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中国——「党军」的国家化问题
·中国:「大逃亡综合症」
·后共産主义中国的利益集团及其意识形态
·上海「神圣同盟」 vs. 西方?
·《远华案黑幕》:谁之罪?
·奥运拔河赛:1936 vs. 1988
·香港司法独立的又一战
·中国的自由派与新左派论争
·三国游戏与北京外交
·回光返照的"圣战": 中共镇压法轮功
·中国被WTO诱导的制度变迁:到底为了谁的利益?
·人类文明的警钟
·三角男孩」和华纳公司的穿「墙」游戏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自由与安全:如何平衡?
·加入WTO 后——中国的政治文化生态?
·橄榄,还是金字塔?──形塑当代中国社会结构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点评克林顿对华政策
·《观察》发刊词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奥运会,转捩点的故事”

   2007甫开春,事变迭起,诚可谓“多事之春”也。先是,禁书八本,轩然大波;接着,外国银行入中国大陆开业,沪深股市波动对全球发生影响,股民惶惶;再是,本来波澜不兴的两会,“物权法”有惊无险通过,却冒出会前会中会后一贯低调的温家宝突然高调做秀,跌破一众眼镜。太子党习近平入主上海。再后,重庆钉子户事件眩人耳目。反右50年后,北京老右派又昂然聚首。人民大学的张鸣事件再添一景。而今又闻被腰斩的《改造与建设》网站突然复刊,陈子明、任畹町等获准赴香港……。诸事种种,纷至沓来,虽然难免使人联想到今年中共十七大的权力分配,但从更深广的视野来看,人们憬悟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恐怕才更应当是上述事件的总背景和潜台词。

   面对皇城根下的奥运会综合症,不由不使人浮想联翩,思绪飘逸,飘到了20年前的邻居韩国——汉城88年奥运的前前后后......。

   1980年5月18日凌晨,韩国总统全斗焕,实施戒严,驱兵数万,六路包围光州市。轰轰烈烈的学生与市民的光州“5•18”民主运动,被残酷镇压。这就是八十年代初韩国“光州事件”。该事件造成了191人死亡,122人重伤,730人轻伤,震惊世界。

   “5•18”运动被镇压后,韩国媒体在高压下缄默无声。政府在提到这个事件时,先是“光州暴乱”,后为“光州事件”。

   1981年,韩国争取到了1988年奥运会主办权。当时的韩国,经济已然起飞,迈入亚洲四小龙之列,但在政治上文化上尚缺相应的地位。韩国当局希望利用奥运会确立韩国正面的国际形象。

   但专制当局镇压民主的行径,它与在野党激烈的公开对立。引发国际社会特别是体坛的深切忧虑,甚至不少体育界名人建议易地办会,取消汉城奥运资格。  而民主化浪潮在韩国风起云涌。当时韩国政治斗争的焦点是民主派要求“改宪”,要求总统直接选举,而当局则顽固抗拒。

   二十年前的今天,1987年4月13日,全斗焕突然发表讲话,一改前几月表演的开明秀,悍然决定在1988汉城奥运会之前“停止有关修改宪法的讨论”,下届总统仍将按现行“宪法”由占选民人数比例极小的“选举人团”选举产生。他还对在野势力和等待学生进行恐吓和威胁,声称要“严惩暴力和破坏社会安定的行动”。

   全斗焕的“重大决定”公布当日,韩国11所大学的4000多名学生示威抗议,要求全斗焕下台。4月17日,40多所大学的16000多名学生在各地举行示威,并与警察发生冲突。19日,为纪念四月人民起义,4000多名学生与汉城市民举行集会、示威,300多人逮捕。甚至天主教大主教金寿焕也号召160万天主教徒为在韩国早日实现民主而祈祷。

   1987年6月,全国各地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百万人走上汉城街头要求改宪。仅在6月10日至26日的半个月间,韩国各地共爆发2145次示威,参加人数达830多万。这是全斗焕上台以来人数最多、规模最大、冲突最烈、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政治斗争,史称“六月抗争”。

   全斗焕政权仍想重蹈覆辙,重演光州事件,血腥镇压六月抗争。

   但是,情势不对了。

   当时,美国明确表示,反对韩国当局镇压。1987年6月27日,美国参议院以74对0票一致通过促进韩国民主化决议案,支持韩国民主化,要求韩国当局举行自由公正的选举。1987年7月1日,美国众议院以421对0票一致通过促进韩国民主化民决议案。若韩国当局顽抗,到手的奥运会主办权就可能丧失。这一致命的打击,将导致政局不稳。

   在美国与国际奥会警告不惜取消汉城的奥运主办权相威胁之下,全斗焕当局判断:对抗不利,镇压不能,于是只能选择全面妥协,向民意投降,由卢泰愚宣布“6.29”民主化宣言。

   6月29日,执政党民主正义党总统候选人卢泰愚发表宣言,接受反对党八项主张,即:l)实行总统直接选举的制度;2)实施公正选举法;3)对受监禁的政治犯实行大赦;4)保证基本人权和法治;5)保证新闻自由,6)实施地方自治;7)确保政党的基本权利;8)保障社会稳定,促进公共福利。

   7月1日,全斗焕宣布接受卢秦愚的方案。7月10日,全斗焕辞去民正党总裁职务,同日,反对党领导人金大中获得特赦,得以自由开展政治活动,全力投入竞选,同时支持举办奥运会。

   1987年10月12日,韩国国会通过了修改后的宪法。10月27日,全国就新宪法进行了全民公决,93%的公民投了赞成票。这部被称为第六共和国宪法是第一个在执政党和反对党妥协基础上的宪法。它规定:总统直选,总统任期五年,不能连任;取消总统宣布紧急状态和解散国会的权力,确立了人权的神圣不可侵犯性,保障了多党制原则。  

   1987年12月在总统直选制选举中曾领导民主化运动的金大中和金泳三发生分裂,致使民正党候选人卢泰愚以36.6%的选票当选,这是韩国历史上首次实现的总统职位和平的按程序的更替。全斗焕下台。

   1988年9月17日至10月2日,第24届奥运会于汉城举行。160个国家和地区的9421名运动员参加了比赛。这两个数字都大大超过了以往任何一届奥运会。它为韩国提高自己在国际上的政治经济地位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汉城把第24届奥运会办成了一个体现综合文化的运动会,而文化与新闻的开放交流又为韩国在世界上树立了新的形象。汉城奥运会的辉煌成功,其象征意义在于用体育和文化的手段为韩国的政治转型和经济发展打开了大门,对韩国民主化提供了巨大的推动力。

   于是,汉城奥运会成为韩国现代历史上的转捩点。

   奥运会后,光州“5•18”事件很快就被国会重提。1990年2月金泳三和金钟泌领导的两个在野党同卢泰愚领导的执政党于三党合并成民主自由党。1992年12月,执政党候选人金泳三在第14届总统选举中赢得了胜利。1993年,第一位非军人总统——金泳三上台,承诺为1980年“5•18”运动死难者建立国家公墓。

   1995年10月27日,卢泰愚在自己的家中含泪向全体国民发表“谢罪演说”,承认在他的任期之内,收取捐款积累成政治资金约5000亿韩元(约合6.5亿美元)。11月16日晚,韩国大检察厅以违反特定犯罪加重处罚法、涉嫌受贿罪,将卢泰愚逮捕归案。

   1997年,金泳三签署“5•18”运动特殊法令,正式为“5•18”运动正名,死难者家属获得赔偿金。镇压“5•18”事件的责任者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被法庭公审,以内乱罪被判处重刑。1997年12月,获得原反对党领袖、后竞选上任的金大中总统赦免。

新价值系统:形成及其意义

   对北京奥运,笔者曾比较过柏林1936奥运和1988汉城奥运两种前途,虽然,中南海特别忌讳把北京奥运与希特勒时代的柏林奥运相比较,但是,它也同样抗拒把它与汉城奥运会做对比。前者固然是畏惧滔滔舆论把它定位为纳粹政权,后者则又怕北京奥运真变成历史转折点,变成民主化的契机,从而丧失垄断性政权。不过,意愿归意愿,历史的客观逻辑却自有其巨大的强制力,常会应了中共挂在口边的套话: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因此,人们从今年年初从北京发出的信号的矛盾与混乱,即可读出其首鼠两端的心理,以及中南海内并非铁板一块的判断,并读出某种方向性的端倪。

   尽管,今日中国与20年前之韩国,其国家规模,在国际社会中的影响,现代的国家历史轨迹,意识形态,制度结构,地缘政治环境,民众心态……都不尽相同。但是,在有些基本主干方面,却呈现出相当的可比性。

   譬如,作为历史悲剧与创伤的中国“6.4”事件与韩国“5.18”事件;二十年前韩国在威权体制下的经济起飞和二十多年来中国在政治收紧下的经济成长;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诸观念在两国知识圈和青年学生中的普及;国际主流社会及其文化对这两个社会的渗透影响;广义基督教(天主教、新教)在这两个民间社会的广泛传播…..,都是双方共享的经验。

   有共享的悲剧历史记忆,有政治严控下的经济起飞,有社会精英的基本宪政共识,有国际社会及其文化的全面影响和推动,……诸事种种,上述基本面的相似性,会比那些.细节上差异,更具有支配性的力量。事实上,透过年初的那些纷乱万象,你当会寻绎出其主导性的线索。

   这里笔者只想举出一个方面的观察:民间社会舆论风向的改变,价值系统的改变。

   尽管北京仍然花大力气封锁信息的流通,但在互联网时代,在博客时代,他们已经力不从心了。事实上,互联网特别是个人博客的兴盛,营造了民间基本的舆论场,逐步主导了舆论的主流。

   最重要者,在于民间业已形成了自己的评价系统,而且,民间舆论的价值系统已经逆反了官方价值系统,超越了官方价值系统,声音日益响亮。而官方的音量却日益式微。后者常常选择不出声不露面。即使出声也是底气不足,口将言而嗫嚅;即使露面也是推脱责任,高高挂起,处于守势。

   仔细浏览一下国内外的互联网站乃至印刷纸媒体,前述的重庆钉子户事件、禁书事件、人大张鸣事件、右派聚首事件……等等,网媒与纸媒的舆论基本上均为一边倒,倒向民间。

   如,重庆钉子户事件,中国民间几乎是一边倒的支持,甚至对立的右派与左派,他们双方在很多事情上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然而在重庆钉子户问题上,居然也同气相求,联起手来。面对该户主的抗争态度,双方都给予了无保留的支持。

   其他如禁书事件、人大张鸣事件、右派聚首事件……,情形也大体如此。

   譬如去年,在冰点事件中,中宣部新闻局局长竟然厚颜声称:《冰点》停刊“根本不是中宣部的决定,是团中央自己搞的,现在搞得中宣部很被动。”而团中央书记、打手赵勇也撇清道:“《冰点》停刊和我没关系!”官方的这种心虚与自我辩护,表明他们心里很清楚,人们的价值标准是什么,人心中那一杆秤是如何评估事件的。那就是历史的审判。

   毛泽东在其趾高气扬之日,曾有诗曰:“蚍蜉撼树谈何易”,其得意洋洋之情,溢于言表。他自以为用枪杆子夺来的“大树”将固若金汤,万世长存。孰知岁月流转,摇撼大树的“蚍蜉”居然越来越多,而攀附树干爬树邀宠的“蚍蜉”,日益凋零,日益被人鄙夷,遭受公众舆论强大压力。此所谓人心不古,大树飘零是也。

   绝对不要小看价值系统和价值标准的变迁。从根本上说,价值系统,将为未来立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