的“小圈子”。当中共得以暂时挽救和苟延之际,中国民众却濒于危殆。当中共崛起为经济和军事暴发户、而扬威国际之日,中国民众却承受起看病难、上学难、住房难的“新三座大山”(又何止“三座大山”!)。
   
   党内岐见日深,毛邓都被淡化
   
   每逢毛泽东诞辰或忌日,中共方面都极尽淡化,年甚一年,规格远不如孙中山。如今,邓小平又成为另一个需要淡化的人物,纪念规格还不如胡耀邦。在中共党内,毛泽东至少被认为是"犯了严重错误"的;如今,邓小平也渐遭否定。虽然不彻底,或者,有人只做不说。这多少应验了一句古话:“公道自在人心”。而可以断言的是,有朝一日,江泽民死亡,有没有纪念,抑或,是纪念还是鞭笞,都很难说。由此等现象观之,中共执政的正当性与合法性,连中共自己,都没有信心。
   
   还有一句古话:“知耻者近乎勇”。但愿当今中共高层,知耻而改。勿再重蹈毛邓江等人的暗淡结局。据说,两年多前,胡锦涛前往邓小平故居时,婉拒了种树纪念。而形成对照的是,九名政治局常委中,其他八人都先后在邓故居雕像前种树纪念。胡锦涛的“特立独行”,莫非另有乾坤?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7年3月号)

此文于2007年03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