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陈破空文集
诗集
·“六四”:诗二首
·诗集:《绯闻》
·哭老包
·你的眼神 --- 悼戈扬
·达兰萨拉
·如华灯初上
·你说过-祭华叔
·追思方励之
往事与回忆
·巴山淒冷,蜀水蒼涼
·大上海震撼
·珠江风云
·漫漫流亡路,故国遥远
·涛声依旧:追忆方励之
漫游世界
·东瀛之旅:中日对照浮想
·奢华艳丽的新加坡
·冬季,感受韩国
·阳春三月,探访达兰萨拉
·五国行:欧洲的魅力
·从东京到台北
·秋色深处,登临富士山
文艺评论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关山魂梦长,鱼雁音书少--<<童话中的一地书>>序言
·《走向共和》:生动展示历史的惊人相似
·宁做司马璐,不做刘少奇 ──《司马璐回忆录》读后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书评《望南春与冬》----兼怀朱执中先生
政论著作
·《中南海厚黑学》/简介
·《中南海厚黑学》/前言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简介
·《常识》目录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全文
·《常识》书评
时评
·林昭:中华民族最后的血性
·中国:是大市场,还是大赌场?
·中俄联合军演,激起千层浪
·胡上江下与两岸变局
·《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過氣政客登陸,說盡外行話
·胡锦涛外交:联欧或联俄抗美?
·谁是真正的改革家?-- 写在紫阳仙逝日
·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中国崛起” 下的“疯狂收购”
·“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阉割历史:中共之能事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由胡访美解析中美关系
·胡锦涛的厚黑学
·越过媒体看台湾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剖析共产党文化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46、为什么要彻底否定共产党?
   镇压、迫害、清洗、杀戮,是共产党国家的最大特征。凡共产党当政的国家,都引发大规模非正常死亡,或因屠杀,或因内斗,或因饥荒。仅举几例:朝共(劳动党),令数百万人饿死;柬共(红色高棉),屠杀该国四分之一人口(170万);苏共,屠杀和迫害致死人口达3000万;中共,屠杀、迫害、和饥荒,致死人口达7000万。
   共产主义带来的灾难,规模之大,为祸之深,远远超过法西斯主义、军国主义和形形色色的恐怖主义。而中国共产党作恶之巨,更超过任何其他国家的共产党。当大多数共产党国家停止大规模清洗和迫害的时候(1956年,苏联和东欧),中共却反其道而行,一波接一波地,将迫害与屠杀推向登峰造极(“反右”和“文革”);当大多数共产党国家顺应潮流、告别专制、和平转型之际(1989年),中共依然用屠杀手段,镇压民众,扑灭民主之火(六四屠城)。
   非但如此,中共毫不喘息,又继续迫害法轮功,镇压维权人士,欺压弱势群体,不断制造惊天血案。中共之路,从来与世界文明背道而驰,越走越远。既然中共以恶的本质呈现于世,既然中共决意将独裁进行到底,民众就祇能对之彻底否定。彻底的埋葬也指日可待。

   47、是毛泽东的罪?还是共产党的罪?
   提到“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等,有人就说:“算了,都是毛泽东时代的事情了,要说犯罪,都是毛泽东的罪。”不错,那的确是毛泽东的罪。然而,那些巨大的罪恶工程,以毛泽东一人之力,又岂能完成?祇有开动了共产党这部巨大的犯罪机器,毛的罪恶才告竣工。
   有人又说:“共产党已经改了,不要老是纠缠历史旧账了。”且不说共产党至今还在抓捕异己、迫害良知、镇压民众,毫无改正迹象;就说,对那些历史罪恶,共产党又何曾表达半点歉意和悔意?即便轻描淡写地提到“毛泽东晚年犯了错误”,也绝口不承认毛泽东一生的罪恶。
   非但如此,中共继续奉毛泽东为祖师爷,奉毛的思想为信条,奉毛的制度为圭臬。共产党与毛泽东,两位一体,何曾须臾分离?尽管中共已经演进到“第四代”,甚至“第五代”,但它本身,从未把这个党与毛泽东分开。天真的人们何必自作多情?
   事情很明了,祇要毛泽东的头像还悬挂在天安门城楼,祇有毛泽东的尸体还霸占着天安门广场,便是确切地告诉世人:毛泽东是共产党的总代表,共产党是毛泽东的放大体。毛泽东的罪,就是共产党的罪。
   48、能不能原谅共产党?
   有人提出:既然你们主张民主,就应该原谅。尤其要原谅共产党。有人甚至以其“原谅共产党”的切身经验,来劝告对共产党持批评的人。有人在“文革”中惨遭迫害,九死一生。“文革”一结束,迫害一停止(仅为减轻,精神迫害依然),他们连想都不想,就原谅中共了。有的人,其家属被迫害致死,自己也曾饱受牵连,暂时“没事”了,也就轻易加入了原谅中共的行列。
   这类现象,往轻的说,是麻木和糊涂,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被绑架者爱上了绑匪;往重的说,是势利和背叛:认贼作父,同流合污。对杀人犯的原谅,就是对被害人的无情,这是再也简单不过的道理。
   在中国,年年拉响警钟,纪念“南京大屠杀”,目的是为了提醒世人:历史的悲剧不能重演。尽管日本政府多次为侵略战争道歉、忏悔,但每当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都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各国民众同声谴责。这里,又引申出一个再也简单不过的道理:任何原谅,都祇能建立在犯罪方认罪、忏悔、道歉、和赔偿的基础之上。
   说到中共,毛泽东时代,固然罪恶累累;然而,毛之后的中共领导人,不仅没有认罪、忏悔、道歉、赔偿,反而又凭添了“六四”大屠杀、镇压法轮功、迫害维权人士等斑斑血债。既然我们不能原谅日本军国主义异族对我族的杀戮,年年纪念“南京大屠杀”(虽然,日本人已经认罪和道歉。);我们如何又能原谅共产党我族败类对我族同胞的杀戮,而不年年纪念“大饥荒”、“文革”、“六四”大屠杀等?(况且,共产党至今拒绝认罪和忏悔。)
   宽宏大量如耶稣基督,也是在罪人醒悟、忏悔、祷告和弃恶扬善之后,才会给予原宥,给予拯救。中共作恶多端,至今毫无悔意,不时变本加厉。此时此刻原谅共产党,无异于做千古罪人。
   49、中国历史阶段应该如何划分?
   中共当政之后,以马克思的历史观, 即所谓“五阶段论”划分中国历史: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其中,把秦朝以前划为奴隶社会;把秦朝以后,划为封建社会;把中共自己的当政,划为“美好的”社会主义社会,并正向“最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过渡。
   这种划分的粗暴与扭曲,是如此的明显。且不说中共本身远离“社会主义”,更近“奴隶主义”。就说针对古代历史,“五阶段论”也是肤浅和荒谬之至。例如,远在秦朝之前的周朝,虽然也是专制王朝,却是远比秦朝开明的温和专制王朝;紧接在秦朝前面的春秋战国,则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化鼎盛时代,“仁政”、“非攻”、“以人为本”等诸子学说,构成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与其说周朝和春秋战国是奴隶社会,不如说残暴的秦朝才是奴隶社会。
   实际上,除了远古质朴无争、天下为公的尧舜部落时代,以及近代稍具共和与民主雏形的中华民国之短暂穿插,应该说,中国历史的绝大部分时期,都属于封建专制社会。区别祇是:开明的专制与黑暗的专制;温和的专制与极端的专制。在漫长的中国历史长河中,世人见证了两个最黑暗、最残暴的极端专制政权:其一,秦始皇一统天下之后建立的暴秦;其二,毛泽东和中共依靠谎言和暴力建立的共产暴政。相比之下,共产党的黑暗与残暴,又远远超过秦廷。
   毛泽东有言为证: “秦始皇算什么?他祇坑了460个儒,我们坑了4万6千个儒!”果然,毛泽东与共产党当政,制造出7000万冤魂,比历史上任何暴君和暴政制造的死亡总和还要多。秦始皇与毛泽东,一个身在2000年前,一个身在2000年后,两具幽灵,交相对照,折算时间系数,中共政权的倒退、反动、与野蛮,行迹昭然。
   50、中共与晚清王朝何其相似
   毫无疑问,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已经进入后期,当今中国,可称之为“后共”时期。对比晚清与后共,这两个相距百年的封建专制王朝,从本质到形式,都有惊人的相似。电视剧《走向共和》,正因生动地展示了这种惊人相似,被指“影射”,而遭到当局封杀。
   经济上,19世纪,闭关自守达200多年的满清王朝,受到当时来自境外海上贸易(全球通商)的冲击;而上世纪末,闭关锁国达30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同样面临世界经济快速发展和全球一体化浪潮的挑战。政治上,清廷面对国内外立宪或共和变革的压力;中共则受制于海内外民主改革的呼声。
   晚清与后共,两者的口号、事件、与人物,甚至可以完全划上等号: 晚清主导的“洋务运动”,等于后共实施的“改革开放”;晚清国策“祖宗之法不可变”,等于后共立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晚清主张“富国强兵”和“船坚炮利”,等于后共口号“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军事现代化”;晚清所谓“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等于后共所谓“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晚清首创“十里洋场”上海,后共炮制“经济特区”深圳;晚清声称“千年未有之变局”,后共吹嘘“中华民族前所未有的事业”;外交上,晚清有“外须和戎”,故签《马关条约》、《辛丑条约》,后共有“韬光养晦”,故签《中俄边界条约》、搁置钓鱼台和南沙群岛等主权争端。
   失败的“八九民运”,等于流产的“戊戌变法”;主导“六四”镇压的太上皇邓小平,就是扼杀“戊戌变法”的“老佛爷”慈禧太后;被软禁的赵紫阳,恰如被软禁的光绪皇帝;忧心忡忡的后共高龄总理朱镕基,就是苦思极虑的晚清老宰相李鸿章;今日劣迹斑斑的中共“太子党”,正是当年骄奢淫逸的晚清“八旗子弟”;至于官场腐败,百年后与百年前,不仅酷似,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关键的一点:满清是历史上公认的外来政权;严格地说,中共也是外来政权,一个由德国人和俄国人混血的怪胎。毛泽东与中共,批孔孟而崇马列,就是最好的见证。
   惊人的相似,不仅见于体制内,也见于体制外。清廷腐败,但晚清多数留学生,仍对其效忠。大名鼎鼎的严复,是当时留洋海外、学有所成的代表人物,回国后,不仅没有为中国的彻底改造鼓与呼,反而与杨度等守旧势力同流合污,组成所谓“筹安会”,力主袁世凯称帝,谓之符合“中国国情”。中共祸国之时,也曾有负笈海外的“导弹之父”归国拥护,甚至伪证“亩产上万斤”为“科学”。时至今日,一些留学海外的中国学生学人,依然保持对共产党的迷信。有人变身“海归”后,甚至倾其所学,“贡献”于封锁互联网,与独裁者合谋,剥夺中国民众的知情权,助纣为虐。
   首发北京之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