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大上海震撼]
陈破空文集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上海震撼

大上海震撼
   ——八六学潮回顾
   陈破空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在神州大地,发生了一起声势浩大的高校学生民主运动。这波发源於合肥,高潮於上海,结束於北京的大学潮,其规模仅次於後来一九八九年的全国性学潮。八六学潮,为二年半後波澜壮阔的八九民运奠定了坚实的历史基础。
   学潮序曲
   一九八五年秋季,在上海几所高校里,正酝酿着一股躁动不宁的空气。从北京传来消息:部分北京高校的学生,不满日本的“经济侵略”,曾发起反对日本、抵制日货的爱国行动。该行动虽然规模较小,但却准确透射了当时相当一部分高校学生的思想情绪。
   当时,我正在上海同济大学管理学院攻读研究生。校园里,早已聚集起一批志向远大,富於思索的研究生,我本人,便是其中一名最活跃的弄潮儿。我们常常以聚会或沙龙的形式,评论时政,针贬时弊,大有国家兴亡,舍我其谁的气概。这类聚会或沙龙中的活跃人士,大多成为後来八六学潮的骨干。考虑到今天,他们中大多数人,仍然在国内各行各业上任职,殊为不易,在本文中,我尽隐其名。聚会或沙龙中,最大的主题,是民主政治。一个基本的共识是:没有一个相互监督和相互制衡的民主政治体制,中国的强大昌盛之路断不可能。
   日人侵华虐华之耻,一直留在莘莘学子的心头。中国政府耗数十亿巨资,从日本引进成套设备,在上海兴建宝山钢铁公司,由於是昏官和外行主持谈判的结果,在这桩交易中,中方蒙受了难以置信的巨大经济损失,仅仅因宝钢项目,就导致日方数家濒临倒闭的设备供应企业起死回生。这是新的国耻。
   此一事件,成为我们一批热血学子发动学潮的导火索。八五年十二月,将是历史上的反日爱国学生运动“一二九运动”五十周年。我们打算籍此发动一次纪念性学潮,以反日为口号,呼吁推动民主政治。
   准备工作从十月份展开,为了保密,牵头工作在我们本校五到十名研究生间悄悄进行。我和另外两位研究生,连续工作几个晚上,手书了大批口号性传单:“宝钢亏损,国耻难忘”;“惩办贪官,振我国威”;“专制误国,民主兴邦”;“自由万岁”……
   将传单塞在鼓胀的书包里,我们分头骑自行车到其他高校去散发。异校撒传单,是我们设计的一种障眼法。人少事多,我一人承包了复旦大学。一个星期六的下午,独自踩着单车去复旦,秋冬交接的冷风直往衣领里灌。在复旦的曦园草地上,教学楼教室的座位上,图书馆的桌面上……到处布下了我散放的传单。而在回同济的路上,却有一种孤独和惆怅的感觉挥之不去,在偌大而热闹的复旦校园,仅仅只有一个人,仅仅只有我,在从事这份冒险的事业!
   几乎同一时期,一份打印件从浙江大学传来:方励之教授在浙大的演讲。这份宣传民主、弘扬真理、讥讽阴暗现实的演讲稿,读之令人一振。我们迅速决定,广为散发和宣传方励之的系列言论,籍此推动学生民主运动。
   我们收集到更多方励之的演讲与文论,放大复印,在校园内到处张贴。我们并以同济大学研究生会的名义,自己编辑印刷发行了《方励之姚蜀平演讲集》。这场宣传活动,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学生对新时期民主运动的理解和关注。但我们这群活跃分子,也因此引起了校方、乃至国家安全部门的注意。这种注意很快发展为便衣特务的跟踪监视。在一次张贴活动後仅十几分钟里,管理学院和校方的一群领导,突然出现在我们管理学院的研究生宿舍,不管我们承不承认张贴是我们干的,领导们仍然苦口婆心地对我们做“思想政治工作”,并警告:不要“闹事”。
   当局方面获悉我们将在“一二九”时发动学潮,急忙多方打压。市长江泽民临时出“高招”:将“一二九”前後一周定为当年上海市“交通安全活动周”:全市进行交通大检查,任何个人和单位不得影响交通。街道集体活动一律禁止。监控密,风声紧。我们不具名号的“学运筹委会”不得不开会冷静分析形势,半数人认为当年发动学潮时机和条件尚不成熟。为首的我於是亲自提议:激流勇退。一番争论後,多数人同意了我的提议。计划中的八五年上海学潮因此搁置。
   随後,我又向部分研究生提议,改为向总书记胡耀邦和中共中央上“万言书”。“万言书”其实没有万言,五、六千字而已,由我彻夜撰成,另一位研究生好友执笔抄下。大意是:没有成功的政治体制改革,就没有成功的经济体制改革;学生运动有助於帮助政府,带动社会进步,而不是什么“闹事”。
   “万言书”原准备在校内研究生中大范围签名联署,但不少人惧怕(仍然是一个恐惧因言获罪的年代),虽然赞同上书内容,却怯於具名。於是,最後签名联署的,以我为首,共有十名本校研究生。
   出乎意料,忐忑不安的等待,是一个良好的结果。八六年春,中共中宣部一名姓杨的处长和一名姓孔的科长,奉胡耀邦之命,来到同济大学,指名要求与我们十名上书的研究生会见、座谈。会见顺利进行,我们向这两位中宣部干部当面阐述了我们的政见:扩大民主,广采民意,实施政治体制改革。我们讲得激情,两位干部听得认真。我们的结论是:胡耀邦,一位难得的中共开明总书记。中国的政治改革,或许可能从党内改革派开始?
   八六年,全国政治空气空前活跃,方励之、刘宾雁等先生的进步思想传播更广,上海《世界经济导报》的影响日增。在此大背景下,校园文化思想动态急趋活跃。各种聚会、沙龙纷纷兴起,气氛十分热烈。
   由同济大学研究生会和学生会共同主办“同济八六文化潮活动”,一九八六年十一月八日和十六日,刘宾雁和方励之先生先後应邀来到同济大学,对学生发表演说。两场演讲会,在同济都掀起极大波澜。尤其以方励之的演讲会为高潮。
   十一月十六日,时任校研究生会常委、管理学院研究生会主席的我,受研究生会、学生会两会之命,驱车前往上海社科院,迎接刚刚出国归来的方励之先生,及其夫人李淑娴和秘书。在此之前,我们专门突击赶办了一期墙报“欢迎方励之”专栏,再次密集张贴方励之的演讲言论和生平事迹,并在校广播台反复播放方励之将莅校演讲的消息。於是,当方励之一行人抵达时,学校大礼堂内外,已经聚集了一万二千多学生,也有部分教师,水泄不通。後来我们知道,这是方励之所到高校中,受到的最盛大热烈的欢迎场面。
   方励之先生的演讲题目,是我在行车路上向他建议的:民主,改革,现代化。这个题目,也成为他演讲结束後,对同济留下的题词;李淑娴的题词则是:童年的摇篮,民主的堡垒。(李淑娴曾就读於同济附中)。
   方先生演讲中途,有学生按照我们预先的安排,在会场上挥动事先准备好的横幅和标语:“民主,自由,平等”;“方励之,共和国需要这样的学者!”;“要民主,不要独裁”;等等。
   方励之、刘宾雁等知名人士的到来,使新思潮汹涌的同济园,更添浪花。这一段时间,校园里气氛鼎沸,上海滩山雨欲来。
   大上海震撼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中旬,从安徽合肥传来消息:因不满官方指定人大代表候选人,中国科技大学等高校成千成万学生,於十二月五日和九日,上街游行示威,以示抗议。此正值各地人大代表“选举”。中科大学生的抗议行动,最後造成该校著名人士方励之、温元凯破天荒高票当选为当地人大代表。安徽的消息首先传到上海交通大学。交大学生立即计划组织上街游行,争取民主。交大学生此番行动的直接导火索,却是因为数天前,该校一名研究生试图应邀在万体馆与美国一摇滚乐队演员共舞时,遭到中方保安人员的阻拦和殴打。事件发生後,该校学生投诉无门,只得决定於十八日开始走出校门,诉求於街市。
   富有戏剧性的是,交大学生游行计划,因市长江泽民到校“对话”而临时取消,位於上海市区东北角的同济大学,反而成了冲出校园,走向大街的急先锋。
   由於动员和组织有力,同济大学迅速成为上海滩上的学潮劲旅。参加人数最多,从十八日当天有二千多学生首次冲出校园之後,连续一周内,同济大学参加示威游行人数,平均每天保持在八千人左右,最多时达一万二千人;示威游行的时间最长,从十八号开始,到二十五号结束;声势最大,到十二月十九日高潮时,从外滩、南京路到人民广场,到处飘满同济大学的旗帜。正如五十一年前的“一二九”运动一样,同济大学再次於历史上成为上海学运头号主力军。学潮後期,复旦大学数十名学生曾挥舞旗帜到同济校园贴满大字报的墙报前,高呼“向同济学习,向同济致敬”的口号,以示钦佩和敬意。上海滩盛传:交大是民主堡垒,同济是学运先锋。
   继同济、交大学生上街後,复旦大学、水产大学、华师大等高校学生随後也很快行动起来。这实际上是四九年以後,迄今(至八六年底,文革不算),在上海,乃至全国最大规模和声势的一次学潮。
   在上海,几乎所有的三、四十间高校都卷入了,场面最鼎盛的两天,十九日和二十日,参加示威游行的学生都达到七万人;参加或跟随旁观的市民,则有两到三万。场面恢宏,蔚为壮观。这次学运,因而也被称为“一二一九运动”。
   十二月二十日,在示威游行的人海队伍里,我踏过大上海数十条大街小巷,一路激情充沛地领呼口号,直至嗓音完全沙哑,如此度过了自己最难忘的二十三岁生日。
   学潮的主题,是疾呼民主、自由、平等;强烈要求废除专制与独裁。同济大学一群学生用床席做成的一幅横幅上,劲书着四个大字:“席卷专制!”市民睹之,无不雀跃欢呼。《国际歌》中“英特纳雄耐尔”一句,被我以“学运组委会”的名义,改成“民主自由平等”。於是,一幅醒目的席匾横幅,和一首改词并张贴在校区中心布告栏上的《国际歌》,成为该次学潮的有力象征。
   学潮发生前,颇有气氛和预兆。然而,学潮真正启动时,却仍然是突发性的。学生参加示威游行的状态,自发性更大於组织性。同济以外的高校更是如此。在同济大学,有两各个独立学生组织成为学潮的带动力量。一是本科生中的“学运促进会;一是研究生中的“学运组委会”。前者较为公开,後者较为隐形。两组织骨干人员大致有二十多人,却并没有明确的分工,组织内基本上是各自发挥,见事做事。连组织本身,也完全不具有正规性,没有架构或章程。因而也可以说,不成其为组织。学潮一结束,两组织很快自行解散。
   学潮的自发性,还表现在各校之间缺少必要的联系和协调,与外地的联系更谈不上。各校基本上各自为政,自行其是。这种分隔状态,在後来的八九民运中,也表现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关系上,同样成为一个不利於学生而有利於当权者的实际问题。八六学潮,也几乎不存在与海外的联系。多年後,我们听说,海外的“中国民联”曾派志士杨巍回上海活动,并遭逮捕入狱,但当时,我们国内的学运组织者,对此全然不知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