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陈破空文集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中共“十七大”落幕,胡锦涛与江泽民的微妙关系,始终是这次党代会的最大看点。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本身,就是对江泽民“三个代表”的否定。即便在经济规划方面,胡江也互别苗头。

   5年前的中共“十六大”,由江泽民作“政治报告”,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是: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比2000年翻两番。今年的“十七大”,由胡锦涛作“政治报告”,看上去,2020年翻两番的目标并无变化,但在“国内生产总值”前,却悄悄加了“人均”二字,似乎表明,江所坚持的,是“让少数人先富起来”,而胡所强调的,则是“走共同富裕道路”。

   温家宝早就感叹:“一个很大的总量,除以13亿,都会变成一个小数目。”暗示对江泽民好大喜功、一味追求总产值的做法,不以为然。

   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翻两番,是一个什么概念?2000年,中国人均产值为1000美元,到2020年,翻两番,就是3000美元。而在台湾、香港和澳门,人均产值,眼下已经高达2万5千至2万8千美元。对照之下,中国大陆与台港澳的差距,依然令人咋舌!

   当然,经济蓝图,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十七大”的焦点,是人事安排,是权力分配,是权力斗争。

   中共内部人士透露,“十七大”前,围绕人事安排,中共高层权力斗争之激烈,为近三十年来所仅见。作为“十七大”的最后一幕,政治局常委出炉后,到记者面前亮相,竟迟到了半个多小时,这在严格照脚本演戏的中共那里,显然不同寻常。其中,可能只有一个解释:即便到了最后一分钟,胡江两派的权力较量,仍然难以平息,而缠斗不休。

   如果说,在文明国家,选举前,就能让人看出谁胜谁负,那是因为,有民意测验,选举的结果,出自民意的走向;而在中共那里,会还没有开,外界就已得知会中的人事安排,不是因为透明,更与民意无关,乃是因为有人故意放风。

   比如,今次中共的“十七大”,会前有关高层人事安排及习李变局的传言,分毫不差,完全坐实。会前的传言,与其说是外界打探的能耐,不如说是中共高层蓄意放风的结果。一则,胡江两派各自放风,影响外界预期,造成有利于己方的舆论,所谓“先声夺人”;二则,高层统一放风,造成权力分配的既成事实,以免党外诧异、党内不服。古人有“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在中共那里,成了“权力未定,舆论先行”。

   于是,除了一些可以忽略不计的微弱调整,没有新意,没有悬念,就成为“十七大”的最大特点,其实,这也是近几届中共党代会或人大、政协“两会”的共同特点。

   江泽民退休之后,从未停止干政,其干政的力度,屡屡让外界惊异。这种惊异,已然经历了三层递进。第一层,2002至2003年,当海内外媒体普遍议论“中共最高权力将首次实现有序和平稳移交”时,却惊讶地发现,在交出了“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之后,江泽民居然效法邓小平,继续留任“军委主席”;2004年,当江泽民被迫交出“军委主席”一职、外界普遍以为胡锦涛“大权在握”之时,却又惊讶地发现,江泽民继续通过遍布党政军的“上海帮”或江系人马,牵制胡锦涛。

   最大的惊讶,恐怕还是2007年,当外界普遍以为在陈良宇下狱、黄菊暴亡之后,江系受到沉重打击,胡锦涛将成为“十七大”的大赢家,岂料,江泽民竟能插手“第五代”人事安排,硬是将“李克强接班”的原案,变成“习近平李克强同时出线、习近平后来居上”的新版。

   有人以为,安排习近平与李克强双双入局,表现中共的“与时俱进”:不再预先指定单一接班人。然而,古代封建专制王朝早就留下教训:多名王储争位,往往引发惨烈的内斗和悲剧。鉴于中共的封建性和专制性,重复历史惨剧的可能性极高。

   李克强从第一顺位接班人,变为第二顺位接班人,无疑是一种突如其来的打击。这种打击,来自于江泽民的强力干政。李克强的挫折,就是胡锦涛的挫折。李克强和胡锦涛对江泽民的耿耿于怀,将毫无疑问。从此,江泽民的主要精力,就是防范和对付李克强,或者类似李克强一样的人物,让其不得伸展大志。

   从政治局常委到政治局到中央委员会,人事安排,似乎处处体现胡江两派的平衡。按常理,派系牵制、派系共治,具有一定的民主原理。然而,在中共那里,就连这个原理也走了样:并不是正常意义的派系制衡与监督,而是江系对胡系的制约与监视。“十七大”之前一度被热炒的“政改”和“民主”话题,明显遭到冷处理,这从一个侧面证明,江系人马的牵制作用,就是堵死政改,阻碍民主进程。

   大概没有人能够料到,江泽民还有那么大的影响、那么大的能耐、那么大的劲头。没完没了的“垂帘听政”,在中国,依然看不到尽头。这是中国的悲剧,也是中共的不祥之兆。谁还敢预料?江泽民不再干政胡锦涛的第二个5年任期?乃至于,不再干政“十八大”?

   与“十六大”政治局中地方大员过半的情形不同,“十七大”的政治局中,地方大员少于一半,应是胡温用心之处。大处隐忍,小处用劲,大概就是胡锦涛的最大功夫。但能否从此削弱地方主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