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陈破空文集
·国防白皮书:透明度还是威慑力?
·习近平整军,是否得法?
·波士顿惊爆,考验美国
·邓小平孙子排队接班
·习近平,利益集团的傀儡
·新疆仇杀,祸起胡子与面紗
·“六四”关口,习近平挣表现
·习奥庄园会,说是轻松,并不轻松
·斯诺登何去何从?三难
·闹钱荒,中国经济显露败相
·斯诺登逃港,北京先获利后犯蠢
·埃及变局,世界不必困惑
·从藏人自焚,透视中南海智力缺陷
·北京统治秘术:左手肇事,右手维稳
·中國模式”再受挫:非洲對中國說不
·《人民日报》批宪政,警告党员官员
·共産党是网上弱势群体?
·薄熙来倒了,毛左旗并没有倒
·陈破空最新力作:《假如中美开战》隆重出版
·审薄大戏演砸了?习近平三不该
·除非中国民主化--写在《假如中美开战》出版之际
·薄桉趣味看点:江泽民别墅
·中国道德崩溃,何不就教于达赖喇嘛?
·薄熙来灭顶之灾,毛左派幡然醒悟?
·上海自贸区,李克强的赌博
·审薄大戏落幕,解读无期徒刑
·中外资金大卷逃,恐惧习近平?
·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
·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中国民衆将夹道欢迎美军
·自信台湾优势,从容面对大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六月十二日,美国国务院发布《二○○七年度人口贩运问题报告》。针对中国部份,报告指出“问题严重”,明言:中国是“以性剥削和强制性劳役为目的的人口贩运活动的来源地、中转地和目的地”。令人意外的是,针对美国的这份报告,中共回应的调子出奇的低,仅简略表示“美方对中方的指责是没有道理的。”

   而就在几天前,当一座“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落成时,中共还气急败坏地咒骂:“美国出于冷战思维和政治需要,挑动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对立,干涉中国内政。”更早一些,五月份,美国发布《中国军力报告》,中共强硬回应:“美国对中国军事能力妄加评论,攻击中国的国防现代化建设。刻意渲染中国军事威胁,误导国际舆论。”三月份,美国发布《二○○六年度各国人权报告》,照例批评中共,中共声色俱厉地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随后,中共还故意发布《二○○六年美国的人权纪录》,倒打一耙,反唇相讥。

   然而,针对美国的《二○○七年度人口贩运问题报告》,中共的调子却突然放软。原来,美方的这份报告刚刚出炉,中共当局尚未来得及反应,在中国境内,就爆发了骇人听闻的山西黑窑惨剧:上千名儿童被拐卖到地下砖窑厂,充当无偿童工,被强制劳动、非法禁锢、残酷虐待乃至虐杀。

   童奴惨案,惊悚海内外

   这些沦为当代奴隶的孩子,最小的只有八岁。他们每天承担高强度、重体力劳动达十四小时以上,没有工资,没有人身自由,吃不饱,睡不足。经常遭到毒打。如果逃跑,则受到更严厉的虐待,窑主和工头用红砖烙烧孩子的肌肤,身上、手脚、脸上,都不例外。一些孩子脸上的皮都被红砖烧掉了,只剩下嘴没烧,只因要留着他吃饭干活。有的孩子被打成重伤而失去劳动能力后,更惨遭窑主活埋。

   与这些孩子一道,沦为当代奴隶的,还包括无数成年人。在山西省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那些无偿的农民工和童工,每天从早上五点劳作到次日凌晨一点,五名打手和六条狼狗,牢牢看着他们,其中一部分奴工,已经被折磨得神智不清,长年陷入痴呆。一些奴工被活活打死后,就埋在砖窑附近。

   这一幅幅图景,血腥恐怖,令人发指。如此的人间地狱,在当今世界,只能出现在中国,那片共产党统治下的罪恶领地。四十年前就义于中共枪口下的民主烈士林昭,早就断言:当代中国,就是奴隶社会,远远超过中世纪的黑暗。进入二十一世纪,林昭的先知先觉,依然应验:中国奴隶社会,依然没有改变。

   丑闻和惨剧曝光后,在海内外舆论的强烈谴责下,中共被迫出面扮演“青天”,“解救”奴工和抓捕窑主的同时,把一切罪责都推给黑心窑主和中共基层干部。却对造成这等惨祸的现行政治制度,毫无检讨。

   假货毒物,另类“黄祸”

   惊天丑闻,并不止这一桩。就在不久前,中国假货毒物,走出国门,为祸国际,才刚刚闹得沸沸扬扬。五月,中美洲岛国巴拿马,发生一起大规模中毒事件,三百六十五人死亡。几乎同一时期,在美国和加拿大,发生大规模宠物中毒事件。仅在美国,就有四千多只猫狗等宠物先后中毒死亡。

   事后,人们发现,这些人畜中毒致命事件,都与中国有关:出口到巴拿马的药用糖浆,是中国奸商以工业溶剂二甘醇冒充;出口到美加等国的中国宠物食品,则含有致命的三聚氰胺。

   面对强大的国际压力,中共找了一个“替罪羊”:中国食品药品监管局局长郑筱萸。此公因利用手中大权,批准药品生产和上市,前后受贿六百四十九万元,被中南海“钦点”判处死刑。

   药监局长死给洋人看

   然而,郑某不服,提出上诉。实际上,自二○○三年起,中共官员,就不再被判死刑,省部级以上官员,更与死刑绝缘。尽管,涉案的高级官员越来越多,涉案的数额越来越大。诸如:云南省长李嘉廷,受贿一千八百多万;中银 ( 香港 ) 总裁刘金宝,贪污一千四百多万;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毕玉玺,受贿一千零四万;深圳海关关长赵玉存,受贿九百多万等等。这些贪官,仅被判处无期徒刑,至多死缓。当时,外界解读:因经济犯罪不是暴力犯罪,中共不再判死刑;或者,腐败落马的官员,毕竟“对党有贡献”,中南海“刀下留情”。

   郑筱萸受贿数额少于上诉贪官,且专案组承认其“认罪态度较好”、“积极配合办案”,因而“办案顺利。”但郑某仍被判处死刑。这一判决,不过是对国际舆论的交代。就算中共不在乎中国民众的抱怨,毕竟还在乎洋人金口。药监局长必须死给洋人看。如同三国时,奸雄曹操因军中缺粮,军人忿忿,为安军心,曹操必须让管粮官王垕死给军人看。

   就在郑某上诉期间,《人民日报》就已经发表评论员文章,高调肯定对郑的死刑判决。于是,郑某不仅被判了司法死刑,也被判了政治死刑,上诉便几无翻案可能。这又是一出人治代替法治、政治干预司法的典型。

   实际上,中国食品药品监管局历来滥批新药,该局贪官,何止郑筱萸一人?仅二○○四年,该局就批准新药一万零九种,而同一年,医药最发达、研发能力最强的美国,仅受理新药申请一百四十八种。“中国速度”,的确惊人!

   丑陋的“中国崛起”

   于是,世界见证,所谓“中国崛起”,就是以这等方式。假货毒物,泛滥于世;童工奴工,惨不忍闻;更兼穷兵黩武,不惜射杀卫星,制造太空污染。“中国崛起”的面目,何其狰狞?这是另类“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是奉行人治和极权的中共集团,直接制造而威胁人类的汹涌“黄祸”。

   马克思曾经论断:“资本主义来到人间,从头到脚都滴着肮脏的血。”不幸的是,这位共产主义的始祖,歪打正着,扯出的后文却是:共产主义来到人间,从头到脚都滴着肮脏的血。连马克思本人都不曾意料,但他把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之后,那些自称“马克思主义者”的共产党人,竟是如此地“吃相难看”。

   中国经济膨胀,国力窜升。有人因此把中共比喻为“暴发户”。如今看来,这一比喻,还不尽到位。制造假货毒物,虐杀童工奴工,迷信坦克导弹;人为操纵人民币汇率,并公然武装流氓政权,勒索文明世界。中共上上下下的所作所为,是国家形态的“黑社会”,是道德领域的“强奸犯”。那种“勃起”,如同那种“崛起”,是多么的丑陋!

   首发《开放》2007年7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