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蔡楚作品选编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7年1月20日)
    章诒和更多文章请看章诒和专栏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

   
   
   
    2007年1月11日,在全国图书定货会开幕当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召集了一个“通风会”。会上,副署长邬书林先生以宣读方式公布了一份“2006 出版违规书选”,被点名的书里,《伶人往事》列于三。邬先生对出版此书的湖南文艺出版社说(大意):“这个人已经反复打过招呼,她的书不能出,……你们还真敢出……对这本书是因人废书。”接着,自然是对该社的严厉惩处。
   
    邬先生说的“这个人”,指的就是我了。我是谁?我是从事戏曲研究的老研究人员,是中国民主同盟的老盟员,是退休在家的孤寡老妇。六十岁的时候,我拿起了笔,写起了往事。先说的是父辈故事,后讲的是伶人传奇。第一本书被禁(即“卖完了,就别再版了”)。虽说这是应中央统战部的要求,但权力机关已经对我的权益有所侵害。这次,邬先生没有对《伶人往事》做出任何评价,却对我本人的个人权利进行了直接的侵害。我们的宪法有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他的“因人废书”,直指我本人,直接剥夺我的出版权,而这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
   
    我知道——在邬先生的眼里,章诒和是右派。好,就算我是右派。那么,我要问:右派是不是公民?在当代中国,一个右派就既不能说,也不能写了吗?谁都知道,只要是个社会,就有左中右,其中的左派永远是少数。我们这个国家是不是只许左派讲话、出书?广大的中间派和右派只有闭嘴。果真如此的话,我们的宪法应当立即修改,写明容许哪些人出书,享有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容许哪些人出书,不能享有公民的基本权利(其实,现在某些左派和左派官员出书之难,并不在我之下)。邬先生,您是什么派?您代表谁?在就前不久,温家宝总理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并要求中国的作家和艺术家能讲真话。言犹在耳哪!通风会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宣布了这样的措施。新闻总署是国家行政机构,是国务院的下级。这不是和国务院对着干吗?邬先生,您到底想要干什么?
   
    借此机会,我想说明这样一个态度:从提笔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想当什么社会精英,更没想去写什么“大”历史。我只是叙述了与个人经验、家族生活相关的琐事,内里有苦难,有温馨,还有换代之际的世态人情。我的写作冲动也很十分明确:一个从地狱中出来的人对天堂的追求和向往。因为第一本书里的张伯驹、罗隆基,第二本书里的马连良,第三本书里的叶盛兰、叶盛长连同我的父母,都在那里呢——“他们在天国远远望着我,目光怜悯又慈祥”。
   
    再郑重地重复一遍:我不会放弃对公民基本权利的维护,因为它维系着一个人的尊严和良知。邬先生的行为是违反宪法的!从精神到程序,他都没有遵守。官场可以盛行“一致通过”,面对领导人可以做到“聆听教诲”;与此同时,是否也可以给草民腾出一点儿空间:给他们留下一张嘴,叫他们说说;给他们留下一只笔,让他们写写。和谐社会的搭建不是靠勒紧,它需要的恰恰是松动。
   
    前两本书的被封杀,我均以“不在乎”应之。但事不过三。这次,我在乎,很在乎!邬先生,告诉您:我将以生命面对你的严重违法行为。祝英台能以生命维护她的爱情,我就能以生命维护我的文字。
   
    遵守宪法的首先该是政府。您是高官,这点应当比我清楚。
   
   
    章诒和2007,1,19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章詒和:我沒有了退路—關於“聲明”的說明

   (博讯2007年01月26日发表)
   
    各位师友:
   
    章诒和先生的声明公布已近一周,她希望邬先生能有一个起码的解释和澄清,但后者至今仍无任何回应。国内传媒仍在保持沉默,网上讨论受到限制,新的文章难以上传,原帖则多半被锁,甚至被直接删除。 (博讯 boxun.com)
   
    时代确实进步了,因为禁书的作者不再感到有罪和恐惧,而施暴者却丧失了起码的自信。《伶人往事》虽已被禁,但渠道里的书仍在销售,这就是变化。见证了清除精神污染运动以来若干文化掌故的人们,以及对刘宾雁等前辈知识分子有些许了解的人们,想必都能感受到这一变化。
    出生于1954年的邬先生,作为文革的亲身经历者,不会忘记中世纪的黑暗和苦难,不该忽视宽容给社会带来的变化;出身于南京大学的邬先生,作为噩梦醒来的首批读书人,不应漠视言论自由对于法治社会的意义,更不该把日常的查禁书刊视为家常便饭,因为这是非法的和不体面的。
    在声明发表之前,章诒和先生曾对邬先生的发言进行过认真的核实,她确信文中使用的直接引语是真实的,之所以还要对“声明”做出进一步的说明,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希望能得到邬先生的答复。
    我们认为,这也是邬先生面对良知和历史的机遇,因为对一个人来说,当不当得了官与做不做得好人相比,后者显然更为重要。
    谢谢关注。
    浦志强
    2007年1月25日
   
   

章詒和:我沒有了退路—關於“聲明”的說明

   
    私下裡聊天,人們都愛提起我的父親,认为我的性格與父親有點兒像,我常为此辯解。我說:不能看表面,我和我父親有著質的差異。他是職業政治家、社會活動家;而我呢,是一個毫無政治抱負的人,既沒有“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擔裝”的現實盤算,也沒有“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歷史焦憂。父親的政治頭腦,特別是他的組織才幹(長期擔任中國民主同盟的秘書長和組織部長),都沒有遺傳給我。我一生的興趣和一點點小聰明,都在藝術上。我敏感於人的内心情感,敏感於色彩,敏感於細節,敏感於韻律,即使在監獄裡,我还是那么喜歡天空,喜欢飞鸟,喜歡薄霧……看著看著,甚至能忘了自己是囚徒。我这辈子唯一的本事就是講故事,講細節,讲往事。由于专业的缘故,我还特別喜歡梨園行,伶人美麗,动人,几乎每个人都很独特。所以,这本書就是這種興趣和热情的表達。但是,就是這樣一本寫梨園行的書也被禁了。而邬先生却说:“這個人的書不能出!”这话是什么意思?用“文革”的語言講,就是要“把你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腳,叫你永世不得翻身”,就是“你章詒和這輩子別給我寫東西”。所以,是鄔先生把我逼到死角裡,我沒有了退路。
   
    “聲明”發表以後,很多人關切我的生活情狀。從香港、臺灣、美國、日本、西班牙、沙特、利比亞等地來電詢問。網上議論熱烈。而從小一起長大的同學和朋友則異常擔憂。他們要組織一個送飯組,說:“愚愚(我的小名),你若被抓了,我們排着隊給你送牢飯。”我聽了很傷心,事情不會鬧到這一步的,畢竟現在中國的法制狀況,比我坐牢的時候進步多了。但是他們准备这样做說明什麼呢?——說明了長期以來,對知識分子的打击迫害,在他們心頭堆積的陰影並沒有消失,人们仍然有所恐懼。我深感悲哀。為了這個悲哀,我也要站起來。
   
    我的“聲明”是極其鄭重的,希望鄔先生能給我一個鄭重的答復。請鄔先生答復我:
    一,您是否在會上點了我?
    二,您是否說了“這個人的書不能出”這句話?
    三,無論是封殺我,還是封殺書,您能否啟動法律程序通知我,我隨時恭候。
    十多天過去了,毫無音信。這不由得使我想起《往事並不如煙》。據可靠消息,為了“往事”,李長春先生主持了一個會議。會上,前新聞署負責人表態,說(大意):自己這個部門只能管出版社,管不了作者。事情推到了文化部,文化部一位副部長說(大意):章詒和已經退休,再說寫書屬於業餘之事,不好管。既然事情是由中央統戰部提出的——當時一位統戰部副部長是把“往事”定性為“反黨宣言”的,於是,李長春先生決定這爛攤子還是由統戰部來收拾。最後,統戰部託人找到我哥哥(時任中國農工民主黨中央委員會副主席),請他轉告我這個妹妹:今後就不要再寫了——這就是“往事”的結局。我想:這次新聞署该出面了吧?好漢做事好漢當,鄔先生會登場吧?
   
    查禁書刊,不是不可以,但要有法可依,這種依法不是某領導人的一句話,不是某个上级机关給下屬单位打個匿名通知電話,也不是給雜誌社或出版社下個简单粗野的書面指示。它應該是一個法的程序,這个程序應該是嚴格依據公開法律的,應該是一個獨立、公開、公正的司法程序,這是最基本的程序正義。如果是按著這種嚴密的法定程序查禁《伶人往事》,即使查禁錯了,我也可以尊重司法。
   
    2007年1月24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