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蔡楚作品选编
·杨光:习近平值得期待吗?
·野火:一党专制仍将苟延残喘
·黄昌盛:中南海已经不重要了——冷评中共十八大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十八大报告毫无新意,政治改革无望
·华夏:中共“18大”与苏共构架之比较(上)——苏共顶层设计导致苏联刹那“
·清流浦:中国政治变革需要强有力的反对党
·王昊轩:胡温当政这十年
·杨光:文化传统与民主转型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公开信(图)
·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4批签名)(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7批签名)
·闵湘人:中国民主运动考察报告
·吴庸:辨析西风东渐的大趋势
·广州民主人士聚会时与国保产生肢体冲突(图)
·唐丹鸿:西藏问题的关键词及有心的用语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一)
·冯正虎借钱赎身
·铁流:批毛道路远,抗争无穷期--郑州回眸(图)
·凤凰网呼吁再召开一次“遵义会议”来推动政改
·罗茜: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之途的三大障碍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10批签名)(图)
·杨勤恒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图)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三):借款完成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2013新年到来前随想
·请联署声援《南方周末》
·巩胜利:国家《宪法》的衰朽与不朽
·荒原:拒不政改 革命必至
·潇湘军: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
·冯正虎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非法拘禁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野渡: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
·借款赎身(六):冯正虎向债主致谢(图)
·桑普:改革共识倡议书的得与失
·黎建军:从同盟会到国民党——革命党失败的历史转型
·罗茜:论当前中国腐败的特点和危害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金月花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2)——析两会代表的漠视(多图)
·大陆再现卖儿卖女潮(图)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付勇 :努力在中国创建新型的多党制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8月18日)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高耀洁医生

   
   
   
   
    中国的艾滋病主要感染途径是经血传播,多数人因贫困卖血或因遇疾病、手术输血感染的。造成艾滋病在中国流行和蔓延,这与国外有很大的不同。目前在艾滋病防治领域仍存在两大问题:
    一、中国艾滋病传播的特色与“血祸”难禁之源
    自1996年以来,我为了调查艾滋病真实情况,曾走访过十几个县,几十个乡镇,几百个乡村,见了几千名感染者和病人。大部分是卖血或输血传播感染艾滋病,少数是母婴传播和夫妻间传播。这些人大多生活在农村,文化水平很低,缺少防范意识。我并不否认吸毒传播或性传播是艾滋病的途径之一,但是次要的。2003年晚秋我对两广及云贵川边远地区进行过半个多月的暗访,那里也是单采血浆站,许多人感染艾滋病是“血祸”造成的。
    自2006年5月下旬,我开始收集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典型案例,到八月下旬,已收集到四十余例,其中不乏2000年以后输血感染艾滋病的病人,其中还有在北京医院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儿童。
    1997年国家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明确规定实施无偿献血制度。从此,“血祸”逐渐由公开转入了地下。艾滋病不是河南专有的,更不是仅仅存在上蔡县文楼村等地,是全国性的问题。新华网2005年12月2日曾经报道,吉林省德惠市的宋某,一个艾滋病感染者,在2003年1月至2004年6月期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先后15次参加供给血库的卖血活动,造成至少21人感染了艾滋病。《公益时报》2005年11月30日报道,黑龙江北安农场医院非法采血导致至少19人感染艾滋病。而跨省卖血感染艾滋病的事例,也是数不胜数。其他如山西、陕西、甘肃、内蒙、安徽、山东、新疆等省市因卖血或输血发生了艾滋病大面积流行。
    请看,2006年6月7日,有关报道“卖血老人和卫生官员的宝马” ——贵州省" 血浆经济"忧思录 夏泉
      今年四月初,在贵阳市打工的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一位老乡向记者反映,他们哪里一些五、六十岁老人利用别人的身份证、户口薄冒名顶替,也加入到买血行列中。此后一位曾在某个血液制品公司工作过的业内人员也告诉记者,虽然国家这几年三令五申,省卫生厅也组织多次检查和整顿,但一些单采血浆站仍然违规操作,存在降低供浆员标准、跨区采浆、频采、超采等违规违法行为,牟取暴利,且手法越来越隐蔽。记者从四月八日起半个多月,陆续调查了盘县、普定、罗甸、惠水、长顺、黄平……等十多个县的单采血浆站。
    ……
    (From: xueyou
    Date: 2006-6-7 上午9:19
    Subject: [aizhi] 卖血老人的眼泪PK卫生官员的宝马
    To: [email protected]
    为什么“血祸”难以制止,其原因有三:
    1,医院临床病人用血缺口太大,因此临时卖血、输血现象难以杜绝。特别是偏僻地囊皆海胙獗冉显叮怂秃捅4嫜旱木煤褪奔涑杀靖撸闭镄枰醚保缴椭苯诱衣粞嗽背檠涓∪恕H纾趾秃诹氖溲腥景滩“讣挤⑸?003、2004年。当然还有其他省市,均是病人遇到需要输血的情况,医生直接找卖血者抽血,不曾进行HIV抗体检查,造成血祸性艾滋灾难。对以往库存被艾滋病病毒污染的血液和血液制品,未能得到彻底地清除。故在2006年2月,在某省城某大医院出现了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老人,当家属提出质疑时,医院说:“我们用的是省中心血库的供血……”。
    2,血液行业利润高昂。2004年11月,我在外省的非法血站现场目睹,卖血浆的活动时间是在夜里12点到次日6点进行的,农民卖出800cc血液才换来80元钱。医院的临床用血每100cc不低于100元。因此,有些人用尽各种方法,地下经营血站。有个姓莫的“血头”亲口给我说:“经营血站这门生意,老来钱(很挣钱)啊……” 据2003年9月20日《经济半小时》报道,河南、安徽两省交界处,发现跨省卖血。进一步说明了“血头”是不肯轻易放弃这门生意的。另一种情况,近年来医德缺失,为了牟取暴利,对不必要输血的病人,医生也说服他们输血,是为了得到回扣。如2005年8月23日和9月1日,两次输血小板的婴儿周枫林(2004年10月22日出生)而感染艾滋病,于2006年6月9日死亡,他来到这个世界上只生存了十九个多月,见照片。
    3,义务献血者,许多地方出现了冒名顶替现象。我国献血法第六条规定“国家机关、军队、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动员和组织本单位或者本居住区的适龄公民参加献血”。许多企事业单位的干部、职工,对献血没有正确认识,担心献血影响自己的身体健康。因此,他们出钱找一些农民工或流动人员,未经体检冒名顶替参加义务献血。如某中医院的两个大夫不愿参加单位组织的义务献血,临时找了两个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打工妹,顶替她们献血,所幸的是被血库工作人员发现,没有造成恶果。而像这样的事情,是否仅此一起?谁也不知道类似事件会有多少?
    二、 欲发艾滋财者众多,令人担忧
    自2000年以来,我目睹了艾滋病防治领域中的种种诈骗事件,有些人自称“祖传中医秘方专治艾滋病,现已治好多例”,甚至鼓吹他的中药药方可以百分之百治愈艾滋病。2002年至今,一个退休的建筑工人自述他研制的中药能治愈艾滋病,并自称“国宝”(详见香港文汇出版社出版的杨绍刚著《黑门山之路》一书上篇第157页至172页)。此类医骗子多不胜举。
    最近,还有一个衣着讲究约30岁的女人,在2006年7月中旬,她第一次来到我家,自称是搞外贸工作的领导,经常出国,开有公司,拥有三十多名员工,她要来支持我的防艾工作,并留下手机和办公室电话号码,说有事或用车时给她打电话,她一定帮忙。我还给了她几十本防艾书籍,让她的员工阅读……过了一个星期,她第二次来到我家,要请我吃中午饭,我以为她可能有妇科疾病而不好启口,就拒绝了她的邀请。因为我是妇科医生,最不喜欢病人拉这种关系。过了几天,一个傍晚,她第三次带着另一个衣着漂亮的女人,并介绍说:“她是我大学的同学……”。在这期间,她还多次给我打电话,表示支持我的工作,关心我的身体健康。7月22日,她又来了,这次她原形毕露,手里拿着个资料袋,说:“这里是我认识的几个老中医治愈了上蔡文楼村艾滋病病人的资料,你看一下……”
    我说:“你去找卫生厅。”
    这女人又说:“我个人出钱,在北京给这些病人化验,他们的病确实好了……”
    我说:“你去给卫生厅说。”
    女人又说:“你见见这几位老中医吧?他们很希望见到你,你给他们介绍些艾滋病病人,让他们诊治……”
    我再次说:“我不管这事,你去找卫生厅。”
    这个女人又纠缠了一会儿,无趣地走了,以后再无音讯。
    另有一部分人,以救助艾滋病病人或孤儿为名,到处募捐,特别是在网络上募捐。详细请看2006年第六期《检察风云》杂志。从我接到的电话和信件以及来访者诉说中,得知某些人认为,艾滋病这项工作是最能挣钱、发财的摇钱树。更可怕的是一些被骗的“防艾组织”不敢吱声,怕声张出去之后国内外支持者不再援助……
    更有甚者,如《财经》杂志记者罗昌平《河南上蔡曝出“防艾”黑洞 原县委书记被捕》一文报道:上蔡县原县委书记杨松泉及多名官员相继被捕,仅杨涉案资金就达1000万元,相当比例与“防艾”有关。
    为什么在防治艾滋病工作中出现如此严重的问题,究其原因是对艾滋病的认识问题,不能正视艾滋病流行的真实情况,封闭民众正常的知情权力,造成对艾滋病病人、感染者及家属的歧视和敌视,促成他们的叛逆心理或过激行为,影响社会治安的稳定,令人担忧。
    1,目前,我国对艾滋病防治知识的宣传一方面力度非常不够,特别是基层农村地区,严重缺少艾滋病防治的资料。另一方面大量的宣传过分强调吸毒传播、性传播和避孕套的功能,而不能实事求是地告诉大家血液传播的真相。使病人认为艾滋病是“丑病”、“脏病”而不敢公开身份,到处流浪。现在郑州有些卖水果的、卖小吃的、卖菜的、打扫卫生的,就是怕歧视而逃出来的艾滋病感染者或家属,我都认识他们。更可怕的是不少人对艾滋病的传播漠不关心,你要问他艾滋病知识,他很不耐烦地说“我不嫖娼,我不卖淫,我不吸毒,我不会感染艾滋病”。如此下去,对控制艾滋病的传播起了负面作用。
    2,艾滋病人因受歧视或敌视出现了仇视、报复社会的现象。如平舆县的李志星,全家因为卖血感染艾滋病。他在一个早晨杀死8人重伤1人后自杀。李志星杀人的原因,是被发现感染艾滋病后,受到村民的歧视、排挤和孤立,心里积怨得不到排解,杀人是变态的发泄。另外,还有些艾滋病病人、感染者或家属,心中怨恨,有人“扎艾滋针”报复社会。“碰瓷”、劫车、偷盗、打架、敲诈无辜者等扰乱社会治安现象,在不少地方发生。
    3,关于艾滋病造成的孤儿问题,是一个比较严重的社会问题。大量的孤儿出现了,孩子们的生存、心理、教育等谁能全面来管?几个孤儿院能解决问题吗?福利院不是最好的方式,虽然家庭助养是有利于儿童成长的方式,但执行起来也是困难重重,不少人甚至在“孤儿”身上大做文章,发不义之财。
    综上所述,中国艾滋病防治领域最主要是血液传播艾滋病的问题,血液传播途径不能断绝,艾滋病病人继续增多,种种社会问题就会日渐增多,还有经济的损失,老人和孤儿生活的困难。天呀!谁能解决得了!希望大家做艾滋病工作,从根源上来研究、来解决,重视血液传播艾滋病的问题,才能杜绝艾滋病悲剧的继续发生。
   
    高耀洁 2006年8月18日于郑州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