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三)(图)]
蔡楚作品选编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三)(图)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三)(图)


严正学先生

   
   
   

   (博讯2007年01月31日发表)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01,27)
   
    * 严正学简介 *
   
    去年10月18日被拘捕、后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逮捕的维权人士、画家严正学先生,原是北京圆明园艺术家村,又叫画家村村长。1993年以来,严正学提起近百次“民告官”行政诉讼。1994年,在他担任浙江省椒江市人大代表期间,他被投入监狱,后被劳动教养两年。去年夏天,严正学发表了《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这次被拘捕后,他聘请律师的申请一直没有得到当局有关方面的批准,直到本月上旬,案件移交台州市检察院进入审查起诉阶段,才批准他聘请和会见律师。
    1月16日第一次会见了严正学的李建强律师说:“他这个案子有点特殊性,政府已经把它列入国家机密。我看到他非常憔悴,他的精神压力很大。他对这个‘颠覆国家政权罪’,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刑法第105条第一款,还有刑法第106条从重处罚的这个罪名就可能判十年以上。”
   
    在以前的“心灵之旅”节目中,严正学先生讲述过他的人生经历,现在我把他和他亲友所讲的严正学的人生故事汇编摘要,陆续分段播出。
   
    以下是第三部分。
   
    * 严正学的绘画作品《翳》*
   
    在上周节目里,严正学先生讲到:“1988年夏天,我们就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严正学和严颖鸿两代人画展’,也引起北京艺术界的一些关注和轰动.”
   
    住在北京的原中国文化部艺术评论家霍山先生,对严正学先生和他的作品有这样的评论。他说:“从74到79这五年之间,在美术史上,严正学在这个阶段有相当贡献。
    文革后期到文革刚结束这段时间,尽管大家都不太知道,严正学在那个时期的绘画,应该说是打破了国画很长时间的一个模式,取得了一个很大的进步.。”
    霍山先生特别谈到严正学先生的一幅水墨画作品,题为<<翳>>.
   
    霍山先生说:“1976年初,一个雪后初晴的早晨,画家严正学忽然将墨汁和水奋力泼向一整张宣纸,一任水与墨在纸上漫漶冲突,稍加控制,形成这样一个画面――浓重的乌云肆意向太阳侵蚀,阳光穿透乌云愈加灿烂夺目,太阳的光尚不足以消融坚冰,但辽阔的冰雪世界已被唤醒。严正学把这幅画命名为<<翳>>。这可能是中国现代绘画史上第一个试图冲破传统绘画技法,以非笔墨程式创作出来的现代水墨作品。可能当今一些抽象画家认为这一创作还不够大胆,还不算新鲜,但这并不重要。
    严正学在这幅画中,首先以艺术家的社会良知预感到,那个时代社会面临重大变革。他在这场社会动荡中极力维持着人的尊严和希望,也由个人的曲折自省、个人能力的微不足道和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必须,以及历史洪流的不可逆转,在这个背景下,痛切感到传统绘画技法形式已不能传达现时代的时代精神,他在形式上的图新,是试图介借助新的形式和绘画语言,来表达固有的传统所不能表达的思想内涵。
    我们不妨把<<翳>>视为文革期间中国艺术家坚持理想、坚持艺术探索的一个足迹。”
   
    * 一九八九年的不同色彩 *
   
    “艺术界开放的最高潮”――
   
    接下来我们听听严正学先生回忆他所经历的1989年。
    严正学说:“1989年‘中国现代艺术展’在北京召开的时候,这已经到了艺术界开放最高潮的时候了。89年2月,我的人生自传《路漫漫》,在《中国美术报》上连载,写了我在新疆寻找艺术的各种各样的经历,将近三万字的书一直连载到1989年四、五月份。”
   
    作家陈楚谈严正学的《路漫漫》――
   
    住在浙江省的诗人、作家陈楚先生曾经写过介绍严正学的长篇文章,题目是<<流浪画家――严正学的离奇经历和他的内心独白>>。
    陈楚先生谈严正学先生的自传<<路漫漫>>: “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他的离奇经历和他的艺术思考,特别是同时也有比较好的文采,给读者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美术爱好者张星水律师谈严正学和他的作品――
   
    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律师、美术爱好者张星水先生是这些读者中的一位。
    他说: “那个小册子我印象挺深的。看到他的《路漫漫》讲他人生的一段经历,走南闯北,人生比较坎坷。我觉得挺有意思,是蛮有深度的一个人,对这个人会产生很深的印象。”
   
    张星水先生也很喜爱严正学的绘画作品,他还有机会和严正学先生当面交流。他说:“我觉得他的画挺有思想深度的,带有某种哲理,也可能是他对社会、对人生感悟得比较深吧。所以,我个人比较欣赏他的画的风格。跟他交流,听他讲他在创作方面有什么感悟,我受到一些启发。”
   
    在严正学的心目中,1989年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色彩。
   
    八九“六四”以后――
   
    严正学说: “以后形势又变了,发生了1989年的‘六四’事件,变成另外一个样子。特别是‘六四’天安门事件以后,各个人都受到八九‘六四’的考验。
    我觉得,已经看到一点希望的社会一下子就沉闷下去了。当时,我觉得一切东西都完了,突破了人性的底线。人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同胞呢?我当时非常灰心,但是你还得正视社会现实啊!而且当时那个红色恐怖非常厉害,有那么多人已经死了,有那么多人坐牢了,我当时还是想逃避现实。
   
    “逃”向画家村――
   
    艺术应该逃避商潮、逃避政治的迫害,应该返回到自然里去。所以,我当时就想躲在一个地方,去画自己的画,就开始在北京郊区租房。当时北京郊区已经有好多画家和诗人租房,他们也是想逃避现实,大家不约而同选中了海淀区圆明园那一带地方。
    当时89年以后,突然间被新闻界发现有这么一些人能逃避现实,以另外一种方式在社会上生存,他们觉得非常吃惊,新闻界就把镜头对准我们了。”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人生故事今天暂时讲到这里,以后再续。
   
    “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节目网页“心灵之旅”专栏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该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直接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