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陈奎德作品选编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西藏撬动世界格局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废墟上,硝烟中,民间社会凸显
·今又六四,多事之秋……
·天上人间的共鸣——恭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天上人间的共鸣 —— 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中共政治:见光死

   有些东西是说不得的。像对阿Q,你何必一定要在他面前说什么「癞痢头」、「光」等敏感词汇,涉嫌影射其「光辉形象」?乖巧人自然不会如此自讨无趣。他们当然也知道中国共产党的忌讳——1949年之后它祸国殃民的历史。特别是两个大「黑洞」:毛时期(1949-76)与六四及倒退期(1989-92),更是讳莫如深。曾闻紫禁城传出旨曰:一众官员,(言禁要)「守土有责」。而邓大人也有话在先,恳请天下,免开尊口,「团结一致向前看」云云。于是,当代中国的身后,顿成黑洞。那阴暗中顒顒的鬼魅幽灵,时不时游荡出来,强拉中国倒退,坠入黑洞之中。

   众所周知,中共官场里,有一句熟语,叫「见光死」,系指官场内那些暗盘交易,精心预谋,人事筹划……,一旦提前被曝光,必归失败。

   这是中国政界的特色,可放诸中共的方方面面而皆准。譬如,考诸中共的暗夜历史,其最大的「软肋」,也正在于此——「见光死」。

   人们或问,何以时有「毛热」?毛幽灵何以时时捣乱?盖因毛时代的脓疮已经被黑暗包裹了起来。在没有新闻自由的中国,毛的大部分罪行都被强行隐没到了黑幕背后。假冒太阳的毛泽东,由于缺乏真正阳光的直射,作为一个假神,还在天安门城楼和人民币币面上施展君威。因此,在中国政治中输入阳光,是当务之急。倘若缺乏这关键的一环,毛就不可能有客观的历史定位,对冤死于受难于毛时代的七千多万同胞就无法交代,也对中国现代史欠下了不可拖欠的心债,而中国的进入世界主流就将遇到难以逾越的屏障。

   一旦那些历史事实充分曝光了,被广泛而自由地辩论了,那段历史才算真正「死亡」,进入坟墓;才不会如幽灵一样,随时出游,干扰我们生活的进程。譬如,当今的俄国与德国,人们是不会担心斯大林、希特勒的幽灵会浮出水面,来扰乱政治秩序的。

   前苏联时代全民以及东欧各国对斯大林时代长期的揭露,是柏林墙倒塌的最深厚的动力,也是当前政经秩序的合法性奠基石。

   有鉴于此,必须使毛及其「毛时代」「见光死」。这需要从它的根部刨起,让它们公诸于世,曝光天日,纤豪毕露。

   在海外,人们对「文革」、对「反右」,已经有了一些重要的揭示和反思;真相逐步澄明,实质逐渐披露。然而,中共建政之初,仍是一大片未经开垦的处女地。那里的状况,仍是浓雾弥漫,鬼影瘇瘇,至今还有人为其辩护。因此,洞穿真相的阳光,需要一步步倒溯照射上去,贯通那幽暗深邃的隧道。

   极权主义的研究者汉娜. 阿伦特(Hannah Arendt) 说得好:「能够使大众政治化的,不是政党而是运动」。

   毛泽东深谙此道。他在窃取神器后,其统治方式有一个重要特色,就是以「运动」来巩固政权,建立大众效忠机制。中共建政的最初三年,在国内有「三大运动」,即: 1) 土改 2) 镇反与肃反 3) 三反五反。它们预示了其后统治的基本特征。

   这三大运动,一个着眼于农村的土地和财产制度,一个着眼于对原政权人员以及政敌的政策,一个着眼于城市工商业者,毛以国家暴力为后盾,三管齐下,形成了某种定于一尊的肃杀气氛,奠定了中共极权统治的基础。它们以蔑视法治、侵犯人权(财产权与生命权)为特征,是典型的反宪政运动。

   简言之,这三场运动,是中共确立起「党天下」统治的奠基礼。

   土地改革

   我们先看看 「土改」。它是土地改革的简称,是建政初年中共在农村推行的运动。

   其实,中共自创党以来,土地改革即为其中心政策。只要占有地盘必实行「土改」,在江西苏区时期便是如此。一九二九年秋毛泽东写过一首词《清平乐》,最后两句:「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就是描写土改的。

   共产党夺得政权后,土改的目的是给所有农村人口划分阶级地位,除了意识形态的要求外,主要是为了分而治之,便于统治。其基本目标是,打倒地主富农,让贫雇农翻身。中共派工作队进入农村,组织农民去斗争地主,消灭地主。 中共实行土地改革,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群众控诉,公开审判,随意处死,造成一片恐怖气氛。大陆有两千多县,照陶铸在广东订下的原则「村村流血,户户斗争」,每县平均死五千人不是夸大。依各种不同的估算,死人应在几百万至一千万之间。  中共在土改时期所用的残酷手法,今日六十岁以下的人听来都很难相信,甚至以为是天方夜谭。但确实大量的材料和亲见亲闻之事实,证实了那种残忍与血腥。  本来土地改革只要通过有价收购的和平手段将土地分配给农民也就完了。台湾实行的三七五减租进一步将土地分配给自耕农,未流一滴血便完成土地改革。中共不是,中共实行土改,其前提是侵犯和否定原有的财产权,并把财产拥有者视作罪人,是彻底剥夺地主富农的人格尊严乃至生命。

   当时为了杀人,每一地区凡是有田地的农民在地方稍有声望的土绅,皆被定为「霸」,在必杀之列,「霸」又分三类:一种横行乡里欺压良善的是「恶霸」;一种专作好事如香港一些善长仁翁经常捐款行善的如赈济大陆水灾,捐款办学校,这种人是善人,应该没有问题,中共都定名为「善霸」;一种是安份守己做人,独善其身,好事坏事皆不作,中共称之为「不霸」。但「三霸」都是同一罪行,皆当场处死。  土改期间最拿手好戏是斗争会。在每一个乡村、集镇集合全体百姓斗争中共所架出来的地主,要老百姓指出这个地主曾经剥削、侵吞了他们的财产,但老百姓实在说不出曾被地主剥削了甚么?有一件典型事件当时传遍北方各省,一个老百姓被共产党干部逼急了,说了一句:「那年他吃了我一个鸡蛋没有给钱。」行了,那位干部抓住这项证据,当众算帐,这一个鸡蛋可以孵出小鸡,这只小鸡大了生出多少蛋,蛋又孵出多少鸡,就这样鸡生蛋,蛋生鸡,一笔账算了十年,地主全副家产赔出,全家空手离家,行时还要打扫乾净等候「人民接收」,这便是传诵全国的「扫地出门」。  光是土改不能杀人,于是在进行土改运动时,发动斗争会,事先选定被斗的目标,捏造一些莫名其妙的故事便成了罪状,然后干部向台下问:「这个人该办甚么罪?」下面安排好的干部大喊:「该杀」。于是便即刻枪杀或当场打死。出头斗争的无知青年想不到会有这样结果,所斗死的人皆是邻里亲戚,有些地方甚至发动兄弟相斗,儿子斗老子。

   同时,土改在共产党与国民党内战时期还成为招兵的重要手段。因为被斗的人遇害以后,斗人的「英雄」便成了过街老鼠,千夫所指。到了国军进剿,共军撤退,这些人就只有「参军」死心塌地跟著共军去当炮灰。所以当时中共干部中流行一种口号「后方不斗争,前方没有兵。」共产党这种办法十足是水浒传逼上梁上的翻版。

   有人或许会说,土改诚然是用政权力量侵犯了地主、富农的财产权,然而在客观上,它毕竟达成了某种「平均地权」的效果,使大多数农民有了自己私有的土地,这一成绩不应抹杀吧?但是,稍安勿躁,请看看几年后的真实结果再评论不迟:不出几年,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化,在政治强力的裹挟下卷地而来,农民的土地悉数化为乌有。请问,如今,农民的地契安在哉?所有土地,统统集中到了一个最大的地主——政府手中。真正彻底实现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了。先是,用暴力抢掠私人土地与财产,名义上分发给其他私人,然后,又统统拿回土地至一家手中独占。此种土地的极端集中甚至写进了宪法。这哪里有半点历史的正义可言!人或曰,台湾等地不也搞过土改吗?且慢。正如前述,彼土改非此土改也!那里是花钱买地再分,或实施减租;这里是暴力抢掠。鱼目绝不可混珠。

   要言之,中共在其建政初年的「土改」,是一次大规模侵犯人权、特别是财产权和生命权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为后来中共侵犯人权的一系列运动开启了先河。

   镇反肃反运动

   中共建政初期的第二大运动就是从一九五○年到一九五三年的「镇压反革命运动」,简称镇反。它更是一场连最低标准的司法程序都缺乏的大规模人权侵犯。而肃反,则是指一九五五年七月至一九五七年底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运动,是对镇反的补充和查漏。因镇反是其主干,这里主要论及镇反。

   对于镇反,中共的正式说法是从一九五○年「双十指示」开始,到一九五三年十一月结束,长达三年。其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大张旗鼓而迅速捕杀,第二阶段是五一年五月收缩范围,第三阶段则是五二年的深入调查。镇压的对象是所谓五个方面: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和反动会道门头子。俗称「社会上的反革命」。镇压的手段是「杀关管」三个字,即处决一批、判刑一批、管制一批。  无可否认,五方面对象中是有一些恶霸和以流血暴力反抗新政权的份子,但更多的是所谓「反动党团骨干」等并无现行反抗活动的份子。即,原来政权的官员,主要是中低级官员。中共镇压的反革命是国民政府县长以下到甲长为止的公教人员。反之,大官可以作为「统战标本」,省主席、厅长落在中共手上不但不杀,反而给予一个「政协委员」或某代表的名义,以诱惑在海外的国民党大官来归。中共这笔账算得很精,所有省主席、厅长、主任委员之类高高在上,在甚层没有半点实力,留著他们无害。反之,甚层力量控制在县长以下的区、乡、保、甲长手上,所以对这一阶层非杀不可。有些军公教人员已经被中共判过刑,三年、五年劳改,也都安份接受改造,此时不说任何理由,一律重审,即时枪杀。  究竟镇压了多少人?中共公布到一九五二年底,消灭的「反革命份子」是二百四十余万人,实则遇害的军公教人员最少在五百万人以上。毛泽东在一九五六年四月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透露「过去杀关管二、三百万是非常必要的」,当时任公安部长的罗瑞卿透露过一九四八至一九五五年有四百万人被处死(这当然不只是镇反的杀人数)。国外的估计则数百万到两千万都有。美国专家倾向于有二百多万人。

   大规模的滥杀行为是该运动的最大弊端。当时,借助抗美援朝所形成的类似战时气氛,只要当地领导人点头,「群众」说该杀,或现场负责人认为该杀,就格杀勿论。那个时代活过来的人都记得每个县都有杀人场,三天两头开完大会,就成批地拉去枪决。  被镇压者中很多只具敌对阵营身份,而无敌对行为,他们实际上处于「俘虏」地位。镇压他们,是一种阶级报复心理表现。红色政权要向全社会显示暴力专政的淫威,制造有利于统治的恐怖环境。

   中共宣传说镇反中杀的是民愤极大的恶霸。这种人不能说没有。但是,依靠群众狂热镇反,网顾法治,弊端很多,后果严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