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陈破空文集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英國人公投,拷問中國人統獨思維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 習近平有沒有未來? -《習近平之謀,共產黨之死》後記
·《炎黄春秋》,蒙难于中南海左倾比赛
·《环球之音》发长文,习近平担心政变
·杭州,G20峰会,与中国人民何干?
·达赖喇嘛,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
·毛泽东孙子谈民主,颠覆印象
·美國總統大選,首場辯論中的盲點
·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中共訕笑美國大選,一黨專政優於民主制度?
·美國大選,如果按照中國的邏輯
·習「核心」勉強,習近平未獲全勝,外國和港台媒體充滿誤讀
·“習核心”出爐:威脅、妥協與交易
·解讀“習核心”:境外媒體過於簡單化
·特朗普強勢上臺,中美關係面臨大考
·特朗普驚奇大勝,全世界看走了眼
·與台灣總統通話,川普是敢作敢為的勇者
·川普
·搶奪潛航器,北京對川普玩老把戲
·把世界拉回冷戰,都是中共惹的禍 --寫在《徹底解說被誤讀的中國》出版
·警惕川普家族與北京權貴的利益交換
·川普上任前夕,俄羅斯因素困擾美國
·中國領導世界?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
·北京對付川普,妥協與讓步,悄悄進行?
·北京對付川普,拉攏與收買,能否見效?
·川普與習近平通話,“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金正男被殺,習近平有苦難言
·川普重話敲打北京:我動手,你們就完了!
·五千共諜撒台灣?不止!警惕重演1949
·軍事解決朝核威脅,川普將名垂青史
·捍衛母親,于歡是真男兒,13
·利誘庫什納,安邦受挫,中國公司的海外企圖
·美中韓達成默契,金正恩時日無多
·“一帶一路”高峰會,西方不捧場
·郭文貴爆料,中南海不安,習王關係如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61、为什么中国还有政治犯?

   中共从不承认“政治犯”这一概念。在中共所谓《刑法》中,1997年以前,对政治犯冠以“反革命罪”;1997年之后,冠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这一改名换姓,并无本质区别,祇是障眼法,以图混淆视听。

   前后这两个罪名,在中共《刑法》中,都列为第一章。鉴于中共《刑法》,由重到轻排列,显见,在中共的观念里,政治犯被视为最严重的一等。这和古代封建专制统治者的概念完全一致,他们一律把“谋反”或“怀疑谋反”视为头等大罪,或万罪之首。可惜,历史的烽烟已经滚过数千年,中共当权者的头脑竟没有丝毫改变。

   中共不承认政治犯,却不断制造政治犯。范围之广,无所不包:对中共持批评者,如民运人士;追求言论自由者,如网友;追求民族自治、捍卫少数民族权益者,如西藏、新疆、内蒙古等地活动人士;追求不同宗教信仰者,甚至气功修炼者,如法轮功学员、家庭教会成员等;其他社会活动人士,如维权律师、环保人士等;甚至普通的上访民众,也常常沦为政治犯,遭到监禁和迫害。

   中共制造政治犯,罪名五花八门。除了“反革命罪”和“颠覆罪”,还以“间谍罪”、“泄露国家机密罪”、“精神病”等名义,迫害异己。甚至以其他刑事罪名,如经济罪、嫖妓罪、流氓罪等嫁祸并抹黑政治犯。 鉴定一个国家是否文明,有无政治犯是指标之一。

   政治犯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已经绝迹,中国仍是少数几个拥有政治犯的国家之一,而且是拥有政治犯最多的国家。祇要中共独裁统治一天不结束,中国民众的抗争就一天也不会停止。为此,中国政治犯就会被源源不断和成千上万地制造出来。仅此一点,足以证明,中共把持下的中国,何其野蛮,何其黑暗!与文明世界相距遥远。

   

   62、为什么有人不相信中共的罪恶?

   

   提到中共的罪恶,如迫害、酷刑、屠杀、摘取人体器官之类,一些人习惯性地疑问:“那是真的吗?”“不太可能吧?”“很难相信那会是真的。”这种疑问,不仅让中共逃过谴责,还对真相揭露者构成伤害,仿佛他们在“造假”。

   有时候,人们看到罪案报道,某犯接连杀死十几人、几十人、甚至上百人。对杀人犯的行为和动机,正常人难以想像,祇得惊呼连连:“真的吗?怎么会这样?”后来知道,杀人犯是变态狂,这才勉强相信:“变态嘛!什么事干不出来?”个体行为的变态,容易被识别;但政府行为的变态,不仅令人难以识别,而且令人难以置信。“那毕竟是一个政府啊!”有人陷入如此的困惑。

   困惑的来源,无外乎两种,其一,自幼被中共洗脑,陷入两个“凡是”:凡是中共宣传的,都是正面的;凡是中共批判的,都是负面的。进而,凡是质疑或反对中共的,都是错的,或者,是“别有用心”的。属于这一类型者,多生长于共产党中国。他们不认识罪恶,不以罪恶为罪恶。其二,自己过于天真和善良,将心比心,就难以相信世上竟还有人如此阴暗和残暴。属于这一类型的,多为海外华人。他们不了解罪恶,听闻任何极端行为,都难以置信。

   杀人狂之所以得逞,并非因为受害者都是愚人,而是因为受害者都是正常人,以正常人的心理,自然不易防范变态狂。专制政权之所以能够维持,并非因为民众太愚蠢,而是因为民众太善良。在独裁者堂而皇之的宣传蛊惑下,有人极易被蒙骗;在极权者明目张胆的暴力威胁下,有人极易被吓倒。

   

   63、为什么有人不相信美国的善良?

   

   美国出兵他国,或为援助弱小,或为惩恶扬善,或为改善地缘政治、捍卫和扩大文明世界。有人不理解美国的动机,不相信美国会为了他国民众着想,认定其所作所为,都仅仅是为了美国的利益(且不说,许多时候美国的利益本身与人类的利益一致);美国批评独裁政权恶劣的人权纪录,有人不相信美国的善意,认为一概都是“虚伪”(且不说,事实证明,美国本身就是世界各民族的最大帮助者)。

   为民主而奋斗的人,不时遭人讥笑。有人认为他们“太傻”、“太天真”,甚至不相信他们的付出和牺牲,是为了民众的自由。古人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的就是这类情形。毫无善意的人,自然怀疑真正的善良;缺乏信仰的人,自然怀疑真正的信仰;无神论者,自然蔑视和诋毁虔诚信神的生命。

   毛泽东诽谤:“宗教就是鸦片”,不惜全面扼杀民众的信仰。毛泽东却把他自己的“思想”,如贩毒般大肆兜售,强加于大众。毛泽东不准民众信神,却要民众把他自己当成神,予以盲目崇拜。于是,祇有在中共的宣传里,才出现如此荒唐的自相矛盾:刚刚唱了一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国际歌》)接着就唱出“他是人民的大救星。”(《东方红》)

   无神论与盲目崇拜的奇异组合,不仅导致信仰崩溃,而且引发道德崩盘。在许多玩世不恭的中国人眼里,善良,成为一个被怀疑、甚至被轻蔑的词汇。官场充满腐败和淫秽气息,民间弥漫唯利是图、盛行男盗女娼。光怪陆离的当今中国,呈现的是一派空前的社会乱象。

   

   64、当今中国为何道德沦丧?

   

   当今中国,官场腐败,买官卖官;官员淫乱,争包“二奶”;商场欺诈成性,假冒伪劣满天;社会糜烂,奢靡成风,盗贼蜂起,警匪一家。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许多人孜孜以求、碌碌而为的,惟有一个“钱”字,一个“性”字。有识者扼腕,外国人摇头:中国人好像没有见过钱?中国男人好像没有见过女人?有人以为,盗版、假货、纸醉金迷、声色犬马,是资本主义的特征,中国刚开始搞资本主义,似乎在所难免。此为大谬不然。鉴于西方从来就有宗教信仰传统,即便在资本主义的早期阶段,普及的宗教情怀,也足以约束多数人的行为,不至于极端地唯利是图,不择手段。今日西方,文明而多元,人们更不至于沉陷于钱色极端而不能自拔。

   有人误会,中国人今天的种种陋习和歪风,都来自于中国传统文化。此又为大谬不然。中国传统文化中自有其精华,如“仁义礼智信”;也有其糟粕,如专制独裁愚昧。如果说,今日中国社会,还有什么“传统文化”成分,祇能是有其糟粕,而无其精华。

   病根与祸源,还是在中共。中共大搞“无神论”,砸烂神位祖牌,等于纵容人们犯罪,而无惧天谴。尤其是,中共导演“文革”闹剧,不仅大规模毁灭中华传统文化,而且教唆民众,互相揭发,彼此栽赃;互相羞辱,彼此残杀。剥夺了人最基本的自尊心和羞耻心。从此,整个社会,人性沦丧,而兽性泛滥。

   另外,举凡政治、社会、文化、精神等领域,处处都是中共设置的苛严禁区,民众没有更多选择,贫困者,固然累于艰难生计;小康或富裕者,则几乎祇能将所有精力,都挥霍于“钱”“性”两个方面,所谓“富贵纵淫欲”。

   

   65、中国人“不关心政治”吗?

   

   民主,是现代文明国家的基本标志;没有民主的国家,无异于野蛮之邦。然而在中国,民主却成为一个艰难的话题。当温饱无着时,有人会说:“连饭都吃不上,谈什么民主?”当温饱之后,有人又会说:“都有饭吃了,还谈什么民主?”前后抵触,自相矛盾,令人啼笑皆非。实在不能自圆其说,有人就干脆说:“中国人‘不关心政治’。”

   事实上,中国人几乎是最关心政治的一个民族。且不说文革时期,“政治挂帅”,全民狂热,拉帮结派,几乎人人有份。那时,连保持中立和旁观都不可能,都会被打成“逍遥派”和“骑墻派”。就说今日“全民皆商”的年代,为数不少的国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依然热衷于政治。“先富起来”的少数人,政治嗅觉极其灵敏,据中共官方统计,中国富豪中,近半数为中共党员,那些不是党员的,大部分则都是“政协委员”; 不少普通人,也忙于解决“组织问题”(入党),他们认定,祇有通过这种政治捷径,才能最大程度地捞取利益和实惠;一些留学或移居海外的中国人,对中共头目迎来送往,干尽亲共媚共之能事,无非是要在中共那里,讨个政治上的好处,进而讨个生意上的好处。凡此种种,如何称得上“不关心政治”?

   深谙厚黑学的中共,专门对准人性的弱点下手,将人们政治上的“表现”,处处与物质利益挂钩。政治上得势,物质待遇随之提高,乃至予取予夺;政治上失势,物质待遇随即降低,乃至剥夺殆尽。中共赤裸裸地把玩和扭曲人性,引诱整个民族堕落。在此情况下,要人们不关心政治都难。

   民主,作为精神层面的价值,与物质或温饱没有直接关系,尤其没有主从关系。民主,是生而为人的天赋权利,更是人类有别于其他动物的显著标志。以“中国人‘不关心政治’”为藉口,堵塞民主之路,是对中华民族的亵渎,也是对中华民族的犯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