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曾金燕:孤独老人高耀洁—致软禁中的高耀洁医生(图) ]
蔡楚作品选编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金燕:孤独老人高耀洁—致软禁中的高耀洁医生(图)

   
   --------------------------------------------------------------------------------
   
   博闻社 北京时间:2007年02月04日22时46分 发布
   

   
   

倘若他们一直软禁高耀洁医生到2007年3月领奖期过去,那对于孤独中的老人来说,无异于谋杀。

   
   
    她是一位享誉世界的中国民间艾滋病工作者,一位行医六十载的妇产科教授,一位每件事就执著于为病人着想的大夫,一位直言敢言真话的公民,一位80 岁失去爱侣的老太太——高耀洁,步履蹒跚,渐行渐远渐孤独。
   
    1981年艾滋病在美国出现,九十年代的中国,在政府十余年的宣教之下,中国人认为艾滋病是"脏病",是"世纪瘟疫",全民极度恐惧艾滋病但又认为艾滋病离自己很遥远。退休的妇科医生高耀洁教授本可安享天伦之乐,但在一次偶遇的农村孕妇怪病中,高医生凭自身经验判断出一种别人视之为不可思议的可能。她毅然选择为此农妇的病因探寻究竟,争个曲直。 1996年她在郑州,与远在周口的王淑平女士分别于两地解开了中原艾滋血祸谜团。与王淑萍女士被逼远走海外不同,年迈的高耀洁医生坚守中原,从此走上了艰难的抗击艾滋病道路,裹过小脚的她跌跌撞撞一走就是十一年。
   
    被曝光的艾滋病疫情有碍河南省乃至中国政府的脸面,高耀洁医生承受着诸多压力和责难。首先是来自河南省领导和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的"关照",他们声称所谓"疫情是国家机密",定义高医生为"妨害国家安全的人",要求高耀洁医生对艾滋病问题保持沉默。便衣人员窃听或切断高医生的电话,监视她的社会交往并贴身跟踪,不允许她在国内国际会议上发言,限制她出境甚至曾阻止老人前往北京,她经常考察的艾滋病地区县乡政府设置守卫" 500元奖赏举报高耀洁"……即使高耀洁医生先后获得多项国际、国内大奖,会见吴仪副主席之后,她被公安监视、骚扰的情况也依然持续,只是形式从公开、赤裸裸的威胁转变为暗中严密的压制。
   
    当地政法部门逐渐意识到,直接威胁高耀洁医生也不能动摇其为艾滋病感染者、患者及家人呼吁、救助的信念,他们转向了高耀洁医生的子女。威胁、恐吓其儿子、儿媳娘家、女儿和女儿婆家,闹得家不能宁,已步入中年的儿女前途黯淡。在强大政权面前倍感无能为力的子女们,为了能有平安幸福的生活,转而劝老人放弃艾滋病工作。而同为医生的小女儿由于所在单位的压制,不得不远走加拿大,到一个她的医生资格得不到承认语言又不通的国家生存,并且也铸下了母女俩人的裂痕。高耀洁医生念及自己的小女儿,心中内疚不能平息,经常为此伤感落泪。唯一默默支持她的家人, 81岁老伴郭明久, 2006年4月因病去世。郭老先生是高医生最早也是忠实的"志愿者",从此高医生只身一人。虽然有年轻的志愿者们往来于邮局取包裹,帮高医生把资料邮寄到全国各地,但毕竟无法填补老人内心的孤寂。刚失去老伴的高耀洁医生,突然更老了,经常坐着良久不语,听力也下降,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孤独徘徊。过了 1个月就用更加忙碌地工作来冲淡心中的思念:整理各地艾滋病病人来信、撰写编辑艾滋病相关的文稿和书籍、印刷更多的艾滋病教育资料、为上门求助的艾滋病病人解困、还为那些求子的妇女义务看病。
   
    在国内,艾滋病感染者、病人及其家人的苦苦抗争,民间艾滋病工作者的坚持参与,中国艾滋病问题在经历 SARS的国际压力下才有了些许转机。政府开始正视:对人民而言,保障健康权和生命权的公共卫生与维持温饱一样重要。 2004年中国中央政府执行贫困艾滋病患者"四免一关怀"政策是一个里程碑,老百姓第一次有了针对艾滋病的药物。艾滋病疫情也不再成为"国家机密"。高耀洁医生门庭若市,除了和以往一样慕名求医求子的妇女,还有一批批来访的记者、医生、政府人员、学生志愿者、致力于艾滋病工作的年轻后辈、艾滋病感染者或患者及其家人,当然,也包括求名求利的商人或骗子……于公于私,可以说踏入门槛的,无不有求于老人,除了骗子,高耀洁医生都耐心一一给予,连老伴病危时也不例外。
   
    然而,在热闹喧嚣中,高耀洁医生的孤独有增无减。过去,她只需要与实施压制迫害的政府保守势力较量,只需努力地说服自己的儿女们为母亲的追求一道承受代价;如今,她不但要抵挡暗中压制的地方政权以求捍卫自身生存和工作空间,还要抵制各色上门求名求利的骗子;对那些艾滋病工作中日益激烈争夺艾滋病资源,迷失方向"吃艾滋病饭"的晚辈们,高耀洁医生不断发出质疑棒喝;当河南政府划出 38个艾滋病重点示范村以应对国内外舆论压力时,高耀洁医生不顾当地政府的"脸面"大声疾呼"还有多得多的艾滋病村不为人所知",呼吁打开艾滋"黑洞";她坦言艾滋病问题现在根本没到"一片叫好、诸多示范"高奏凯歌之时;当中央宣布艾滋病拨款几千万、几个亿时,高耀洁医生看到基层政府滥用救助款,打击上访维权的艾滋病群体,老人痛心呼吁社会共同监督;当一些掌握社会话语权者说"卖血感染艾滋病已经成为历史"、政府官员和专家们只提艾滋病主要由性和注射吸毒者传播时,高医生接待了许多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求助无门的感染者,虽遭各级政府"劝解",但仍然坚持公开表达自己的观点:输血传播艾滋病问题至今严重,黑血站并未绝迹,血液安全问题应当引起社会着重关注;当国际社会为中国新兴艾滋病民间力量欢欣鼓舞时,老人也时不时泼冷水:慈善事业并非净土,名利交织加没有完善的相关法律,并非所有参与者都是真正做事情的民间组织,争权夺利的假" NGO"谁去鉴别和问责……
   
    高耀洁医生的孤独,渐渐地走向了悲观。面对面谈心,老人每每提到自己"恨不得自杀死了"、"早死早解脱"、"我的日子不多了","现在所做就是为自己料理后事"。为什么我们民族的骄傲,一位可亲可爱的老人,竟陷入绝望中?正如她每一次送给学生志愿者们的话语所示:"一不说假话,二不办假事,三不造假货",她坚守一个真实艾滋病疫情下的中国。然而,在顾及人情脸面、名声利益的现今社会,年迈的她渐渐有心无力与谎言帝国的暗流相抗衡。为中国抗击艾滋病的事业,为我们的长辈不致晚年凄怆,后生们无需豪言壮语,只要轻轻地问自己:我说谎了吗?我默认谎言了吗?
   
   

后记:完稿当天,我们与为3 月赴美领奖乘机来北京办理签证的高耀洁医生失去联系。后证实高耀洁医生因当地政府人员阻止未能来京。2001年当地政府不发给高耀洁医生护照以阻止其出国领奖; 2007年的今天,当地政府为阻止老人出国领奖,软禁高耀洁医生,又一次迫使 80岁老人失去自由。同时与高老联系的志愿者也被警察带走失去联络。

   
   

曾金燕 2007年2月 4日 于北京 BOBO自由城。

   
   
   
   
   
曾金燕:孤独老人高耀洁—致软禁中的高耀洁医生(图)


2006年12月30日下午高耀洁医生在河南郑州家中(曾金燕拍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