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陈破空文集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薄熙来既倒,毛主席将如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正当国际上因中国假药毒货出口,造成一批接一批人命和宠物死亡,而闹得沸沸扬扬之际,从中国国内传出消息:中国食品药品监管局局长郑筱萸被判死刑。这一判决,似乎是对国际舆论的最好交代。
   据调查,郑筱萸受贿649万,涉及8家药厂。其受贿经过,是利用手中大权,批准药品生产和上市。该局滥批新药,仅2004年,就批准新药1万零9种,而同一年,医药最发达、研发能力最强的美国,仅受理148种新药申请。“中国速度”,的确惊人。显然,中国食品药品监管局的贪官不只郑筱萸一人,凡涉及滥批食品药品者,几乎都是贪官。
   根据中共《刑法》,贪污、受贿在10万元以上,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死刑。一些中下级官员、甚至业务员因此被判死刑。但被判死刑的省部级以上高官则寥寥无几。在此之前,只有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等 3人,被判死刑。
   2003年之后,中共官员,就不再被判死刑,省部级以上官员,更与死刑绝缘。尽管,涉案的高级官员越来越多,涉案的数额越来越大。诸如:云南省长李嘉廷,受贿1800多万;中银(香港)总裁刘金宝,贪污1400多万;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毕玉玺,受贿1004万;深圳海关关长赵玉存,受贿900多万;黑龙江省绥化市委书记马德,受贿600多万;等等,这些贪官,仅被判处无期徒刑,至多死缓。外界解读:因经济犯罪不是暴力犯罪,中共不再判死刑;或者,腐败落马的官员,毕竟“对党有贡献”,中南海“刀下留情”。
   于是,对郑筱萸的死刑判决,就成为一个异数,难怪郑某不服,提出上诉。但就在郑某上诉期间,官方最高喉舌《人民日报》,就已经发表评论员文章,高调肯定对郑的死刑判决。至此,郑某不仅被判了司法死刑,也被判了政治死刑,上诉便绝无翻案可能。这又是人治代替法治、政治干预司法的一出典型。

   在此之前,当高官涉案数额巨大、而又未获死刑时,官方往往用“认罪态度较好”来搪塞。然而,郑筱萸一案,却是例外。专案组人员亲口对记者说,“郑筱萸本人认罪态度较好,因而办案顺利。”但郑某仍被判处死刑。
   由此也可以断定,郑筱萸与中共高层中的任何人,没有私交,无从得到庇护,处死他,不会得罪任何高层人物,也不会影响高层任何一方的权力布局。与之相对照的是,在江泽民的巨大保护伞下,身为政治局常委的黄菊,虽明显涉嫌染指上海社保大案,却得以“善终”和“厚葬”;还几乎可以断言的是,被审查的政治局委员陈良宇,不管涉案数额多少,最后肯定不会被判处死刑。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郑筱萸本人,曾经是假药的受害者。郑某当年在杭州某药厂任厂长期间,因病住院,曾被注射假药,险些丧命。据说,这正是他出任国家药监局局长后,厉行改革的动力。郑某上任后,曾铁腕推行两大“新政”: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药品批准文号统一核发。然而,改革归改革,不受监督的批发大权,却由得他中饱私囊。
   这个监管中国食品药品安全的“一把手”,竟然成为13亿中国人民健康和生命的最大威胁、并祸及世界。这仿佛是一种象征:以“为人民服务”为口号而执政半个多世纪的中国共产党,恰恰是中国人民安全的最大威胁、并危及世界。
   2006年初,海南某药厂新药研发专员张志坚,曾在网上揭露康力元制药公司与国家药监局“权钱交易”的丑闻。不久,张被公安逮捕并起诉,罪名是“涉嫌损害商业信誉”。不久前,张案被撤诉,但张志坚本人,已经蹲了9个月大牢。如果郑某不死,张某就几乎要去死了。
   据说,毕业于复旦大学的郑筱萸,在老同学会上,曾假意说,自己收入不高,每月只有1700至1800元。然而,复旦百年校庆时,老同学们发现,郑某坐着马赛地600出现,派头十足。时下的中国,正盛行同学会,其中,那些腰缠万贯而风光一时的人物,恐怕就是不久就将锒铛入狱或人头落地者。一出巨大的“红楼梦”。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按中共高层的主观意图,是死给国际上看,就算中共不在乎中国民众的抱怨,毕竟还在乎洋人金口;也死给那些不听话的高官看,看他们“十七大”前后,是否听命摆布,毕竟,官官都贪,不听摆布,就给你亮出“反腐”的尚方宝剑。另外,从客观上而言,药监局长也死给当今中国的种种风光人物看:在末世的人治中国,看尔等能够逍遥到几时?
   首发自由亚洲电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