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珠江风云]
陈破空文集
·除非中国民主化--写在《假如中美开战》出版之际
·薄桉趣味看点:江泽民别墅
·中国道德崩溃,何不就教于达赖喇嘛?
·薄熙来灭顶之灾,毛左派幡然醒悟?
·上海自贸区,李克强的赌博
·审薄大戏落幕,解读无期徒刑
·中外资金大卷逃,恐惧习近平?
·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
·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中国民衆将夹道欢迎美军
·自信台湾优势,从容面对大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珠江风云

珠江风云
   ──广州八九:回眸与省思
   陈破空
   艰难的开端
   一九八九年五月五日,上海《世界经济导报》发表《今又五四》的新闻。报导三大城市于五月四日发生的高校学生呼唤民主的游行示威。报导的排列顺序上,北京为首,广州居次,上海第三。将广州排到上海之前,大出笔者的预料,因为当日,在上海参加示威的学生人数,有万人以上,而在广州参加示威的学生人数,则仅在三、五千人之间。《世界经济导报》的这种编排,多少反映了该报编辑、记者对广州的重视和期待。
   彼时,广州,这座具有中国“南大门”之称的大都市,因民众“厌倦”政治、省当局的“技巧”发挥、和特务的预先破坏,使一年前就开始酝酿的学运,处于尴尬的难产状态。
   一年前的酝酿,直接承继于“八六学潮”。“八六”学潮和平结束,中共开明总书记胡耀邦被党内保守派赶下台,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等卓有声望的自由知识分子遭撤职批判。社会归于暂时的平静,或沉默。然而,八六学潮,为八九民运埋下深厚伏笔,“思想解放运动”仍在各阶层自发蔓延(赵紫阳的开明亦有功于此),潮声由远而近,由近而远,往复震荡,渐鸣渐巨。
   一九八七年夏天,笔者由上海同济大学毕业,分配到广州中山大学经济系任教。南国花城,商风正炽,人们一律“向钱看”,全民皆商,无暇他顾;岭南世风一团和气,无所谓政见分明。最初一个时期,政治上几乎找不到一个知己。“经济绿洲,文化沙漠”,是八十年代最后一年广州的真实写照。
   不甘心就此沉寂,对着讲台下的学生,禁不住要鞭笞时政,宣扬民主。对新交朋友,也情不自禁要慷慨激昂一番。渐渐聚拢一些同道。八八年中期开始,与一批骨干学生有心酝酿新的学潮。定时间为八九年“五四青年节”,初衷是纪念性的,因而目标并不大:纪念“五四”运动七十周年,法国大革命二百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十周年。试图以纪念性的游行示威,宣传民主,呼吁政治体制改革。仅此而已。
   一九八九年元月伊始,发起成立中大第一个“沙龙”,名为“每周民主沙龙”,由骨干圈子中人轮流主持,主要主持人为大气科学系本科四年级女生陈卫。端庄典雅而落落大方的陈卫,此后一直发挥着极大的感召力。沙龙火爆,参加者十分踊跃,常达百人,将管理学院一间大教室挤得内外爆满,水泄不通。讨论热烈,也轻松愉快,但主题始终没有脱离民主政治。
   与此同时,安全部也渗透进来,酝酿八九广州学潮的计划,遭提前泄露。三月间,在三寓宾馆偶遇省委一位李姓秘书,经人介绍握手后,该秘书竟惊呼:“原来你就是陈破空?”他接着告诉笔者:省委有一份内部文件,点明笔者准备在广州发动学潮。这即是说,密探已经打进圈子。果然,学运一开始,便遭受连番破坏:学生骨干名单被当局悉数掌握,骨干们提前遭到当局压力(校系领导个别谈话),并有特务跟踪。稍后证实:主要告密者是中大化学系一位名叫陈永潮的研究生,他几乎出卖了所有参与早期筹备的学运骨干。
   四月十五日,胡耀邦突然辞世,形势剧变。全国各地的学运、民运,不约而同,自发而起,遍地烽烟,骤然间熊熊一片。已遭渗透与破坏的广州学运计划,仓促间提前启动。实际上,”五四“当天,能有三、五千高校学生走上广州街头,已属殊为不易。
   在此之前,四月二十二日,中山大学学生约二百余人,在陈卫的带领下,聚集海珠广场,悼念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当局派到场并在广场环形栏杆外进行合围式警戒的警察、加上混迹学生队伍中的特务,看上去,人数不亚于少得可怜的学生。
   能动员的人实在太少,连第一面旗帜和第一根竹竿,都是由我这个青年教师亲自动手购买,并携进现场。陈卫是唯一发表演讲的人,题目是《海珠广场宣言》。演讲稿也是由我连夜赶就。集会结束后,以游行的方式回校,队伍显得稀稀拉拉。
   隔二日,作为广州学潮的发起人,我和陈卫被离奇地调离广州。我突然接到系里通知,为一个学术课题到韶关出差;陈卫则收到从重庆老家发来的电报:父亲病危,速回。后来,我们才明白,这是以叶选平为首的广东当局“技巧”处理广州学潮的方式之一。这是他们最早的“技巧”。
   我和陈卫先后离开广州之后,广州学运暂时陷于停顿。与我同往韶关的,还有其他几位同系同事。出差期原定一周至十日,四天后,我猛然醒悟,此属广东当局的调虎离山之计,当即收拾行李,称有个人急事,辞别同事,跳上火车,单独提前回到学校。还在火车上,我就写信给远在四川的陈卫,叫她也速回广州。
   四月底,更多的学生骨干加入到学潮组织工作中,与其他高校的联络也次第展开。五月三日上午,中山大学一批主要学运骨干聚集我的宿舍开会,我心急火燎地说:北京、上海的学潮已经如火如荼,我们广州还没有多大动静,这是我们广州的的耻辱;中大是广州头号大学,如果广州没有学潮,就是我们中大的耻辱;我们这些人,早已策划学潮,如果中大不能动,就是我们在场人的耻辱。也是历史性的的责任。
   讨论决定:明天,五月四日,是最后的期限,我们必须冲出校园。具体安排是:五月四日下午开始,骨干们在中大东区(即学生宿舍集中区),进行演说宣传;晚七点半,带领学生冲出校园,主题:纪念“五四运动”七十周年。当晚,学生骨干们再次召开扩大会议,做出部署(此间,同时成立了相关学运组织)。人人埋头苦干,书写大批大字报和海报,贴往中区(教学区),并备齐喇叭旗帜横幅,为此还于五月三日下午开始展开校内募捐。我则为骨干中主要演讲人撰写了演讲稿。
   五月四日晚七点半,在学生骨干们的带领下,三千多中大学生,在呐喊声中,冲破大批警察预先设置于中大正校门外的警戒线,踏上新港路,向市中心游行进发。阻拦无效的警察们,在队伍前以摩托车队开道(广东当局的“技巧”之二)。
   游行学生沿途演说,呼口号。吸引无数市民围观、鼓掌,部份人也参加进来,或在路旁递送饮料,表达支持。到省府门口后,与另几只高校学生队伍汇集,他们是: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华南师范大学。游行学生人数则达五千人。演讲、呼口号,向省政府递交请愿书。到半夜两点多钟,示威活动结束,因为下雨,公安调来二十几部公共汽车(广东当局的“技巧”之三),将学生们运载回校。
   五月四日的成功出击,使广州学运如烈火燎原,迅速蔓延。随后,参加学潮的人数骤然大增,几乎所有广州高校都行动起来,动辄数万人或十几万人上街,游行、集会、静坐、绝食、退党、退团,形式上,与北京和全国各地大同小异。最大规模的两次,当数五月十七日反戒严示威,和五月二十三日的“省港大游行”,上街游行示威的学生、市民人数均高达四十多万人。
   而在全广东省,几乎所有的大中小城市,都启动了不同规模的学运或民运。这对以“不关心政治”为荣、“我只关心钱”为傲、自以为“精明”的广东人而言,既属难得的景观,也算得上自我嘲弄。
   于是,珠江扬波,南海涨潮,八九广东民运,一浪高过一浪,汇集在全国性民主运动的洪流中。
   (注:因过多地使用“技巧”,包括对是否逮捕学运骨干,犹豫不决,广东当局被邓小平斥为“一手硬,一手软”,学运后,广东省主要党政领导人被“明升暗降”或“因工作需要”调离他职。叶选平被调任虚职的全国政协副主席。)
   八九广州人物
   陈卫,重庆市人,中山大学大气科学系八五级本科生。广州学潮最早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先后任中山大学“每周民主沙龙”主持人,广州市高爱联常委,中山大学学生民主自治会副主席、主席。“六四”屠杀发生后,继续组织“空校运动”。学潮失败后遭通缉,七月间被捕,入狱一年半。现居国内。
   于世文,河南省人,中山大学哲学系八五级本科生。广州学潮最早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先后任中山大学学生民主自治会主席、演讲团负责人。学潮失败后,仍积极组织营救从北京南下的逃亡学运骨干和知识分子,七月间被捕,入狱一年半。现居国内。
   刘俊国,四川省人,中山大学英语系研究生。先后任广州市高爱联常委、主席。曾主动将其宿舍充作学潮中校或市学生组织的日常办公室。“六四”屠杀发生后,继续组织“空校运动”。学潮失败后遭通缉,唯一成功逃脱的学运骨干。现居美国。
   易丹轩,原籍湖南,广州商学院八七级本科生,先后任广州市高爱联常委、副主席、行动部负责人,省府广场主要负责人。“六四”屠杀发生后,继续组织“空校运动”。学潮失败后,仍积极组织营救从北京南下的逃亡学运骨干和知识分子,七月间被捕,入狱并被判刑两年。现居美国,任当届全美学自联主席。
   李正天,原籍山东,广州美术学院讲师,原“李一哲”大字报起草人之一,为此曾入狱。八九年时任广州市高爱联顾问,学潮失败后遭通缉,传讯后免于监禁。现居国内。
   王连平,海南省人,华南师范大学研究生,广州市高爱联常委,学潮失败后被捕,入狱半年,现居国内。
   张宇,四川省人,中山医科大学八五级本科生,广州市高爱联常委、行动部负责人之一,并承担与北京学运组织的联络工作。学潮失败后,曾短期被捕入狱;九四年再度因政治原因短期入狱。现居美国。
   余厚强,新疆人,华南理工大学本科生,广州市高爱联常委、纠察队负责人之一,学潮失败后,曾短期被捕入狱,现居加拿大。
   刘东华,四川省人,中山大学物理系职工,积极参与广州民运,尤其早期的筹备,为广州学潮最早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运动失败后被捕,入狱并被判刑三年,现居国内。
   陆子斌,河南省人,广州某公司经理,积极参加广州八九民运。运动失败后被捕,入狱并被判刑五年。现居国内。
   陈志祥,广东省人,广州海员学校教师,积极参加广州八九民运,“六四”屠杀发生后,在广州书写巨型抗争标语,旋即被捕,被“从重从快”判刑十年。现今下落不明。
   冯思明,广东省人,出租车司机,广州市工自联负责人之一,运动失败后,成功逃脱,现居香港。
   其他骨干,大都还在国内。(略)
   高潮下的危机
   回忆广州八九民运,因属个人角度,加之篇幅有限,远不能面面俱到,此文仅略述大概,详情尚有待当年共襄盛举的广州诸君拾遗补缺,故,完整史料的整理尚有待时日。拙文更愿将若干笔墨着于反思。
   其一,复杂性,或者盲目性:知识分子的多重面目。
   不敢言,是广州大多数知识分子的通病。虽敢言而不敢为则又成为运动爆发后,广州大多数知识分子的普遍表现,懦弱,或曰“老练”;虽则大多数广州知识分子都同情或支持学运,但勇于参与者寥寥,一些甚至连幕后角色都怯于承担,于是,与北京相比,八九民运中,广州知识分子(以大学教师、文艺界人士为主)的主体参与,实际甚少。(运动高潮时部份大学教师和部份作家协会作家曾发表声明,表示支持,为其极度表现。此所谓“随大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