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陈破空文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近期发表文章,题为《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不可割裂》。该文以市场经济来比拟民主政治,说“市场经济是一种经济民主,这样的经济民主必然会要求政治民主,并且也一定会上升为政治民主。”

   文章认为“中国是一个非常缺乏民主历史与文化传统的国家”,以论证“在中国发展民主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文章明确否定了苏联式的“社会主义道路”,说“无法想象,在苏联模式那种高度集中的命令经济、统制经济即所谓计划经济的基础上,能够生长出民主政治。”作者强调继续发展市场经济,理由是:“以自主、平等、竞争为基本特点的市场经济,是中国民众学习民主、培育民主素质和能力的学校。”

   以上,都是作者对民主政治的曲线表达,无疑是在特定环境下,使用的特定语言,尽管比较勉强,但作者的用心,已属难得。

   此正当中共“十七大”召开前夕,该文的发表,自然又引起一番猜测。有人认为,这是党内“改革派”试图影响“十七大”的又一表现。但鉴于《学习时报》为中共中央党校主办,明言“以各级党政干部和广大知识分子为主要对象”,通常反映中共高层的意向。因此,这篇谈市场经济与民主政治的文章,应该出自部分中共高层人物的授意。其背景,大概并不简单。

   仔细推敲,这篇文章也存在不少问题和缺陷。文章强调,政治体制改革,应该像经济体制改革那样,以“渐进方式”进行。听起来没错。然而,经济改革,已历时近三十年,在国际上,中国至今还没有被承认为“完全市场经济国家”;商务部的最新统计也表明:在中国,真正的垄断企业,既非私人企业,也非外资企业,大多还是国营企业。

   由此可见,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是出奇的缓慢。如果以建立中国市场经济那样的缓慢“渐进”,来发展中国的“民主政治”,则不知,中国民主大业的竞功,要挨到何等的猴年马月?况且,这种“民主政治”的发展,还没有起步,还被蹉跎于党内“保守派” 与“改革派”权力斗争的此消彼长之间。

   文章强调,搞民主要“防止走上歧途”。但随即却罗列了两个极不恰当的比喻。比喻之一是“文革”。文章说:“文化大革命号称是大民主,那又是一场怎样的灾难?”无独有偶,不久前,那个被北大“聘”为“教授”的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在北大开讲时,竟说外国人批评中国,是“文革”思维。先前,中共官员还曾把台湾民主比喻为“文革”。甚至说什么“到了台湾,才知道文革还在搞。”

   中共自己,动不动拿文革来说事,实在叫人哭笑不得。仿佛那场历时十年、惊悚全球的“文革”,是别的党、别的国家制造出来的。这就像一个患过精神病的人,总是拿自己的病状,来比喻健康人的表现。自说自话,莫此为盛。“文革”,以极端的个人崇拜、独裁和暴力为核心价值;作为民主的反面体,作为中共的“杰作”和特产,“文革”,在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在其他国家也闻所未闻,何况实行民主的文明国家!“文革”与民主,风马牛不相及!

   文章把台湾民主,作为另一个负面比喻。说:“看看今日之台湾,所谓民主政治被一小撮无耻之徒搞到如此丑恶不堪的下作的地步,那也能\x{89cd}着脸叫什么民主进步?”作者如此定义台湾民主,如果不是故意歪曲和心存偏见,就实在是无知和外行。

   在作者笔下,暗示的,或许是台湾立法院有人打架的镜头,又或许是,蓝绿两派,上街讲统独或拚选举的游行。有人在立法院打架,至多说明个别人不文明或好出风头,根本无损于台湾民主大观:公开和公平的选举;新闻自由,民众免于因言获罪的恐惧;司法独立,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王子与庶民同罪”;制衡机制,民众和在野党随时监督与批评政府。所有这些,才是台湾民主的精髓,也是文明国家的显著标志。至于上街游行,诉求于公众,更是在文明国家,时常表现的民主形式之一,对此大惊小怪者,必是夜郎自大、坐井观天。

   《学习时报》刊出议论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文章,是在中共“十七大”即将召开的大背景下。同样是在这一大背景下,另一些事情,则表现出另一番面目。中宣部发文:不准报道有关土地权益、上访请愿以及重大事故等;北京市政府通令:访民必须在9月19日中午前离开“上访村”,北京“上访村”届时要被强制拆除。此举意味着, 中共当局要堵塞现行制度下仅存的最后一条民意通道:上访。

   同期,公安部长周永康亲自圈定一大批要对付和打击的“敌对势力”。民运、维权、宗教、气功、少数民族等,尽在其中。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强调监管互联网时,周永康还用了“构建和谐的网络环境”一语。原来,“和谐”二字,是可以随意搬用的,大概仅仅用于能让政府感受到的“和谐”。换言之,任何事情,不论好坏,都可以套用当局当前的“大政方针”,这与毛泽东时代或者文革时代,并无本质区别。

   另据证实,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将被中共“十七大”写入党章。加上前面已经有的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看来,每一代“核心”,都要留字纪念,中共《党章》,将越写越长。只是,不知道,那本越来越长的中共《党章》,与中国民众,到底何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