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陈破空文集
·“中国崛起” 下的“疯狂收购”
·“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阉割历史:中共之能事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由胡访美解析中美关系
·胡锦涛的厚黑学
·越过媒体看台湾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剖析共产党文化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61、为什么中国还有政治犯?

   中共从不承认“政治犯”这一概念。在中共所谓《刑法》中,1997年以前,对政治犯冠以“反革命罪”;1997年之后,冠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这一改名换姓,并无本质区别,祇是障眼法,以图混淆视听。

   前后这两个罪名,在中共《刑法》中,都列为第一章。鉴于中共《刑法》,由重到轻排列,显见,在中共的观念里,政治犯被视为最严重的一等。这和古代封建专制统治者的概念完全一致,他们一律把“谋反”或“怀疑谋反”视为头等大罪,或万罪之首。可惜,历史的烽烟已经滚过数千年,中共当权者的头脑竟没有丝毫改变。

   中共不承认政治犯,却不断制造政治犯。范围之广,无所不包:对中共持批评者,如民运人士;追求言论自由者,如网友;追求民族自治、捍卫少数民族权益者,如西藏、新疆、内蒙古等地活动人士;追求不同宗教信仰者,甚至气功修炼者,如法轮功学员、家庭教会成员等;其他社会活动人士,如维权律师、环保人士等;甚至普通的上访民众,也常常沦为政治犯,遭到监禁和迫害。

   中共制造政治犯,罪名五花八门。除了“反革命罪”和“颠覆罪”,还以“间谍罪”、“泄露国家机密罪”、“精神病”等名义,迫害异己。甚至以其他刑事罪名,如经济罪、嫖妓罪、流氓罪等嫁祸并抹黑政治犯。 鉴定一个国家是否文明,有无政治犯是指标之一。

   政治犯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已经绝迹,中国仍是少数几个拥有政治犯的国家之一,而且是拥有政治犯最多的国家。祇要中共独裁统治一天不结束,中国民众的抗争就一天也不会停止。为此,中国政治犯就会被源源不断和成千上万地制造出来。仅此一点,足以证明,中共把持下的中国,何其野蛮,何其黑暗!与文明世界相距遥远。

   

   62、为什么有人不相信中共的罪恶?

   

   提到中共的罪恶,如迫害、酷刑、屠杀、摘取人体器官之类,一些人习惯性地疑问:“那是真的吗?”“不太可能吧?”“很难相信那会是真的。”这种疑问,不仅让中共逃过谴责,还对真相揭露者构成伤害,仿佛他们在“造假”。

   有时候,人们看到罪案报道,某犯接连杀死十几人、几十人、甚至上百人。对杀人犯的行为和动机,正常人难以想像,祇得惊呼连连:“真的吗?怎么会这样?”后来知道,杀人犯是变态狂,这才勉强相信:“变态嘛!什么事干不出来?”个体行为的变态,容易被识别;但政府行为的变态,不仅令人难以识别,而且令人难以置信。“那毕竟是一个政府啊!”有人陷入如此的困惑。

   困惑的来源,无外乎两种,其一,自幼被中共洗脑,陷入两个“凡是”:凡是中共宣传的,都是正面的;凡是中共批判的,都是负面的。进而,凡是质疑或反对中共的,都是错的,或者,是“别有用心”的。属于这一类型者,多生长于共产党中国。他们不认识罪恶,不以罪恶为罪恶。其二,自己过于天真和善良,将心比心,就难以相信世上竟还有人如此阴暗和残暴。属于这一类型的,多为海外华人。他们不了解罪恶,听闻任何极端行为,都难以置信。

   杀人狂之所以得逞,并非因为受害者都是愚人,而是因为受害者都是正常人,以正常人的心理,自然不易防范变态狂。专制政权之所以能够维持,并非因为民众太愚蠢,而是因为民众太善良。在独裁者堂而皇之的宣传蛊惑下,有人极易被蒙骗;在极权者明目张胆的暴力威胁下,有人极易被吓倒。

   

   63、为什么有人不相信美国的善良?

   

   美国出兵他国,或为援助弱小,或为惩恶扬善,或为改善地缘政治、捍卫和扩大文明世界。有人不理解美国的动机,不相信美国会为了他国民众着想,认定其所作所为,都仅仅是为了美国的利益(且不说,许多时候美国的利益本身与人类的利益一致);美国批评独裁政权恶劣的人权纪录,有人不相信美国的善意,认为一概都是“虚伪”(且不说,事实证明,美国本身就是世界各民族的最大帮助者)。

   为民主而奋斗的人,不时遭人讥笑。有人认为他们“太傻”、“太天真”,甚至不相信他们的付出和牺牲,是为了民众的自由。古人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的就是这类情形。毫无善意的人,自然怀疑真正的善良;缺乏信仰的人,自然怀疑真正的信仰;无神论者,自然蔑视和诋毁虔诚信神的生命。

   毛泽东诽谤:“宗教就是鸦片”,不惜全面扼杀民众的信仰。毛泽东却把他自己的“思想”,如贩毒般大肆兜售,强加于大众。毛泽东不准民众信神,却要民众把他自己当成神,予以盲目崇拜。于是,祇有在中共的宣传里,才出现如此荒唐的自相矛盾:刚刚唱了一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国际歌》)接着就唱出“他是人民的大救星。”(《东方红》)

   无神论与盲目崇拜的奇异组合,不仅导致信仰崩溃,而且引发道德崩盘。在许多玩世不恭的中国人眼里,善良,成为一个被怀疑、甚至被轻蔑的词汇。官场充满腐败和淫秽气息,民间弥漫唯利是图、盛行男盗女娼。光怪陆离的当今中国,呈现的是一派空前的社会乱象。

   

   64、当今中国为何道德沦丧?

   

   当今中国,官场腐败,买官卖官;官员淫乱,争包“二奶”;商场欺诈成性,假冒伪劣满天;社会糜烂,奢靡成风,盗贼蜂起,警匪一家。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许多人孜孜以求、碌碌而为的,惟有一个“钱”字,一个“性”字。有识者扼腕,外国人摇头:中国人好像没有见过钱?中国男人好像没有见过女人?有人以为,盗版、假货、纸醉金迷、声色犬马,是资本主义的特征,中国刚开始搞资本主义,似乎在所难免。此为大谬不然。鉴于西方从来就有宗教信仰传统,即便在资本主义的早期阶段,普及的宗教情怀,也足以约束多数人的行为,不至于极端地唯利是图,不择手段。今日西方,文明而多元,人们更不至于沉陷于钱色极端而不能自拔。

   有人误会,中国人今天的种种陋习和歪风,都来自于中国传统文化。此又为大谬不然。中国传统文化中自有其精华,如“仁义礼智信”;也有其糟粕,如专制独裁愚昧。如果说,今日中国社会,还有什么“传统文化”成分,祇能是有其糟粕,而无其精华。

   病根与祸源,还是在中共。中共大搞“无神论”,砸烂神位祖牌,等于纵容人们犯罪,而无惧天谴。尤其是,中共导演“文革”闹剧,不仅大规模毁灭中华传统文化,而且教唆民众,互相揭发,彼此栽赃;互相羞辱,彼此残杀。剥夺了人最基本的自尊心和羞耻心。从此,整个社会,人性沦丧,而兽性泛滥。

   另外,举凡政治、社会、文化、精神等领域,处处都是中共设置的苛严禁区,民众没有更多选择,贫困者,固然累于艰难生计;小康或富裕者,则几乎祇能将所有精力,都挥霍于“钱”“性”两个方面,所谓“富贵纵淫欲”。

   

   65、中国人“不关心政治”吗?

   

   民主,是现代文明国家的基本标志;没有民主的国家,无异于野蛮之邦。然而在中国,民主却成为一个艰难的话题。当温饱无着时,有人会说:“连饭都吃不上,谈什么民主?”当温饱之后,有人又会说:“都有饭吃了,还谈什么民主?”前后抵触,自相矛盾,令人啼笑皆非。实在不能自圆其说,有人就干脆说:“中国人‘不关心政治’。”

   事实上,中国人几乎是最关心政治的一个民族。且不说文革时期,“政治挂帅”,全民狂热,拉帮结派,几乎人人有份。那时,连保持中立和旁观都不可能,都会被打成“逍遥派”和“骑墻派”。就说今日“全民皆商”的年代,为数不少的国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依然热衷于政治。“先富起来”的少数人,政治嗅觉极其灵敏,据中共官方统计,中国富豪中,近半数为中共党员,那些不是党员的,大部分则都是“政协委员”; 不少普通人,也忙于解决“组织问题”(入党),他们认定,祇有通过这种政治捷径,才能最大程度地捞取利益和实惠;一些留学或移居海外的中国人,对中共头目迎来送往,干尽亲共媚共之能事,无非是要在中共那里,讨个政治上的好处,进而讨个生意上的好处。凡此种种,如何称得上“不关心政治”?

   深谙厚黑学的中共,专门对准人性的弱点下手,将人们政治上的“表现”,处处与物质利益挂钩。政治上得势,物质待遇随之提高,乃至予取予夺;政治上失势,物质待遇随即降低,乃至剥夺殆尽。中共赤裸裸地把玩和扭曲人性,引诱整个民族堕落。在此情况下,要人们不关心政治都难。

   民主,作为精神层面的价值,与物质或温饱没有直接关系,尤其没有主从关系。民主,是生而为人的天赋权利,更是人类有别于其他动物的显著标志。以“中国人‘不关心政治’”为藉口,堵塞民主之路,是对中华民族的亵渎,也是对中华民族的犯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