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
蔡楚作品选编
·潇湘军: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
·冯正虎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非法拘禁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野渡: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
·借款赎身(六):冯正虎向债主致谢(图)
·桑普:改革共识倡议书的得与失
·黎建军:从同盟会到国民党——革命党失败的历史转型
·罗茜:论当前中国腐败的特点和危害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金月花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2)——析两会代表的漠视(多图)
·大陆再现卖儿卖女潮(图)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付勇 :努力在中国创建新型的多党制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图)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徐琳: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的日子里(图)
·一周新闻聚焦:“包子秀”惹来议论纷纷
·一周新闻聚焦:温家宝是否“干干净净”是个谜?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民间公祭耀邦紫阳和六四先烈,拉开纪念六四25周年序幕
·闵良臣: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兼谈制度障碍是中国社会最大障碍
·笑蜀: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吴庸: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官民力量的博弈
·监禁中的自由心灵---公民许志永提讯审理的最后陈述(图)
·温克坚:论政治转型中的暴力
·郑小群:中共执政阵营的最后一张拼图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余杰:镜与灯——从中国“公知”否定台湾“太阳花学运”看“他者的误读”和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推动公民不合作的唐荆陵律师被广州国保刑拘(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付勇:纪念八九民主运动 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余杰:人权共识与两岸和平——从《零八宪章》到《自由人宣言》
·胡佳表示将遭拘捕 为了自由我别无选择(图)
·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图)
·2014年中國青年人權獎頒給趙常青(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

   
   (博讯2007年5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5月6日
   
   

    曾金燕
   
    2007 年5月 5日
   
    昨天,就我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 人"之"英雄与先驱"(以下简称100人)一事,祝贺、采访和约稿的电话、电邮很多,反而让我觉得意外。面对这些问题,我简单归纳了回答,以答谢关注的朋友。
   
    问:得知自己名列《时代》100人,有什么感受?
   
    答:昨天早上,蔡先生通过电子邮件第一个告诉我《时代》公布的100 人里有我。
   
    《时代》的记者和摄影师去年秋天开始和我联系,当时没有明确说明采访和拍照的目的。所以昨天确定地得知《时代》公布的100 人上有我的名字,我觉得高兴。倒是去年记者电话采访我时,我有点意外。不管是世界范围内,还是在中国国内,哪怕是在我们居住的北京,比我影响力大的人太多了。我年轻,做的是中国主流社会关注程度不高的社会工作,又是一个被警察经常绑架失踪、非法监禁的"活跃分子"的妻子,我的名字还被大陆的各个媒体封杀——总之社会角色很特殊,我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100 人之一。
   
    无论如何,我觉得这是《时代》给我的一种鼓励,是对我2006 年的工作的肯定。我发手机短信把这条消息告诉我远在福建的父母、干爸干妈,又打电话给胡佳的母亲。
   
    5 月4日 这一天是陈光诚的儿子克睿的4岁生日,之前我一直惦记着,早晨醒来我就让胡佳先给袁伟静发短消息祝福小孩子,在我心中这一天是属于小克睿的节日。因为要赶路,所以匆匆通过电子邮件把关于 100人的消息发到博客,我们按原计划出发到密云水库和朋友聚会,又因为其他一些事情,到夜里近一点才回到家,所以今天才回应。
   
    问:你认为什么原因使你能够名列 100人?
   
    答:我不清楚《时代》用什么准则和标准来挑选这 100人,只能做些猜想。
   
    博客的运用可能是我入选的其中一个原因。在我们这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新闻媒体首先是"党的喉舌",记者和媒体的"生杀大权"都被中宣部掌控。纵使优秀的媒体工作者能偶尔突破新闻审查,也无法长期全面深入地报道社会底层最需要关注的事件和问题。在亲身接触社会弱势群体,亲自调查一些相关的社会问题,在开始阅读具有公信力的英文报道和学术报告后,我才明白,我们中国公民生活在一个谎言社会里,中宣传部就是《 1984》"真理部",每日用它的语言"修改历史"、"编写事实"。并指导、命令国内新闻机构作"感人至深的正面有益的新闻报道"。为了拒绝虚假的新闻,描述真相,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网络开办自己独立的新闻机构——博客,就算不报道国家大事,也可以如实地记叙身边的社会百态,甚至只是在博客上说些"真心"的闲话。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因为担心惹麻烦对政治性话题很冷感。在可以匿名的网络上,你会发现无数热情关注中国社会现状、抨击时政的网民。而对于主流媒体不能报道的非法软禁、逼迫失踪、维权以及公民社会运动的重要事件等话题,博客成为社会工作者、有独立思想人士的一个平台和接触公众的机会。 2006年我通过博客持续讲述胡佳的失踪、长期软禁和我被跟踪的生活,以及中国类似遭遇者的故事,引起很多朋友的关注。尤其是胡佳失踪时,博客成为一个营救平台,发挥了我事先未曾想到的作用。博客成为维权运动、公民社会工作、甚至保护家人的一个很好的工具,而只要是记录个案描写个人的真实遭遇,就注定了博客内容与众不同。唯一遗憾的是, 2006年 9月份前后,我的博客被网络警察屏蔽后,在中国大陆就再也无法直接访问了。我连自己更新博客都常常要借助电子邮件。
   
    中国优秀的博客作者众多,无论文采、深度,我都不能算是最好的。所以写博客这一形式肯定不是入选的唯一因素。因为中国的非法拘禁、失踪事件越来越多?因为我在写博客的过程中,实践着人权教育和社会工作对我的影响?因为中国乃至世界的人民非常关注中国维权运动与弱势群体和底层人民的反抗、挣扎?因为2006 年我给联合国机构、人权组织、艾滋病和环保人士、欧盟等真正有影响力的人写了太多的报告和求助信,还号召太多的人和我一起给中国的领导人写信?因为胡佳失踪时我成功地召开了世界各国驻北京记者的招待会,让媒体朋友把我的请求传遍世界?
   
    有些人说是因为我的勇气。我很惭愧。大家不知道我以前是多么地恐惧,又是如何地隐忍。胡佳从2004 年开始就频繁地失踪或被软禁,我寻找过他,但更多地只是等待他从警察手里回来。当国保警察找到我的大学,通过学校党委要求我"不要和胡佳继续交往"、"不要花时间在艾滋病社会工作上",否则"小心毕业证书"时,我是多么害怕以至于常常沉默。是的,06 年的失踪和软禁事件中我开始学着反抗后,渐渐地不再恐惧了。因为我终于意识到,如果最心爱的人我都不能守护,我还有什么可以失去呢?我还害怕什么呢?如果人不能有尊严地活着,苟且隐忍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我总是害怕来自政权强大的看不见的黑势力,那我的工作受阻,在艾滋病村的老人、小孩、病人还有志愿者又怎么办呢?那些比我遭受更多磨难的维权人士的家属,如陈光诚的妻儿怎么办呢?相信只要心中存有正义,勇气自然而来。我的宗教信仰也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帮助我从恐惧中解脱。根本上师和佛祖的笑颜常常突然出现在我脑海中,让我充满力量。佛祖说人生终归会受各种各样的苦,那就坦然面对吧!于是我渐渐地放下恐惧,纵然时常气愤、恼怒、悲痛,但从来不失去信心。
   
    问:名列100人会给你将来带来什么影响和改变?
   
    答:如果不是那么多朋友和记者的祝贺与提问,我意识不到这个问题。《时代》是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媒体,发布名单肯定会让更多人知道这100 人。但是这只能代表着对过去工作和贡献的肯定,很快人们就会忘了,而去看新的名单、新的事件。所以我没有意识到也没有想过名列100 人会给我的将来带来什么影响和改变。将来要做的社会工作照做,方式也不会因此而改变。一时的国际知名度可能会让我更加安全,再加上我现在怀孩子,我想07 、08年他们也许会跟踪、软禁我,但不至于把我投到监狱。可是谁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们最关心的朋友,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去年也是《时代》 100人的英雄与先驱,受到世界媒体、政界、民间的高度关注,但是他因出色的维权工作遭到报复,至今还在监狱中。
   
    倒是一些朋友告诉我们,当他们昨天拨打我家的电话和我的手机时,听到的答复是电话有故障或无此号码、请查实,甚至手机显示正在忙——有时我确实在接电话,有时我根本没有使用手机时它也显示忙音。后来更麻烦,因为国内的报纸在铺天盖地地报道胡锦涛和刘淇入选100 人,没有关于我的介绍,对此我早有思想准备,所以原本不想说什么,谁知家里来电话追问为什么。我怎么办呢,不解释似乎我在撒谎,详细解释原因岂不是叫家人伤心!一些网友也迷惑,问"是国内媒体封锁还是国外媒体造谣"?
   
    问:与胡锦涛主席同列一榜,有何特别感想?
   
    答:没有特别的感受,我们的社会角色很不相同。我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经济总量排在前几位,而我们体制权大于法,党大于国。胡锦涛主席作为一个大国如此体制下的最高权力代表,毫无疑问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入选《时代》肯定有它考虑的因素。
   
    我和胡佳都是普通人,我在一家小公司做一点工作挣钱养家,剩下的时间做艾滋病关怀、救助和维权工作。胡佳现在是自由职业者,抑或警方所言的"城市无业人员"。
   
    我对与胡锦涛同榜没有特别的感想,对他个人也没有抱怨。但是,中国司法部门对公民社会和维权人士的镇压,作为主席的他需要负责任。偶尔我会希望中国政府高层的"有良知的领导人"加速推动社会政治改革,以消除腐败弊端,减轻压在老百姓头上的重压,让中国社会真正进步,让人民自由而幸福。可是,随着政府出台越来越严厉的对网络和新闻审查、对民间打压的政策,绝大多数时候我不对当局抱幻想。我相信将来会更好,但是必须通过每一个的努力、挣扎和奋斗,而非等待统治者遥遥无期的"恩赐"。
   
   
   
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


跟踪盯梢可耻

   
   
   
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


跟踪盯梢可耻

   
   
   
   
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


我站在跟踪的警察车辆前2006年6月21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